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迷情在都市

第一百三十八章 一枚戒指

    第一百三十八章一枚戒指

    当楚海龙看到大个子的眼睛里露出祈求的表情来,才略略松开脚,说道:“你可臣服我?”

    “服,服了。”大个子满脸羞愧地说道。

    楚海龙松开脚,指着他的行李说道:“你换一张床,这个是我的了。”

    “好,好好。”大个子倒是很麻溜地把自己的东西拿走了,还殷勤地把楚海龙的行李铺好。

    楚海龙满意地点点头,大个子受宠若惊地拿出香烟来,说道:“大哥,您吸烟?”

    楚海龙知道,这位终于认自己当大哥了,很满意地说道:“好,只要跟着我混,保证你有前途,说说吧,你是怎么进来的?”

    “我,我是被冤枉的啊。”大个子苦着脸说道。

    “冤枉的?”楚海龙笑了起来,说道:“我还真是第一次见到喊冤的人,你是怎么被人冤枉的?”

    “有人给了我三十万美金,让我打了一个议员,我就去打了他,然后,被送到这里,他,他再也没有理我,本来说得好好的,要把我放出去,怎么这么久了,还是不放我出去呀?”

    楚海龙皱着眉头说道:“慢慢慢,你慢慢说,那个人给你钱,就是让你揍那个议员?”

    “不是,那是第一步,第二步是来到这里找一个人。”

    “找谁?”楚海龙的心中一动,把这个大个子跟汤姆住在一起这件事联系了起来。

    “找,说了也不打紧,那个人已经不在了,找一个叫汤姆的人,那个人让我杀了他,事成之后,还有一百万元,没想到,那个人很难斗的,我几次杀他都没杀成,后来,有一天,他忽然消失了,就是这样的。”

    “谁让你杀汤姆的?”楚海龙不动声色地问道。

    “是三科党的一个小头目,我认识他的,名字叫做何佳俊。”

    “何佳俊?亚洲人?”

    “嗯,是新加坡的人。”

    事情已经越来越清楚了,何佳俊受到别人的委托,要杀死汤姆,于是,何佳俊物色了大个子来执行,假装打了议员,被判刑入狱,这种小伤害判刑的时间不会很久,一两年就能出去了,但是,大个子的任务显然是没有完成,不知道何佳俊的计划有变还是委托人不再追杀了,大个子已经失去了利用的价值,这才把他抛弃在监狱里面。

    楚海龙继续问道:“以前,这里只有你们两个人?”

    “嗯,是啊。”

    “那么,你进来之前,这里还有谁在?”

    “只有汤姆自己啊。”

    “他以前在那张床上?”

    “就在这里。”大个子指着屋角的那张床说道。

    事情最有可能的是,汤姆趁着这间牢房只有自己的机会,在牢房里挖了一个地道,然后,就在大个子进来,要杀他的时候,从地道里逃掉了。

    那么,这个地道在汤姆消失之后,监狱的狱警难道想不到这一点吗?还不赶紧挖地三尺寻找密道啊?

    楚海龙很聪明,没有马上寻找可能存在的地道,既然是监狱里面的人都无法找到,自己继续寻找也是白费力气。

    尽管这些问题都是从推理上得到的,却是一个合情合理的推论,并不是空穴来风,无稽之谈。

    楚海龙觉得问题还是出在大个子的身上,没有那么巧合,大个子没来之前,汤姆的地道没挖好,大个子要杀他了,地道恰恰挖好了,于是,汤姆逃跑了,这样的事情只能出现在小说里面,现实中是不可能遇到的。

    他继续问道:“那么,在汤姆消失的那一天夜里,你没打算继续杀他吗?”

    大个子嘿嘿嘿地笑了笑说道:“你当杀人是随时能办到的吗?杀人就要瞅准机会,在人多的时候下手,否则,很容易被怀疑调查的,我可以打议员因为那样构不成死罪,但是,谋杀罪却是死罪的,难道我想在里面呆上一辈子吗?因此,在屋子里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我是不敢杀他的,只有等出去了之后,在人多的地方下手。”

    楚海龙想到了第一天自己来的时候,那个白人被杀的情景,即使在人多的地方,只要没人干涉,杀人者如入无人之境。

    的确是这样的,当这间牢房里面只有两个人,一个死了,那么,怀疑的对象自然是活着的那一个,看来,这个大个子不是笨到家的那种人。

    楚海龙皱着眉头说道:“难道,在汤姆消失的那天晚上,他就一点没有反常的举止?你一点没有别的什么发现?”

    大个子看了看四周,把脑袋伸过来,神神秘秘地说道:“警察来调查的时候,我没有说,其实啊,我听到了一些奇奇怪怪的声音,不过,好像跟汤姆的失踪没有联系。”

    “嗯?”楚海龙一下子来了兴趣,问道:“你详细跟我说说,反正咱们在这里的时间还早着呢。”

    大个子的脸上带着恐惧的表情说道:“我听到了一种悉悉索索的声音,还有,很奇怪的呻-吟的声音,当时,我还想是汤姆的羊角风发作了,正好,他死了,我省得杀他了,没想到,他竟然会不见了。”

    楚海龙心中一动,这么说,汤姆在消失之前,的确是发生了不可思议的事情,那么,究竟是什么事情呢?现在可以做两个假设,第一个是,他从这个房间里消失了,那么,一定有从这里出去的路径,然而,那么多的警察都没发现有离开的密道,说明汤姆从密道离开的可能性不太大;最后一个原因是,他压根没有离开这个房间,那么,他去了哪里了呢?

    想到这里,他的心里不由得也觉得恐惧起来,人消失了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消失了之后,却看不见他的消失,那就非常恐怖了,超出一般人的理解程度。

    楚海龙呆呆地看着房间里的一切,大个子坐不住了,讨好地说道:“您对那个汤姆很有兴趣啊?”

    “没啥兴趣,就是随便问问,我想的是,如果他真的能够从这里消失,那么,我们知道了消失的方法,岂不是也能从这里出去了吗?”

    大个子呆了呆,拍着大腿喊道:“是啊,是啊,我怎么就想不到这一点呢?”

    楚海龙撇了撇嘴心想,你那个脑瓜子,就是榆木的脑袋,让你想到这一点,基本上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了。

    大个子想起来什么似的,在自己的行李里面翻了半天,拿出一个黑乎乎的戒指,说道:“汤姆离开了以后,我找到了这个,可能是他的遗物,你找到他的家人的时候,给他的家人送去吧。”看来,这个大个子的心肠还是蛮不错的。

    楚海龙拿着戒指反反复复看了半天,没看出什么特殊性来,问道:“你见到过汤姆戴过这个戒指吗?”

    “没有,他的双手上好像不戴东西的,嗯,我好好想一想啊,嗯,是的,没见过他戴着戒指的。”

    “他还留下什么东西了吗?”

    “其余的都是行李什么的,让狱警拿走了,当时,这个戒指就放在汤姆的床铺上面,一眼就看到了。”

    楚海龙点点头,说道:“那么,这个戒指就送给我了吧?”

    “您拿去吧,我要了也没用的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

    楚海龙躺在床上,细细查看这枚戒指,应该是一种金属的制品,却好像不是铁制的,迎着光线看上去,有一些金属的反光,不是很强烈,绝对不是白金金银制品,要说是乌金,倒也有可能,不过,乌金的金属面比这个要精致一些,从造型上看,只有一个指环可以佩戴在手指上,上面的是一个凹形的圆圈,一点没有吸引力,说它是残次品,一百个人都会相信,如果,在那个凹形的上面镶嵌一枚宝石,倒是很完美了,那么,这个戒指的价值就会体现在宝石的价值上,现在,这枚戒指只能成为宝石的底座。

    戴在手上伸开手指,发现它很完美地跟手指结合在一起,没啥不适的感觉,打造的很精致,如果是汤姆遗留的东西,价值绝对不会体现在市场价值上面,而是它代表的意义和内涵上面,顺着这枚戒指,是不是可以找到汤姆现在的居住地点呢?

    楚海龙就是这么想的,尽快找到汤姆,看看他是不是冷霖,然后博得冷雪儿的欢心,这是他心里的愿望。

    当晚,楚海龙戴着戒指睡着了,他看见了一个穿着整齐笔挺的西装的中年人,眼睛跟冷雪儿非常相似,很秀气的样子,个子比冷雪儿高一些,一米七十五左右,一双手掌十分洁净,手指甲修剪得整整齐齐,嘴角似笑非笑,好像心里面藏着别人不知道的秘密。

    楚海龙见过这个人的照片,是冷雪儿拿给他的,这个人的名字叫冷霖,是她的父亲。

    楚海龙对着他打了声招呼:“岳父大人。”

    “你叫我什么?”冷霖的声音带着磁感,很迷人的金属颤音,一点也不生硬。

    楚海龙笑容不变,说道:“我很爱冷雪儿,您当然是我的岳父大人了。”

    “臭小子,你就会顺杆爬,回去告诉雪儿,我很好,让她不要费心思找我了。”

    嘴里说的是臭小子,语气上却没有责备的意思。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