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迷情在都市

第一百三十章 汤姆被抓

    第一百三十章汤姆被抓

    冷雪儿对楚海龙的要求很是生气,回到她休息的船舱里面,摔了一个杯子,马上想到游艇上的一切东西都是楚海龙的,于是又摔了一个杯子,这才觉得心里的怒气消了不少。

    来到石香兰被关押的地方,冷雪儿对石香兰说道:“你头上的伤口好点了吗?”

    “哼,还不是拜你所赐?”

    冷雪儿怒了努嘴巴,有点尴尬,想了一下,诚恳地说道:“我比你小,叫你一声姐姐,其实,我这件事做得的确有点过火了,请你原谅。”

    “我倒是无所谓的,只是,海龙肯原谅你吗?”

    冷雪儿听到石香兰的话,不由得松了口气,石香兰跟楚海龙之间的感情很深,当初,石香兰拼死跟她反抗也是因为冷雪儿逼着楚海龙自断一臂,冷雪儿对这两个人之间的为了对方不顾自身安危的付出很是羡慕,如果,有一个男人肯这样为自己牺牲,就是完美的爱情了,还有什么比生命更重要的?为了另外一个人,不惜牺牲自己,这就是爱情的伟大之处。

    石香兰渴望见到楚海龙的想法倒是不用冷雪儿多做工作,石香兰很快跟着冷雪儿来到楚海龙的房间里,两个人一见面就抱在一起,石香兰哭了个稀里哗啦,查看了楚海龙那条受伤的手臂,说道:“你怎么那么傻啊?”

    楚海龙恶作剧一般弄乱了她的头发,说道:“你不是也跟我一样?我俩就是傻老婆傻汉子的关系。”

    石香兰这才破涕为笑,说道:“唉,那个冷雪儿,真是的,干一个绑架活儿也干不好,你说,她打算怎么办呢?”

    楚海龙安慰道:“已经没事了,她已经跟我谈好了,我们休息几日之后,就能自由了。”

    “你一定答应她什么了,你们达成了秘密协议?”石香兰警惕地说道。

    楚海龙的眼睛飞快飞快回避了一下她的探询,说道:“有一些事情,我说不好,这样,我们都安全了,这才是最主要的,不是吗?”

    “好,当时,我还以为能跟她同归于尽了呢,没想到还能跟你见上一面,已经超出了我预期的目的。”

    虽然游艇还在不停向西行驶,冷雪儿利用这几天的时间已经把汤姆·维斯顿的资料查了出来。

    汤姆是2004年夏天七月八日,从纽约的长岛西南部的牙买加湾乘船出发的,那是一艘排水量仅有2000吨的小型货轮,当时船上装载的是咖啡,目的地是法国的布雷斯特港,其实,他们的目的是南非的开普敦,船上的货物也不是逃税的咖啡,而是海·洛·因。

    按照走·私的手法,他们出了港口就把船的标志和旗帜全部换掉,这样做是为了让这艘船从人们的视线中消失,在茫茫大海上,谁能找到一艘没有任何官方记录的船只呢?这样,他们就可以大模大样地到达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

    跟以前的办法一样,汤姆是货主,假称船上的货物是为了免除高昂的关税才这么做的,世界各地那里都不缺乏这样的船主,只要雇主给的价钱高,他们愿意为了一船走·私的货物去冒险,这样一来,利润会多一些。

    当这艘船按照老规矩,改变了航道和标志,就在这时,他们的船忽然被三艘缉私艇包围了。

    汤姆很机智,乘着混乱的时候,把捆绑在船尾部的一大包货物的缆绳砍断,那包货物就是海·洛·因,重达两吨。

    美国的海岸警卫队从他们的船上一共查出海·洛·因五十公斤,还有八百吨的免税咖啡,这些货物致使汤姆等人被人赃并获。

    后来,这件案子在纽约的上诉法庭半年之后才开始审理判决,汤姆把一切过错揽在自己的身上。船主和船员均受到了轻判和罚款等处理,大-法官皮盖特当庭宣判,汤姆入狱140年,这个判决等于是在监狱里度过一生的时间,仅仅轻于死刑,属于重判。

    事后,汤姆被送进亚特兰监狱,在那里服刑,至今已经五年了。

    冷雪儿从这个案子里里看到三个疑点,第一,按照兄弟会的规矩,海·洛·因的放置位置不对,当然,在跟汤姆没有直接接触的情况下,沉到海底的2吨海·洛·因没有任何人知道,现在能看到的就是那五十斤毒·品,一般的情况是,兄弟会的人做事不会被人赃并获的,如果出事了,第一时间就是销毁证据,很显然,汤姆没有做到这一点,至少船上还有五十斤毒·品,这一点很奇怪;第二,只要是走·私毒品,船上根本不需要装载逃税的咖啡,更何况,一船的走·私咖啡的价值跟那些海·洛·因相比,简直是天地相差的,这是典型的贪得无厌的做法,不符合走·私·毒·品的惯例;第三,这件事发生以后,兄弟会的人没有一个人出面解决,最起码请求法庭轻判的努力也没做出,这也是违反常态的。

    冷雪儿一惊可以断定,在青石当上帮主期间,对汤姆的做法有失公允,不管这个人是不是自己的父亲,她作为兄弟会的带头人,就有责任把汤姆的刑期减少,最起码的努力姿态还是要做的,这样才不会让其他的弟兄生出被帮会遗弃的想法来。

    情况虽然暂时查明了,从公开的角度讲,兄弟会至少要派出有公开身份的人去看望一下汤姆。

    问题就出现在这里,就是著名的杀人狂魔丹尼斯·拉德,也被允许家人探视的,可是,几年了,兄弟会的人没有一个人提到过关于汤姆的讯息,这很不正常,正是这个不正常才让冷雪儿生出怀疑。

    因为兄弟会的特殊性质,关于汤姆的事情只有青石一个人最清楚,其他的人就是知道汤姆这个人的存在,只要不是关系十分要好的朋友,是不会胡乱打听汤姆的事情的,那样做会给自己带来危险,因为他们每个人的身上都有着厚厚的案底,都极力避开被别人探查的机会,同样,为了自己和别人的安全,都不会去关心别人,只有上层下令的时候,他们才会尽力帮助帮会的其他弟兄。

    冷雪儿可以断言,青石这样的做法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封杀汤姆,让他悄悄死去,青石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们已经无法得知。

    现在最大的难点是,汤姆到了亚特兰之后,四年后就从人们的视野中消失了,从官方记录上查到的是,死于传染病,汤姆死于三个月之前。

    冷雪儿不相信汤姆会这么脆弱不堪,事实上,作为帮会的老资格会员,都经历过很多次的危险,尽管每年都会有一些人被杀被抓,也有人会死于心脏病、癌症、车祸什么的,冷雪儿还是抱着期望,汤姆不会那么轻易死去,他的死是一个谜,必须要把这个谜底揭开。

    冷雪儿把自己收集到的资料跟楚海龙商量之后,楚海龙断言说道:“要彻底查清楚这件事,必须有人进入亚特兰监狱,亲眼看到汤姆的尸体,做dni鉴定,才能最终定案,既然监狱给出一个无法追查的消息,显然不能让人信服,根据这些公开的资料,汤姆是住在堪萨斯州的兰宾县的单身汉,没有家人,没有朋友,没有过去,这显然是不合情理的,一个人从出生到上学,到工作,一定不会是单独能够完成这些事情的,既然查不到,就说明有人做了手脚。”

    “你是的很对,可是,为什么会有人害他呢?”

    楚海龙笑了笑,说道:“你不会是那么天真的一个人吧?想弄死一个人和陷害一个人需要理由吗?现在的社会凶杀有很多都是不需要理由的,哪怕两个人在大街上,还不相互认识,就是看着对方不顺眼,去杀人,这也是非常常见的,更何况汤姆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最起码他是一个毒·贩·子,这样的人,死了,没人会去可怜他的。”

    “你就说点好听的吧。”冷雪儿有点不高兴,她渴望父亲还活着的心理支持她把汤姆当成了自己的父亲,当然不会允许楚海龙这样诋毁自己的爸爸。

    楚海龙叹口气说道:“我理解你的心情,我的爸爸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死了,他死于对生活的绝望,尽管在意志上是一个弱者,在家庭责任上是一个失败者,我还是很佩服他的,也许,在别人的眼里,他不会有优点,但是,他始终都是我的爸爸,是我的亲人,这件事我已经决定了,我进入亚特兰监狱,去查看一下汤姆在那里的最后生活踪迹,拿到一份让人信服的资料出来。”

    冷雪儿被他的话语感动了,紧紧握着他的手说道:“那你打算怎么做?有了计划了吗?”

    出来趁机抚摸着她柔软的小手,说道:“我做事从来都不是按照计划来做的,车到山前必有路,你放心吧,我会见机行事的。”

    “嗯,就是买通议员,活动一下,也需要三个月的时间,好在你本来就是美国的公民,这个身份倒是省事很多,你准备以狱警的身份进去还是以杂工的身份进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