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迷情在都市

第九十六章 女人的心事

    第九十六章女人的心事

    吉卉把护照翻来覆去看了半天,纳闷地说道:“你啥时候又成了瑞士的公民了?”

    楚海龙洋洋得意地说道:“这就是有钱人的好处,世界上每一个国家都非常欢迎我的加入,这叫做,共同携手共创未来。”

    “你一个中国人加入外国国籍干嘛啊?”吉卉讥嘲着说道。

    “你真的想管管这件事?”楚海龙摆出一副愿者上钩的语气说道。

    吉卉猛然发现自己啥时候开始关心起他的私事来了,脸上一红,瞪着眼睛没好声气地说道:“我管你去死。”

    楚海龙的脾气出奇地好,说道:“如果,你真的想关心我,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

    吉卉咬了咬嘴唇,说道:“我不需要。”顿了顿,小声说道:“对不起。”

    楚海龙摇摇头说道:“我们之间用不着说这样见外的话。”

    “我们,很熟吗?”

    楚海龙指了指自己的心窝子,说道:“你在我的心里,永远都在。”

    吉卉又瞪了他一眼,眼光里却有妩媚的成分,说道:“你别瞎想了,我走了。”

    楚海龙很热情地把她送出大门,两个人站在电梯里,吉卉却背对着他,楚海龙看着她肩膀后背,很想把这个身体搂在怀里,但是他的眼睛始终看着她的背后,没有一点付诸行动的迹象。

    “我的后背就那么好看?”吉卉的声音低得只有两个人能够听清楚。

    楚海龙心头一乐,原来她的眼睛没在这里,心却始终都在,她能感觉到他的心里想着什么。他说道:“你全身上下没有不好看的地方。”

    这话显得有些轻浮了,吉卉的俏脸一板,不再搭理他。楚海龙的心里一直在纳闷都说女人的心思多变,难道自己一句话就把她给得罪了?

    直到走出电梯,吉卉也没再跟他说一句话,到了外面,韩醉等人还坐在车子里,看到吉卉出来了,韩醉冲她招招手,吉卉上了他的车子,楚海龙扬起手,要跟吉卉做一个告别,没想到她的眼睛根本不看他。

    楚海龙的手很尴尬地停在半空里,他想不到吉卉已经从车子的后视镜里看到了他的举动,不由得会意地笑了。

    韩醉的眼睛很敏锐,发现了她在偷偷地笑,说道:“你捡到钱了?还是偷着钱了?”

    “我偷着人了。”这话说出去之后,就连那个临时工的司机也回头看了看她,这句话很有毛病,按照中国的民间习俗,女人只有红杏出墙才叫偷人。

    吉卉这话完全不经过大脑的思考,说出去就后悔了,她看到韩醉和司机的眼神就明白了,自己说错了话,连忙解释道:“我,我开玩笑的。”说完,又觉得这个解释太过于着痕迹,脸上不由得讪讪的。

    韩醉像是没听到她的话一样,继续保持着沉默,吉卉沉不住气了,说道:“他有护照的。”

    “我料到了,他妈的,谁这么无聊,竟然把我们当做了海关警察。”韩醉很气愤地骂道,算是给今天的行动做了一个注解。

    楚海龙回到家里,给杜骏倒了杯咖啡,说道:“谢谢你,若不是你来了,今天那些警察还要无休无止地纠缠下去,我倒是不怕他们,可是很烦。”

    “我知道的,那么,楚先生还有什么事情吗?”

    “没事了,哦,中午咱们一起吃饭吧,我请客。”

    “不了。”杜骏苦笑一下,说道:“我还有事的,那么,我先告辞了,楚先生有事尽管招呼我。”

    “嗯,我会的。”楚海龙站起来,把杜骏送到门口,比起吉卉的待遇来,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走出大楼,杜骏在心里骂着,简直是有异性没人性的家伙。他认为冷雪儿对楚海龙的关系就是对待救命恩人的态度,却不知道,事情已经有了根本性的变化。

    楚海龙对小狸猫说道:“你总不能这样跟着我吧?”

    小狸猫可怜巴巴地说道:“老大,您不收留我的话,我就完蛋了,青源正一定会让我生不如死的。”

    他的话让楚海龙深有同感,他可是有切身体会的,那个青源正不是人,就是一头畜生,干的事情没一件是人做的。

    楚海龙想了一下说道:“那么,我安排你去成都吧,成都竹帮的大佬跟我交情莫逆,你暂时在那边避一避风头。”

    小狸猫答应下来,楚海龙又说道:“你好好表现,现在我的身边还没有人值得信任,只要你别做那墙头草随风倒,就有一个大好的前途。”

    “您放心吧,我一定好好干。”小狸猫不由得满头大汗,自己今天做的事真的不地道,没一点江湖人的义气。

    楚海龙开着车把他送到飞往成都的飞机上,到了机场才发现自己的身上没带钱,说道:“你有买机票的钱吧?我没带钱。”

    小狸猫苦笑着说道:“买机票的钱还是有的。”

    “你别拿出那副苦瓜脸的样子,等这边的事情完了我会补偿你的。”楚海龙安慰着他,他平时打赏别人都是万儿八千的,不会在乎区区一张机票的钱,但是小狸猫不知道他这点,还以为这个老大是穷人呢,当下在心里暗叹倒霉。

    眼看着小狸猫走了,楚海龙才匆匆吃了点午饭,来到医院之后,找到方炜,却发现只有金珠在陪着她。

    楚海龙对金珠说道:“你出去一下,我有话跟她说。”

    赵金珠站起来走了出去,方炜看着楚海龙的表情,咬着嘴唇默默不语。

    楚海龙想起方炜对待他的种种往事,尽管料到她一定是受到了洪帮的胁迫,却对他隐瞒这一切,不早早坦白出来,还帮着外人暗害自己这一节心中始终不能释怀,如果方炜说出来,不但她和她的家人不会有危险,那些洪帮的人也不会如此嚣张,差一点把他害死。

    楚海龙想安慰她,却不知道应该怎么说出口,难道说自己原谅了她吗?他对她很好,给了她以前做梦也想不到的一切,洪帮的人是怎么对待她的,不但胁迫她暗害自己,还把她抓了起来,如果不是楚海龙及时解救了她,那么,她的下场一定会很惨,青源正会拿她当人看吗?

    那个畜生除了自己之外不会拿任何人当人对待的,他给青源正下了这样一个定义,楚海龙的心里在一瞬间转过了无数的念头,却没把这一切说出来。

    方炜憋了半天,知道躲不过去了,这才说道:“你打算怎么处理我?”

    楚海龙苦笑着说道:“我也不知道,现在我的心里很乱。”

    “你会惩罚我的吧?”

    “绝对不会。”楚海龙拍着胸脯做了保证之后,苦恼地说道:“可是,想再回到从前那样,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方炜忽然哭了出来,肩膀一抖一抖的,哭得梨花带雨,楚海龙叹口气说道:“你别哭了,我见不得女人哭,尤其是我的女人,这样吧,你还年轻,还有很长的人生路走,我在英格兰的爱丁堡大学给你争取一个位置,你去那边读书吧,走出去看一看外面的世界,只有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才能活得幸福。”

    方炜点点头,说道:“谢谢你。”

    “谢什么,这是我应该做的。”

    “谢谢你没有责怪我。”

    “洪帮的人能够找到你,也是受到了我的连累,要说起来,也是我的不对。”

    “以后,你会去看望我吗?”

    “会的,一定会的。”楚海龙慷慨地做了承诺,却没定下日期来。

    楚海龙给凯瑟琳打了一个电话,让她操办给方炜办理入学的事情,并且让她争取给方炜办理一个英格兰的身份,方便在欧洲的旅行。

    以他跟凯瑟琳的交情办这点小事应该是手到擒来的事情,他挂断了电话对方炜说道:“我给你留一个凯瑟琳在歌德斯尔摩的地址和联系电话,你有事尽管找她,相对来说,她在瑞典的生活还是比较稳定的,而且她的爸爸是意大利的黑手党,在意大利有极大的势力,尽可以庇护你。”

    “凯瑟琳?”方炜想了一下说道:“她是你的好朋友吗?”

    “是我的女人,你放心吧,她的肚量很大的,不会因为我们之间的事情影响到你们之间的关系,可是,我中毒的那件事,你还是不要提起,她嫉恶如仇,很爱我,如果让她知道了,怕是会对你不利的。”

    “嗯,好的,那些洪帮的人,怎么对你的?”方炜不知道楚海龙遭遇到什么事情。

    楚海龙沉思着说道:“他们差一点就成功了,我依然是杀不死的小强,哼,洪帮,他们会付出应该付出的代价。”楚海龙杀气凛凛地说道。

    “啊?”方炜没想到洪帮的人竟然会企图杀死楚海龙,急忙说道:“可是,那个老头答应我,不会为难你的,他只是想跟你谈一谈。”

    “你的江湖经验还少,在这个世界上,对那些霸权主义者来说,不顺从的人,只有死路一条,顺从的人下场也是生不如死罢了,你不懂的,希望,你永远不懂这些事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