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迷情在都市

第九十章 喜欢你

    第九十章喜欢你

    左丰的死和唐越杀人的这件案子当时轰动很大,一方面人们在议论唐越真傻,既然杀了人,怎么还能继续留在现场?

    另一方面,人们对左丰和唐越之间的矛盾有了兴趣,纷纷议论两个人之间一定有很大的仇恨,这才能导致杀人事件的发生,以前,唐越平时是喜欢喝一点酒,却达不到醉倒不省人事的地步,没想到他竟然在醉酒之后杀了人,这就叫做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尽管左家的旁系亲属纷纷要求唐越要一命偿一命,但是作为左丰原配的尚楚风却请求法庭给犯人一条悔改自新的路,不要杀了他,这才导致唐越被判无期,三年后改判有期徒刑二十年。

    看了这份资料之后,楚海龙这才知道,身为黑帮的大佬们暗地里做了多少令人发指的恶行,不但霸占别人的妻子,还杀了人之后嫁祸给无辜的人,凭着洪帮的人力财力,想嫁祸给任何人都是轻而易举就能做到的。

    在这件事发生以前,唐越和左丰却是两个很好的朋友,没想到,有朝一日,两个好朋友会为了一件小事同归于尽,最要命的是,尚楚风在五年前因为一场车祸死了,那个洪帮的朋友,跟唐越在一起喝酒的人也因为出海在船上喝酒,走到船边小便的时候,失足跌下水,人影无踪,这一下,当年的当事人,除了一个尚在狱中的唐越之外,外人找不到唐越翻案的证据了。

    楚海龙看着关于这一件事的详细调查资料之后,不由得心里纳闷,这件事上官赤羽做得非常隐秘,青石是怎么知道的?

    继续向下看,这才知道真相,原来,警察也不是那么无能的,当时有一个刑事科的警官曾经怀疑过上官赤羽,因为这个人的背景深厚,可以把一件案子做到天衣无缝的地步,其次是,上官赤羽跟尚楚风的来往频繁,种种迹象表明,两个人有出轨的行为。

    本来是两个没有任何矛盾的迹象的好朋友,却是一个死了一个杀了人,本来是有夺妻之恨的人却跟没事的人一样,这本身就是一个破绽,至于证据,警察就善于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找到证据,在被人忽视的地方找到突破口。

    后来,青石在这份资料里提到,那个当年刑事科的警员却是兄弟会的成员,青石得知这件事之后,命令这个警员把此事压了下去,抽出关于上官赤羽跟尚楚风之间关系暧昧的那一节档案,这样,一个大大的屎盆子就结结实实扣在唐越的头上,左丰的死也沉冤二十年得不到昭雪。

    楚海龙看到这里,心想,哪怕是上官赤羽不来招惹自己,就凭这这件事就能要了他的命,何况是他这辈子做过的坏事罄竹难书。

    他现在倒是不太忙着要了上官赤羽的命,他罪大恶极,一下杀了不足以平民愤。

    楚海龙向下看了起来,他正在看着这些资料的时候,房门被敲响了,站起来打开门,银珠站在门外,手里还端着一杯咖啡。

    看到楚海龙的时候,她的脸色一下子红了起来,楚海龙奇道:“你咋啦?”

    “没,没事。”她转身要走,猛然发现了自己手里的水杯,说道:“哦,我来,我来给你送点水。”

    楚海龙看着她的表情,一眼盯住了她,说道:“你有了心事。”

    “没,没事。”银珠的眼睛很慌乱地躲开了。

    楚海龙侧身让她进来,银珠把水杯放在桌子上,这才松了口气,正要说点什么,没想到自己的身体一轻,竟然被楚海龙抱了起来。

    银珠的耳边有了一个轻柔的声音,说道:“你来找我,是不是不放心我?”

    银珠的心头慌乱已极,听到了他的话,却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嘴里刚刚嗯了一声,就被楚海龙抱着坐在椅子里,老实说,楚海龙的这个书房称得上摆设简单,只有一个台式电脑,一个笔记本电脑,还有一个书桌一把椅子,一个巨大的书橱,就连一张床也没有,两个人要亲热,只有到卧室里面,在这里不是最佳地点。

    楚海龙见她的脸色红润,眼睛好似一口深潭,深深吸了口气,说道:“此时的你,就好似一朵盛开的鲜花,等待着有人来采摘,是不是?”

    银珠见他步步紧逼,这才开口说道:“我不知道,我不能跟石大姐争宠的,她父女两个对我们很好,帮主给了我们这一辈子花不完的钱,我不能做出对不起他的事情。”

    “我们偷偷地做,不会让别人知道了,好不好?”

    “那,岂不是被你占了大大的便宜?”

    楚海龙顿时郁闷了,说道:“什么便宜啊?我是付出的才是,你没有也没付出,都一直在承受。”

    “你真流氓。”银珠恨恨地看着他,一转眼又展颜一笑,说道:“不过,我喜欢你流氓的样子,海龙哥,你真的喜欢我吗?”她表情的变换让人心痒难挠。

    楚海龙急忙点点头,说道:“我很喜欢你。”

    银珠的手指慢慢抚摸着他的肩膀说道:“我不求你爱上我,只要喜欢我一点就好了,你是一个大丈夫一样的人,需要做的事情太多,都是我接触不到的层次,我,可以等你的,不要什么结婚之类的名分,只要你给我一个机会就好。”

    在楚海龙看来,现在的银珠实在是楚楚可怜,让人痛惜爱怜不已,一个娇小可爱的小女人形象让他不坚定的意志力很快溃不成军。

    在楚海龙的嘴唇吻上她的嘴唇之前,银珠说了一句:“我们不要来真的了,我害怕。”

    楚海龙心想,不来真的,我心里面的这股火怎么释放出去?他没说话,现在需要的是肢体语言,一切的需要都可以用手势和嘴唇渴望身体来代替,是一个男人的人都会懂得这些,是一个女人的人同样也会懂得这些原始的语言。

    银珠被一张大嘴吻过不到一分钟的时候就变得意乱情迷了,她的双臂紧紧搂住他的脖子,呼吸变得急促起来,嘴里微微发着呻·吟的渴望声音。

    楚海龙见一切都水到渠成了,贴着她的耳边说道:“怎么样?滋味好受吧?”

    “嗯,快要死去一般的感觉,难道,这就是爱的感觉?”

    “还不是,不过,真的爱,比现在的滋味还刺激,还让人难忘,我这就给你我的爱,可以吗?”

    银珠的屁股顶着一个硬硬的东西,她知道那是什么,当下低着头,慢慢点了点,说道:“你,轻一点。”

    楚海龙说道:“完全没有问题。”

    金珠这一晚睡得很好,她是一个人睡得,她亲眼看到银珠去了另外一间客房,然后,金珠也洗过澡就睡着了,当她睡到第二天中午醒来的时候,打开房门走了出去,发现整个家里静悄悄的。

    她迟疑了一下,说道:“银珠,银珠。”却没有人回答,她推开银珠的房门,却发现里面的被褥叠得好好的,没有一点睡过人的迹象,她看到这个情景,不由得觉得脑袋轰一下,好像要炸开一样,心里暗暗骂道,银珠啊,银珠,我说昨晚怎么心里面情·欲波动,泥泞不堪呢,原来,是你在使坏。

    要知道,孪生的姐妹兄弟本身就有心意相通的物理现象,比如,一个人受伤之后,另外一个人有莫名其妙的痛疼感,一个人极度欢愉的时候,另外一个也会跟着兴奋,这种现象至今无法解释,被称之为心动想象,并且就是在孪生姐妹兄弟分开很久,地理位置很远的情况下,还是能够感受到那种心动的现象,因此,银珠昨晚跟楚海龙在一起,即使金珠不知道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她还是做了一个很大很大的春梦。

    金珠转身走了出去,却看见楚海龙满脸憔悴不堪地从书房里走出来,不由得问道:“银珠呢?”

    楚海龙漫不经心地指了指自己的卧室说道:“在里面吧?那里的房间比较宽大,她喜欢住就让她过去住了,我在书房里住了一晚。”

    原来,金珠叫着银珠的名字的时候,吓坏了尚趴在楚海龙怀里的银珠,她惊慌失措地说道:“不好了,是我的姐姐来了。”

    “怕啥?就是石香兰来了也不必害怕,我也没说有了你不要她了。”

    “不是啊,唉,跟你说不清楚,反正,不能让姐姐知道的。”

    楚海龙想了一下说道:“没事,我出去应付一下,你在这里好好睡觉,我不叫你,你不要出来。”

    趁着金珠打开银珠那间客房进去查看的时候,楚海龙偷偷从自己的卧室溜出来,昨晚两个人的衣服仍在书房里面,自己穿戴整齐了之后,装作一宿没睡的样子,打着哈欠出来。

    金珠半信半疑地看着楚海龙,他的花心可不是一天两天了,身边除了石大姐之外,还有别的女孩子,跟银珠睡在一起也不是一件很意外的事情,可是,她看不到破绽,只好说道:“银珠真不要脸,竟然睡到了主人的房间里。”

    楚海龙伸了一个长长的懒腰,说道:“也没啥,我不是没住进去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