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迷情在都市

第六十四章 黑金保护伞

    第六十四章黑金保护伞

    楚海龙当然知道瑞士的银行用客户的钱拿来做稳定的投资,自己如果要抽出这笔资金,会给这家银行带来很大的损失。

    他不慌不忙地喝了一口咖啡,这才说道:“我打算做一些投资,毕竟,这笔钱存在银行里面就是一笔死账,并不能给我带来可观的效益。”

    弗朗士听到这话,心里哇凉哇凉的,说道:“不知道亨利先生要做哪一方面的投资呢?”

    楚海龙翻了翻眼睛,说道:“还没想好,只是才有一个意向罢了,毕竟,我不依靠着这笔钱生活。”

    “哦,原来是这样。”弗朗士略略放心了,诚恳地说道:“其实,要投资的话,还是瑞士比较好,这里有欧洲最大的金融交易市场,有联合国贸易与发展会议、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世界贸发组织、世界卫生组织等,政府间机构有欧洲核子研究中心、欧洲自由贸易联盟等,非政府组织还有,各国议会联盟、保卫儿童国际联合会、国际红十字会等,著名的万国宫原是国际联盟的地址,如今还是联合国驻欧洲总部,已成为重要的多边外交活动中心之一,不管做哪一方面的投资都是很方便的。”

    楚海龙的眼珠子转了转,他只是想把青石的钱做一次转移,是不是真的撤离这家银行还不是最重要的。他这是明显的鸠占鹊巢,心里自然是忐忑不安的,要把钱转移到属于自己的账户里面心里才能踏实。

    楚海龙笑了笑,忽然问道:“要取得瑞士的国籍,是不是有点难?”

    弗朗士想不到他把话题转移了,楞了一下,有点跟不上楚海龙的节奏,他需要想一想,从楚海龙的话语里捕捉信息。

    弗朗士说道:“要取得瑞士的国籍,其实,也不是很难,我们有规定,只要在瑞士的投资数目达到一定的标准,并且是在这里有房地产的没有案底的公民,就可以取得这里的国籍,具体的事宜需要专业法律人士来办理。”

    楚海龙点点头说道:“我在日内瓦可没有一分钱的投资,也没有一寸土地,像我这样的人,要取得瑞士的国籍,看起来是很难的了,算了,你把我的资金转移到美国的花旗银行吧。”

    弗朗士这才着急了,说道:“如果,亨利先生是为了国籍问题的话,我倒是可以帮忙的。”

    “哦?”楚海龙装作很感兴趣地说道:“你打算怎么做?”

    弗朗士扶了扶眼镜的支腿,说道:“是这样的,我们银行除了为客户服务之外,在一些靠得住的实业和金融业方面都有投资的,只要我们把一部分投资转移到您的名下,那么,您就是在瑞士的投资家,至于房地产方面,更是简单,您拿出一笔钱来,买一个房子,一切问题都解决了。”

    楚海龙叹口气说道:“嗯,是这样的啊,可是,我担心我在别的国家的警察那边,好像,不太受欢迎。”

    “哦?”弗朗士吃了一惊,问道:“是关于哪个方面的?”

    楚海龙苦笑着说道:“我也不太清楚,嗯,你知道的,我的钱,大都是属于朋友的,并不是依靠我个人的投资赚来的,这个,我相信他们没有掌握什么强大的证据,要不然,我也不会坐在这里了。”

    “那是,那是。”弗朗士可以肯定,楚海龙的这笔钱一定是黑钱,不过,被查出来的才是黑钱,查不到的话,就是钱,换句话说,钱有黑的吗?只有人心变得黑了,钱才是黑的,人心不黑,钱就是白的。

    弗朗士顿了顿,说道:“我们瑞士的银行在二战期间没有受到冲击,在国际上已经建立了非常的诚信信誉,传说希特勒的钱也存在我们这里,这一切都查无实据,不过,由于瑞士的银行是以客户至上的银行,这个制度已经纳入了国家宪法里面,也就是说,万一客户被诬陷了或者是受到株连,我们保护客户的理念是坚守不移的。”他的意思已经非常明显了,就是这笔钱真的是黑钱,作为瑞士银行也是保护客户的,甘愿为客户洗黑钱充当保护伞。

    楚海龙当然知道这些制度,他把身体倾了倾,靠近了弗朗士,说道:“你的意思是,我的钱还是放在你们的银行里面?”

    “当然。”弗朗士像是一个阴谋家一样,说道:“我可以保证,您的钱放在达蒙银行里面就等于给您的钱上了一道打不破的保险,根本不需要为这些钱担心什么。”

    楚海龙点点头,沉思了半晌,说道:“那么,我想麻烦您再给我开一个户头,把我的资金全部转移到新的户头里面,原来的户头,包括原始记录,全部抹掉,不留下一丝一毫的痕迹,我想,凭着你的能力,是完全不成问题的吧?”

    “这个。”弗朗士不懂楚海龙为什么要这么做,不过,他的权利还是能做到这一点的,于是说道:“没问题,只要您依然是我们的客户,这一点毋须担心。”

    楚海龙笑了,这才放心,说道:“那么,经理先生,请履行您一个经理人的职责吧,我很高兴看到我的资金被叫醒一次,然后,继续在金库里面睡眠。”

    弗朗士高兴地说道:“好的,我这就去办理,你只要在这里等着,我会让人把手续拿过来现场处理的,不需要您亲自跑来跑去的。”

    楚海龙打了一个响指说道:“那么好,对了,我还需要一个存放实物的地方。”

    说完,他把一个金属箱放在桌子上,拍了拍。

    弗朗士恭恭敬敬地说道:“没问题,这是我的荣幸。”说完,让自己的秘书陪着楚海龙,他闪身走人了。

    弗朗士的秘书是一个年轻漂亮的白人女子,看上去只有不到二十岁的样子,金色的头发烫成一卷卷的,披散在头顶上,淡妆,一双眼睛是碧蓝色的,十分性感,高鼻梁薄嘴唇,肤色白嫩,穿着一身夏奈尔的服装,个子比楚海龙还要高。

    楚海龙微笑着说道:“请问小•姐的芳名。”他对年轻貌美的女孩子没有任何的免疫力,要不然也不会上了凯瑟琳的当,差一点被纳克沉到大海里面去。

    女秘书摇了摇好看的臀部,花枝乱颤地说道:“请叫我伊丽莎,伊丽莎•达克尔•达蒙。”

    楚海龙惊讶地说道:“哦,尊敬的小•姐,难道这家银行。。。。。。”他的话没说完。

    伊丽莎果然接着说道:“是的,这是我们达蒙家族的银行,我现在在家族的银行里供职。”

    楚海龙笑了,说道:“那么,我是不是可以认为,您不但是外表富丽堂皇,您的口袋也是十分富有的。”

    伊丽莎咯咯笑道:“可是,我没有您富有,先生,达蒙家族的钱,都是客户的,我们很高兴能够为了有钱人服务。”

    楚海龙的眼睛飞快地在她的胸前扫了一眼,发现她的胸很大,软软的服装质料好像暗示着什么,心里不由得算计着自己的人气值在伊丽莎这里可以得到多少分。

    伊丽莎很敏感,及时扑捉到了他狼哥一般的眼神,不由得心里高兴,说道:“亨利先生不知道要在日内瓦住多久呢?”

    楚海龙假装想了一下,这才回答道:“这要看,日内瓦有什么能够吸引我的地方了。”

    伊丽莎不由得笑了起来,尽管这样,她依然没有坐下来,依然保持着自己是一名职员的身份,楚海龙感觉到了在她的心里还是保持贵族一般的尊严,他很欣赏伊丽莎这种人,就是内心渴望什么,也不会直接说出来,让别人慢慢跟自己保持一致,做到平等公平的身份,她时时刻刻向人展示着自己十足的魅力,很自信很强大的风度。

    伊丽莎很直接地说道:“如果亨利先生不嫌弃我长得粗鄙的话,我愿意陪着您游览拜伦的故居、雪莱的故地,还有莱蒙湖的风光,日内瓦依山傍水,景色秀丽,夏无酷暑,冬无严寒,著名的宗教改革国际纪念碑、圣-皮埃尔大教堂、大剧院、艺术与历史博物馆、日内瓦大学等,在晴朗的日子里泛舟莱蒙湖,更是别有一番情趣。还有北部的巴塞尔市政厅建于16世纪,赭红色的高大门墙上,有瑞士古代著名画家绘制的精美彩画。市内的金星饭店是瑞士全国最古老的饭店,建于1412年,绘有晚期哥特式的彩色·图案。巴塞尔美术博物馆在欧洲颇负盛名,馆内陈列有瑞士中世纪著名画家和雕塑家的作品和大批现代画。”

    “真的吗?”楚海龙高兴地抚掌大笑,说道:“那太好了,我还想,在日内瓦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可能会不太适应我这个外乡人,想不到竟然有丽人相伴,我是不是应该向上帝祈祷一番啊?”

    “亨利是一个幽默感的人,这样的男人一定是女人向往的港湾。”伊丽莎的笑容十分特别。

    楚海龙仔仔细细看了看她,不由得大叫一声,吓了伊丽莎一跳,楚海龙叫道:“你的笑容,让我想起了一个人。”

    “什么人?”伊丽莎奇道。

    “也不能算是一个人,应该是一个有肖像没有资料的人。”楚海龙故意卖着关子说道。

    “到底是什么人啊?”伊丽莎娇嗔地说道。

    “蒙娜丽莎。”楚海龙很干脆地说了出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