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迷情在都市

第四十六章 劝说无效

    第四十六章劝说无效

    韩醉很诚恳地说道:“冷小•姐,我们的目的是一致的,都是要消除暴力犯罪,为什么不能互相体谅互相信任呢?”

    冷雪儿看着韩醉,说道:“你能够体会到亲手复仇的快感吗?你能够知道强者生存的社会理念吗?你知道,当社会无法给予一个人应该得到的公平的时候,作为一个有尊严的市民是如何为自己应该得到的一切却事实上没有得到的做出的努力吗?这一切,你都无法体会,别跟我玩什么信任和体谅,正如你们无法体谅我们这样的人一样,我们也无法信任你们。”

    韩醉叹了口气,说道:“你知道吗?你这样的言论预示着你在邪恶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了,你还年轻,江湖路是一条不归路,及时收手还来得及。”

    冷雪儿哼了一声,不屑跟他继续说下去,而是转向楚海龙说道:“你好好养伤,我先去了,有人敢麻烦你的话,我有律师的。”

    楚海龙微微一笑说道:“那就谢谢你了。”

    冷雪儿看了吉卉一眼,说道:“奉告你一句话,小小年纪,脾气最好不要那么暴躁。”

    “你?”吉卉被气得眼睛里快要冒出火来。冷雪儿的年纪看上去比自己还要小着一两岁的样子,说起话来却老气横秋的,分明是以长者的地位来教训自己,让她的心里如何不恼?

    冷雪儿潇洒地摆摆手说道:“走啦,各位。”她在少良和少军的保护下走了出去。

    韩醉再回头看着楚海龙的时候,发现他不知道啥时候睡着了,甚至微微打着鼾声。

    戴小远也无奈地看着韩醉,心想,这一位可能也是兄弟会里面的干将,要不,怎么会有那么强悍的身体?中了一枪之后,仅仅过了一天的时间,就变得跟没事的人一样?

    吉卉上前摸了摸楚海龙的额头,试了试他的心跳频率,打了他一个耳光说道:“快点起来,你装睡以为我们不知道啊?”

    楚海龙说啥也不愿意醒来,不过,脸蛋被打,事关个人的尊严,他不得不睁开眼睛,说道:“妹纸,你记住了,没人敢打我的脸。”

    “我就打你了,你想咋地?”吉卉掐着腰说道,一副小太妹的样子。

    楚海龙指着她说道:“好,好,这就是长海的警察,今天我终于算是开了眼了。”

    韩醉假装上前调解,说道:“只要你好好配合我们的调查,我负责把你失去的找回来。”

    “不必了,我自己会找回来的,你给我等着,小太妹。”他最后一句是对着吉卉说的。

    吉卉丝毫不惧,依旧说道:“我告诉你啊,不肯配合我们的,你就永远不能出院,知道吗?你的伤势会反反复复地好了再坏坏了再好,反正不会让你得意洋洋地出去。”

    楚海龙忽然说道:“你真漂亮。”

    “什么?”吉卉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显然是听清楚了他的话。

    楚海龙恶作剧一般笑着,说道:“你真漂亮,适合做压寨夫人。”

    “你,你去死吧。”吉卉猛地扬拳砸下来,却被韩醉及时拦住了,劝道:“你这样殴打他,万一被你打死了怎么办?你呀你,简直太鲁莽了。”

    戴小远也劝着吉卉说道:“你别上了他们的当,他们现在是故意激怒你的,这样,他们才可以浑水摸鱼蒙混过去。”

    “他们为什么要蒙混过去呢?”吉卉还是太年轻了,没有多少办案子的经验。

    戴小远贴着她的耳朵说道:“因为他们心里有鬼啊,他们就是想搞出事情来,才能不暴露心中的诡计。”

    吉卉深深看了楚海龙一眼,说道:“好险,没想到你都快要死了,还是这么狡猾狡猾的。”

    楚海龙微微一笑,说道:“我说的是真心话,奈何你听不进去,其实,压寨夫人也不错的啊,起码可以不受喽啰的欺负,如果是喽啰的夫人就惨了,不但随时会守寡,还有可能老婆被人觊觎,随时戴上一顶绿油油的大帽子。”

    韩醉不理他的胡说八道,说道:“你说说吧,昨天枪战的详细情况。”

    “枪战?什么枪战?”楚海龙看着韩醉的眼睛说道:“我不记得了,我失忆了吧?”

    “胡说。”吉卉喝道:“真的失忆的人是不会记得自己是失忆的。”

    “你怎么知道?”楚海龙没好气地说道:“难道你亲自失忆过?”

    “你,你这个无赖。”吉卉又被他气得不行。

    韩醉微笑着说道:“难道,你就不想知道是什么人伤害了你的吗?你不想为自己讨回公道吗?”

    “不想。”楚海龙硬梆梆地说道:“警官,拜托,不要套我的话了,这些话我从十几岁的时候就明白了,说真话的人不一定会有好下场的,相反,那些作恶的人倒是活得非常逍遥自在。”

    韩醉的眼睛转了转,说道:“我知道,你跟那些真正的帮会的人不一样,你是一个守法的公民,我希望你以市民的身份,为自己讨还属于自己的公道,你放心,我们会全力协助你的。”

    楚海龙砸吧砸吧嘴巴,说道:“算了,我不想多说话,阿炜,我饿了,你拿点东西来给我吃吧。”

    站在门口的医生说道:“不行,你刚刚手术完毕,只能靠打营养针来维持最低的生命需要的物质,不能直接进食的。”

    楚海龙大叫道:“饿死我了,真的饿死我了。”

    方炜没办法了,急忙劝道:“好啊,阿龙,你暂且忍一忍吧,还是按照医生的话去做好吗?”

    楚海龙摇摇头说道:“伤痛,我忍得住,肚子饿,忍不住啊。”

    方炜把无奈的眼睛投向医生,希望他说一个可以进食的日期出来,医生想了一下说道:“如果他真的要吃饭,我必须给他做一个详细的身体检查,确认他的身体恢复到什么样的程度,才能决定他是不是真的可以吃饭了。”

    楚海龙摇摇头说道:“检查还是不必了,我的身体我知道,就是拿一头烤乳猪来,我也能吃的下去。”

    医生摇摇头说道:“这是不可能的,你动了大手术,高蛋白高脂肪的食物是禁止进食的,烤乳猪?想也不要想,最快也要一个月之后才能吃。”

    楚海龙达到了分散韩醉注意力的目的,他感觉到累了,这才沉沉睡去,韩醉看着他心里很是无奈,吉卉赌气说道:“既然他都不好好爱惜自己,我们还是不要管了吧。”

    韩醉看到关心地看着楚海龙的方炜,眼珠子转了转,心里面有了计较,说道:“方姑娘,你也不愿意被那些世界级的杀手纠缠下去,闹得自己的生活没有安全感,是吧?”

    方炜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她不是帮会中的人,无法明白江湖恩怨的辗转相报的想法。

    韩醉得意地笑了笑,说道:“走吧,我们不要在这里打扰病人的休息了。”

    韩醉等人带着方炜从特护病房里面走了出来,到了一个医生的办公室里面,韩醉对里面的医生说道:“对不起,临时征用你们的办公室一下。”

    医生走了出去,韩醉这才对方炜说道:“我知道,你现在很想帮助你的男朋友,可是,你不把昨天发生的事情的经过跟我们说一遍,我们是无法帮助你的,难道你想你的男朋友自己会跟那些杀手进行无休无止的决斗吗?让你们生活在日日担惊受怕的日子里面?”

    方炜摇摇头,捂着脸,心里想着杀手真的蜂拥而至的情形,不由得心中更是惧怕,身体颤抖起来。

    吉卉也看出来韩醉这是打算各个击破了,当事人之中,只有方炜属于最薄弱的一环,她不是冷雪儿那种帮会中的人,而且属于胆小怕事的小市民,况且现在那些所谓的律师们都不在正好套问她的口供情况,于是上前说道:“我看出来了,你是一个好人,跟那些帮会中的人不一样,他们都是社会的渣子,你是敢说真话的人,我们警察会保护你一家人的安全的。”

    方炜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这才把自己看到的一切说了出来,不过,她所知的一切非常有限,韩醉仅仅得到的是,楚海龙跟冷雪儿等人还不熟悉,方炜跟楚海龙今天是偶然碰上枪战的,那些杀手是冲着冷雪儿等人来的,楚海龙和方炜是无辜介入的,方炜早早被楚海龙按在座椅下面,等她发现枪声消失的时候,楚海龙早已离开了车子,并且受了重伤。

    韩醉等人心里面尽管有一些失望,这样的口供跟真相相比委实相差太远,不过,这份口供是枪战发生后的第一份口供,已经搞清楚了一些事实的真相,将来,方炜完全可以作为一名证人出席法庭,提供第一手的证词,起码可以证明杀手是针对冷雪儿等人的,那么,他们警察也可以打着这个借口从而盯紧了冷雪儿。

    在案子已经陷入僵局的时候,方炜的口供无疑是打开一个缺口,让韩醉等人非常高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