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迷情在都市

第四十五章 重症病房

    第四十五章重症病房

    楚海龙的手术进行了整整六个小时,这期间,警察已经来到了医院里面,在走廊里面形成两股势力的对峙,一方是以冷雪儿为首的兄弟会的人,一方是长海市刑警队重案组的组长韩醉,他是一个今年只有三十三岁的青年,干刑警却有十二年的时间,经过他的手抓住的罪犯数不胜数,整个长海市的流氓混混不法犯罪分子都有点怕这个冷面无情的警察,称他为无影抓,意思就是,只要做了犯罪的事情,不一定啥时候就被韩醉抓住了。

    韩醉带着两个人,一个是他的助手戴小远,一个是今年刚刚来到重案组的吉卉,戴小远今年只有二十九岁,也是一个老刑警了,尽管在兄弟会的人怒目之下,表情还是淡淡的,丝毫没有示弱的意思,却也不针锋相对。

    跟他比起来,吉卉就显得稚嫩了很多,吉卉是今年才从警官学校毕业的,用时髦的话来说,叫做实习警官,办案的经验少,却有冲劲。她穿着咖啡色的短上衣,墨绿色的牛仔裤,看上去清新爽目,浑身散发着青春的活力,她的眼睛看得最多的是冷雪儿和一脸萎靡的方炜,眼睛里全是挑衅的味道。

    韩醉刚才想给冷雪儿录口供,却遭到了冷雪儿的拒绝,杜骏也拿出自己的律师证件,让韩醉有什么话跟他说,说冷雪儿受到了惊吓,意识还不清醒,就是身在现场的方炜也被杜骏告知,一切有律师出面,她不必说一句话。

    韩醉等人在现场没有找到有力的证据,杀手都死了,没有活口,身在现场的人还不肯配合,让他的心里十分郁闷。

    韩醉当然知道冷雪儿等人的身份,不过,兄弟会的人尽管做得是违法的生意,却不在长海市作案,他也管不着,假设兄弟帮的人在非洲作案,也轮不到他这个长海市的刑警来负责。

    当医生把楚海龙推出来的时候,韩醉和冷雪儿等人都围了上去,医生摘下口罩说道:“伤者身体里的子弹已经取出来了,真是危险啊,距离心脏只有一厘米远,他虽然没有被射中心脏,却因为出血过多,还没有脱离危险期。”

    方炜急忙问道:“什么叫没有脱离危险期呢?他究竟有没有生命的危险?”

    “这个。”医生看了看韩醉,对这个长海市的名人,他还是认识的,接着说道:“需要等待24个小时之后才能知道是否有生命的危险。”

    冷雪儿说道:“那么,我们可以派人陪护吗?”

    “不行。”医生断然拒绝了,说道:“病人在加护病房里面观察,不能有身上带菌的非医护人员进入。”

    韩醉对戴小远使了个眼色,两个人悄悄走开,来到小武和小景的病房里,听到里面有说话的声音,当他们推开门进去的时候,少军少良少昆三个人马上闭上嘴巴不说话了。

    韩醉再看小武小景两个人,这两个人还在昏迷着,不知道是假装的,还是真的昏迷着。

    韩醉的眼睛很凶地看着少良,说道:“你们都给我小心一点,别让我抓到你们犯罪的证据。”

    “警官,这算不算是恐吓啊?”少昆阴阳怪气地说道:“我要请律师。”

    “随便。”韩醉扔下这句话,带着戴小远走了出去。

    这个时间吉卉和冷雪儿等人也发生了口角,方炜看到楚海龙的伤势这么重,马上又要晕过去,冷雪儿急忙搀扶住她的身体,对单青黛说道:“给她找一个单间病房住着。”

    吉卉看到有机可乘,跟在单青黛的后面走去,却被冷雪儿伸手拦住了,看着她,说道:“警官,你难道没有一点同情心吗?人家的男朋友伤的那么重,你就忍心去打扰人家?”

    吉卉怒声喊道:“你给我闪开,信不信我把你铐回去?”

    “咦。”冷雪儿惊奇地说道:“我还真是不相信,你把我铐回去吧,只怕你抓人容易放人难啊。”

    吉卉听了这话,说道:“好,我就要看看,是怎么个放人难的后果。”说完,她真的掏出手铐,要铐住冷雪儿。

    吉卉的冲动却被一个兄弟会的年轻人拦住了,他也是百胜律师行的人,把手里的律师证掏出来说道:“警官,我警告你,不要对我的老板动手动脚的,否则,你会吃不了兜着走的。”

    吉卉几乎失去了理智一样,一巴掌打在这个年轻人的脸上,骂道:“都是你们,自以为有一个律师证就了不得了,我今天倒要看看,是你的律师大还是我们警察的权利大。”

    吉卉过激的行为立刻被兄弟会的人抓住了把柄,有的拿出相机录下她的话语和跟律师纠缠的举动,有的急忙给报社打电话,要把这件事曝光在报纸上,有的用刻薄的话语攻击吉卉,让她继续被激怒,冲动下去。

    冷雪儿施施然站在一边,现在她倒是没啥事了,这个身穿便衣的女警察要倒霉了,剩下的事情不需要她出面,帮会里面的弟兄会为她摆平的。

    韩醉看到吉卉和兄弟会的人闹成了一团,急忙过来阻止,他和戴小远把吉卉从人群中抢出来,吉卉已经变得披头散发了,样子很是狼狈,韩醉在帮会面前还是有一点威信的,指着兄弟会的人说道:“你们给我小心一点,袭警的罪名不轻的。”

    杜骏冷笑着说道:“袭警?你到时拿出证据来呀?我的手里可是有你们警察打人的证据。”

    “给我看看?”韩醉伸手说道:“你的证据呢?”

    “你等着法院给你传票吧。”杜骏怎么可能把证据交在他的手里。

    楚海龙的身体素质相当好,到了半夜的时候就醒了过来,看着浑身上下插满的管子,伸手把管子拔掉,摇摇晃晃走到厕所里面,释放出身体的多余水分之后,看到外面没有一个人影,当下打开门看了看,在走廊的尽头却有两个全副武装的警察和两个西装革履的男子。

    楚海龙冷笑一声,回身打开窗户,看了看,这里是十楼,下面还有很高的距离,他这才回身,关上窗户。

    活动了一下身体,从前胸到后背都十分疼痛,楚海龙叹了口气,现在这个状态可不能用这个楼层爬下去,他回到病床上,很快睡了过去。

    早晨医生探视的时候,看到楚海龙身上的仪器和氧气管等东西被拔了出来,不由得被吓了一跳,以为他遭遇不测了,急忙过来握住楚海龙的手,已经清醒过来的楚海龙却把手轻轻巧巧抽了出来,笑道:“大夫,我没事了。”

    医生惊奇地说道:“你,有事没事都要检查一下再说。”

    楚海龙却说道:“还是不要检查了,我说没事就没事的,难道我的身体自己还不了解吗?”

    两个人正在说着话,冷雪儿和方炜却从玻璃外面出现了,看到楚海龙清醒了过来,冷雪儿很欣慰地笑了起来,像是春天里绽开的花朵,方炜也把提起的心事放了下来,看到楚海龙恢复了精神面貌,就知道他没事了。

    楚海龙看到她们出现,做了一个飞吻的动作,方炜一脸灿烂地笑了,冷雪儿却在双颊染上了一抹红晕,让楚海龙的心里微微一动。

    那个主治医生已经知道了冷雪儿等人的身份,知道这些帮会的人不好惹,既然楚海龙口口声声地说自己没事了,医生也不愿意给自己找麻烦,于是把仪器收拾好,走了出去。

    值班的警察得知楚海龙清醒了过来,急急忙忙给韩醉打电话,汇报医院里面发生的情况。

    楚海龙刚刚跟方炜说了几句话,还不等冷雪儿说话,表达心中的感激,韩醉已经带着戴小远和吉卉赶到了特护病房,看到精神头很足的楚海龙,不由得觉得惊奇,这哪里是危险期病人的样子?

    冷雪儿冷着脸对韩醉说道:“韩警官真是敬业呀,难怪长海市的治安情况会这么差劲了。”

    “长海的治安差吗?”吉卉翻了翻白眼球说道:“怎么警察不经常接到报案啊?”冷雪儿被袭击,黑帮的几位堂主被刺杀,只有烧鸡被杀的时候警察接到市民的报案到场了,昨天的枪战和烧鸡的被杀,警方尽管介入,却得不到配合,案子一直都没有任何进展。

    枪战现场只有几具死尸和满地的弹壳以及被击穿的汽车钣金,再也没有丝毫线索,身为当事人的冷雪儿极力回避警察的询问,表示自己也是偶然被无辜介入事件当中的,死的四个人是相互枪击致死,小武和楚海龙都是过路打酱油的,只是被流弹所伤。反正就是一问三不知,让韩醉的心里面很恼火。

    冷雪儿对于吉卉的反击毫不在意,说道:“因为你们警察的无能啊,如果你们真的是神勇无敌,市民有事怎么会不找警察呢?”

    “你。”吉卉正要跟冷雪儿继续理论下去,韩醉拉了她一下。

    韩醉对冷雪儿说道:“我们知道你们帮会的人不愿意我们介入,可是,让你们自己解决,你们只能胡来,做出更加复杂的事情,如果你们能够保证不滥杀无辜,不滥用私刑,我们双方还是可以合作的。”

    “跟你无影抓合作?”冷雪儿冷笑道:“那么你又能怎么保证我的人身安全?还是算了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