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迷情在都市

第四十一章 奢侈理念

    第四十一章奢侈理念

    石香兰给普宁在根罗湾开了一个房间,让她洗了澡换上一身从里到外的唐纳卡兰服装,普宁对着镜子照了照,问道:“嫂子,你说,我穿这身衣裳,好看吗?”

    “怎么不好看?你的身子骨端正,身体不胖不瘦的,是最好的衣裳架子,做模特最好不过了。”

    “我以前考过艺校,不过,家里没钱,就不能去读书了,只好下来打工。”

    “你还想读书吗?”

    “想。”普宁忽然想到,凭着哥哥跟石香兰的关系,自己想上学也不会成问题了。

    石香兰果然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没问题,这点小事包在姐姐的身上了,对了,你以后叫我姐姐吧,别嫂子嫂子地叫了,把我都叫老了,我希望的心态还是跟小姑娘一样清纯。”

    “啊?”普宁想不到石香兰竟然会这么说,还以为她被人叫成嫂子,脸上觉得羞臊下不来呢,没想到石香兰还想保持自己清纯玉女的光辉形象。

    石香兰悄悄说道:“你哥哥啊,很花心的,我还没决定是不是嫁给他呢。”

    “我哥哥太不像话了,有了姐姐这么美的女孩子,竟然还想着别的女人?看我能不能饶了他。”

    “对对对,你没事的时候一定要教育教育他,不过,你可千万不能说我说的啊,这些事情跟我完全无关。”石香兰急忙叮嘱道。

    “你好像很怕他似的。”

    “我才不怕他呢,你没见我在成都的威风有多大吗?我爸爸的小弟成千上万,一呼百应,岂能怕了你的哥哥?”石香兰辩解道。

    “是啊,嗯,姐姐,我一定帮着你教训教训他啊,男人,不可以花心的。”

    “对啊,宁宁,姐姐一定痛你的,你有啥困难,跟你姐姐说,姐姐不成,再跟你哥哥说。”

    普宁听话听音儿,听出来一点不对头来,问道:“我哥哥的能力比姐姐还要大?”

    “不,不是,我就是觉得吧,我们两个人商量一下之后,一定比我一个人想出来的主意更有好办法。”石香兰的脑筋转得很快,马上做出了一个合理的解释。

    普宁摇摇头,她可不笨,不过,石香兰对她很好,甚至比哥哥还好,女孩子跟女孩子容易沟通,她既然是心里疑惑,就说道:“我也没啥特殊的事情,就是现在那家打工的老板还欠了我三千元钱,老是赖着不还。”

    “好,你放心吧,这件事姐姐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待。”石香兰拍着胸脯说道。

    楚海龙已经在房间里叫了一桌子的酒席,看到两个女孩子一起来了,不由得赞道:“你们两个在一起,真是相得益彰,分不清哪一个更漂亮,哪一个丑一点。”

    普宁笑道:“哥哥的嘴巴真甜,还是姐姐漂亮,哥哥也很高大威猛哈。”

    石香兰跟着笑道:“我当初啊,就是被他的嘴巴迷惑住了,唉!真是冤孽啊。”

    楚海龙紧跟着说道:“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石香兰生气地说道:“你想得美,老娘一个好好的黄花闺女都被你糟践了,你想吃干抹净了不认账吗?”

    楚海龙急忙拉了她一把,递了个眼色,心想,普宁刚刚遭受爱情的背叛,你就不要跟我蔫蔫乎乎的啦。

    石香兰的心里虽然不明白楚海龙的想法,从表面上还是很配合他的,急忙拉着普宁的手说道;“咱们姐妹亲热着呢,不用理他。”

    普宁假装没有看到两个人的眉来眼去,心里却是酸酸的,不过,想到以后自己的生活可以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心里面还是稍稍偎贴了一点。

    楚海龙拿出一瓶红酒来,说道:“这是比较珍贵的法国拉菲红酒,属于真正的奢侈品的范畴。”

    “什么叫奢侈品啊?”普宁问道。

    楚海龙呵呵笑着说道:“这话问的好,以后,你们都要做上层社会的人,一定要知道什么才是奢侈品,这样,才能在上流社会的氛围里如鱼得水,按照一般的理解,所谓的奢侈品是昂贵的高贵的,却不是生活必需品的范畴,比如,你们用的雅诗•兰黛香水和化妆品系列,就属于奢侈品的一种,还有兰蔻化妆品系列等等,除此之外,还有签字笔、游艇、豪华直升机、珠宝首饰、顶尖配置的摩托、自行车等等,都可以列入奢侈品的范畴,只因为,奢侈品的价格远远在同类普通商品的价格之上,还有,奢侈品大都属于精品公司生产的,从设计到生产,到销售都有一定的规定,即使这样的规定违背了商品的流通,也需要反复审核之后才能做出修改,在外人看来,这么做违背了销售量这个概念,其实,真正的奢侈品是不在乎销量的,质量的保证远远在销量上面。这是奢侈品坚守的底线,跟过去讲究气节的文士差不多,几乎,世界上每一个知名品牌的奢侈品都有一个美丽动人的故事,这也是奢侈品承载了文化、历史和技术在内的多种因素,使用了这种商品之后,可以感受到文化的精湛,历史的厚重和技术的先进之处,比如,我现在开的劳斯莱斯幻影,属于非常典型的奢侈品,它从1904年以来,从来没听说过这种车抛锚的时候,而且,就是维修的现象也很少,除非是肇事需要维修,否则,永远不需要修理,这就是奢侈品全力打造的奢侈品效应。”

    石香兰赞赏地看着他,说道:“我用了那么多年的奢侈品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说法,看来,我就是别人嘴里的暴发户,你才是真正的玩家行家。”

    楚海龙微微笑道:“等有时间,我带你们到浪漫之都巴黎和奢侈之都伦敦去玩玩,你们就知道了,人家的历史文化和商品在社会上成为一种消费的常规,也就是说,一个贵族,不但就连袜子都是品牌的,还有他的吃住行都是奢侈的,但是,他们的奢侈跟浪费不一样,他们的理念是,宁可奢侈也不要浪费,比如,在外国,请客吃饭的事情很少发生,因为请别人吃饭属于浪费,可是,把请人吃饭节省下来的钱用在购买奢侈品上面就很正常,属于很平常的消费理念,还有,吃一顿饭盘子里只有两块排骨和只喝一杯红酒,算不上什么吝啬,可是,吃得一定要有情调,有优雅的音乐和精心培养出来的气氛环境做陪衬,这才叫奢侈,奢侈绝对不是三个人叫上一桌子菜,吃一部分扔掉一部分,那样才叫做浪费呢。”

    对这样的言论,石香兰和普宁都是第一次听说,石香兰不由得问道:“你在外国,做得是什么事情啊?经常跟贵族的人有来往吗?”

    楚海龙笑了笑说道:“我偶尔跟贵族的人有来往,看到过皇室中的人的消费和日常生活习惯,优雅和绝不妥协才是贵族的精神之一,奢侈品还是日常消费的一个细枝末节。”

    楚海龙举着杯子说道:“男人举杯和女人举杯的手法都是不一样的,女人最好做出一个兰花指的形状,眼睛盯着男人的眼睛,嘴唇微微张开,欲语还休的模样,脖子挺直了,露出颈项下面的翡翠和钻石项链,这样,语声不需要太高,仅仅只有两个人听闻就可以了,如果,觉得言行生疏,不能很自然很放松做到这一点,那么,尽量多微笑吧,美丽优雅的微笑也是贵族的一种,在patient和酒会上就是需要这样的风度和姿态,才能获得社会上层的认可。”

    石香兰用手比量了一下,觉得姿势很别扭,扭了扭身体,说道:“一点也不好玩。”

    楚海龙说道:“你的身体太僵硬了,要放松放松才好,最好表现出自然而然的样子,不要做作,时间长了,就习惯了。”

    石香兰嫣然一笑说道:“你让我们学这个干嘛啊?当交际花?”

    楚海龙拍着大腿说道:“什么交际花啊,你不是要投资做生意吗?做了生意就要跟社会上的上层人士来往,你就会发现,你的一举一动一定要符合上层社会的理念,否则,就会被人家排斥在外,有时候,在上层社会生活,是一种很上瘾的精英社会态度,看着那么多的社会精英在一起,能够脱离低俗的小市民生活,才是文明进程的一部分。”

    普宁摇摇头说道:“那样的生活方式距离我太远了,还是算了,以后,我还是给人家打工吧。”

    楚海龙很认真地对她说道:“以后,你不再需要给别人打工了,你干脆当一个老板吧,你想干啥生意,在成都都是顺风顺水的,保管要人气有人气,要钱有钱,别人也不会跟你竞争的。”

    石香兰紧跟着说道:“妹妹想去读书,就到咱这里的西南大学去读书吧,我爸爸在学校里还有认识的人。”

    “读书?”楚海龙沉思了一下,说道:“真的想读书的话,还不如去英国的剑桥大学呢,那里不但教育更先进,而且还能接触到各种同学,将来,单单是这些同学的社会关系网就是一个很大的助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