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迷情在都市

第三十九章 强嫁

    第三十九章强嫁

    楚海龙学习的绢本气功对于疗伤很有效果,通常十天能好的伤势只需要三天的时间,楚海龙受的伤尽管严重,心肺腹部都受到了震荡甚至移位,经过一晚上的疗养,伤势已经好了一半,吐了十几口鲜血之后,不但淤血排尽,移位的器官也已经复位。

    石香兰一夜没有合眼,就在一旁看护着他,看见他睁开了眼睛,关心地问道:“怎么样?需要去医院检查一下吗?”

    楚海龙长长出了口气,说道:“没事了,还死不了。”

    “不许说死字。”石香兰终于松了口气,嗔怪地说道。

    “我饿了,让前台送一些稀粥来吃吧。”

    “好,我这就要饭去。”

    说完,楚海龙表情古怪地笑了,说道:“你如果去要饭的话,天底下不知道要饿死多少人了。”

    “死。。。。。。”石香兰正要说“死样”忽然住了口,说道:“我才不是你说的那种意思呢。”

    说过了早饭之后,楚海龙继续盘膝打坐,让内息走遍全身,继续疗伤,石香兰一个晚上不曾合眼,终于在一旁和衣沉沉睡去。

    两个人一个疗伤一个沉睡,直到晚上才清醒过来,楚海龙这才觉得精神弥漫全身,身体恢复了一半的力气,跟石香兰一起洗了个澡,来到餐厅吃晚饭。

    刚刚在餐厅坐下来,石五两在十几个保镖的簇拥下走了过来,他的脸上带着心满意足的笑容,楚海龙看了一眼石香兰,心想,你们父女倒是最开心的人了,一个从肉体上得到了精神满足,一个在权利上满足了野心,从此以后,竹帮可成为成都地区最大的帮派了。

    石五两居然对楚海龙拱了拱手说道:“楚老弟,你的功夫可以说是天下第一了。”

    楚海龙赶紧站起来,说道:“石叔叔,您这么称呼我,这是折杀我了,再说,天外有天,人上有人,谁的功夫敢称为天下第一呢?”

    “哈哈哈。。。。”石五两眼珠子转了转,对石香兰说道:“我女儿的眼光就是高,随随便便找一个男人就是万里挑一的主儿。”

    石香兰气得柳眉倒竖,说道:“爸爸,您老糊涂了吧?怎么是随随便便找一个男人呢?我可是经过千挑万选才抢到手的。”

    “好好好。”石五两知道自己的观念跟年轻人相比已经落伍了,他对身边的一个保镖使了个眼色,那个保镖恭恭敬敬拿出一张银行卡来,双手递过来,说道:“这是帮主给您的,密码是卡号后面六位数。”

    “这是啥?”石香兰抢过银行卡。

    石五两这才说道:“这是林用三吐出来的赃款。”

    楚海龙不由得会意,什么赃款,就是船帮的帮会会费,船帮不破灭,这些钱就是光明正大的公款,也许是林用三个人的资产,一旦船帮灭了,就成为赃款,这叫风水轮流转,白的也能说成黑的,黑的却难以转成白的。

    石香兰问道:“多少钱啊?”

    石五两得意地笑了笑,说道:“你们去银行查一查不就知道了吗?”

    石香兰不屑地说道:“我不稀罕。”

    “也不是给你的,是给你男人的。”

    楚海龙不由得心头一阵恶寒,这个石五两也太市侩了一点吧?前两天还打了自己十几个嘴巴子,说自己勾引了他的闺女,现在印象来了一个大转变,简直有强行把石香兰塞给自己的样子,他看了看石香兰,如果不是事先了解她一些,石五两一见面就这么说话,还以为石香兰嫁不出去了呢。

    石香兰把手里的银行卡扔给楚海龙,说道:“爸爸给你的。”

    楚海龙又把银行卡推给她说道:“你留着吧,我拿来也没用。”

    石五两见两个人推来推去的,终于忍不住了,说道:“这里面有两个亿的资金,怎么?你们嫌少?”

    “两个亿?”石香兰惊叫了一声,原来还以为只有几十万元呢,想不到船帮的钱竟然有这么多,这是石五两看在楚海龙一举荡平了船帮才送给楚海龙的礼物。

    楚海龙尽管知道了里面的钱很多,还是坚决地把银行卡推给石香兰说道:“你留着吧,将来,做你的嫁妆。”

    石香兰这才露出笑容来,说道:“嗯,好的,反正早晚都是你的。”

    楚海龙的脸快要变得绿了,心想,得,今天这父女两个是赖上我了,左一句你的男人,右一句嫁给你,自己算是不能推不掉这门亲事了。

    石五两看这笔钱落入了女儿的手里,心里面更是高兴,说道:“我们就不耽误你们小两口的好事了,走了,再见。”

    “再见。”楚海龙两口子跟着说道。

    石五两走了,楚海龙还是心平气静地吃饭。石香兰却不能继续镇定了,眉花眼笑地说道:“你说,我买点什么好呢?是游艇还是直升机?”

    楚海龙一本正经地说道:“你真的要听听我的建议?”

    “是啊,我这不正在征求你的意见吗?”

    “那你最好把钱拿来投资,而且是实业型的投资,这样,你才会有权利又有钱有成就感,你以前说过要做这方面的投资的。”

    “投资?”石香兰疑惑地说道:“嗯,你说我投资什么项目呢?”

    楚海龙想了一下,说道:“既然你喜欢首饰,就投资珠宝行业吧,还能天天换着首饰戴。”

    “珠宝行业?”石香兰皱着眉头说道:“我不太懂唷。”

    “你做管理,管得是人事和财务,那些比较专业的细节就交给手下的人来做好了,国外的大公司都是这样做的,凡事亲躬亲力,还不累死你啊?”

    “嗯,也行,不过,你要帮着我啊。”

    “你的爸爸是黑白通吃的大佬,还用得着我这个无名小卒吗?不过,你是我的女人,有事了,我自然不会袖手旁观。”

    两个人边吃边谈,把一件决定石香兰人生走向的大事就这么敲定下来。

    过了两天之后,楚海龙的伤势全好了,恢复以前的体力,石香兰在外面喊道:“海龙,荣树求见。”

    “荣树?他竟然没死?”楚海龙诧异地问道。

    站在外面客厅的荣树听了这话,脸都要绿了,心想,我就以礼相待请了你们去赴会一次,至于那么招人恨吗?恨不得我死了才好。

    他咳嗽了一声,楚海龙这才走出来,很热情地说道:“哟,荣叔叔,今天您还打算来一次强请吗?”

    荣树拱了拱手,说道:“楚公子,我也是奉命行事,还请您原谅一二。”

    楚海龙笑了笑说道:“好说,好说,今天你让我们去哪儿我们就去哪儿。”

    荣树的脸变得黑了,刚才是绿,现在是黑,就像是脸谱一样,又黑又绿,急忙说道:“我是奉了帮主之命,来告诉楚公子一件事情的。”

    “帮主?你的帮主不是死了吗?”

    “是,是新帮主,就是,就是石五两帮主。”荣树的脸马上又变得白了。

    “什么事啊?”石香兰急忙上来解围,怎么说荣树现在也是爸爸手下的人了,楚海龙这么挤兑他,让她看着心里也难受。

    “是这样的,帮主请楚公子去认一个人,是一个女人。”

    “女人?”石香兰的声音提高了八度,说道:“什么样的女人?”

    “说是,楚公子的妹妹。”

    楚海龙听说找到了普宁,急忙说道:“那就快去吧。”不由得心里暗恨,这个荣树,简直太可恨了,有了普宁的消息,却吞吞吐吐的,不早一点说出来。

    他只顾着记恨荣树,却不知道,荣树更是嫉恨他,就是因为他,偌大的一个船帮变得烟消灰灭,自己刚入竹帮,处处朝受白眼球,不但前船帮的人看不起他,就是竹帮的人也不待见他,里外不是人啊。

    楚海龙急急忙忙抓起衣服,正要出门,荣树这才不慌不忙地说道:“人,我已经带来了,就在门外,问问楚公子,是不是让她进来。”

    他的心里不着急,楚海龙却着急,他瞪着眼睛看着荣树一会儿,对石香兰说道:“告诉你爸爸,我要惩治这个人,看在他不会武功的面子上,我不跟他一般见识,不过,就告诉你爸爸,他怠慢了我,让你爸爸看着办吧。”

    石香兰劈手给了荣树一个耳光,骂道:“我也看着你不顺眼了,给我滚出去。”

    打开门,楚海龙果然看到外面站着一个女子,却面生的很,于是问道:“你可认得我吗?”

    那个女子努力看了他半天,这才说道:“你是海龙哥哥吧?”

    楚海龙使劲点点头,说道:“我是海龙,你是宁宁吧?没想到,一转眼变得我也不敢认识了。”

    “你真的是海龙哥哥?”普宁的眼泪流了下来。

    楚海龙急忙把普宁拉进屋子里,让她在沙发上坐下来,说道:“我才从国外回来,去看过月月阿姨了,想不到,这些年,你们的生活变得这么糟糕。”

    “妈妈的病,以前就有预兆了,只不过,没有表现出来而已,送她去精神病院也是一个命中的归宿吧。”

    楚海龙说道:“你这些年过得还好吗?”

    “怎么说呢?一言难尽吧。”普宁看着华丽的房间陈设说道:“哥哥,你这些年还好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