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迷情在都市

第二十九章 跟着走

    第二十九章跟着走

    楚海龙听着石香兰的表白,心想,我也不想做强盗了,这是凑巧还是冥冥之中的缘份呢?这说明两个人之间除了异性相吸引之外,还能够找得到共同之处。

    楚海龙笑道:“你真的不打算做黑社会了?”

    “嗯,没前途,我只想做一个平平常常的小女人,看着丈夫整天忙忙碌碌,像一个勤劳的小蜜蜂,飞来飞去的,就非常知足了。”

    楚海龙忍住笑,说道:“看来,你的理想真的很简单,我在想,越是简单的生活,越是奢侈。”

    “为什么?”

    “只因为,这个社会太复杂了,你想要的简单,人家偏偏不让你称心如意。”楚海龙用眼睛示意了一下石香兰,她这才看到十几米远的地方,几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子正在贪婪地盯着她。

    石香兰看惯了这些表面上吓人的带有黑社会背景的男人,轻轻皱了皱眉头,说道:“讨厌。”说完,不理会那些人,专心对楚海龙说道:“我们进去吧。”

    前面就是著名的成都老街,商业步行街,这里的店铺商品琳琅满目,各种各样的广告争奇斗艳。

    石香兰没有注意到,那几个男子远远跟在他们的后面,楚海龙却看到了,并不点破他们心怀不轨的行为,不要说自己并不怕这些人,就是石香兰的身份,在成都地区也是响当当的,这些人今天要倒霉了。

    李大猛开车去医院看望邵戴的途中,被一辆大货车追尾之后,掉在河里,一个只有三米深的小河,可是,关闭严实的车门无法从里面打开,水压把车门挤压在一起,像是经过了铆焊一样结实。水先是从前面的仪表盘渗进来,很快淹没了车厢,李大猛先是把头伸向车内仅有一平米见方的空气里面,吸完了这些氧气之后,他觉得十分憋闷。

    最后,经过垂死挣扎,李大猛死了,死在自己的车子里面,随后赶来打捞的医生检查之后,摇着头说道:“刚刚死去,真是可惜啊,如果再能坚持五分钟,就没事了。”

    “你真是放屁。”一个洪帮的小弟愤愤说道。

    如果真的能够坚持五分钟,李大猛怎么会坚持不下去呢?在外人看来这五分钟很好坚持,对于当事人来说,五分钟比五百年还要漫长。

    对于李大猛的死,上官赤羽也很头痛,按说,他不再是黄牛堂的堂主了,不能以堂主的身份对待,可是,李大猛在黄牛堂当了十年的堂主,下面有很多的心腹死士,处理不当会引起帮派内部的不和。

    上官赤羽对靑源正说道:“你看,李大猛的丧事怎么处理的好?”

    靑源正很干脆地说道:“附以重金,安抚为主,全力缉拿凶手,为死者报仇。”

    上官赤羽想了想,说道:“嗯,你说的有道理,一个死人而已,没啥争权夺利的能力了,好,这件事是你们黄牛堂的内部事务,我们总坛就不插手了。”

    靑源正回去之后,召集黄牛堂的几位干将,环顾左右,说道:“对于李大猛的死,我很意外,也很愤慨,不管是什么人做的,都是我们黄牛堂的敌人,我们只有团结起来,才能早日把凶手缉拿归案。”

    “不知道堂主打算怎么做呢?”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响起。

    靑源正循着声音看去,这是一个穿着黑衬衫的壮汉,粗大的一条金链子挂在粗粗的脖子上,十分抢眼,他叫古奇,是李大猛一个忠实的属下,负责长海到南京的运输业务,洪帮是做物流和航运为主的一个帮派,黄牛堂负责长江南路的运输,长海市到南京市的物资流通属于比较多的一个路段,这个古奇垄断了南京一路的运输,可见李大猛对他的重视程度,古奇的确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人,只要是有别人跟他们竞争,一律采取烧毁对方的车辆,抢夺对方的货物的办法,让别人倾家荡产,不能继续搞运输,唯独有加入洪帮,才会被允许运输,这就是典型的黑社会威吓的手段,从来不做光明正大的竞争。

    靑源正笑了笑,说道:“那么,你是怎么打算的?说来听听。”他很明智地把皮球踢了回去。

    古奇跟大多数黄牛堂的兄弟一样,对横空杀出的靑源正并不欢迎,有人甚至把李大猛的死归咎于靑源正的到来,如果不是因为靑源正,李大猛说不定不会死去,起码也能争取到五分钟的救命时间,正是因为堂主的职位被拿下了,李大猛的求生意志才会那么薄弱,连五分钟的求生时间都没坚持下来。

    古奇说道:“李大哥是我们大家的大哥,想当年,带着我们三下南昌,六次杀到福州,为帮会立下赫赫战功,不能就这么白白死了。”

    “我没说李大猛会白死,我只想问问你打算怎么做?”靑源正打断了他的话,自己在黄牛堂还没有来得及建立属于自己的权威,别人还不够臣服他。

    古奇丝毫没有觉得自己的言行已经冒犯了靑源正,继续说道:“如果堂主还没想好,就把追查真凶的任务交给我,我古奇这点义气还是有的。”

    靑源正假装没听出来古奇拐弯抹角说他没义气,冷笑着说道:“好,我可以把追查凶手的事情交给你来做,可是,我们是有组织有纪律的帮会,假如你追查不到凶手,该怎么办?”

    “你说咋办就咋办。”古奇是一个很有血性的汉子,却没有深入思想的头脑,凡事没有经过深思熟虑就脱口而出。

    靑源正说道:“按照规矩办,你接受了任务,却没完成,那就用帮规来处罚好了,我个人对你是没有丝毫意见的,咱们就事论事,不能参杂个人恩怨在里面。”

    古奇拍着胸脯说道:“请你放心好了,我知道轻重的。”他始终没叫一声堂主,靑源正的心里不由得生出对古奇的厌烦,李大猛拿他当作宝,岂不是,就是一个莽撞的混混而已,不能正确衡量事情的轻重缓急,并且还有点自不量力。

    把李大猛的车子撞下河里的大货车已经消失了,并没有在现场停留,附近也没有安装摄像头,更没有目击者,这个案子不好查,就连警察也束手无策,让一些没有专业侦探技术的黑社会成员怎么查下去?

    靑源正不理古奇,而是对其他的人说道:“各位都是堂口里的大哥,论起在黄牛堂的资历,个个都比我深厚,可是,说起在帮会中的日子,却不一定比我年长,我十几岁就在帮会里面混,要说起义气来,我比任何人更讲义气,请大家别忘了,我们是有组织的人,不是一群乌合之众,在任何时候,都要以帮会的生存和整体利益为重,不能为了个人的感情,把帮会弟兄推到危险的境地,这才是我们要拿出来说的。”

    靑源正看了看大家,继续说道:“李大哥死了,我的心里也很悲痛,他是被敌人谋杀的,不是我靑源正杀了他,你们要看明白一点,以后,谁再说我不讲义气,我会撕了他。”靑源正的额头青筋暴露,表情狰狞,让人看了不由得心里感到害怕。

    新任黄牛堂的副堂主包唐说道:“我支持堂主的话,在我们帮会遭受打击的时候,更应该同仇敌忾,团结一心,有异言异行者,做叛帮处理。”

    包唐跟靑源正都是外来的干部,对于现在的黄牛堂还不够了解,万事开头难,只要两个人在这个堂口里面站稳了脚跟,凭着靑源正跟上官赤羽的关系,一定会打拼出一个好局面的,包唐决定跟着靑源正走。

    靑源正在会后找到李大猛的家属,他的儿子李政就是那个被楚海龙打得像是猪头一样的年轻人,现在已经伤好痊愈了,恢复了以前的精神面貌,他的伤都是皮肉伤,邵戴却是重伤,还在医院里治疗着。

    靑源正对李大猛的老婆和李政说道:“李大哥的事情,到现在为止已经是第三天了,按照咱们当地的规矩也该入土为安了,你们说呢?”

    李大猛的老婆看了看儿子,她是一个没主意的女人,以前,李大猛活着的时候,以丈夫的意见为主,丈夫没了,她把希望寄托在儿子的身上。

    李政依旧是那么嚣张,一如自己的父亲在世的时候那样,狂暴地说道:“我要为爸爸报仇,一定要为爸爸讨还公道。”

    靑源正看着这位纨绔公子,心里面满是不屑的情绪,砸吧砸吧嘴,说道:“事情比你们想象中要更加复杂一些,这样吧,李政你过来,我跟你单独谈谈。”

    靑源正走在前面,李政随后跟着,靑源正来到窗户跟前,看着外面大街上车水马龙的繁华景象,这才对他说道:“你要知道,你爸爸已经死了,你必须接受现实,现在的问题是,你爸爸是不能复活的,可是,你们家里人的生活还是要继续的吧?”

    靑源正的口吻带着明显威胁的语气,却又让李政找不出毛病来,李政嘟囔道:“反正,我爸爸不会就这么白白死了。”

    靑源正点点头,他需要的就是这句话。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