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迷情在都市

第二十六章 刑讯

    第二十六章刑讯

    崔秉勋这才说道:“就是他们两个。”

    “我记得,他们加入帮会不足一年的时间吧?”程禹的记忆力很好。

    崔秉勋犹豫了一下,说道:“要不,换一个人?”

    程禹说道:“算了,就他们两个好了,这件事只有我们几个和尚杰他们两个人知道,你们一定要注意保密,尚杰和田挥战到了那边之后,一切听从古勇的指挥,不得私自做主,如果有违反纪律的事情,回来后按帮规处置,金堂堂主记好了。”

    “是。”金堂堂主负责帮会纪律和惩治叛徒,招纳新人训练熟悉业务等事务,在帮会里面的权力很大,却不给直接参与为帮会创造利润的事情里面去。

    程禹在会议上只说了去抓杀害烧鸡的凶手,却没说到哪儿抓人,也没说抓的是谁,肖成从猜测中估计是夏威夷那边,却不知道嫌疑人更多的资料,古勇只所以立下功劳,也是因为从林斌和吴育盛的家乡亲人的口里得知这两个人现在在夏威夷了,并且从那边还打电话回家过,梁汉民知道嫌疑人的名字,却不知道这两个人落脚在哪儿。这就是大哥的领导艺术,主要的大事,只要自己和极少数的人知道全盘计划,手下的人都是从交代办理的事情中知道一鳞半爪的,难以窥视到全部。

    过了几天之后,古勇从夏威夷那边打来电话,说是抓到了这两个人,经过突审,他们承认杀死了烧鸡,却没有说到为什么杀人。

    程禹指示道:“一定要找到幕后主使的人,哪怕是烧鸡跟人争风吃醋,或者是得罪了谁,都要把背后的人挖出来。”

    古勇答应了下来,隔了一天,古勇又打来电话,惊慌失措地说道:“大哥,不好了,那两个凶手死了。”

    “死了?”程禹从小青的身上爬起来,大怒说道:“你是怎么做事的?竟然让人给死了。”

    “我也不知道啊,大哥,昨天还好好的,今天一早我们打算要回去了,没想到,喊他们两个吃饭的时候,人已经硬了。”

    “你们先回来吧,注意安全。”

    “好的,我会注意的。”

    小青看程禹的脸色很难看,问道:“谁死了?”

    “你老公。”程禹很气愤地说道。

    “什么?”小青的眼圈一红,哭着说道:“他真的死了?那我岂不就是寡妇了?”

    程禹这才醒悟过来,连忙安慰道:“没,没事啦,是别人的老公死了,不是你的老公。”

    “你这个没良心的,你是不是盼望着他早一点死啊?”

    “我为什么要盼着他死?”

    “他死了,你就能够长期霸占我了啊。”

    “你还用得着霸占啊?”程禹不屑地说道:“就是他活着,我还不是想来就来?”

    小青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羞愧,说道:“你要给他留一点面子嘛,他总是一个男人,而且。”小青顿了顿,继续说道:“他是一个有上进心的男人。”

    程禹看着她的眼睛说道:“你是不是喜欢他更多一些?”

    小青咬着嘴唇说道:“你以为呢?我为了他,连羞耻的心都丢弃了。”

    程禹叹口气说道:“我总算是明白了一件事,你从来不像我们欢爱的时候说得那么喜欢我。”

    “逢场作戏而已,你不会不知道什么叫做逢场作戏吧?”

    程禹坐起来穿上衣服说道:“那我走了。”

    “你,你还会来嘛?”

    “不会再来了。”程禹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小青很想问问程禹,古勇还会当上堂主不能?不过,她终于没问出来,躺在床上半天之后,才去洗澡,洗完澡就上街,花了几万元钱之后,变得心平气和起来。

    古勇带着尚杰等六个人回来之后,就被带到金堂的刑房里面,所谓的刑房,就是一个设在地下一层楼的一个个房间,来到这里的都是帮会的叛徒和仇人,有的在这里受刑作为惩罚的一种手段,有的被审讯,吐露出帮会弟兄需要了解的情报。

    一共是七个人,分开在七个密不透风的房间里面,肖成亲自审讯古勇,说道:“你老实交待,林斌是怎么死的?吴育盛是怎么死的?”

    古勇哭丧着脸说道:“大哥,我也不知道啊,前一个晚上,人还好好的,怎么会死了呢?”

    肖成闭上眼睛说道:“你也是从这里走出去的人,不会不知道咱们的手段吧?活着进来的每一个人,不脱层皮,是不会离开的,你也不想自己的后半生坐在轮椅上面吧?不要逼我对你用刑啊,兄弟,我还是把你当成兄弟的。”

    古勇长叹一声,心想,自己为了向上爬,把老婆送给了帮主,没想到,一件事情办砸了,马上就被当成叛徒,他脸色如土,说道:“大哥,您真的还把我当成您的兄弟,就把帮主叫来,我有话对他说。”

    肖成点点头说道:“好啊,我这就给帮主打电话,不过,你也要给我留点面子啊,不要让我难做。”

    古勇沮丧地说道:“好,我一定不会让大哥您难做的。”

    程禹得知古勇要见他,想了想说道:“好,我这就见一见他,他在哪儿?”

    肖成在电话里说道:“还在刑讯室呢,您也知道,那个地方,进去了之后,没有搞清楚问题之前,是不会被放出来的。”

    “嗯,我知道了,二十分钟之后到。”

    程禹挂断了电话,想了一下,还是把电话打给小青,说道:“小青啊,我知道你是被迫跟我在一起的,可是,如果古勇没问题的话,我还是希望给他一个机会,这个面子我是给你的,你明白吗?”

    “我明白了,大哥,如果,古勇他有问题了,你还会原谅他吗?”

    程禹语音低沉地说道:“不会的,即使你来当面求我,也不会的。”

    “那我,就不去求你了。”

    程禹犹豫了一下,说道:“我会记住你的,你有一天,如果想我了,我会打开门等着你的。”

    “我不会的。”小青一下子哭了出来,不是为了羞耻,羞耻之心早已没有了,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欢上程禹了,只是觉得以前对古勇死心塌地的爱,已经不是那么强烈了,以前,她愿意为了他的需要去牺牲自己的一切,经过了程禹之后,她才知道,自己以前有多傻。

    程禹见到了古勇,过去的那个雄姿英发的古勇不见了,程禹看到的是,一条被关起来的疯狗一样的古勇,古勇看见他,急忙扑上来说道:“大哥,大哥,你要救救我,救救我啊。”

    程禹冷笑一声,挥了挥手,让不相干的人退开出去,他这才对古勇说道:“你老老实实跟我说,是不是内奸?烧鸡的死跟你有没有关系?”

    古勇拍着胸脯说道:“我保证没做过。”

    程禹点点头说道:“如果你承认了,我保证你会免除皮肉之苦,怎么样?”

    古勇激动地大叫说道:“不是我,真的不是我,大哥,您一定要相信我啊。”

    程禹说道:“我是相信你,好吧,我为你做的只有这些了,你要好自为之啊。”

    说完,他走了出去,古勇却绝望了,大声叫着:“大哥,大哥,你要相信我,相信我啊,我真的不是叛徒,真的不是啊。”他的声音在房间里久久回荡,程禹却听而不闻一样,再也没回过头来。

    经过三天三夜的审讯,古勇觉得自己快要死了,事实上,他已经生不如死了,两条腿已经断了,身上一道道深深的血檩子,都是被皮鞭抽出来的,以前,古勇也这样审讯过犯人,却从来没感觉到痛疼,他一直都想让受刑的犯人早一点招供,这样,对于双方来说,都是一种解脱。没想到,真正轮到自己受刑的时候才知道,自己真的没办法招认,他只是一个心急想向上爬的帮会底层的会员,既不是叛徒也不是卧底,让他招认什么?他真的没有过杀死烧鸡的心思。

    最后,尚杰由于受刑过重,死在刑房里面,被以前的弟兄拖了出去,不知道弄到什么地方去了,接着,是威刚也死了,他是古勇的亲信,这一次去哈尔滨调查林斌的情况,古勇特意叫上他,没想到,却害得朋友为此送了命,被活活打死的,古勇这一刻心里有了悔意,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学着别人加入黑社会啊,这些人对外人狠毒,对帮会里的弟兄也是狠毒的,根本不需要寻找什么证据,只要他们七个人里面有一个是内奸,那么,这些人都需要陪着一起受刑,就是死了,也没人怜惜他们。

    古勇已经奄奄一息了,恍惚中看到了小青,她的眼睛里面带着泪珠儿,看着他,她在说着什么,可是他已经再也听不到了,他身上的刑伤太重了,嘴里说不出话来,也听不到别的声音,他甚至不知道眼前的一幕是真实的还是幻觉。

    小青失望地离开了刑房,程禹就在外面的车里等着她,程禹知道古勇快要不行了,感念他把自己的老婆都卖了,这才破例让小青进来看他最后一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