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迷情在都市

第二十二章 疯了?

    第二十二章疯了?

    聂青梅说完话,惊异地看着他说道:“你是回来找你妈妈的吧?”

    “是啊。”楚海龙看着她脸上的表情,希望能够得到一点好的消息。

    聂青梅咬了咬牙,这才说道:“你等一下,我请假之后,带你去。”

    “不着急。”楚海龙从她的脸上看不出祸福来,在后面喊道。

    时间不大,聂青梅回来了,招招手,叫他过去,楚海龙走过去问道:“你先说说我妈妈还好吗?”

    聂青梅苦笑说道:“不好也不坏吧,你去看看就知道了。”

    楚海龙只好跟着她一起出去,聂青梅正要招出租车,楚海龙按了一下遥控器,打开车锁,说道:“我是开着车子来的,一起走吧。”

    聂青梅惊讶地看着不远处的奔驰m越野车,说道:“海子哥,你自己买的车啊?”

    “是啊,走吧。”

    “多少钱买的啊?”

    “也就几百万吧。”

    聂青梅上了车,摸摸这摸摸那,掩饰不住心里的惊讶,问道:“这些年,你去了哪儿了?”

    楚海龙说道:“一言难尽啊,我当初偷渡去的美国,后来,船上的人都被强盗杀死了,我侥幸活了下来,在外面打工赚钱,好不容易才回国。”

    “啊?你去那么远的地方啊?”

    “嗯。”

    “你回来之后,这里的变化大不大?”

    “是很大,我都找不到过去的家门了,若不是看见那个石狮子,还真摸不到门儿呢。”楚海龙所说的石狮子就是以前耸立在池塘边的一个大石头雕刻的狮子,有两层楼那么高,至今还在路边放置着,也成为见证过去唯一坚守的特征实物。

    “嘻嘻嘻。。。。。那个石狮子啊,人家也要搬走呢,是我爸爸坚持留下来的,他还纠集了以前的街坊邻居一起到政府找人反映过这件事,说是我们的狮子胡同只有这个石狮子了,其他的东西都拆了,石狮子无论如何不能搬走,这才保留了下来,还真是有用处了呢。”聂青梅叽叽喳喳地说道。

    聂青梅一路指挥着车子来到原石精神病医院,楚海龙不由得愕然,说道:“这是,这是哪儿啊?”心里面隐隐觉着不太妙。

    聂青梅说道:“你还不知道吧?月月阿姨疯了四五年了,一直住在这里。”

    “那么,宁儿呢?”普宁是他异父异母的妹妹,原来,楚海龙从小就死了妈妈,他的爸爸后来的续弦就是这位已经疯了的月月阿姨,月月阿姨嫁过来的时候,带着一个跟他没有一点血缘关系的妹妹,就是普宁。后来,月月阿姨染上了毒瘾,他的爸爸羞怒之下自杀了,楚海龙离开了这个家,独自去外面闯荡,跟人别人偷渡到了美国,半路上遇到怒火组织的人,他们杀死了所有的偷渡者之后,留下楚海龙去了训练营,在训练营里面楚海龙学到杀人的本事一直到现在。

    “普宁在成都上班呢,只有春节才能回来一次。”聂青梅神色黯淡地说道。

    楚海龙叹口气,说道:“谢谢你,这些年来,能有这样一个结果,已经是最好的了。”

    聂青梅却摇摇头说道:“事实上,她们很不容易的,大家都很为难。”

    楚海龙点着头说道:“我知道,我理解,能活下来,就不错了,命运,不会向人低头,人,不屈服就是代表着坚强,屈服了,也并不是懦弱,岁月啊,能改变一切的。”

    聂青梅看着他说道:“这些年,你一定经历了不少的人事吧?”

    “基本上看透了人生吧,你还好吗?”

    “你也看到了,有了一份工作,从我爸爸的身上,我看到了自己的未来,就那样吧。”聂青梅不愿意提到自己的现状。

    楚海龙犹豫了一下,说道:“我现在在长海市住,你可以去找我。”

    “找你干嘛?你是官员吗?”

    楚海龙摇摇头。

    “那你是老总吗?”聂青梅不屑地问道。

    楚海龙还是摇摇头。

    “那不就结了?我去找你,你只能为难。”

    楚海龙拍了拍额头,说道:“天啊,今天才发现,自己其实一点拯救的能力都没有。”

    聂青梅说道:“你想拯救谁呢?人,要靠自己去拯救自己,时时刻刻都要坚强,否则,只能被生活淘汰。”

    来到病区,聂青梅很熟练地办理探视的手续,看样子她经常过来,经过四道非常结实的铁门,楚海龙看到月月阿姨一个人被关在一个房间里,不由得吃了一惊,年纪还不到五十岁的她,竟然已经头发全白了,只见她双眼无神地看着天花板,口里念念有词。

    聂青梅上前说道:“月月阿姨,海子哥来看望您了。”

    “嗯?”月月阿姨的脸扭了过来,呆呆看了聂青梅半晌,忽然说道:“宁宁,我们走,不待在这里了,妈妈带着你去天堂,去天堂,飞呀,飞呀,飞呀。。。。。。。”

    说完,扑上来要拥抱聂青梅。

    楚海龙一把拉住她的手,月月阿姨挣脱了几次没有挣开他铁钳一样的大手,俯身张嘴咬他,楚海龙始终沉默着,忍受从手上传来的痛疼。

    聂青梅看到一滴滴的鲜血滴落在地上的时候,惊叫起来:“海子哥,出血了,你放开月月阿姨吧。”

    楚海龙望着雪白的墙壁,这里就是月月阿姨度过一年又一年的地方,他来得晚了,可是,早一些又能怎样呢?他能够改变什么呢?月月阿姨已经完全疯掉了,不再认识他了,原来她的记忆中的海龙已经不存在了。

    聂青梅急得叫道:“医生,医生,来人啊。”

    一个医生跑过来,拿出一个针管,扎进月月阿姨的脖子,然后她就软绵绵地倒下来。

    楚海龙呆呆看着这一切,聂青梅却拉着他的手走了出来,一路上楚海龙不发一言,到了车前,他闷闷地说道:“我送你回去吧。”

    聂青梅拿出纸笔,写着什么,然后交给他,说道:“这是普宁在成都打工的地址,你去找她吧,希望你们能够好好谈一谈,你帮帮她。”

    “我会的。”

    把聂青梅送回去的时候,楚海龙握住她的手,说道:“谢谢你,小梅。”

    “别客气,我还是希望你们一家人能够在一起。”

    “也许会的,我会努力的。”

    “再见。”

    “再见。”

    楚海龙打开聂青梅给他的地址看了看,上面只有一行字,恒生药物有限公司。

    他到了成都之后,找了一辆出租车,把手里的字条递给他,然后扔过三张钞票,说道:“你带着我找到这个地址。”

    司机乐呵呵地说道:“好嘞,跟我走。”

    走了一个多小时,才总算找到恒生制药几个大字招牌,那个司机指着这里说道:“先生,是这儿吧?”

    楚海龙摆摆手,那个司机喊了声:“拜拜。”一溜烟消失了。

    楚海龙走下车,看了看辽阔的厂区,迈步走了进去,没想到,竟然无人出来过问,他还以为会受到严厉的盘问呢,没想到竟然是这个样子的,不由得哑然失笑,看来,挂羊头卖狗肉的说法不单单是适用于生意上,还有行政管理上也是这样的。

    楚海龙看着这里,有点头大,厂区太大了,不知道普宁在什么地方,他回到门卫这里,敲了敲门,里面有人打着呵欠出来了,问道:“干嘛的?”

    “找人。”

    “你从哪儿来的呀?”

    “长海市。”

    “找谁啊?”

    “普宁。”

    “没这人。”

    “你们这里究竟有多少职工啊?”

    “一万来人吧。”那个保安很是不耐烦地说道。

    “这一万个人,你都认识?”

    “差不多吧,就是没你找的人。”

    楚海龙捏了捏拳头,恨不得给这个稀里糊涂的保安揍成猪头,想了又想,他还是放弃了,回头向外面走去。

    保安看着他走了,冷笑一声,回去继续睡觉,刚才,楚海龙打扰了他的好梦,他满心不高兴,只要是找人的,不管叫什么名字,就直接说没人。

    楚海龙并没有走开,他开着车子进来,保安推开门出去拦他,吃到的却是一鼻子尾气。

    楚海龙直奔最排场的那个大楼,把车横在门前,跳下车,大步流星走了进去,门口也有值班的保安,看到楚海龙走路的架势,开的是高级车子,愣是没敢出来问一声。

    楚海龙来到楼上,看到一间间的办公室,有点摸不到北,抓住一个匆匆路过的职员,说道:“你们这里的人事科在哪儿啊?”

    “三楼。”那个人指了指上面,走开了。

    楚海龙到了三楼找到挂着人事科牌子的办公室,推开门走了进去,这才发现,屋子里竟然有四五十个人在办公,走近了一看,不是在办公,他们不是在打游戏就是聊qq,简直没人在工作,也许,这就是人家的日常工作吧。

    楚海龙敲了敲就近的一张桌子,一个眼镜妹纸头也不抬地说道:“有事说事,你敲什么敲。”

    楚海龙探头看了看,这个妹纸很执著,在qq上一连说了十几句话过去,人家根本没回话。于是说道:“人家根本不搭理你,你的热脸贴到冷屁股了。”

    妹纸显然被他的话激怒了,拍一下,拍得比他更有力量,而且站了起来,用喷火的眼睛看着他说道:“你给老娘爬开去。”

    楚海龙笑了,说道:“你给你老公戴了绿帽子了?”

    他刚刚说完,眼前白花花一片,原来是这个眼镜妹纸把一叠文件扔了过来,楚海龙嗖一下闪的没影了,眼镜妹纸愣了,回头寻找,这才发现,他还在背后笑眯眯地看着自己呢。

    眼镜妹纸勃然大怒,指着他说道:“有种的,你别躲,给老娘打一下出出气。”

    楚海龙喏喏地说道:“你疯了,我可不陪着你一起疯。”说完他回头就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