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迷情在都市

第十一章 梦幻如是

    第十一章梦幻如是

    上官赤羽回到位于荷花路122号的洪帮总部,他的表情变了,跟楚海龙在一起的时候还是始终微笑着的,到了总部的办公室以后,面部表情变得狠厉异常,对一个手下说道:“你马上联系美国那边的黑手党,把关于怒火雇佣军的资料给我发过来,越详细越好。”

    “好的,大哥。”手下走了出去。

    上官赤羽坐在椅子里闭目养神,时间不长,他的房门被推开了,一个大眼睛脸部皮肤嫩嫩白白的,披着长发的小女孩露出一个脑袋进来,看到上官赤羽在闭目养神,促狭地一笑,蹑手蹑脚走了进来,忽然蒙住上官赤羽的眼睛,说道:“你猜猜,我是谁?”这才能看出来,她的年纪也不小了,至少有十八岁,只不过,脸部的皮肤细腻滑嫩,显得年纪比真实年龄小了三四岁一样。

    上官赤羽开始吃了一惊,闻言之后不由得开心地笑了,说道:“你是谁呢?我猜一猜啊,嗯,是小力。”

    “嘻嘻。。。不对,再猜。”

    “那就是源正。”

    “也不是啦。”小女孩晃了晃身体,嗔怪地说道。

    上官赤羽越发得意起来,说道:“那么,就是猴脸了。”

    “哎唷爸爸,你总是往那些男人的身上猜,一点也不好玩,我就那么男性化了吗?”

    上官赤羽哈哈大笑,说道:“谁让你来作弄我来着?我也作弄你一下。”

    “爸爸,你真坏。”上官云衣跺跺脚叫道。

    上官赤羽拉住女儿柔软的小手,说道:“你怎么过来了?”

    “人家放学了嘛,想来看看你,爸爸,猴脸还有点趣味,那个源正简直就是一个古板的古代人,你猜谁不好,偏偏猜他?”上官云衣嘟着嘴巴说道。

    “哈哈哈。。。。。你呀你,还小啊,其实,源正的人很不错的,对我很忠心,身手高,有智谋,他是帮会里面青年一代的佼佼者。”

    “爸爸,您要把副帮主的位置交给源正?”

    上官赤羽很自信地笑了笑,又马上醒悟过来,刮了一下上官云衣粉嫩的小鼻子,说道:“你就别乱打听啦,这些事不是你应该关心的问题。”

    父女两个正在说着话,刚才那个被上官赤羽吩咐出去做事的猴脸进来了,他看见上官云衣,先是叫了声:“大小•姐。”

    “哼。”上官赤羽威严地哼了一声,说道:“说过多少次了,这里没有什么大小•姐,大家都是兄弟姐妹。”

    上官云衣吐了吐舌头,说道:“我可不敢跟您是兄弟姐妹,是不是啊猴脸?”

    猴脸背着上官赤羽做了一个鬼脸,引得上官云衣嘻嘻直笑。

    “叫你做的事情,你办好了吗?”上官赤羽很不满意猴脸跟女儿的说笑,问道。

    “弄好了,大哥。”猴脸急忙把手里的资料交给他。

    上官赤羽看到,虽然只有一个多小时的时间,从美国发过来的传真却足足有一尺高,应该是几台传真机同时传来的,他低着头,把关于海龙的资料捡出来,其余的放在一边。

    上官赤羽低头看上去:海龙,另外一个名字是亨利,中国籍,男,二十八岁,家庭无,亲人无,朋友无,十六岁偷渡到美国,半路上遭遇怒火雇佣军组织,一船的人都被杀死了,只有他自己活了下来,在魔兽训练营住了一年的时间。后来参加怒火组织,一年后,崭露头角,在哥黎达斯加,一个人杀了解放组织二百多人,被称为兰花蛇,此人性格柔韧阴险冷血冷静冷傲,身手绝高,擅长潜伏和刺杀。1995年,单独执行任务,曾经保护过哥伦比亚大毒枭艾弗森•伍德,十几次破坏别人对伍德的刺杀行动,深得伍德的赞扬,称他是一座活堡垒,半年后,伍德死于肝癌,海龙回到怒火组织,他的忠诚度得到了考验,能力得到了证明,被提升为小队长,带着三十个人来到缅甸,受缅甸王室的邀请,保护王室成员,参加了著名的仰光保卫战,他带着三十个人抵挡住叛军二万人的攻击,雇佣军人人都有重武器在手,海龙驾驶一辆mt虎式坦克,自己一个人担负了瞭望驾驶射击开炮的任务,冲在最前面,战场上一片火海,到处都是雇佣军的士兵追杀叛军的身影,海龙更像是一个来自地狱的恶魔,端着一把重机枪,不断喷吐着火舌,在他的面前,倒下无数叛军士兵的尸体,这一战为怒火赢得了王牌雇佣军的称号,海龙也被称为地狱恶魔,这一战他身受大大小小三十三处伤口,中了八枪,此后,怒火组织从世界各地得到了源源不断的订单,怒火组织从一个三流的雇佣军组织一跃成为一流的雇佣军,海龙被怒火当作是组织的灵魂。三年后,怒火最高领导人约翰被杀,马太因上位,马太因跟海龙的理念不一样,两个人为了怒火组织的发展辩论了一天的时间,后来,马太因使用了领导权利才压下海龙,他被派到索马里地区护送一批军火,这一次,海龙在失踪三个月之后回到位于开普敦的怒火总部,跟他在一起出行任务的人都死了,有人猜测这是马太因对海龙的报复手段,却一直没有得到证实,一个星期之后,马太因死于心脏病突发,杰克上位,海龙在怒火组织的地位得到了改善,他开始成为怒火组织除了杰克的第二人,权利非常大,而且他的实战经验是怒火最丰富的一个。四年后杰克死于飞机失事,众人推举海龙做怒火的最高权力实施人,却被他拒绝了,查尔斯上位,一年后,海龙提出辞职,查尔斯为此很恼火,两个人发生冲突,至于详情不得而知,查尔斯死了之后,怒火组织从此一蹶不振,海龙也下落不明,据说,有人在欧洲看到过他,他在等候一个航班的飞机,他这样的人,别人都不愿意上前主动跟他接触,杀气太重,除非有人要用到他,才会主动联系。

    让上官赤羽意外的是,传来的资料里面只有海龙一张照片,还是三年前跟杰克两个人的合影,这是他留下的唯一一张能够证明他跟怒火组织有紧密联系的资料证明,如果不是他知道了楚海龙的名字和他的出身,到现在为止楚海龙的身份也不会被别人知道,至于那些字面材料,可以当是一个传说,也可以是一个神话故事,三十个人打两万人,不是神话是什么?太夸张了。

    “这是谁啊?爸爸。”上官云衣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父亲的背后,看着父亲手里的照片。

    上官赤羽支支吾吾地说道:“哦,一个朋友。”

    “哦。”照片上的楚海龙笑得十分灿烂,像是一个没长大的孩子,他和杰克肩并肩站在山顶,两个人的头发被风吹乱了,可是,他们脸上的笑容都是真诚的,上官云衣不知不觉被照片里的笑容感染了,她伸手摸了摸照片,说道:“他们两个,应该是好朋友的,爸爸,是吗?”

    上官赤羽的表情非常复杂,点着头说道:“是的,孩子,他们应该是好朋友的,不过,人心复杂,世事难料。”

    上官云衣看着父亲,忽然说道:“他们跟您不是朋友的,是吗?”

    “哦?你怎么知道的?”

    “他们有一个人是外国人啊,你一向不喜欢外国人的,而且,这张照片应该很古老了,里面的人已经不在了,是吗?”

    上官云衣说的古老,那是因为,这张照片原来的底版多处脱落,画面上斑斑驳驳的,像是存放了很多年一样,不晓得美国的黑手党当初是经历了怎么样的坎坷才找到这张照片的。

    上官赤羽摇摇头说道:“不,他们只有一个死了,另外一个人,还活着。”

    “哪个死了?”

    上官赤羽犹豫了一下,指着楚海龙的头像说道:“他死了,另外一个人还活着。”

    “啊,真是可惜了。”

    “为什么?”

    “他是中国人啊,中国人怎么会死的呢?”

    “你是这么认为的吗?”

    “影视剧里面都是这样描述的。”

    “哈哈哈。。。。。看来,你是一个受到影视剧的毒害太大的人了。”

    “爸爸,事实上不是这样的吗?”上官云衣摇着父亲的肩膀说道。

    “是,吧?”上官赤羽觉得自己快要喘不过气了,楚海龙带给他的压力太大了,急忙站起来,随手把照片扔在桌子上。

    上官赤羽为自己倒了杯水,转身回来的时候,发现上官云衣拿着相片仔仔细细地看。

    他叹了口气,换过一个话题说道:“你的作业,已经完成了吗?”

    “明天是星期天,今天没有作业。”上官云衣乘着父亲不备,把照片偷偷藏了起来,她也说不清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也许,照片上的人笑得实在太灿烂了,让人爱不释手,从艺术角度来说,这是一个巅峰之作,天意如此,也算是造化弄人了。

    当晚,上官云衣竟然梦到了楚海龙,睡梦中的楚海龙,手里拿着一把闪亮的远古青铜长剑,骑着一匹白马而来,冲过来,向着她冲过来,她笑着,张开了双臂,堵在大路的中间,楚海龙手起剑落,上官云衣大叫一声,坐了起来,这才发现,自己好端端地做了一个噩梦,她的身上被冷汗浸透了,奇怪的是,这个梦的感觉非常真实,让上官云衣即使在睡梦醒来之后也不能忘记,梦中的一切依然历历在目。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