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迷情在都市

第七章 不是梦

    第七章不是梦

    楚海龙打断了那个大汉的双腿依旧不觉得解恨,走了几步之后,回头又把他的双臂折断了,他这一只脚踩住大汉的肩膀,一只手使劲把大汉的手臂向后面用力掰,谁的胳臂也架不住这样的角度,只听见咔吧一声,骨头断了,那个大汉直接痛昏了过去,楚海龙接着又依法泡制,掰断了他另外一条胳臂,这一次,却是把大汉痛醒了,他的四肢都不能动了,躺在地上惨呼不止,楚海龙指着他口气很凶地骂道:“你给我等着,下一次,我直接把你的脑袋拧下来。”

    那个大汉心想,算了,我打不过你,下一次,我看见你绕着路走还不行吗?不由得很后悔提前跟警察打的招呼,他跟警察说,今晚在火凤凰迪吧会发生一些事情,洪帮的人自己可以解决,就不用警察来操心了,当他自己摆不平这件事之后,首先想到的还是警察,可是,这个时间,警察们都在看电视,没人理会洪帮的事情。

    楚海龙看到他的眼睛里全是哀求的表情,又踢了他一脚,这一脚直接震动了四个折断的地方,又是一声惨呼。

    楚海龙回到酒店的时候,万家超市的服务员已经把他买来的东西送了过来,酒店的值班人员代为签收了。

    楚海龙看着这些普通人奋斗一辈子也买不起的奢侈品,看也没看一眼,直接回到房间睡觉了,这一晚,又是他孤家寡人睡着的。

    第二天一早起来,楚海龙就把酒店的经理叫到自己的房间里,问道:“你们酒店有一个叫做方炜的女孩子吧?”

    “是啊。”酒店的经理答应道:“是不是她在什么地方做的不周到,得罪了您?”

    楚海龙摆摆手说道:“没得罪我,是我得罪了她,这样,你把她找来,我当面给她赔礼道歉吧。”

    “哦。”经理有点懵,心想,现在还有顾客给服务员赔礼道歉的?他想到方炜那张漂亮精致的脸蛋,不由得暗暗说道,只怕你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吧?

    经理不敢得罪楚海龙这样的大主顾,急忙下楼找方炜,这才知道,方炜刚刚辞职,并且把自己的所有东西都拿走了。

    经理无奈之下,只得如实把情况对楚海龙说了,楚海龙也惊诧莫名地说道:“辞职了?至于吗?”

    经理莫名其妙地看着他,心说,你一定是骚扰人家了吧?要不,她干得好好的,怎么会忽然辞职了呢?

    楚海龙想了一下,说道:“你把她的联系地址找给我,我要亲自给她赔礼道歉。”

    “这个,楚先生,我看不必了吧?她已经走了就算了吧。”经理的言外之意是,你还是不要对人家的小姑娘穷追不舍了,人家快被你逼得走投无路了。

    楚海龙瞪着眼睛说道:“你啥时候也能替我当家作主了?我说有必要,那就是有必要,你说了不算。”

    经理看他王八吃了秤砣铁了心的样子,只好连连点头说道:“好好好,我不管,我不管,我马上把她的联系地址给您找来。”经理连忙跑了下去,回头却是派了一个服务员把方炜的登记地址送了过来。

    楚海龙拿着方炜家里的地址,找到出租车,把地址扔给他,说道:“你今天就把这个地址给我找到,找到了,给你二百元的车费,十分钟找到了,钱是你的,一天找到了,也是这么多的钱。”

    司机看了看地址,说道;“没问题。”

    他开着车直接来到位于长海市的郊区位置,楚海龙这才看到,在长海市,还有这样破烂不堪的地方,只见这里的街道很狭窄,如果对面来车了错不开两辆车,只有一辆提前预先停在路口,把车紧紧靠在路边,两辆车才能勉强在路口错开,每一个路口都有一个高高的垃圾堆放地点,发出一股恶臭的味道,厕所都是露天的,有脏水从厕所的砖缝里面流淌出来。

    这里的房子都是砖砌的,有的连水泥白灰也不用,干嚓砌成的,房顶上面有的用的是铁皮包裹的,有的用油毡纸铺成的,还有用红瓦青瓦绿瓦铺成的,简直是五花八门千奇百怪。

    司机看出楚海龙惊讶的样子,解释说道:“这里是长海市有名的贫民窟,基本上都是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住在这里的,治安情况很不好,这里每逢到了晚上,大姑娘小媳妇就不敢出来了,劫道的强·奸的事情时有发生。”

    楚海龙深深叹息一声,心想,无论是多么繁华的城市都有这样的地方,说道:“好吧,你知道这里的门牌号码吗?”

    司机说道:“这有何难?别看这里乱糟糟的,其实还是有规律可循的,您等着,我下去打听一下啊。”

    司机拿着地址走了下去,楚海龙看到他走进的院子里有一块木牌,上面写着百花区街道办事处。没想到肮脏不堪的地方竟然有这么美丽的一个名字。

    不一会儿,司机出来了,说道:“向北走,五十米,我拉着您过去吧。”

    楚海龙看了看窄窄的街道,摇摇头说道:“算了,你陪我下来走着去吧,万一对面来车,你进退不得,还要麻烦,不就是五十米远的距离吗?就是五百米又能怎么样?”

    司机很痛快,说道:“好,我陪您去找一找,这地方,真是乱。”

    司机在前面走,楚海龙在后面跟着,两个人走了大概有六十米远,听到一个人家传来吵架的声音,一个男子骂道:“你看看,好好一份工作,说丢了就丢了,你还能不能好好干下去了?”

    那个男子的说话,没有得到回应,接着听到一阵劈里啪啦的声音,想象中应该是用鞭子之类的东西打在身体上发出来的声音。

    楚海龙推开门走了进去,那个司机却没有这么大的胆子,他站在外面等着,楚海龙看到的是,方炜被绑着双手,吊在院子里的一棵枣树上,身上一缕一缕的血迹斑斑,一个满脸胡子拉碴的男子正在举着手里的腰带,向方炜的身上抽打。

    楚海龙大怒,跨前一步,一脚踢在那个男子的屁股上,骂道:“妈的,老子的女人,你也敢打?”

    他旁若无人地走上去,拇指粗的麻绳一下子就被扯断了,低声对方炜说道:“以后,我来保护你。”

    方炜看着他,眼神里面满是委屈的泪水,说道:“你也不是什么好人。”

    楚海龙呆了呆,这才想到,应该是昨晚自己的暴力举动吓坏了方炜,他的心中愈发心痛起来,握着方炜的双手说道:“我从来不打女人,你放心吧,这辈子,我都不能这样粗暴对待你的。”

    方炜这才瘪了瘪嘴,哇一声扑在他的怀里,放声大哭起来。

    那个拿着皮带的男子从地面上爬起来,看着眼前的一切,把手里的皮带举了又举,却始终不敢落下来。

    楚海龙低声说道:“跟我走,我会照顾你一生一世的。”

    方炜的眼睛里表情是绝望,是悲情,是无奈,让楚海龙一时手足无措,她哭着说道:“你说的话,是真的吗?”

    楚海龙坚定地点点头说道:“海龙的话,没有一点虚假,一诺千金,我会说到做到的。”

    “那么,你把我全家都从这里弄出去吧,在这里,我实在呆不下去了。”

    楚海龙斜眼看着依旧举着皮带的男子,说道:“包括他?”

    “他是我的爸爸。”方炜悲呛地喊了一句。

    楚海龙这才点点头,对方炜说道:“我知道了,好吧,只要你愿意就好。”

    楚海龙回身很不客气地对那个男子说道:“回家收拾东西,我跟方炜去买房子,你就准备好搬家吧。”

    楚海龙把方炜带回酒店里面,整个酒店的工作人员都怔怔地看着他们,心想,这个客人真是变•态啊,竟然把方炜搞得一身是血,看来,方炜这朵花已经枯萎了。

    楚海龙顾不得别人眼睛里鄙夷的表情,把方炜带到自己的房间,半路上买来的消炎药品拿出来,对她说道:“你解下衣服,我给你上药。”

    方炜的脸蛋红了红,咬咬牙,慢慢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楚海龙脸色正了正,努力让自己不去看她身上羊脂软玉一般敏感的部位,把双氧水给伤口消了毒之后,按上云南白药,仔仔细细用药用胶布粘好,说道:“好了,这点小伤不算什么。”

    “哼,还不算什么,你承受一次试试看。”

    楚海龙笑了笑说道:“好了,你换上新买的衣服吧,我们出去找房子了。”他不想说,自己受的伤,任何一次都比这个重的多。

    “你打算找什么样的房子啊。”方炜穿衣的时候,变得大大方方的,不再那么扭扭捏捏的了。

    楚海龙说道:“反正是给你们家找的,你打算要多大的房子?”

    方炜想了想,说道:“我还有一个弟弟,够我们全家住和弟弟结婚用就够了。”

    楚海龙打了个响指说道:“没问题的,一切如你所愿。”

    “真的?”方炜十分高兴。

    “是啊,我有必要骗你吗?”

    “不是骗,我是说,简直难以置信。”

    “有我在,你就放心吧,我不在乎什么钱不钱的问题,只要你高兴就好。”

    “为什么,对我那么好?”方炜的心里很是不安。

    “因为,你值得我对你那么好。”

    方炜想到了什么瞬间红晕布满了脸颊,低声说道:“以后,我是不是就是被你包养了?”

    楚海龙的心中泛起苦涩的滋味,说道:“不,你仍旧是你,只要你不愿意,我不会违背你的意愿的。”

    “你对我真好。”

    “我应该为你做点什么,这是我应该做的。”楚海龙说了一句很标准的好人的话。

    方炜重新换上一身衣服,这些都是昨天从万家大厦买来的,她穿上去,十分合身,从上到下好像换了一个人一样,人靠衣裳马靠鞍的道理还是很对的。

    楚海龙拿出那枚钻石戒指,给她戴上去,说道:“这枚戒指,本来就是为你买的,只有你戴着才好看。”

    “真的吗?”方炜伸了伸手,看着熠熠生辉的戒指,不敢相信地说道。

    “是真的。”楚海龙肯定地说了一句。

    “只希望,这不是梦。”

    “永远不是梦。”楚海龙加重了语气说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