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九章 灵帝的谋划

    第二百三十九章灵帝的谋划

    一月十五日,洛阳帝都,皇宫内,早朝,不过现在并没有官员上朝,因为早朝已经结束。坐在龙椅上的这位灵帝可没有沈忘川看到的那样,风尘仆仆,将行就木的老者形象,反而是一个大约三十岁左右的中年人。剑眉星目,棱角分明,脸上透露出隐隐的帝王霸者之气,他的手里拿一份情报,正是关于沈忘川军政会议的一些内容,他的心里越看看是震惊,他没有想到当初那个给自己一颗气运金丹的年轻人,如今已经是拥有一方巨城的诸侯,内心还是有一丝丝的不快,眼里的杀气久久不散。

    “数字不足预谋!”暴怒道,僵无谋竟然学那猪八戒出功不出力,自己还被杀了,以为自己不知道吗?你想让沈忘川吸引大家的目光,偷偷把张角三兄弟转送走,不就是让他们三人集聚力量再次竖起造反的大旗吗?好,我就给他们机会,不仅不会打压他们,还会支持他们,到时候,自己便可以从另一个方面收拾诸侯,眼里的凶光笑意,令人毛孔发寒。

    看到沈忘川竟然收服了毒士贾诩,当初他经过洛阳城的时候,自己可是亲自去拜见他,却也没有拿下他为自己效力,拿起旁边的杯子直接摔出去,咣当,一个好好的杯子应声而碎。

    阴沉着脸的灵帝看到最后一份情报,这份情报是大将军卢植传来的,刚刚还是黑着脸的灵帝,忍不住发出哈哈哈大笑朝门外喊道,“哈哈哈,给朕传大将军何进。”

    “是,陛下!”

    大约三十分钟左右,一个身材粗犷,浓密胡子,手臂略长,跪拜在朝堂之下,眼角微微的扫过那龙椅,精光一闪而过,大声说道,“微臣何进拜见陛下,吾皇万岁万万岁。”

    灵帝虽然看不起这个人,要不是其一身杀猪刀法出神入化,还有三分脑子,自己早把拉出去砍了,就冲他那个猪脑袋那猪眼睛盯着龙椅。

    “何进起来,朕得到情报,反贼沈忘川在一月十日的时候,已经离开梦幻郡,往洛阳方向而来。”现在正是用人之际,灵帝和颜悦色的说道。

    何进是杀猪的不错,但是杀猪的就一定是个白痴?显然语文老师并没有这样定义,故作惊愕的何进呆了一下,立刻激动的回答道,“陛下,何进恳请带兵围剿沈忘川,他竟然敢兵犯洛阳,此乃大逆不道,必须诛杀此贼,以震慑诸侯,扬陛下文治武功,威慑神州。”

    “哈哈哈,大将军说的不错,朕答应大将军的请求了。”这龙屁拍得令灵帝开怀大笑,谁都喜欢听好话,虽然灵帝讨厌这个傻猪的,但是他却不得不承认,这话说到他的心坎里了。试想谁人不想名威震天下,恩泽布九州,特别是做皇帝的。笑脸一转,又说道,“何进,朕听说有倭国的使者从东瀛海岛而来,现在居住你将军府中,是否有这件事?”

    何进不知道为什么陛下会知道这件事情,要知道这可有通敌叛国之罪的嫌疑,何进已经不想是哪里出了问题,而是想办法不被杀才是王道。额头已经大汗淋漓的何进吓得,直直的跪下去,不断磕头仿佛不要钱一般,把脑袋炸地上玩死里磕,颤抖的大呼,“陛下,恕罪,陛下恕罪,何进知错了,知错了。”

    刚刚还智珠在握的何进,现在却是吓得颤抖不已,汗水更是如雨般流过衣襟,灵帝很是喜欢何进的这个样子,生杀掌控在自己的一手之间,倭国在入城的那一天,其实他就已经知道了,百人使团队伍的目的,不用猜他也知道,不外乎是想要搅乱九州的势力,把这水给搅浑了,再想办法得到一块领地当诸侯争霸,或是支持一方诸侯争霸,他们来找何进无外乎其职位是大将军掌控有军队,不过那军队只是三国时期的旧部,现在灵帝自己可是掌握有百万的军队,如同交州的那个城主一般,隐藏在各州而已。

    不过想到沈忘川就是一只打不死的蟑螂,就连大明帝国也丢了一个很大的面子,被他从大明狱里逃出去,这次大明帝震怒不已,已经把大明狱里面的罪犯全部放进九州,并赐下毒药,需要他们杀掉沈忘川,因为之前沈忘川一直龟缩在梦幻城范围里,想要进入而不被杀掉,在去杀沈忘川,难上加难,盖因哪里的警察部队太过厉害,各个都有神捕的侦查能力,并且实力也不差。

    就连龙鼎天派去的特工无一例外都被抓起来,要不是他现在招聘教师,现在可能一个人都不能成功的派进去。让倭国的人和大明的罪犯一起追杀沈忘川,自己可以暗地里许诺一城之地,就不怕他们不拼命,在命卢植带着大军进攻梦幻城,卢植的那五十万大军,反正也是他的死忠之人,对自己也没有什么好处,正好可以打个消耗战,试想利己而又何乐不为呢?

    看着何进把头也磕得差不多了,对了何进貌似也有五十万的军队,就让他联合倭人一起对付那个沈忘川,说道,“好了,我也不是怪你,下次记得有什么事情还是尽早的禀告,知道吗?何进大将军。”

    “是,是,陛下,微臣知错了,不会有下次了。陛下微臣现在就带兵去围剿那个反贼,提其人头来见陛下。”正在感恩戴德的何进,想要退走,现在他的心里还真的有了一些还害怕,这个反复无常的灵帝说不定下一刻就改变了主意,前几天就有大臣觐见,本来好虚心采纳的,可是随后又直接把大臣直接托出去五马分尸,好不残忍。

    害怕就对了,灵帝就是害怕他们这些大臣不知道敬畏之心,也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看来自己的表现很好,毕竟已经很久没有坐在龙椅之上处理朝政了,在这里可以把大臣们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真正的坐看风云,看他们的相互攻伐。“大军你是需要带去,不过这次沈忘川就一人一狗前来,倭人不是找过你吗?并且大明那边不是把罪犯都放进九州了吗?你去找他们,让他们一起分别去追杀沈忘川,哪一方人马能够杀了他,朕赏赐一城太守职位给他,只要把他的人头提来洛阳,便可领工得太守印。不过这个消息要暗中发布出去,并且朕需要你带领军队在沈忘川来洛阳的路上布防。防止那些江湖草蜢和诸侯趁机攻打洛阳城,知道吗?”

    何进的心里一震,他知道自己一直等待的机会来了,只要这次能够杀掉沈忘川,自己就可以得到太守职位,到时候就是真正的逍遥法外了,何进就是那么想的,逍遥法外。况且就算杀不掉沈忘川,自己也可以把每天战死的士兵上报给兵部,到时候自己还是个有军队的人哪不能去?

    不过还是先把这个皇帝给好好的哄一下才行,不然他可不放心自己带着大军去,小心的回答道,“陛下,微臣知道了,陛下这是想坐收渔翁之利,要是能够杀了沈忘川便可得到太守之位,先不说诸侯会攻击沈忘川,就连那个世家也会行动起来,到时候摩擦是避免不了的,消弱他们的势力,陛下英明,微臣佩服得五体投地!”

    “哈哈哈,何进最近你到是有些长进了,既然你都知道了,那朕就不隐瞒你了,朕准备派遣大军南下剿灭西夏和金国,明眼上不去动那个梦幻郡,但是暗中却是对其用兵。你以为如何?”灵帝笑眯眯的望着何进,帝王的威势瞬间压向何进,这种帝王的威势,何进直接被压得死死的。这一刻何进感觉他就要把自己心中的秘密脱口而出的想法,那种令人窒息的感觉,那种死亡威压的感觉,令他感到害怕,明明有实力,但是却是不能反抗,不然就是真正的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了?

    悄悄的擦去额头的虚汗,疑惑的问道,“陛下,这次拉拢沈忘川给诸侯看?请陛下恕罪,微臣愚笨实在是想不到什么?”

    “大军将说的不错,朕就是要做给他们看,并且还让卢植镇守西夏与金国的地盘上,到时候只要他沈忘川主动攻击卢植,那么天下的诸侯一起讨伐他的日子不远矣。在者诸侯集中在南方,有卢植牵制,大将军再趁机夺他们的老巢,或者南下灭掉他们的军队,其效果都是一样的,呵呵,两位大将军可我大汉的功臣了。”灵帝画出一张大饼,也不知道是给自己吃得呢?还是给沈忘川吃的,想要噎死他,还是给何进吃得,想要安抚一下他,给他点动力。

    “谢陛下赏识,微臣现在就去办。”灵帝摆摆手,示意他退去,看着何进的样子,灵帝哪里还不知道他心里的想法,不说沈忘川是那么好杀的吗?如果是的话,自己早就杀了他,现在把自己的计划全部告诉他,就是让把这个计划传出去,不管诸侯在做什么都一定不会注意到自己的调动九州分属四方的军队,归于洛阳城,这次沈忘川来洛阳一定是阻止自己再次发布讨伐任务,要震慑一下自己,等吧!我们再次较量一番!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