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 张靓影的蹂躏

    第二百二十九章张靓影的蹂躏

    沈忘川这胃口,不可谓不大啊,就凭一个虚无缥缈的东西就拿走人家辛辛苦苦打拼一辈子的财富,这是要人老命,断人财路啊!邓一坚在赌城里也算得上一风云人物,其手段的狠辣丝毫不输于谁,甚是更加的狠,但是他这个人有个特点,就是凡是会留一线,但是当有人越过这条线之后,就会发现他也不是那么好惹的。

    “城主,先不说那个东西的价值,就说你这一拿就是一半,太狠了吧?”邓一坚也不知道那种守着钱等死的人,从沈忘川刚刚坚定的话,就明白这位注定将是南方霸主的人,不会无故放矢的,以他这一个月来的铁血手段,绝对是有这个能力和心思拿走一半的钱。但是自己却也为自己的宝贝女儿想想。

    “一坚哥,刚刚说是拿走一半是在不抄家的情况下,我这么说你懂了吗?”沈忘川就像是个老狐狸一般,慢慢的谈,因为他也知道了邓一坚的想法,只是想要更多的筹码罢了,那么自己如不作个顺水人情呢?只要知道分寸,沈忘川一点都不建议那一点点钱的。

    到是旁边的小天后,一头卷发,正是合适现在她愤怒的样子,就像一只小狮子,愤怒的小狮子,疯狂的伸出牙齿,看着沈忘川就想狠狠的咬一口,虽然她自己不缺钱,但是他爸爸的钱可以他辛辛苦苦在赌桌上拼出来的,当一个保安拼出来的,他不允许这个混蛋那么低贱的践踏这些钱。

    “错我认错人了,你个混蛋。拿走一半还不算,你还想要多少,七成,八成,九成还是全部啊?”愤怒的小狮子,千万不要惹,一只发怒的小母狮子更加不要惹。就冲她把红酒泼在沈忘川的动作,就很是狂暴,邓一坚也没有想到自己宝贝女儿会这样,要不是旁边的老婆拉一把他,他还没有反应过来。

    泼了城主,靠,这是作死的节奏啊,砰,一把巴掌本来想打在邓芷棋的脸上,可是一看她那倔强的眼神,那发怒的眼神,大名鼎鼎的一坚哥的心里一颤抖,就拍在了桌子上了,愤怒的说道,“好你个逆女,当真是大逆不道,连敬酒都不会吗?平时你是怎么那唱歌的话筒的,太没有出气息了。”

    “城主,对不起,对不起,都是小女太过崇拜你的霸气了,所以敬酒的时候手抖了。”

    ”那个,这个是个美丽的失误,失误!”仿佛也知道自己好像是闯祸了,这酒泼在富二代可以,官二代也行,但是这个什么都是一代的沈忘川身上好像有点错了啊。邓芷棋尴尬不已,讪讪的笑道。

    沈忘川郁闷的接过张靓影一旁递过来的毛巾,说道,“好了,你们两父女就不用演戏了,也不知道那个毛巾,还是小影体贴,所以我决定等下会送个礼物给她,你们就等着羡慕嫉妒恨吧!”

    邓芷棋以为自己恼怒了沈忘川,需要让小影姐去给潜规则了,眼睛瞬间红了,不是要哭了,而是准备干掉沈忘川,杀气弥漫,凶光闪烁,其余人都在使劲的摇头,就连张靓影都在使劲的摇头。

    沈忘川虽然没有抬头但是也能感觉到他们的动作,直接爆口粗道,“靠,我沈忘川是那种需要潜规则的人吗?虽然这个海豚公主是有那么几分姿色,但是我还是比较喜欢倒贴过来的,懂了吗?”

    沈忘川不知道刚把另一个火药桶给安抚下去了,但是又点燃了另一个更加狂暴的tnt,张靓刚刚摇头不是他默认了可以被潜,而是她又办法让沈忘川放弃而已,但是现在一听到这个混蛋,嗯,刚刚还是沈城主,下一秒瞬间变成混蛋了,拿起毛巾就狠狠往沈忘川的脸上就是一阵粗暴的蹂躏,其余的三人都是惊讶的看着正在蹂躏沈忘川脸的张靓影。邓芷棋嘀咕道,“这反应比我的还大,有没有搞错啦!”还用香江的话说出来。

    因为可能是越蹂躏越爽的张靓影,整个都跑到沈忘川怀里去了,迟到豆腐的沈忘川还故意高举双手,表示自己的无辜,这是典型的吃了不想负责的节奏啊!还在一坚哥的老婆,这个是邓芷棋的后妈,淡定说道,悄悄的说道,“小影,你不想被他潜规则,但是你也不能把城主给潜规则了啊,虽然这样做他会多给你一个礼物。”

    沈忘川诽谤,老子正在享受按摩呢?这种好事也打扰,从被蒙着毛巾里面传出话,“一,坚哥,哥,你都不管你的女朋友。”

    反应过来的张靓影瞬间闹给脸红,不过一想到就的豆腐都被他吃了,不可能不拿回好处,装作无所谓,牵强的说道,“你,你自己说的要给一个礼物,再加上你非礼我了,就是两个礼物,我要价值不菲的。”特意把不菲两个字咬得很重。

    “嗯,香水很香,是什么牌子的?”一边整理乱蓬蓬的头发,一边漫不经心的问道,旁边的三人还想着怎么提醒她不要说呢,可是已经晚了,“我没有用香水。”

    “体香更好,更加自然。”沈忘川微笑的看着她。

    “混蛋!”

    “色狼!”

    沈忘川把毛巾放到一旁,说道,“礼物不会少的,我正好有事情需要你们两个歌后帮忙。回到正题上吧,小邓说对了,抄家,一半,到最后的九成为止,我会根据你们的财力给相应翻二到三倍价值的东西,这价值是指未来五年内这件东西的价值不会变,在十年之内会回归到正常。”

    “付出九成财富的财团,得到的东西,其价值比起八成的是十陪,七成到一半都是百倍,相比抄家的就是千万倍。”沈忘川把的自己所要给的东西作了一个简单的评估。看到他们震惊表情,最后又加了一句,“能够把自家九成献出来的财团,只有一家,一坚哥,你的运气很好。”

    魔术师邓一坚,感觉自己好像是二货一般,从一开始就被人牵着鼻子走,根本就没有一点自己的主动权,在谈判桌上,这就是作死的节奏,况且他魔术师一坚岂是那么容易就服输的人,眼前的这个二五仔应该不会是那种见人就砍的人,指了指房子里面的机关,问道,“城主,你觉得我的这些机关怎么样?”

    沈忘川看了一眼,嗯,是望了一眼一坚哥,那个什么机关,沈忘川就对它提不起什么兴趣,沈忘川就是站在那里,让他扫射都没有什么问题,手上冒出一团紫色的火焰球,瞬间凝结成一个红色的,里面有一簇紫色的火焰在燃烧,沈忘川把小球从桌子上滚过去,慢慢落到一坚哥的面前。

    看着他们惊吓的样子,说道,“放心,不会出现杯罩啊,哈哈哈。”随后又解释道,“一坚既然喜欢摆弄这些机关,我这小球叫作炼阵火球,一坚把一滴血融进小球,这个小球就会放出火焰,能够把这房子里的机关小零件都重新炼制一遍,到时候,这个机关房子,才是真正的机关房子,随手便可布置。”

    邓一坚立马来兴趣了,如果是这样的话,这里面的机关可就好玩了,“当真?”看着沈忘川三两句话就重新拿回了节奏,旁边插不上话的三人,除了无奈,还是无奈。“当然,这礼物就当是我今天的拜访之礼了。”

    手上一个响指,啪,在桌子上空瞬间投影出血装,炼脉拳经(七本),两把钢琴,一蓝色,一把黑色,钢琴是沈忘川使用戒指里的魂石炼制的,伸手一挥,黑白色落到小邓的手上,蓝色的在小影的手上,“钢琴,第一件礼物。一坚哥,我也吃得差不多了,我就明说了吧。除了钢琴,血色的服装,我叫它血装,根据黄金屋打的广告你们应该有所耳闻才是。凝练血脉的条件之一,理论上没有炼脉炼脉拳经,同样能够炼出血脉,我的军队已经实验过了,时间太长了,不服和军队的修炼速度,拿出一半的财产,一套血装。”

    已经融进身体内丹田中的黑白色钢琴,两人玩的不亦乐呼,邓芷棋问道,“那怎么样才能拿到炼脉拳经呢?黄金屋可是把这个东西都吹上天了,听说除了在拍卖会上能够购买之外,就只有是梦幻城的人可以使用功勋购买,反正就是贵得离谱。”

    “炼脉拳经,只有在天脉大学能够逐步的修炼完成十八层,也只有那里能够学全,每增加一层财力,便可多一个人可以阅读拳经里面的东西,虽然只有前面的三层。一坚哥的话,我可以再给一东西,能够增强一坚对拳经的领悟速度。”沈忘川笑着说道。

    邓一坚真的拒绝不了这样的诱惑,神州觉得血脉的机会还是有的,可是在九州想要觉醒,根本就不可能,况且那还得看你是否有血脉,如果没有的话,一切都是枉然。“九成。”

    “就知道一坚哥会投资,哦,对了一坚哥,邓芷棋和张靓影我想请两人为我女儿开办的竞技世界正式开业举办一次演唱会,就她们两人的。我的第二个奖励就是任聘两人为书画院的特聘老师,对于老师会有自己的奖励,比如炼脉拳经。”沈忘川笑眯眯的说道,仿佛一切都在掌握中。

    “我没有什么理由拒绝!”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