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 药

    第一百八十三章药

    等到毒狼把自己狼牙战队的训练之法亮出来的时候,当真是亮瞎大家的眼睛,就连沈忘川都感慨这是怎么样的狗屎运呢?帝王级别可是牛人的存在啊,这两字代表着潜力,代表着强者的手下有木有?不过这也给沈忘川一个思路,自己的龙族凤族的传承里面就有训练之法,魔骑刚好可以变成魔龙骑兵,就连东方两人的女兵都可以是凤凰战队了,自己虽然说是要把女兵都培养成为一名医生,但是凤凰女也不一定没有战力呢?

    从记着那出两座宫殿,扔给小白,说道,“小白,给你。”

    众人以为是城主看到小白特别受打击,所以给点奖励呢,不过看到小白跳起来就想非礼城主,虽然没有得逞,被一脚踢飞了,不过他还是逗比的跑回来,那速度,那个快,那脸色倒好得就像条哈巴狗。

    苏乞儿一打击道,“小白,你要是在城主那里得不到安慰,就可以把欧阳月柔接回来嘛,反正现在转送阵已经开通了,我们的城池可是需要保持清洁的,各位你们说是不是?”

    祁老将军听到已经有两个强大的兵种打胜者场仗完全没有问题,于是又恢复了那老顽童老将军的模样,还故意拉着旁边的几人往后一退,表示原来这个大玻璃,说道,“赞一个,小白的确需要有一个女人为他持家了,不过貌似欧阳可是很狂暴的样子,就不知道是谁持家做饭呢?哈哈哈哈!”

    “就是欧阳那个狂暴狂战的疯子,就连我这个自称武道疯子的人都要退避三舍,她可是逮着人就要pk,你说pk就pk吧,谁怕谁啊,是吧。可是她偏偏不知道收手,越打越激动,越打越热血,到了最后还开大招,我靠,我说是受不了她了。”

    说到这里的苏乞儿显然相当气愤和激动,又说道,“你们是不知道啊,有一次跟我过招,我最后不就开了个防御之禅意,她不就是打不到我嘛。你们知道吗,那姑娘狂暴啊,直接开大招,我就看见她一个跳跃蹦山击轰到地面,大地龟裂,我也被锁定在地面,陷入一秒的昏迷状态,接着在大地的裂缝上爆发出无数炼狱之火,最坑的就是,她看我的防御还没有被破,再放出一把巨剑从天而降,那个巨大的剑芒,都有金丹的威势了。”

    “所以我特别鄙视小白这种,都不管老婆的气管炎。最后要不是城主夫人把我给救出来,我想我就挂掉了,当时我就很想开大招灭了她,可是一想吧,每次我们三人pk都是她输得多,哎,看着小白的面子上就算了,是不是小白?”最后还不忘抹黑小白,搭着小白的肩膀问道。

    其实大家就很纳闷了,他就没有发现现场已经多了一个人,一个身后背着重剑的女人?小白哭丧之脸,心里暗骂苏乞儿你这是找死,就不要怪作大哥的不进义气了,每次输了月柔不是交待不准把她又输了的事情说去,现在你还当着她的面说,你就看着办吧!闭着眼睛说道,“放屁,苏乞儿你可不能颠倒黑白了,明明就是你输得最多了,作为男人怎么就那么无耻呢?硬要诬赖我家老婆呢?”

    现在的小白当真是闭着眼睛说瞎话了,见到没有想象中的,月柔一来就是对苏乞儿一阵要请,要求pk。睁开眼睛,就看到月柔站到自己的面前,满脸的寒霜,伸手就往自己的耳朵上一个三百六十度的大旋转,说道,“小白,几天不见你是长能耐了啊,竟然说瞎话,什么叫作诬赖啊,我明明就输得多嘛。”

    “啊,是,疼,疼!”

    不理一边惨叫的小白,欧阳摆出一副小白只能我教训,你们都不行的模样,用着春天般的微笑对着苏乞儿说道,“呵呵,乞丐啊,就是因为我输得多,所以我这次回白驼山庄,让我叔父帮我研究一套专门克制破不了防御的剑法,咳咳,我们两玩玩吧!”

    看着她的笑容,所有人都想到了最毒女人心这句话。看着苏乞儿那求助的眼神,自己还是解围道,“呵呵,欧阳啊,你来更好,你的士兵我记得也都是一群女兵,我这次通关埋骨之地,得到两个奖励,一个是剑魂的转职剑魂殿,另一个是狂战士的转职狂战殿,都由你们发布任务,进入副本试炼,完成便转职。以后你们两就是这两殿的殿主了,至于你和苏乞儿的挑战赛,我们可以放在明天天脉大学的比武场上,对了城主府将会进行全程的直播,连标题我都想要好,就叫女狂战士pk战神,只为争风吃醋。”

    看到士兵进入副本试炼的事情有条不紊的进行,留下一句话,“那个卫兵把这件大事重点的回报给我们的天脉大学的东方校长,让她好好的运作一番。”带着孙膑走了,留下爆笑的众人,毒狼还是很厚道的,说道,“那个小小苏,明天我一定会带着完全的狼牙为两位加油打气的啊。哈哈哈!”

    毒狼的话还没有说,笑声还没有停歇,沈忘川的又传来了,“我是强者第一期第二场参赛人员毒狼,举办的时间没有定,请参赛人员做好准备。”

    现在大家都不笑了,以他们对城主那风骚的逻辑,谁笑谁倒霉。

    沈忘川两人来到军营的浴室,门口龙伯到亲自守门,沈忘川不满的问道,“军师,怎么让龙伯来守门?”龙伯直接挥挥手,回答,“城主,这可是我自己要求的,里面的东西价值太大了,如果泄露出去,到时候可就不是闹着玩的事了,到时候大帝都会亲自出手。”

    自己耸耸肩,里面的东西的确价值不菲,走进去下了第二楼就看到这个军营的浴室,根本不是简单的浴室那么简单而是一座座大鼎,每个鼎都能够容纳一个成年人的自由的疏散身体,这里的鼎有五百个,整整一个战队的数量。而在这些大鼎的中央上放置着一个血色的大鼎,巫族巫医孟姜女正带着她的二十四队员不断的观察鼎内沸腾翻滚的液体,血色的液体。

    见到沈忘川的到来,她头都不回一下,说道,“这里以后不要叫浴室,是我的研究室,我要把这个研究室挖进地下去,而且这个你配置的肉身强化药剂,的确是对人体强化有好处,略带有开发肉身的潜力,和返祖觉醒的作用。但是它有一个大缺点,很不稳定,随时会爆发,一旦浸入士兵的体内,会瞬间摧毁他们的肉身,只剩骨架了。”

    看到普通的大鼎里的液体呈红色,伸手进去想要试试,啪,孟姜女一手打在沈忘川的手上,眼睛怒视道,“你不想要你的手拉,你的手,同样会被摧毁掉的,的。”说到最后她的话,变成了惊讶。因为沈忘川的手已经浸泡到红色的液体里面,还上上下下摆弄了几次。

    “你的手,强度怎么会那么强大?”

    沈忘川笑了笑,说道,“红色的药剂相当于能够强化两条蛟龙肉身的强度,往上增加,到达九条蛟龙的肉身的强度,士兵会得到相应蛟龙的力量和肉身强度。”

    孙膑起初以为这只一种普通的药剂而已,最多是把士兵强化大一些,但是他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厉害,一条蛟龙的力量和强度完全可以在不使用真气的情况下,把一个三流武者轰成粉末,九条蛟龙干掉先天,技巧好一点的完全没有问题。想到这里他额头的汗水簌簌的往下滴,幸好是龙伯主动请缨来这里保护,要是这个消息泄露出去,可不是灭顶之灾那么简单了。

    “城主,这,这。”

    在直线上形成一排的地方上的九个大鼎,沈忘川慢慢的用手慢慢的试过去,说道,“我说你们太小心了,这里是军营,如果不安全,也就不会把它放在这里了,这里以后就是研究室。”手往血色大鼎上一放,一股土黄色的法力充斥下,众人只是感觉周围的一重,头有点昏。

    “研究室已经在地下千米的地方,上去的时候需要做转送阵,不过我觉得军师还是找人挖掘出一部电梯的好,这个大鼎里面的血色的液体是总的药剂,以后把药放进去就好了。”仿佛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沈忘川随意的说道。的确在他的眼里却是小事,那是对于对五行运用足够强的他来说的,毕竟他已经快要步入精通的级别,只是带着研究室施展土遁而已。

    但是在别人的眼里可就不是那么回事了,这是吊炸天的节奏,好不好?孙膑还是关注于什么时候才能让士兵使用这种讲话药剂。问道,“城主,那么士兵需要什么才能使用能呢?”

    毕竟这种药剂越强大,对于士兵的强化来说越有利,对于战争来说越有利,至少在战场上不那么容易运命,现在的士兵可是不好召集,除了那些不是英灵的士兵之外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