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 东方的选择

    第一百四十二章东方的选择

    “醒了!”

    “哼!”

    把手慢慢的伸进被子里,她的眼睛猛地一睁开,瞪了我一眼,问道,“喂,你干嘛!”刚刚一站起来都疼,这个混蛋难道就不知道怜香惜玉是何物?想到自己以后就要跟着这个混蛋,本来就很坚强的东方,眼睛不由红了。

    眼睛红了,说明这才是我的女人,把手就停在她香臀上,水属性灵气瞬间折手指涌动,不断滋养,不一会儿伤就好,现在知道是错怪他,琼鼻还是一声冷哼,本教主怎么会对他低头。

    闭上眼睛,问道,“你以后想怎么办?”趴在自己胸膛上的她抬起头,皱起眉头,回道,“什么怎么办?当然是跟着你了,难道你想甩了我,你想过后果没?”一把把她的头按在自己的胸口上,给她解释道,“刚刚我们两个呢,不应该说是五天,双修,以我的五行血脉激活了你的血脉,你的血脉应该是空间血脉,空间是所有法则中排行第二神秘和强大的法则,第一的据说是时间。”

    空间血脉,她立刻打开血脉榜,就看到自己的血脉排在第一,不过现在血脉榜上他的血脉不在了,惊恐的往下翻,到了最后还是没有,难道他的血脉被我的给吞噬了,如果是这样那他的实力岂不是倒退了,想想一个强者,突然有一天发现自己的没有实力了,那还不会,后面的不敢想下去了。

    装作不知道,听着沈忘川继续说,“你的血脉天赋太过厉害了,我很担心你突破金丹期和以后的天劫的时候,会出事,毕竟逆天就意味着天罚,天罚我经过一次,要不是幸运,我已经挂掉了。所以我很担心你,我目前还不打算另娶。”

    心不在焉的她问道,“不是有你吗?怕什么,老公,你既然已经想到了危险的天劫,那么一定会想到一个好的办法的不是?”现在东方满脑子都是想到,当沈忘川知道自己的血脉不存在的时候的沮丧模样,不知道他会不会恨自己一辈子,毕竟一个人的血脉可是可遇不可求的。而且能够激活的并不多了,五行血脉可是一直帮着他一路走过来的唯一仪仗。

    想到时候,他要是抛弃自己的话,自己还不伤心的死了,还要被人耻笑,念头一转,又不自己现在先甩了他,着到是个好办法,不过一看到他是自己的第一个男人,并且也是自己唯一有感觉的男人诶,若是就这样甩了他,可惜了。

    并且他现在还在帮自己想办法解决危险的天罚的事呢?那么疼自己,自己有何必去辜负他,他没有实力,自己不是还有嘛?

    很是慎重的对他说,“老公,那个什么天罚算什么啊,我一定会保护你的。你相信我,我一定会不会离开你的。”好奇怪,东方到底那根筋不对了,不过有个老婆也不错了,而且还是个美女,潇潇不是一直在找个妈妈?“办法当然有了,你的血脉功法确实厉害,它也很合适你,但是现在的你却不合适它,我创一部合适你现在修炼功法。我现在修炼的炼体功法还不错,要是我们两个能借几本绝学评价以上的秘籍,借鉴其中的法门,融合进去,创出一本功法就跟好了。目前是在笑傲里少林寺的易筋经就不错,射雕里面的九阴真经,先天功,倚天里的九阳神功,就可以了。”

    听着他的话,他仿佛想到两人在抢秘籍被人追杀的时候一定精彩,不过自己为什么就不能放下教主之位倍他去呢?

    她又查看了一下系统信息,她发现出大事了,直接站在沈忘川的肚子上,两只玉兔跑出来都不知道,而沈忘川则这是两眼放光的看着她们,随着东方急促的呼吸而翻山越岭,好不精彩,啪,一只手拍在他的脸上,发现自己走光的东方,一把拉过被子围在身上,怒视的问道,“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看他那个讪讪的笑容,就知道都听着美景去了,不过就原谅你一次。把系统信息投影在屏幕上,说道,“你看天龙令,射雕令,神雕令,还有倚天令。他们几人是害怕我们两直接把五岳剑派和几个门派给灭门了,所以就使用令牌。”

    疑惑问道,“令牌,使用了有什么用?”

    “你不知道?”

    “我应该需要知道?”

    对他无语了,什么就不知道呢?解释道,“使用一块令牌,如天龙,其里面的门派及人物,空间就会投影原版空间人物进来,并且只能在门派的驻地活动,四块的话,就会邀请像我一样的人出现,同时天龙的剧情世界也会融合进来。懂了?”

    全部都来了吗?“那就更好了,免得我去一个世界一个世界的跑。”

    看他自己慢慢的样子,东方自己又不忍心告诉他哎,“还有个坏消息,各大门派已经发出悬赏,悬赏大小不依,说我已经死了,并且带着我所修炼的《葵花宝典》绝学在隐藏,并且你自己身上也有绝学评价的秘籍,现在我们两一出去就等过着追杀吧!”

    站起来,说道,“你要什么样的衣服,我给你做一件吧!追杀就追杀吧,本来我还以为出师无名呢?现在好了,他们为我找了个借口,去借秘籍就更加光明正大了。”手一扬,一张冰桌子立马从水的形态转换为冰,自己现在对五行属性的控制更加厉害,实力不说无敌,但至少能与这个世界顶尖的高手比肩了,而东方看到他的模样只是以为沈忘川的血脉消失之后,增加了对五行的控制而已。

    “一件不比舞轻雪的广袖流仙裙差的就好,我不为难你的。哦,对了,你怎么会有布匹的?你一个大男人随身带着不会是有什么癖好吧!”她身体立刻远离到一旁,像是很害怕的样子,皱着眉头看着我。

    “仙裙,一定会更好的,你要什么颜色的,红色?上次去京城买衣服,潇潇偏偏看中了一件白色的公主,可是那件她就穿不了,还惹出事了,为了以防万一,我就从空间里买了一些,不过空间买的东西带到现实里,贵的离谱。”

    “白色的。”想不到这平时出手从不留情的人,也会那么的关心自己的女儿,看着他拿起白色布匹一阵的剪裁之后,不到半小时就做好了,只见他的手灵气涌现,手结印法,符文纹路如一朵朵花一般印在衣服之上,散发莹莹的宝光,拿起衣服,滴一滴血之后,瞬间穿在自己的身上,手指轻轻的划过华丽的,白色的衣服,问道,“你的手艺不错啊,这件衣服的等级应该有凡阶粉级的模样诶,你看漂亮吗?”

    啪啪,双手鼓掌,抱着她转了一圈之后,回道,“给我老婆做的,当然是最好的了。”轻轻的吻在她红唇之上,法国的湿吻,就是不错啊,哈哈哈,内心的高兴,就不用说了,说道,“东方,我跟说件事。”

    东方的眉毛一颤,以为是他发现了血脉消失的事,深吸了口气之后,“说吧!无论是什么事,我都会支持你。”

    “你别整的那么沮丧好吧,关于日月神教的事,也是你的人生选择,一是你继续当教主,现在的日月神教已经发展到巅峰了,想要再次发展,就需要浴火重生才能更近一步。”拉着她的手,瞬间冲出山涧站到树尖上,望着这片山野,视野一下开阔了许多,听到日月神教需要浴火重生才能更近一步,自己也发现了,可是自己也没有找到什么好的办法,“你有什么办法?”

    “原因就是日月神教的教众太过,良莠不齐,杀戮过多,没有及时调整过来,入魔几率过大,以后突破金丹的会很少,对神教本身没有好处,想要解决,我给你的建议是,你自己去弄出一部清心功法给他们修炼。”这个方法根本不能成立,因为教众太多了,“不行这个办法,有的人不会浪费时间去学习的,我的人生选择第二条呢?”

    作了那么久的教主,她一下也割舍不了,只好委婉的说道,“二是你跟我回去做城主夫人,天脉大学的副校长,我可以你一定的名额,让你招一些愿意进大学洗去身上一些不定因素的人以外门弟子的身份入学,大学会把帮他们把身上的魔气驱除的。”

    惊讶的问道,“天脉大学,老公的大学不是没有通过吗?还有那个什么城主夫人必须是我的,但是你又哪来的城?在神州怎么一点风声到没有听到呢,哼,你不会是哄我开心的吧?”

    “哈哈哈,天脉大学将不会对神州大肆招生,只会有特定的名额,但也会很少,招生的都是我城里面的人,至于城池等你作出选择了在说吧!还有日月神教换一个人来管理也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也说不定。”虽然不是故意隐瞒她,但是她知道的时期还不到。

    “哼,不说就不说,我当了那么多年的教主了,我也觉得很累,要是可以你说的方法能够成功,我选第二个,这样你满意了吧!”对沈忘川的遮遮掩掩非常的布满,不就是怕自己把他给甩了吗?就那么不相信自己,哼,还说对我好呢?完全的信任我嘛!不过自己也是做回自己的时候了,以前见到令狐冲,以为自己可以做回自己了,没有想到他的胆子还是不够大,正魔之间,他不敢逾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