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香艳的疗伤

    第一百四十章香艳的疗伤

    两个小时的时间,自己中途改变几次路线,在飞了半个小时之后,飞到于树木尖看着哪里又大山,就这样如大鸟一般在树尖飞翔,其中东方醒过来一次,她抬头问道,“你为什么要就我呢?你不是最讨厌有人骗你的?特别是女人,漂亮的女人。”

    她的双手紧紧扣住我的腰,现在两人的这个造型,还真是有伤鸟人的风化,哎,就像一个鸟人打劫了一个公主,带回自己的巢穴一般勒,脸上因为树枝的刮伤,干了的血液,就那么横在那里,徒添了几分霸道,把她轻轻往上扶一点,没有想到,她直接把手从腰间抽出,两手搭在我的脖子上,这个造型貌似更加的有诱惑勒!

    白了她一眼,“我是讨厌,谁让我是个初入江湖的小白呢?不过你以后可就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了。”仿佛是吃定沈忘川一般,想笑几声,不想就是一阵咳嗽,“咳咳,那你的无情和海棠怎么办,我可是看出来了,她们两个都很担心你的,特别说是你英雄救美的无情,武学宝典王语嫣的痴心可不是一般的哦,还有那个你想为潇潇带回家的那李尚怡,冰山美人,呵呵,她们你想怎么样?”

    装作疑惑的问道,“英雄救美那是不忍看到一位美女落在畜生的手里而已,我跟她根本没有什么,至于其他的人都是朋友嘛!”

    她把脸慢慢的靠近自己的耳朵,自己的胸膛瞬间感受到伟岸的力道的存在,从来没有吃过豆腐的沈忘川脸现在火辣辣的烧。只听到她说,“那么那个舞轻雪呢?广袖流仙裙,九天仙女落凡尘,我可是知道那件广袖流仙裙是你特别制作的附魔服装,最关键的是它属于非卖品,不管是尺度身形还是里面花费的心思都是那个时候,你能尽最大的能力制作的。你说她怎么办?”

    听到他的话,自己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做事拖拉,懦夫的样子。看到我这个样子,她的头就这样轻轻靠在我的肩上,睡过去了。我问戒指里面的绿野,“绿野你说我是不是真的是个懦夫?”

    翘着二郎腿她,牛轰轰的回道,“没有,你不是,你挺多就是感情白痴而已。”靠,我有那么衰吗?好歹我也是老师眼中的三好生,村民眼里的好村长,九大帝国都在联合通缉的假通缉犯,其余大陆可是都流传着哥的传说,“为什么?”

    绿野直接从戒指里飞出来,站到另一个肩膀之上,用一个看白痴的眼神看我,不紧不慢的回道,“那是因为你见一个喜欢一个,到处滥情,并且都不负责,就是个极品的流氓。”

    “靠,我到是想负责来着,可是她们又没有真的爱我,我负责个毛线啊!我可不愿当冤大头,我记得舞轻雪就说过宁缺毋滥。”

    “那是以前的你,现在的你,要实力又实力,要钱有钱,虽然还不怎么帅,但是也勉强算个高富帅了,你应该像个王者一般,喜欢就带回后宫。简单明了,没有什么烦恼!”绿野就像一个王者一样在挥舞她手中的权杖,昂首挺立的收美女进后宫,靠!直接无视她的话,“东方受的是冰冻之力极强的寒气浸入五脏六腑,之前我想通过燧火化解,但是又觉得不妥,你说怎么办?”

    也不知道飞了多远,但是他们应该追不上来吧!寻得一处山涧峡谷,抱东方进去,刚好有个山洞,至于为什么这里有个山洞,这不是剧情需要嘛!用在自己所有的衣服,嗯,还剩条裤衩,垫在地下,把轻轻的放在上面,起了一推火。

    才打量这个山洞,背着洞口,在拐弯处有湖,寒气逼人的湖,骂道,“妈的,怎么到哪都能碰到寒气啊。”抱着东方就想换地方,这里有个寒气逼人的冰湖暗湖,让她在这里,她的伤严重得更厉害。

    飞到身前的绿野,大声说道,“你要是不想救她了,你就抱她走吧!”疑惑的问她,难道这里对她还有好处不成?“当然想救了,难道这里对她治疗有用?”她飞到湖水里,袖珍的小脚站在水面上,说道,“那是当然,你想要用燧火化解,会直接连她的五脏六腑都会一起化掉。你只能用心火慢慢的融化她体内的寒气,这样的话,还有一些作用,但也只是一些作用。”

    摸着她的体温已经愈来愈来低,都快到达冰点了,再不救治,她会死掉的,如果是这样的话,自己可是会自责一辈子,以她得罪的人,和杀的人的数量来说,实力下降,肯定还会遭到无尽的报复。这对于一个强势的女强人来说,是不可原谅事,也是不能接受的事。“我要的不是一些作用,而是痊愈,痊愈,你懂吗?”

    哼,竟然敢吼我,要不是看在你要救人的份上,我才不理你呢?“只有一种办法,不过又很大的副作用,好吧!我告诉你,你用血脉里水属性,因为你体内的灵气不足,支透血脉里的水属性,我会转一门功法给你,不过事后你要去空间那里完成任务,毕竟没有什么东西是免费得到。”

    不耐烦的沈忘川直接说道,“你直接说功法,以及我要什么办?”

    砰!一声落水的声音,把绿野扔进戒指里,并下了禁制,为此嘴里一直骂沈忘川忘恩负义,到时候有你好看的,本来还想告诉你的。到水里,运转功法,就像是有一股外力瞬间在收取自己体内的灵气,血气不断翻滚,流失,眼间开始发昏,头疼欲裂,体内的灵气暴乱,四处冲击破碎的筋脉,除了五条血脉筋脉之外,灵气一直在修复和毁灭全身的筋脉,那种痛苦比起当初自己毁掉修炼之基更加痛苦百倍千倍。

    全身的筋脉也因此爆起一条条如泥鳅一般大小,现在他通体通红,如血色一般,发出炽热的阳气,上一刻还是冰霜满布的东方,现在冰霜已经开始消退。他的意识也开始陷入昏迷,脑海中闪现着绿野的话,“你带着她赤果果的进入冰湖中,等你的心火慢慢的融化她体表的冰霜之后,你就用灵气冰冻一快冰床,让它浮在湖面。”

    就是现在了,灵气一震,一座冰床出现在冰湖面上,那个进来的洞口也被他用坚实冰墙堵住了,外面的山涧更是引动一场小地震,填了山涧。

    用手轻轻的把她红色的衣服慢慢的解除,其实东方现在的意识是清醒的,换句话说她知道沈忘川的每一个动作,包括他现在慢慢的拉开衣扣,外衣慢慢沉湖底,自己的半透明的亵衣出现了,看到一对丰满异常用半透明红色胸罩的保禳着,下面去掉亵裤之后。

    口不言,身不能动的东方教主怒了,这个混蛋竟然脱了本教主的亵衣,他想干嘛,救人就救人,为什么要脱衣服。可是当看到他那个副呆呆的,仿佛咩有见过女人似的眼神,还有那个迷恋和吃惊的眼神,她就感觉一阵满意,哼,本教主的资本还是很大的,哼。

    沈忘川现在又回复一丝清醒,眼睛放光的看着眼前的教主写真,这可是无比的真实啊,在水里面想要脱她的小罩罩只有把她抱着怀里,那股山峰印在自己的胸膛之上,自己不争气的老二怒吼了,幸好她没有醒,不然老二不保了。

    就在沈忘川用着颤抖的手去接背部的时候,他的脑海里感觉到东方好像冷哼了一声,吓的他以为东方醒了,一个控制不好直接这个精致的东西震碎了,连带着下面的都没有了,他的目光呆滞盯着前面的玉体,鼻子不争气的流血了。

    不能动的东方哭了,在她的眼角上留下了一滴眼泪,沈忘川现在更加的感觉刚刚的那一身冷哼是真,他故意装作没有看见,立刻抱她到湖面上的冰床上,也不管自己体内暴乱不堪,不断折磨他的灵气了。

    其实绿野让他对着东方的双手,通过两人灵气之间的流动,把她体内的寒气化为自身的水属性。但是绿野也有一句没有说,能够瞬间冰冻五脏六腑的寒气,一定暴动,因为女人属阴,寒气也属阴,一旦遇到心火阳气的吸引,会瞬间引入沈忘川的体内,而加上沈忘川体内的灵气是血脉逆转而来的,带有非常强烈血气,一并融进东方的体内,遇到极冰极阴,就是一副春药。这就是副作用。

    接下来发生事件,很难描述了,反正就是化身成狼,沈忘川在实行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而在衡阳城方圆千里的范围,五岳剑派,日月神教的人都在寻找她们两人,日月神教带队的人是三大圣姑之一的任盈盈,不知道是谁的人,参考李哑鹏版的圣姑吧。只见她寒声问道冲虚道长,“道长,希望我们教主没有事,不然不是杀光笑傲江湖五岳剑派所有人的事了,而起就算我们神教不动手,沈忘川也会动手的,因为我已经知道了他来这个剧情世界的原因,我还听说武当的张真人去找他的麻烦了,他留下话,当他突破金丹期,便是登临武当山,布下大五行天柱炼狱阵的时候,呵呵,到时候,我一定让教主带着我们众人去看戏。哈哈哈!”

    “回禀圣姑,正道那边也没有找到教主以及沈忘川,我们也没有找到,请圣姑责罚。”

    “找不到就是最好的消息,哈哈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