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魔教围攻

    第一百三十一章魔教围攻

    也不管思过崖上众人是怎么想的,反正现在的风清扬很是惊讶和感叹,金丹可是不大白菜的存在,实力可是摆在那里的,想不到自己调用金丹剑丸都没有杀他,虽然自己没有要杀他,但是自己的内心中还是有淡淡的失落的,需明白的是自己的金丹剑丸,可是不比普通金丹期修士那般的简单,这是自己在突破金丹的时候,一改普通修士一颗圆滚滚金色的金丹模样,而是把自己的风属性融进金丹中,并且学着先秦时期剑仙修士一样,把金丹炼成一把小剑的模样的剑丸,杀伤力更是比普通修士更强一层左右。

    看着沈忘川只是重伤但是也没有大碍,似乎是他的身体恢复力很强,只是几个呼吸就把伤势恢复个六七成,变态的小强,“我说你小子很能打啊,你的那个什么肉身法相怎么没有使用呢?不然我今天可就是躺着回去的,现在江湖上谁不知道你沈忘川领悟肉身法相神龙,肉身如龙,,龙战于夜,其血玄黄。在我这个老家伙面前藏拙可不好啊!呵呵!”

    随意躺在那里,习惯性用神识扫描仪下周围是否安全,这可是在僵尸战场中猎杀僵尸蛮兽的时候学来的,谁能保证你旁边的草丛里,有没有潜伏着一只蛮兽,它要是聪明一点,等你放松警惕的时候,给的菊花来一刀,你都不知道找谁哭去。所有安全是第一,要谨记,呸,把嘴里剩余的血液吐出来,看到脸部肌肉一抽一抽的,眼睛使劲往这边打眼神,可又不能对着思过崖的众人说道,毕竟现在的他战斗虽然还有一些,可是你妹纸的,十个金丹,打毛线啊,不被虐杀就已经很万幸了,更别说旁边不断用风筝飞上来的密密麻麻的魔教阵营的人了。

    魔教的十长老貌似很强大啊,不是说双方的实力应该要对等的吗?绿野忍不丁的又蹦出来,回答道,“理论上是对等的,不过随让你偏偏现在来华山挑战?挑战谁不好,就偏偏选中了风清扬,你选中风清扬我就不说你了。但是你偏偏用了那个什么剑仙剑阵,虽然是盗版的剑仙,却也足够像那个无情上官海棠两人快速领悟,变成自己的东西。要知道她们两,一个精神念力的使用,一个变态的头脑分析能力,在你挑战之前可还没有什么好的办法,能够更加最大化的使用。”

    就看了一遍而已嘛,这可是我的版权啊,版权费都没有给我呢?“你不会说是我教的吧!”只听他一句冷哼,“当然了,她们两人都是极其聪明的人,触其旁,而知其精华,现在要是两人一起追捕你,配合得完美一些,你铁定完蛋。你更加混蛋的就是在思过崖的众人都有所悟,实力都往上窜了一层,那个慕容复就是如此。”

    靠,我可是足足琢磨了一个月的好不好,和她们两的看几眼,这可是天和地差别好不好?不理绿野,她越说我内心的怒火就越大,回风清扬道,“哈哈哈,彼此彼此,不过我很想现在杀掉你,就怕你不受伤,你一受伤,杀十你简单容易啊!你的那个叫什么灵狐的小徒弟,一定会激动跳起来跟我拼命的,最近的他好像失恋了,又或者是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心情暴躁非凡,要是再这样下去,我建议他用月月更轻松,保湿不露。岳麓城好像有得卖的。哈哈哈哈”

    把血色的杀气再次凝结,仿佛就想跟他拼命一般,同时顺着话产生的音波声线,对着漂浮的无情和思过崖上的上官海棠说道,“你们两不要动,也不要说话,哦,准确的是不要传音,魔教十长老已经来,十个金丹,外加一个比金丹更变态的美女。还有很多先天期的,听着长老我负责,美女那个风老头负责,先天期的你们两看着办吧!反正死的人都不是我的手下。”

    风清扬直接歪歪斜斜的站起来,像是打了鸡血一般,虎牛犊子的神态表现得栩栩如生,怒吼道,“你放屁!我的小徒弟,才不需要什么月月更轻松呢?他的脾气暴躁非凡,还不是你个流氓抢了他的女朋友,东方白那个小姑娘,我还想干掉你呢?再说,东方白小姑娘一定是我的徒媳妇,不信走着瞧。”

    人群中华山弟子不高兴了,什么叫月月更轻松啊,最先问话的那名华山弟子,“喂,师兄,为什么大师兄要月月更轻松,大师兄一直在外面办事,很累的,不轻松啊!”本来就很想笑的众人,乍一听到他的小白的话,所有人顿时发出惊天爆笑,一向爱面子的君子剑,此时的脸很黑,很黑,盯着令狐冲的那双眼睛都已经冒出了火,勾结魔教妖女还不算,就连自己的女朋友都看不住,当真的是个废物,白白让人耻笑,嘴里骂道,“废物!”

    站在一旁的岳重听到他的话,眉头不禁皱了皱,风太师叔不是那种帮忙敌人诽谤自己弟子的人,他说的话反而更像一句传话,心里不由细细揣摩,杀掉十个受伤的风太师叔,沈忘川显然不可能有这样的实力,东方不败是令狐冲的老婆,十个能杀,一个留下。在想到魔教十长老围攻华山,他感觉他已经猜到了,咕咚,喉咙咽了咽,靠!这两个混蛋眉目传情,穿得太厉害了,也太明目张胆,连我都猜到了他们两的计划了,那个东方不败岂会不知道?

    正如印证他的话一般,一道红色身影直接出现在沈忘川的身旁,还蹲在躺在一旁的沈忘川,关心的问道,“你怎么就不选择跟我打呢?”

    瞬间反应过来的人群就是一阵躁动,“啊,那是东方不败,那个要杀风清扬的沈忘川是一伙的。”

    “对,一定是这样的,沈忘川一直跟着东方不败有暧昧来着,说不定两人已经私定终身了,明着是挑战,暗里却是想联手杀掉风清扬。”

    “依我看楼上的两位都没有说错啊!”

    那些仿佛自己的推断更加接近阴谋的中心一般,不断的说什么再没有人去救风清扬就死定了之类的,令狐冲今天还真的是吃错药了,来到风清扬的身边拔剑护着风清扬,靠!这个大傻,不过这样也好,在两人所站的奇峰之下,一身白衣的袁珊珊的带着人往上杀来,刚刚有着为帅哥挡着。

    东方把那双俏脸慢慢的压近的我脸旁,靠,今天怎么那么主动呢,不过我还避避吧,万一她的嘴唇涂抹有见血封喉的毒药什么办,虽然瞬间的吻,就是非常美的,可是挂掉之后,就惨了。把脸慢慢转过一旁,仿佛洞察了沈忘川的心思,在他的耳边,伤心的说道,“我就那么不值你相信和爱?”

    欲语还哭的表情,一副小女人的姿态尽情的表现出来,就连浮空的无情,把东方不败的话,都听在心里,忍不住想问,沈忘川怎么就不去相信和爱她呢?时刻关注场面的上官海棠也知道,那两个极品的话,被人家东方教主知道了,直接现身了,只是暗处的人还没有出现?

    睁开眼睛看着她美丽眼眸,如此的近,如果是真心的话,这般柔情的眼眸,我倒是希望一眼万年,永远停留。张开的口本来想回答她的,可是一想到之前的她不过是为了收服一位打手而已,自己的心一下子又落了回去。

    整个人瞬间化为一条血色神龙,二十米的龙身瞬间冲上云霄,隐现于云层中,阵阵的龙呤,彻底把华山的众人惊醒了,看着山峰下冲上来的人群,终于明白魔教十大长老围攻华山的任务开始了。

    化为神龙法相的沈忘川,东方就知道坏事了,对着上来的十大长老说道,“十大长老围攻风清扬,我去挡住沈忘川,快!”

    红色的身影一闪,就想去拖住云层中龙口已经念出的一个春字的沈忘川,夏秋季的树木本来就绿,现在发现地上,山峰竟然开起了百花,她联想到沈忘川再至尊花园里闭关了一个月,现在的那个花园已经风靡全世界,那里的四季变化无常的奥秘,就如同他现在的百花出现一般是个奇迹。

    紧紧的盯住东方一举一动的风清扬可不想让就那么轻易的得逞,不然自己可就是华山的罪人。“东方教主,你的对手是老夫。”手中剑芒,瞬间围着她堵截,不断变化手中的剑招,这一刻,独孤九剑被他以金丹剑丸施展起来,威力更是大了去,一时半会也脱不了身。

    十位金丹期的魔教长老一个片花的时间都不用,五岳剑派集结的百名长老直接献身了,用呢句经典的话,就是跪了!

    杀伐声不绝于耳,为了所谓的剑宗气宗的传承,大家都拼了,反正只要杀了人,空间就会根据你所得的功劳进行分配奖励,反正死了,也就是一个月的活埋而已,哥,为了妹纸拼了,多杀几个,奖励丰厚就高一层。杀红的人,不只是魔教阵营的魔头,还有哪些自诩君子的五岳剑派的弟子。其中提前有所防备的岳重一个就简单轻松的干掉了五十多名长老,至于那些魔教弟子到底有多少,就不要多说了,要不是为了保护那个拖油瓶的妹妹,他杀得更凶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