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挑战风清扬

    第一百二十九章挑战风清扬

    慕容复一听到沈忘川抬出达摩来忽悠,刚刚被他给吓住的心情,好不到哪去,也不管什么托,他现在的心里就是想要报复沈忘,当一个人想要报复令一个人的时候,那种疯狂,那种激情四射。自从慕容复第一次出现当一个称职的托之后,自己的神识就不曾离开过他,本来要是冷静下来的话,他就一定会发现有监视他,可是谁让现在怒火攻心了呢?

    风清扬也很想知道沈忘川手中的那把剑是怎么回事,毕竟一位御剑的剑客已经很是吸引他了,虽然他自己也可以在百米之间御剑,但是想要像先秦时期的剑修一般御剑如手臂,对剑为己命,一出手就是华丽丽的剑招,杀伤力可是在众多修者中名副其实的第一,所以在那时候就流传有一句话,宁惹帝皇,也莫要恼怒剑仙。他也很想知道沈忘川的剑招是什么,希望能够在他的身上找到一些灵感,自己能够创出一套剑招,那个时候自己就是真正的进剑修的入门了。所以对于他的忽悠活佛也不在意,并且沈忘川应该是看上了活佛的实力,想要收了他。

    “沈忘川,你还装什么装啊,在江湖上要是出现了一位得到达摩禅意传承的人,岂不会掀起翻天波澜?怎么到了现在还是没有人听到这个人的出现呢?这个人不是又像上次在春秋帝国岳麓书院比赛一般,你弄出个托来迷幻众人,要把建村令寄卖在你的拍卖场,让赚取了很大一笔,这次你的托不会就是那个乞丐,苏乞儿吧!怎么样没有话说了吧?哈哈哈哈!”看到沈忘川被他逼问得都不知道什么开口说话了,他自己像是一个胜券在握的将军一般,尽情斩杀敌人小兵,好不畅意。

    仿佛真的是被慕容复的话给噎住了的样子,活佛的心里又是一阵波澜起伏,不知道他的话是不是真的,改不改信,不过要是能够有一串那样的佛珠貌似很诱人的样子。看到活佛那个眼珠不断打转,就知道压死驴的最后一根稻草,只要轻轻一放就好了。而我们的无情姑娘一听这个白痴慕容复的话,就知道下一个被迫当托的人就是自己了,看着他的眼神不由更加恼怒了,白痴也是你这样的吧!又是主动当托,人家唱戏的是红脸黑脸分开来,你到是好勒,一起来,这个拖当真是尽责啊,还顺带托我下水。

    “其实我到想一个很严肃的问题了,就是你慕容复既然不是我肚子里蛔虫,因为听了你的话,我立马检查一下,发现我很健康的。所以耽搁了一点时间,那个你说的还真是对了,那个托,哦不是,苏乞儿现在已经升级了,不在当托了。那是因为自从他得到了达摩禅意的传承之后,我允许他当个疯子,四处泡妹子去了,就是为了和尚中天下第一的名号。你要是不信,可是问问你的表妹,王语嫣,哦,我又忘记了,她好像不认你们大燕皇族得表哥家了。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帮你回答一下了。”戏谑的看着他,就像看一个傻子一般,当然现在已经不是我一个是那么看他了,而是所有人都是这样看他的,以至于他的身边立刻空出一米的范围没有人敢靠近,这个白痴谁又能理解一下他此时的心情呢?

    打量这个白痴一秒之后,众人的心中更加感兴趣的还是那个苏乞儿是否当真的得到了达摩传承,看到慕容复被当众一阵的羞辱,自己的心里就是爽啊,无情想到,就当是付给你一点口水费用吧!“苏乞儿因为《武状元苏乞儿》中的出色表现,空间奖励他睡梦罗汉拳,之后又因为在空间中挑战罗汉称号,是超极限的挑战,得到空间的奖励,达摩禅意。现在的他应该在四处修炼他的一斧一盾,他的肉身强度应该不下于活佛的金身法相。据说他和另外的一对手持巨剑和光剑的情侣也来到了笑傲江湖剧情世界,现在应该在日月神教吃饭吧!”

    说完无情一脸调皮的朝沈忘川挤了个媚眼,表示自己可是把他们三人的行踪都告诉你,你是不是给我一点辛苦费呢?还轻轻的抚摸着手中的长剑,犹如是在怜爱一位情人一把,如此娇滴滴的,像是在思念远方情人,不舍的擦拭着手中定情物,像是也想要一把能够破金身法相的剑,那种惹人疼爱,惹人关心的模样,在场的人根据那一个千万年的回眸,配合她现在苦苦思念的模样,就更加确定了那个负心汉就是沈忘川了,至于她是不是托,众人直接忽略了,因为她也想要一把这样的剑,更重要的是,谁让她是个美女,可怜楚楚的美女,娇滴滴的美女呢?

    一旁的冷血的脸更加的冷了,紧握的拳头,使手臂的青筋如一条蚯蚓一般盘旋在上面,本来想要上前斥喝沈忘川,不想手臂被两团柔软的亲密感觉触碰了,一看才发现是手臂被姬妖花的白嫩手臂如挽着一位丈夫一般轻轻的挽着冷血,望着她温柔关心的眼神,冷血的血在这一刻仿佛也解冻了。

    只有沈忘川知道,她哪是想要什么剑啊,她手中的剑就是一把这样的剑,这个妖精是想要啥子剑仙的剑法了,哎!当真是最难消的美人恩啊!看不到,哥看不到,对着活佛的问道,“小光头,你还要不要了,要的话,也很简单的,你去我的大学里,给我任教十年而已,你想想第三啊,万一你一步小心就打败了我的兄弟苏乞儿,成为第一呢,还有啊,十年的时间,到时候你才十五六七八岁而已,正是青少年的黄金期啊。你好好想啊!”

    右手一震,把他直接堆到思过崖,手腕一转,灵气一扯,把入鞘的逆龙剑正式的拔出,缓缓的对着风清扬说道,“风清扬风前辈,晚辈听闻你剑术修为惊为天人,对着剑道的理解无人能及,并且还在孤独九剑的基础上自创出一条,堪比先秦时期的剑仙的一条剑修之路,你的智慧可以说是前无来者,虽然比那什么孤独求败弱了一点,毕竟人家的徒弟可是能够压着你打得存在。”俗话说千年拍马腿,伤者无数,千年拍马屁,上位美女无数勒!风清扬一听到都是对他的赞扬之词,虽然不是很华丽,但是这一点点瑕疵是可以理解的嘛!

    他还不自觉的抬起右手轻抚自己的白胡子,可是没有想到,正听得起劲呢,这个混蛋的话锋一转,竟然赞扬起了那个东方小姑娘了,他的脸一抽一抽的,手一抖拔下一根胡子,那个痛啊,令他嗤牙咧嘴的,眼睛一看就看到沈忘川的眼睛正盯着他,那个嘴角的弧度,就令他一阵的气愤不已。

    旁边的上官海棠没有想到他的胆子那么大,竟然想要挑战风清扬,并且看无情那个一副看戏的样子,应该早就猜到他要上华山,而且还要挑战风清扬,刚刚她故意娇柔做作的抚摸剑,也不是想要一把好剑,而是想要剑仙御剑的法门啊,看来自己对沈忘川的调查还不够啊

    把自己的神经调整至巅峰,进入神阶熟悉度境界,刚刚还是高兴的眼神,瞬间化为一波湖水,古波不惊,又似一片森林,生机盎然,或大山不动如山,或火焰,光明燃烧,开口道,“此剑名为逆龙,还请风前辈赐教!”

    令狐冲听到这话,上前搭话,“沈忘川,别以为自己的实力高一些,就目中无人了,就你还想挑战我风太师叔?有本事我们两单挑啊。”愤怒的他立刻拔剑,直接挥剑使出独孤九剑的破剑式,杀向沈忘川,现在的沈忘川仿佛没有什么感情的冰冷机器一般,冷酷的回了一句,“因为你不够资格。”说完,右手抬剑的他都没有动一下,只见充斥灵气的剑刃上,突然跳出一柄剑,就那么直直的一刺瞬间破了他的剑式。

    看到令狐冲受伤,右手手腕上的伤再深一分,他的手筋脉可就断了,对于一个剑客来说没有拿剑的手,可是一生耻辱,如杀亲夺妻之恨,不共戴天!众人没有想到刚刚还是温文尔雅,如一位翩翩公子的沈忘川下一刻就变得这般的冷酷无情,弑杀的杀气如此的强大,仿佛太阳照下的不是温暖,而是一股股寒流气温,再次结合在华山脚下,他凶残的伤害千人,就连眼都不泛一下,更是残暴的只手扯断赵河和许千两人的身体,那种暴君的行为,血抹,血雾,心底就是一阵的恶寒,怪不得他会被九大帝国所通缉。

    帮助令狐冲止住血的风清扬,如果说刚刚他只是略有气而已,那么现在的他就是很生气,对于强者来说生气就是代表着战斗的开始,大战的开始,看着风清扬的生气而越发平静的眼神,嘴里说道,“没有铁血的手段,就想凭着一个二的脑袋就想发扬光大门派,这个世界上哪有那么好,那么便宜的事,要是有的话,请告诉我一声,我会许以重金!”

    “不错,确实是没有这样的事?不过你的不择手段,就不怕伤到自己,伤到别人?”

    “无所谓的伤害,有时候伤害也是一种成熟。没有伤害,也不会有今天的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