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屠杀之打造武器【逆龙】

    第八十四章屠杀之打造武器【逆龙】

    看到大家把问题都提出来了,没什么说的了。“你们都已经把自己的问题都讲清楚了,我分了一下类别。第一种,就是我和东方都要先一步解决的,打造一柄趁手的武器,等下我会开工。第二种,苏乞儿、小白和毒狼的攻击问题,等下我会从根据你们各自的特点,帮你们量身创一部初级功法,至于功法的接下来,就由你们自由发挥了。第三种,经验不足,这够最好办,我还是会亲自指导你们的。”

    东方第一个问,武器不是随便就能有的,更别说是,打造武器,看他的样子就是想打造一柄能够承受他的紫色火焰的武器,这种更加的困难。不说方法,单说材料,就不好办。问道,“材料,从哪弄来?”

    我从怀里拿出一颗蓝色的魂石,推到她的前面,示意她能否把它打碎。芊芊玉手,一握,没事,竟然一点变形都没有,最后使用她玄铁打造的绣花针都没有在其上刻一点磨痕。“是够坚硬的,可你怎么把它熔炼呢?就目前你的紫色火焰也不行。”

    我笑而不答,只是接着说,“第二种,开玩会,你们三个跟我走。第三种,我的分身将会在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对你们进行生死对战,分身没有意识,只会打你们剩最后的一点气为止。呵呵呵!”

    小白感觉腰上轻轻的放有只小手,尝试过那个滋味的他,可不想再尝试了,于是只好硬着头皮问道,“老大,能不能不要那么狠啊,会毁容不?”

    带着苏乞儿和毒狼,也不管在那嘀咕的小白。留下五个分身在小溪旁。

    来到山洞的不远处,对着苏乞儿而说,“乞丐,你的罗汉拳走的是佛家路数,但你又领悟了达摩的禅道,禅道偏向炼体,更加接近自然的悟道,你说它是道家的路数也不为过。本来我是想给你加点武器的,可是后来一想,嚼多不烂。干脆什么都不用,就凭一个身体。”

    自己也得,禅道的修炼更加的接近自然,需要结合大自然的蕴道,领悟达摩身。可是经过战斗,就会发现自己的禅意完全发放不出来,造成自己的攻击不高,防御也不高,就说这次就差点被打死了。“老大,你说的炼体,我们现在不是在炼体?”

    “炼体,只为了进阶一流。在古时,炼体就是单纯的炼体,就凭着肉身成圣的绝对强大。我有一个古修的方法让你走炼体的路线,你愿不愿意?”炼体,可不是一条好修炼的路,就比如说自己的上古五大神的修炼功法,就是单单修炼五行真气之任一种的极致。而我的初步想法是把五行真气炼入血脉中,以阵法道纹辅助我修炼血脉。又说道,“我是想让你炼体,等有时间陪你去做血脉任务,把禅意融入血脉,转而修炼至今不知道有没有人修炼的炼血脉。这个方法是因为我自己的资质注定,在修炼路上走不长,想出一搏的。”

    修炼事关每个人大事件,不可轻易的作出选择,否则会悔恨终生。“毒狼,你也龙狼血脉,是一个优质的血脉,等下我就可以帮你激发,但是妖族血脉最合适还是妖族。所以你以前才会爆发出狼性,狼性也好解决,各家真气都可以抑制,但是我告诉你的就是。”说道这也停了一下,我也不知道我今天的决定是否正确,是否不会害了他们。

    “那天只是为了救你的权宜之计,血脉,随着父母,传下一代,这样说你明白?当然了,我也可以封印你血脉里的狼性,但隐藏的龙性也被隐藏,因此,实力会大降。”我拍拍他的肩膀,也让他和苏乞儿一起在那里仔细的想想。

    难得休息一下,晚上还要开工呢,幸好把准备的厨具都配了一套,说来这个还真的是心血来潮买的,就是为了这次野炊整出来的,昏迷一个多月,都淡出鸟来了,对着不远处树上的小白说,“小白,你的情况和乞丐相差不多,你也好好的想想,你们三个人都不一定要炼血脉,可以先炼体。达摩身需要,龙狼血脉需要,小白你的攻击打能力同样都需要炼体,可以一路练到金丹,我和大家再作出选择。”

    大约过了几分钟,三人并排来到前面,说道,“老大,决定了。”

    抬头望着他们坚定的眼神,自己也很是高兴,苏乞儿和白展堂一定会选择古修之法,因为他们两牵挂不是很多,跟着我这个老大,还是有一些前途的,可是毒狼为什么会答应修炼,还认我作老大,真的出乎我的意料。

    不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我又何必去追究?从戒指里拿出一块玉简,关于古修炼体的功法《神骨锻造法》递给他们,空间没有给出具体的功法,看着他们把阅读完之后,收回玉简。

    也不去看正在打得热火朝天的几人,回到大厅里,看着这双霸道的眼,仿佛有无尽的霸气充斥其中,玲珑玉肌,争比万花,突然睁开眼,“你到看什么?”

    只是笑着,拿起桌上三十颗红色、十颗橙色和一颗绿色的魂石,我问她,“你们都把魂石都纳出来了,就没有什么意见吗?这可是每个人辛苦说得,我全部拿来打造自己的武器。”

    东方淡淡的看着我,扯着嘴,浅浅的说,“你已经在用了,你既然能够把那么高级的功法给他们,我想你也会给他们一把武器的,不是?”

    来到自己的房间,我的房间,中央有一个打造熔炉,三足的青铜鼎的模样。武器的打造,说是困难就是困难,说简单就是简单。困难是因为魂石的坚硬度,魂石这种东西就是个引魂石,交易给空间,空间帮忙引出天地间,往日死亡,魂以不再,只留下魄的东西,更准确的说是引魄石。

    简单那便是,对着跟来的东方说道,“东方,你来的正好,需要你的帮忙!”看她那迷茫的眼神,三足鼎打造武器,都不需要风箱,打造台,烈火的嘛?武器在她的眼里,本就是反复熔炼金属,提起精华,刻下阵法道纹,方成一柄绝世武器。就他这样的,他不会是在熬药吧!估计熬药都不会熟,连最基本的常识都不知道的人,心里不尽怀疑,跟他这一路是不是错了。

    一动不动的东方白酒那么傻站那,我也懒得请她帮忙了,一方教主,让她来干这种粗活貌似也不对。体内的真气往洞顶的火球一引,火线在三足鼎下燃起一团火苗,加大真气,运转这个特殊的九宫阵法,急速的抽取外面的灵气,鼎下之火逐渐变成紫色,大鼎是山洞的岩石做的,自然承受不了火焰的烘烤。

    时候差不多了,把早就准备好的匕首,用力刺在左手动脉上,奔涌的鲜血立刻浇灌在被烧得通红的鼎上,吸收血液的石鼎,变成血色。不错了,血脉传承上记载有以自身的血液浇灌,足以挡住自己真气的煅烧,所用之器,名为血熔炉。

    先炼血熔炉是为炼制血脉之器的第一步,血熔炉,能够熔炼天下至坚之物的第一层膜,可使炼器之人的血液注入其中,与其心脉相通,使之征战,日益积累至坚之物,日渐磨合,方可把至坚之物彻底熔炼成之坚武器,此乃巫道之法。

    一股脑的把红色、橙色和绿色的魂石全部扔进血鼎之中,慢慢的一股爆裂的气息吹拂整个山洞,刮起一道血腥的味道。当真够邪的,万人顶礼膜拜,穿着兽皮,头戴羽毛翎羽,上万人在朝拜,也不知道他们朝拜谁,数万人跳着类似现实村里,在活动才跳的舞蹈。那个万人的祈祷声不断的在耳边响起,自己的思想都快迷失了。

    就感觉有一个声音告诉我,答应他,守护万民,守护他们,就是守护自己。仿若是在传达数千万年前的信件,冲破时空的界限。这个声音从心里响起,仿佛一直都在自己的心里,千年不变,太邪门了,还是不去听他的话,为好。

    一睁开眼,遍看到,挤满一屋子的人,血鼎里的红色和黄色魂石已经紧紧的熔炼在一起,那个蓝色的魂石,可能要在等一会了,手上的血正一滴一滴的往里滴。众人那惊呆,害怕的眼神,不由心里一紧,难道有僵尸过来了?

    张了张嘴,就感觉几天几夜没有喝水一般,可能是看口干了,第二梦立刻把从山洞里通过灼烧的凉水,两眼泪汪汪递过来,呼,喉咙好多了,问道,“你们怎么一回事啊,这副模样,应该不是僵尸追查到这里,我阵法还到运转呢?”

    东方心里暗暗的想到,果然如此,他根本就没有发现他做过什么,紧咬的红唇微微张启,“你刚刚在跳舞,南疆苗家的祭祀舞,嘴里还发出各种不同声音,反正就还是听不懂。看你的样子就像一个巫师在祭祀,你没事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