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屠杀之驻地

    第八十三章屠杀之驻地

    【风暴幻影】风属性类似风暴招式,卷起十几米的风卷,内有风刃,卷向敌人,时间维持两秒,是白展堂根据沈忘川在山峰上施展的【风暴之美】,把其独有其表的威力去掉,在盗圣称号的挑战任务上,不断融合自身的风属性真气,形成【风暴幻影】,以‘圣阶’拟形的时间需要一秒的时间,所以整个过程是在三秒内完成。

    要知道在准备的一秒内,你的敌人已经把砍死十多次了。不过也幸好有第二梦的强行牵制,让他有时间。

    【风暴幻影】卷向围攻第二梦的两人,有一人不慎被两秒的风暴撕裂而死,另一人也被第二梦趁机扑杀。躺在一边的小白对着第二梦说,“快,帮教主杀了那三人。”

    她也直接放大招,【霸刀】以凤鸣刀幻化一柄巨刀斩向敌人,无比霸道,是一招不分敌我的招式,好在东方白的速度,当真是不在沈忘川和专修轻功的小白两人的之下,瞬间闪过空隙,把剩余的一人,她食指与中指拿捏着绣花针,瞬间穿过他的身体。只见其一声爆炸,嘭!炸成粉末,而被霸道斩中的两人,一刀两断就是最好的证明。

    第二梦跑到小白身边,急却的问道,“沈忘川呢?他到哪?”

    东方白把受伤的几人都扶起,大家都担心看着小白,要知道他们这里被五人偷袭,而且实力都是后天中期,那么在山洞里的人的实力,肯定是比这五人更高才是,否则也不可能指挥他们。

    小白背着昏迷的苏乞儿,就是一路狂奔,往山洞这边赶。

    等他带着众人赶到时,只见沈忘川盘腿坐那,两道不同色青蓝的真气围着他在运转,眼睛发黑,嘴唇现在变成了淡紫色,伤口已经尽数合拢,只是通过残破附魔服装看到伤痕,便知道战斗是多么的惨烈。

    听到全员不减的到来,我的心里还是一阵高兴的,人活着就有办法解决,那些麻烦的问题。眼睛也不睁开,嘴微动,说道,“我马上就好了,等下!”

    喉咙一阵鼓动,一口黑血吐出,脸色马上好了许多。只见燕菲儿和第二梦两人扑向沈忘川,压在身上,我只感觉一阵痛,嘶,就听东方幸灾乐祸的笑声,“你们两在不起来,他可就疼死了。”

    爬起来的两人异口同声的问道,“沈忘川,你没事吧!”无语看她们,微笑说道,“没事!”

    东方在一旁又打击道,“装。”她就是妒忌我,抱得美人归。转头问她说,“东方,你就是嘴硬啊。”咔嚓,以手按在胸口,用真气把断得肋骨由里到外,还原其位。

    额头都冒出细细的冷汗,几人还是目瞪口呆看着他,这,就这样暴力合拢肋骨,也就只有他了,就连毒狼也佩服他的忍耐力。

    走到小白的旁边,拉起苏乞儿又一阵的暴力捏打,他的骨头都发出喀喀喀的声音,太寒碜了。这时,他才说,“你都没有问题吧!有的话早说,早治早好。”大家也就是打趴下了,没有伤筋动骨的,没有必要被他这暴力治疗,他们可不想被虐,都连连摇头。只有东方的双眼发出耀眼的光芒,她的心里不由想到,好强的治疗能力,别看他的一阵暴力,很残暴,其实是为了把他特有的真气打进苏乞儿全身的伤口。

    小白内疚的开口道,“老板对比起,都我害得大家受伤!”

    我拍拍他的肩膀,笑着对他说,“没事。要想实力的提升,就该拼命,我就是一路这么过来的,要不然,你以为我平平的资质,能够在那么短的时间内,修炼到一流?对于我来说有拼命的机会是不会错过的,大家也没事,放心吧!”

    “走吧,进去看看这个山洞,我还想把它变成我们任务期间的驻地?”说着,一人先踏进去。后面的人一个个从他的身旁经过的时候,都学着沈忘川拍拍他的肩膀,最后的欧阳月柔霸道的给了他一巴掌,留下一脸为什么的小白站在原地。

    看他们几人的样子,就得好笑,真是的。正如那个假的小白所说,这里还是不错的,天然隔绝声响,我只要稍微改动,便能够裆下神识的探查,虽然我神识只有五米的距离,可也要防止那些有特殊能力的人。

    九人正好合九宫格,红级上品的初级九宫阵,有不错的预警迷幻,攻防一体的作用。九人正好时刻注意到阵法外面的情况。

    拿出栖凤琴,往洞顶,一放,把真气不断输入,形成就根五行真气线,右手一拨,九根真气线瞬间莫入山洞内壁。我的九宫阵亦不能算是真正意义上的九宫阵,因为我的九宫阵,是个圆形大阵,分半圆为山洞里,山洞布下半圆的环九个房间是为宫,另一半圆隐现在山洞至打斗过的树林里,所以这个圆阵还是蛮大的,就需要一直供应真气才行,无法只有用可以源源不断吸收外界灵气的栖凤琴,作为真气供应商了。

    众人只是看到山洞外一股风吹起,便看不到外面的景物,洞顶的古琴散发出莹莹的光晕,随着五彩的九根真气线而时隐时现。这又是什么东西啊,沈忘川的手段好像无穷无尽一般,一会分身,一会能治疗,一会又那么神奇的一幕,等会他要给我们弄几个房间都不成问题。

    刚刚毒狼可是兵器在上面砍了几下,一丝白痕都不起,山壁坚硬无比。不过沈忘川接下额举动,可把他们给镇住了。

    只见他的双手升起一道火焰,真实的火焰,就和在议事厅里的那位先天境界的火系异能者。说到这里不得不解释一下,军魂之所以说,沈忘川能够杀了他,是半吓半真而已。吓,因为当时军魂看到沈忘川免疫火系异能,真,是在游戏里,老者对异能运用不熟悉。

    手上的火焰灼烧温度越来越高,从火红色边成一小团紫色的一小团。呼,手上的出现一柄长枪,紫色火焰附上,立马烧毁了一半,都快断掉了。

    看来是要打造一柄武器了,不然跟人打得时候都没有把自己的优势,有效的发挥出来,每次都是被动的挨打。

    以真气勉强维持从戒指里取出来的长枪,不被烧断掉。砰,一个直刺,属最中央的那个房间的山壁上,往里扎进去,如切木头一般,简单明了,快捷无比,不一会,一个标准的单身房间,就弄好了。

    等着他继续往旁边开房间的时候,众人呆呆的走进去,映入眼前的是石床,没什么新意。但是当大家看到那个仅容纳一个人洗澡的卫生间,和房间顶吊着的火球的时候,苏乞儿转过头问小白,“小白,你和老大以前是做建筑工人的?”

    小白在一旁,咳了咳,严肃的回到,“其实我们都一段,令人难忘的血泪史。我和老大以前是神级建筑师来着,都怪我们低调,难得你们不认识。”一副你们错过机会的表情。“老大的魅力,你们是不见过,他对建造房子有自己的一套,嘶,真的不骗你们。”瞪起双眼,轻轻的把欧阳月柔放在腰间的手拉了出去。

    沈忘川来到到大厅,看到他们看着房间的热情,就知道是时候,让他们交房费了。喊道,“都过来开会了。”把外面放置的那个巨石切成一个九宫的圆桌,有九个石凳与之对应而放,桌的正上方悬空着栖凤琴。

    苏乞儿一来就建议道,“老大,你说,你打造房间的时候,怎么就没有设置房间?你看哦,美女们睡觉,可都是被看得一清二楚的了。”

    等都做好了之后,我开口道,“房门会有的。这一次我们一出来就遭到伏击,以致大家都重伤,我先说声抱歉了。开会就是要分析分析我对敌的时候,所欠缺的东西。”看大家都没人讲,只好点将了,“东方你先说吧!”

    思考了一会,她冷光寒素的眼眸射出一道光芒,说道,“本来三个后天中期的武者,我能杀掉的。可是他们的武器都是长枪,而且坚硬无比。我的绣针根本就无用武之地,这就是我发现。”

    第二梦潺潺如若泉水流动一般,娇柔的声音,响起,“与军队对敌的经验不够,刀法虽霸,但不够狠。”

    作为坦克,顶血的苏乞儿,被打得最惨,伤也最重,他可能还要休息一两天。他也说道,“老大,我这是被动挨打啊,好亏的。我的睡梦罗汉拳,根本打不到敌人。”

    “我是够快了,就是破不了对方的防御铠甲。”小白也是一副苦逼的样,表示自己也很怂,就像拳头打在棉花上,丝毫不起作用,他是极度的郁闷。

    “我的经验不够。”燕菲儿虽然是个警察,但是他对这种大规模的,群殴性质的围攻就变得手忙脚乱的,显然都没有把警察的本能发挥出来。

    “我的攻击力不够,爆发持续时间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