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攻心斗智(上)

    第20章攻心斗智(上)

    正站在上海总公司门口的许晨光深吸了一口气,没有其他办法了,他只能来这里赌。

    “您好,请问您来此有何贵干?”许晨光刚进入大门,就被负责接待的小姐走过来问话了。

    许晨光拿出了自己的工作证,说道:“我被襄阳分公司经理派来汇报今年公司业绩的。”

    许晨光在这个公司做了十余年,对明翰集团一年到头的流程太熟悉了,现在正好是各个分公司来汇报业绩的时间段,而且许晨光认为总公司的员工根本不会知道分公司的事,所以他即便已经被襄阳那边的公司开除,但这里的绝大多数人也肯定不知道真实情况,加上今年用的工作证也没有被收回去,所以接待小姐当然没有任何怀疑。

    年末被派来的代表全都是直接同董事长张明翰对话的,因而许晨光很快见到了董事长张明翰,张明翰的记性还算不错,自己刚刚做过的事当然最清楚不过,秘书通报他时,他就知道了是被辞退的许晨光,但他觉得许晨光这么做或许有一些特别的理由,于是这才接见了他。

    “我听说你因为工作问题已经被公司处理,现在来找我是什么意思?”张明翰见到许晨光进来就沉声说道。

    许晨光深知现在绝对不能慌乱,而且跟张明翰说话一定要狠,这样才有可能套出他想知道的事。

    “董事长您果然消息灵通,我私下查你的事都不知道是怎么传进你耳朵里的,其实那个报表不过是一个借口我懂,但我的一番心血就这么白费了实在心有不甘啊。”

    许晨光说完心里还是很紧张的,如果张明翰没有任何反应,这个套就算白下,他也只能被当作神经病被赶出公司,机会只有一次,许晨光也不知道锁定张明翰是否正确。

    张明翰笑了笑说道:“我真不明白你说的话。”可是他心里却嘀咕:“这个姓许的为何要如此说?”

    许晨光也笑了下,他装出了极度自信的笑并续道:“张总真是贵人多忘事啊,不过想想都过去那么久了,也难怪会忘。”

    看看张陈怡就该知道她老爹张明翰是什么样的人,很多表面上风光的人,私底下总有见不得光的事,换句话说,做了见不得光事的人,才会很容易成为风光的人。

    张明翰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达到今天的成就,这种的事其实没少做的。

    如今见到好像发现了什么的许晨光,张明翰自然很难保持淡定的心态了,纸是包不住火的,哪怕用钢去包,也会有热量不断传出来,所以露出马脚被他人发现的事,张明翰是遇到过的,为了摆平也是花费了不少钱财和心思的。

    张明翰故作镇静加重语气道:“什么路那七八糟的话,你是不是因为失业后得了失心疯?”

    许晨光揣测不到张明翰的心思,生怕出现破绽的他,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许晨光是个老实人,这样的事对他来说真的很难做,若不是抱着对朋友的歉疚之心,和为证明其清白的心愿,无论如何哪怕是何许晨光知道自己就是被张明翰诬陷的,也不会前来演这场戏。

    紧接着许晨光大声笑道:“张总那我就直说了,你是否还记得一个叫郝晋的人?”

    坏事做多了的人,做过的事也会经常忘掉,十年前的事张明翰基本没什么印象了,但因为他的确做过不法之事,这才不由得下意识的思索了一下。

    而死死盯着张明翰的许晨光还真的捕捉到了这一闪即逝的镜头,“心里没鬼的人会出现这个表情吗?”走到这一步哪怕是主观的一个错觉,许晨光也一定要坚持下去。

    所以就在张明翰将要开口的时候,许晨光抢先说道:“我查有关郝晋的事已经有不短的时间了,世上毕竟没有不通风的墙,你将我逐出公司,不过是想日后我要揭露的秘密时,你会反说我是怀恨在心,意图报复才会造谣。”

    许晨光当然想不到,张明翰诬陷他竟是为自己女儿解气,所以实在想不到其他理由的许晨光为引诱张明翰,只能把模棱两可的话说到这里,遗憾的是他的运气并不好,或者说他还是太不了解自己的老板了。

    “你说的这些东西我完全不明白。”张明翰有些不耐烦了,紧接着带着怒意又道:“请你自己走出去,让我叫来保卫就不好了。”

    “十年前郝晋来总公司,发现你不可告人的秘密,所以你才想方设法冤枉他,不久后他因为事故离开人世,我相信也是你做的!现在我明确告诉你,郝晋当年和我是好友,出事前他跟我说了很多话,我一直有些怀疑甚至那时就查过,只是你把一切掩盖的太好了,一点证据都没留下,你找谁做的你自己最清楚,老天有眼,估计你怎么也想不到,十年前替你做事的人还真让我寻到了!。”

    许晨光终于摊牌了,再不说他也就没机会说了,连珠炮般的话并说的这般煞有其事,还真使得张明翰仔细听了下去,因为类似的场景他并不是没有经历过。

    许晨光这么说其实不过是受到小说或电视剧中情节的影响,说白了就是万不得已的情况下设了一段剧情,但其中并不是没有丝毫的合理性:首先许晨光知道自己是被人冤枉的,缺少的只是害他之人的动机,而张明翰也正是因为动机的问题,才敢如此,试想哪个老板会冒着受到损失的风险辞退自己手下的优秀员工?这是没有任何道理的事,当然碰上不讲道理的人就例外了。

    其次,郝晋为人许晨光很清楚,要不是当年人赃俱获后,郝晋又亲口承认了,许晨光是死也不会相信的,有时候因果就是那么奇妙,张明翰怎么也想不到,他做的这件事,竟然会让许晨光再次起了疑心。而又因为在郝晋妻子刘薇那得到一些消息,许晨光就更有理由认定,郝晋很有被诬陷的可能了。

    而此后许晨光也查了买走郝晋手上机密的那家公司,发现那些明翰集团的机密,对这个公司基本没有任何意义,所以他断定这很可能是一个局。

    但许晨光无法找到任何证据,能做的只是估计出一个嫌疑人,而他的人选正是张明翰。

    在许晨光看来,越有本事的人,不为人知的秘密就越多,越有财势的人,才能越容易做到在害一个人的同时不留下蛛丝马迹。

    他还认为一个人一旦犯下某种错误,就会一而再,再而三的犯,十多年来这么多的员工谁走了谁还留着许晨光不能确定,但张明翰这个董事长的身份却从没有变过。

    即便许晨光自己都觉得这些理由很牵强,但至少还有丁点的可能,他肯定是不能放弃的,而且他知道陈明翰是一个很有手段的人,商城如战场,从白手起家到风生水起,绝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

    所幸许晨光赌对了,张明翰的确不是一个好人,没有曾经的不择手段,就没有他今天的辉煌,就在刚才,经过许晨光的一番话后,尤其是把时间范围缩小到了十年前,张明翰马上记起了郝晋这个名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