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神通广大

    第16章神通广大

    许语诺被绑架一事的全过程没有比杨不过更清楚的了,可是令他无法想象的是,整个事件完全被改写成另一个故事,而明白真相的他只得充当了一个圆谎的角色,大半夜里在警察局中录着口供。

    就在这夜警察逮捕了六个社会青年。

    第二日早,黄昊被带走审讯。

    第二日下午,校方宣布了开除黄昊与张陈怡的消息。

    第三日,还是在上次围堵许语诺的四个不良少女也被警察抓获。

    作为受害人的许语诺头脑中完全没有她真实经历过的遭遇,事件变成了六个社会青年将她围困在了一处偏僻的路上,那些人还抢来了许语诺的手机,并将杨不过引来,

    杨不过则是为救许语诺和六人英勇搏斗,奈何寡不敌众受了不轻的伤,而那六人在作案后刚想离去时,正巧被赶来的警察抓获。

    报警的人是黄梦庭,原因是作为辅导员在知道许语诺上次出事后,让在她手机里装了一个定位软件,正巧晚饭时段黄梦庭发现许语诺在离学校挺远的地方,因为当时并不是太晚,所以并没有放在心上,而晚些时候,黄梦庭竟然发现许语诺突然关机了。

    回宿舍前不关机是她和许语诺的约定,在问过班里其他女同学得知许语诺确实没在宿舍时,黄梦庭意识到许语诺可能又出事了,她报警后赶忙前往先前许语诺所在的地点,终于还算及时,不然伤害杨不过和许语诺的六个人一旦跑了可就难找了。

    警方从六个被抓住的人口中得知此事由黄昊主使,再从许语诺口供中,警方马上怀疑到她的舍友很可能是故意将她引到此地,所谓的生日晚餐不过是一个骗局,所以在审讯黄昊时,虽然黄昊并不想抖出张陈怡,但在审讯员的步步紧逼下,终于让他全盘托出。

    就这样顺藤摸瓜,这个案件很快告破了,然而真相却被永远掩埋了。

    杨不过这才知道当时那个凭空在他耳中传话之人有多么的可怕,就连杨不过自己脑中都出现了这个根本未发生之事的记忆,“强行抹去与植入记忆应该也是一种特殊能力吧。”杨不过心里想着,这种能力给他带来的震撼甚至比穿越后遇见的种种更大。

    而后杨不过在心底推敲:“那人为什么不抹去我的记忆,难道故意要让我记得这些?或许他很快就回来找我吧。”此刻杨不过很希望快点见到那个神秘莫测之人。

    本来杨不过还想去打听几个医生的下落,那些医生都是给他做过治疗的,尤其是远道而来的几位专家,杨不过断定他们中绝对有具备特殊能力之人,而且杨不过还感觉他们知道秘密的很可能比自己还多。

    然而见识了那个神通广大之人的手段后,杨不过断定他们不会留下任何蛛丝马迹让自己查到,所以他现在做的只有等,杨不过坚信那些人对他一定有很大的兴趣,迟早会再找上自己的。

    再说许语诺知道全部真相后非常伤心,他原本以为今后可以和宿舍里的人和睦相处,却不想张陈怡其实是在利用她报复杨不过,欺骗感情的事许语诺实在难以容忍,当她见到张陈怡时狠狠的说了四个字:“你真卑鄙!”

    而这四个字如同四个尖刺一般扎进张陈怡的心里,这回她可谓输的很惨,弄出这么大的事来,哪怕家里再有背景学校也是不可能容她,虽然张陈怡的母亲电话中耗费了许多唇舌,但最后仍是被校长回绝了。

    上升中的丽晨学校出了这样的事,使得省教育局都派人来过问,校长无论多希望得到不菲的赞助,也不敢让张陈怡继续留在学校了,而此事的后续处理更是让他焦头烂额,还能保住校长这顶帽子就已经很不错了。

    马上要离开学校回到家中的张陈怡自然面上无光,毕竟她那样的成绩可以进入即将晋升至一本的院校是十分不容易的,这本来是她炫耀的资本,可是以后面对从前同学时,她将会是一个被开除的身份。

    张陈怡把这个结果全部归罪在许语诺的身上,心想,若不是她又怎么会到了如今的地步,她甚至还在想着要报复,被娇生惯养向来无法无天的她,性格竟已变得相当阴暗。

    黄昊把一切原由全部交代了,了解了前因后果的许语诺不仅知道这次是杨不过赶来救她,就连上次杨不过狠狠教训黄昊的事许语诺也听说了,一阵甜蜜之感涌上心头,“他很在意我的是吗?”许语诺自己问着自己。

    而杨不过因为觉得许语诺的遭遇全部因他而起,满心的自责感让他无法再以冷漠的态度对待许语诺,现下心头很乱的杨不过只得抱着走一步算一步的心,决定不再刻意回避她。所以很多时候,许语诺和杨不过都是并肩出现的,他们可谓是男才女貌让人羡慕的一对,加之上次杨不过为救许语诺勇斗六名社会青年的传闻,更是增添了几分浪漫的色彩。

    如今黄梦庭和许语诺十分要好,两人不似师生,却像姐妹,所以吃饭的时候,杨不过旁边经常坐着两个绰约多姿、楚楚动人的女人,这可是引来了太多嫉妒的目光,而令杨不过奇怪的是,黄梦庭总给他一种特别的感觉,这种与众不同之处甚至让杨不过生出了想探究一番的心思。

    美好的时光过得飞快,许语诺的真心实意逐渐融化着杨不过坚硬的内心,如此一来杨不过后悔之意大盛,暗怪自己没有坚持当初的决定,如果真生出情愫想要再要放下就难了。

    就这样许语诺经历了一个最开心的冬季,爱情抵御着任何的寒冷,也让她心里装着满满的幸福。

    年轻人大多会追求身体上的缠绵,想尽办法去释放不能自制的情yu,但谁会想到,许语诺与杨不过从没有亲吻,也没有相拥,甚至连手都没牵过,但对许语诺而言这些都算不上什么,爱的深了哪怕仅仅一个想他的念头,都会无比的满足。

    有人陪伴带来的温馨远远的好过独自一人,杨不过也一样感受到了这种幸福,她的美丽,她的笑容,她的关心,无时不刻不在打动着杨不过,能得到这样一个女孩的爱,在杨不过看来是上天厚赐的福气。可是久而久之,现实与希望逐渐持平,并在杨不过脑中不断的交战,放弃回去?放弃那段难舍的爱?放弃自己心底向往的生活?这是杨不过如今经常问自己的话。

    对于现在的生活杨不过已然不舍,更不愿去想自己不在后许语诺会怎样,她很单纯,很专一,洁白的就像冬季的雪,杨不过不忍看到任何残忍的事发生在许语诺的身上,如果可以杨不过真心希望能照顾她一辈子,至于是否能为她放弃一切,这令杨不过不敢去去细想。

    快乐的同时,却是另一种煎熬,杨不过自嘲的想着,他突然明白了做废物其实真的不错,因为没能力做到,所以也不会去奢求什么,浑浑噩噩的心,哪里会有那么的取舍。

    许语诺可并不知道杨不过背后的故事,她只是觉得杨不过接受了自己,心也在慢慢靠近自己,这些都是可以清晰感受到的。

    马上就要放寒假了,许语诺虽然不想远离杨不过,但家人也已经很久没见她,加上她自己也有些想家,所以不得不回去。于是在已经入夜的街头,许语诺突然问杨不过:“现在我算你什么人?”

    倘若被旁人听到一定咋舌,心里肯定想,这么久了你两不算男女朋友?可是的确,杨不过与许语诺的确没有谈过这方面的事,当然更没有用言语来证明双方的关系。很多次许语诺都想开口问问杨不过自己算不算他的女友,只是忍着放在心里没说,她怕问了就会失去。

    但终于许语诺还是问了,看着杨不过一愣的样子,许语诺竟然眼中突然闪出了泪光,她期盼的是一个不经历过思考后的坚定回答,都这么久了,如果许语诺没有自信当然也不会提出这个问题,然而结果却不是她所想的。

    过了一会杨不过细声细语的说道:“你是我的女友啊。”他边说边捏了一下许语诺的脸,又道:“傻瓜不用问你也该知道。”

    女孩带着隐约泪光绽放出的笑意是最美的,杨不过看痴了,一盯之下许语诺不禁露出娇羞之态,因为在许语诺印象里杨不过从来没有这么看过自己,谁知这一羞之下更添了几分诱人的味道。

    杨不过毕竟血气方刚,生长在现代社会的他又不似古人那么保守,此刻他意乱情迷,那不敢正视的爱意终于再也藏不住了,他向前迈了一小步,轻轻的将许语诺搂在怀里,而许语诺紧张的心却十分激动,顺势靠了过去,小鸟依人般伏在了杨不过的胸前。

    冬季夜晚的街道还是比较冷清的,他们二人相拥相依柔情渐浓,爱意滋生浑然忘我,微光下许语诺脸庞如玉,突显了红若樱桃的小嘴,一股亲吻的冲动霎时涌了上了杨不过的心头,许语诺只觉一阵暖意扑面而来,紧接着嘴唇微感清凉,许语诺当然知道发生了什么,心下一慌闭上了眼睛,可她那两片薄薄的嘴唇却带着矜持与倔强缓缓的翘起,伴着急促的呼吸,两人舌尖相触……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