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蒹葭苍苍(上)

    第56章蒹葭苍苍(上)

    郭襄骑快马向西奔去,沿途不断打听以辛燃为首明教烈火旗一众人的下落,她从当日辛燃与自己母亲的对话中得知,那辛燃是因为明教圣火令遗失和左使被人杀人害,才在襄阳被破这等对自己最有利的时机到来之际,来找丐帮寻仇。

    而且听自己母亲的口气,那左使和自己的外公交好,圣火令也是他为了助黄蓉铸成倚天剑、屠龙刀而借出的,最后落得如此结果必是有人从中挑拨陷害。郭襄曾走南闯北游历数年,因为自己父母和杨过的名号,江湖中人都敬她三分,加之郭襄自己本就慷概豪迈为人所喜,遂也结交了许多朋友,所谓人多口杂消息来得极多。

    那有关明教的传闻郭襄自然也听过,据说是一个庞大宗教组织,除了教主以外,还设有左右使者,四大法王,五散人和五行旗。郭襄知道那辛燃不过是一个烈火旗使,要搬弄是非甚至加害左使未必就有这个本事,幕后到底是何人指使郭襄一定要查个明白,辛燃不过是一个工具而已,真正害死母亲和杨不过的说不定另有其人。

    郭襄先前就已经想明,说不定明教中人早已在襄阳附近蛰伏许久,如今在完成任务后定要回去复命,所以她加紧追赶,势必要循着这条线索找到幕后黑手。可她也知道明教势力庞大,单是一个烈火旗自己就难以应对,但她还是决定只身前往,以图用真相换回明教正派人士的支持,再者明教总坛所在地正是在昆仑,她期望到时候还有一个人可以相助自己。

    转眼三日已过,郭襄仍未见到辛燃一行的踪迹,好在她心性沉稳也不着急,既然知道明教烈火旗的穿着特殊,那可以喷火的器物又不好隐藏,所以只要一路细心打探,定能发现他们,最不济也可以直接潜入明教总坛,再慢慢查证。

    又过了数日,郭襄已经纵马来到西域,此地较之中原荒凉许多,再往前行,当进入宽广的沙漠中更是人迹罕至,连找一处歇脚的地方都是很难,可是在郭襄看来反而心里欢喜,因为人越少越荒凉,找那辛燃所率领的明教烈火旗就越是容易。

    于是这一日郭襄决定不再急于前行,她料定自己孤身一人上路行进速度自是快了许多,说不定明教中人已经被她甩到了后头,现下住着的空月客栈乃是此处通往昆仑山脉的必经之路,因为前方一大段路途又将是荒漠,所以绝大多数商旅都会选择在此补给,郭襄相信换做辛燃也必会在此停留,或许自己就可以在此以逸待劳。

    敢在荒漠开客栈的人都不是善茬,此等鱼龙混杂之地若无几分手段早就死于非命,郭襄仅仅住了一宿便知这实乃一家黑店,幸好她一身武功自付还可以应对,而如此地方哪里还能有正经店家。还好郭襄不拘小节为人豪爽,虽是女流但也喝酒吃肉甚至大咧,在此处坦然而居,头戴面纱不露容颜,别人只当她是一个寻常的走江湖女子,因为这类女子通常也不怎么漂亮,所以倒也无人前来滋扰,可若是真有有人一睹郭襄面容,定然会有心生邪念之人。

    离着昆仑愈近,郭襄便愈是不自觉的想起“昆仑三圣”何足道,想当年何足道空山抚琴引得百鸟来朝,那番奇景仍是历历在目,而后何足道更是将《考槃》与《蒹葭》相融合,奏出了无比美妙的曲子,并借此表达了自己对她的爱慕之情。

    郭襄回想着自己当时面色一红,心中想着那何足道琴中所说的“伊人”难道就自己?只可惜她的一颗芳心再容不得旁人,不然她自认为哪个女子要与何足道一起抚琴吹箫,游戏于山水之间,定然无比快活。

    想完何足道,郭襄又开始想着杨不过。不可否认,郭襄对杨不过的爱意大多还是来自他不知为何附于自己大哥哥杨过的身上,因为这个先决条件的存在,才给了郭襄一个可以敞开心扉再接受旁人的机会。想那郭襄思到深处,不也常常把自己当做小龙女,甚至会去想倘若自己早生一些时日,比小龙女更先遇见杨过又会如何。

    可是一切幻想都是徒然,当有一天自己喜欢的大哥哥换做了另一个人时,七分心伤里还是夹了三分欢喜,她伤的是再也无法见到杨过本人,而喜的是,如若是杨过本人必定会一直陪伴自己的龙姊姊,而哪里会再有相见的机会。

    郭襄明白自己不自觉散发出来的爱慕之情,杨过不会感觉不到,也许这就是他刻意躲着自己的原因,但郭襄平心而论她也并没有什么奢求,只求再见一面就好,就是一面她就满足了,可是有了一面又会想见下一面,这等情思是怎也斩不断的了。

    当杨不过流露出对自己的喜欢时,郭襄一下就慌乱了,那不是他的大哥哥,然而这附身之人却可以说与杨过乃是同一人,如此一来郭襄就在心底不断问自己,从前自己为何时常盼望自己可以成为龙姊姊,而当有一个喜欢自己的人成了大哥哥,自己又为何犹豫不决了。

    苦寻了几年杨过不果,郭襄身心真的累了,内心深处真的很想有个依靠,而且虽然仅仅几次接触郭襄就已经看出,杨不过心性单纯对自己又是极好的,所以渐渐的,郭襄终于放下所有的犹豫,决定去接受这个事实。可不幸的是,魂界的至高邪物最杀,竟然在这个时候让郭襄成了一个一旦见光就将化作妖怪的女子。

    后来她离杨不过而去,竟然真的发现对他有了难舍的情怀,再后来杨不过也果真来到峨眉找她,可那时郭襄一来仍是觉得自己无法面对旁人,二来见到了芊莫化身的小龙女与杨不过一同出现,这让郭襄一时间不由得胡思乱想,她自比自己是万万不如小龙女的,而杨不过舍她而去也并不是没有可能。

    自从杨不过离去后,郭襄又后悔没有将实情告之于他,在郭襄看来,大哥哥杨过能为小龙女苦苦守护整整十六年,而自己喜欢杨过的地方不也是他的至情至性,如果杨不过真的能不计较她的面容如此,那等深情自然也不会下于她的大哥哥。

    这才有了郭襄离开峨眉去寻杨不过,准备将一切如实说出,无论结果如何郭襄都能接受,可当他们好不容易相遇,竟然就是那生死两隔的时候,郭襄永远忘不了杨不过不顾自己安危,将被烈火围困之人一一抛出,那时她突然发现杨不过其实有很多自己大哥哥的影子,被称为大侠也是当之无愧的,而自己爱慕杨过的原因不是也有这些。

    所以如今郭襄对辛燃等人的恨是再也无法消磨了,她一定要找出那个幕后之人,将他恶行公之于众,以慰自己母亲和杨不过的在天之灵。

    时值入夜,郭襄但听一阵嘲弄喧哗之声,空月客栈的两个伙计叫嚷道:“大侠万不能将这两具死尸带入客栈,要是旁人见了,我们还怎么在做生意啊!”

    伙计言罢一个声音响起:“这两个人可不是一般人,在你们客栈待上一夜也是你们的荣幸!”听到这个声音郭襄心头就是一紧,此人不正是辛燃!

    仍在吃酒的几个客官听到如此嚣张的话不仅起身喝道:“我倒是想瞧瞧究竟是什么人身死之后还有如此排场,但我看你们仅用草革裹尸,其中之人还能如何?”

    辛燃听后大笑道:“草革裹尸不过是因为他们乃是我杀死的仇敌,但他们的身份可不是你们能够相比的!”

    郭襄一听此话牙关紧咬,她想那两具尸首八成就该是母亲与杨不过的!刚yu拔出倚天剑的瞬间,还是冷静了下来,郭襄思忖:“若是如此冲动,即便我今夜击杀了辛燃,可他那背后不还是无法查出。”于是郭襄终是忍了下来,决定静观其变。

    这时空月客栈的老板出来了,他和辛燃好似早就认识,一连讲了许多客套话,后来更是点出他们就是明教中人,如此一来那帮吃酒之人一下安静起来,原来明教的名头在此处还是很响亮的。

    最后辛燃一众人抬着两具草革裹着的尸体去了楼上,老板眼见他们离去,才小声对伙计们叹道:“蒙古破了襄阳,天下大乱,连蛰伏了这么久的明教中人都再度出世了。”

    郭襄悄声跟随,探得辛燃房间后也不敢逗留,她知这些人最快也要明早才会离去,赶忙回去歇息,以求养精蓄锐准备后面的恶战。

    第二日清晨,郭襄早早起身,见辛燃等人所在的屋中尚无动静,立时感觉不对,有事在身的江湖中人哪会如此贪睡,急忙点破门纸,果然看到辛燃等人横尸在地,郭襄心中一惊,推开门来,发现其中无一活口,连先前带来的两具尸体也已经不见。

    那两具尸体很可能就是母亲与杨不过的,郭襄视如自己性命一般,如今不见心下焦急万分,又突然听见脚步微动,原来空月客栈的老板早已站在了她的身后。

    郭襄知他来者不善,说不定辛燃一伙定是被他所害,刚想举剑相迎,却听那老板说道:“姑娘和黄帮主,杨大侠是何关系?”

    郭襄一听急忙手指辛燃等人的尸首问道:“你说的这二人可是他们带来的两具草革所裹之人?”

    那老板又道:“姑娘可愿以真面目示人?”

    郭襄头戴面纱乃是有隐情的,当然不愿摘下,举剑问娇喝道:“你再不说可别怪我不客气了!”

    那老板笑了笑,也不生气道:“你这姑娘好生霸道,我问你的话你不也没回答,既然如此我只能领教了!”

    说着两人各自施展拳脚打了起来,那老板武功不弱,力气更是奇大无比,手指上的功夫最是厉害,当他使出一指点三穴的手法时,郭襄突然叫道:“你会一阳指!?”说罢当即倒转剑柄,以剑作为手指,也使出了一点一阳指的皮毛。

    客栈老板见状忙跳出圈外,细声问道:“姑娘可是郭家二小姐郭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