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血染襄阳

    第48章血染襄阳

    回到襄阳后的吕文焕很是不甘,他盼着郭靖尽快出现在襄阳城中,不过并没有派人去找,因为以郭靖的武功,若遇到了让他都无法回城的事,那么派出再多的人也是无济于事。

    令吕文焕还算心安是的,元兵没有急于攻城,只是两个时辰过去,吕文焕并没有等来郭靖,却等来了忽必烈派来的使者。

    史天泽说的不错,忽必烈确是有心招降,开出的条件比史天泽先前承诺的还要丰厚,但如果不降,襄阳的结局也是说的无比清楚。

    郭靖是襄阳的魂,魂没了人心也就散了,守军当然个个悍不畏死,一城百姓不少也是宁折不屈,可是他们的生与死,屈与不屈在吕文焕眼中已经没有什么价值了。而且其中许多人,也因郭靖的逾期未归开始动摇起来,城中转眼形成两方势力,一方主和,一方主战。

    吕文焕起初并没有公开立场,而后才淡淡的说道:“你们这些主战的,是觉得可以击退元军,还是认为可以守住襄阳?”

    主战派一时无话,也随即明白了吕文焕的立场。如此关头,即便主战之人,也不想将一城百姓的命捆绑在自己身上。有郭靖镇守的襄阳是一个奇迹,没有郭靖他们也是有心无力。

    吕文焕再怎么说也是大宋朝任命的安抚使,因为郭靖迟迟不归,当下他已经成为襄阳城的主心骨。面对战、和两方争执不休,方寸大乱的吕文焕终于从牙缝里挤出四个字:“开城投降”。

    主战派里的几个关键人物,一听城守这最后的决定,虽然没有表示反对,但也不向主和派那般纷纷响应。只有为首的老将王坚说道:“请将军让我出城,我要与那元军进行最后一战!”

    吕文焕一听,不由得霍然起身,本想说些什么,可是看着那几个和王坚目光同样坚毅的主战之人,却怎么也说不出来,只是低声叹道:“随你们吧”。

    襄阳城外,阿术率领十余万元兵正在城下呐喊,试图用这雄壮的声音继续向吕文焕施压。就在这时,襄阳城门大开,两千余名襄阳守军皆是坚毅之色走出城来,那老将王坚朝着为首的阿术大喊道:“我等都是襄阳叛军,被吕将军赶出城来,既然已经无路可去,不如拉上几个鞑子在黄泉路上做个伴!”

    王坚说完,便单手一扬,两千余人在十几万大军的威压下虽然显得渺小,可是他们却锋芒外露,如同自杀般向着元军冲去。

    “不许放箭!”阿术见此急忙喊道,就在众将不解其意之时,只听阿术紧接着又道:“我要与他们公平一战!”

    ……

    又是半日过去,黄蓉感觉体力恢复了大半,看看身旁的杨不过虽然仍是昏迷,但呼吸已经变得均匀有力,赶忙又将一叶清水顺入杨不过口中,接着就去准备下葬的事了。

    黄蓉心系襄阳,不敢再耽搁,即便一万个舍不得,还是准备今日就将郭靖和周伯通安葬,这样杨不过一旦醒来,便可速速赶回襄阳。

    杨不过本来伤势奇重,全靠怪人渡给他的九阳真气勉力一战,而后因为体内潜藏力量的爆发,又使得伤势恶化,他最终晕倒在混沌碎境中,也不知怎的又回到了原处,昏迷了许久后才渐渐有了一丝知觉。

    神智逐渐清醒的他,对疼痛的感觉越来越清晰了。昏迷时只感觉无数利刃在自己体内肆意游走,无情的切割着体内各个部位。残留的余力依然强横,在不断撕扯自己的身体,好比五马分尸一般,只是那股力恰好停在了即将把身体撕开的一点,而在这一点间却是最为痛苦的。

    所幸,杨不过的恢复力也的确惊人,或许是隐藏在他内体神秘莫测的潜力相助,遭受到极大破坏的身体却在飞速的复原着。

    黑黠施展的魂技可都是在他重塑魂位后修成,同样的魂力用强悍的魂技施展出来,破坏力绝对有天壤之别,由于时间所限,那一拳给杨不过身体带来的破坏,并不是先前怪人就能完全治好的,只是暂时性的压制而已。

    这会杨不过全身骨骼,又开始发出密集的噼啪声,原来是他本已恢复的骨骼,居然又被残存在体内的力道震碎,这种痛苦若不是亲身经历,是定然无法想象的。

    如果意志稍弱一些,杨不过早就放弃了生的信念,只是这样也就离死不远了,然而承受着莫大痛苦的杨不过还在坚持着,他的身体已经经历了十余次从修复到再毁坏的过程。黑黠的玄冥冰劲中的寒毒,更是如同辣椒、咸盐一般钻进杨不过残破的身体里,但那种对神经的冲击可比辣椒、咸盐残忍千百倍了。

    不过越是如此,杨不过被反复折磨的生命就越是顽强,这不仅是身体的历练,更是对灵魂的磨砺!

    又过了许久,将精力完全放在郭靖身上的黄蓉,并没有注意到杨不过已经微微睁眼,此刻他模糊的看到黄蓉,只是脑中仍然发空,身体也仿佛不是自己的,想动一下都是困难。

    而黄蓉终于再也压不住自己的泪水,整个人都显得十分单薄,好似随时会被吹倒一般,她很想随自己的靖哥哥而去,但重担在身的黄蓉不能让自己冲动。的确,有时候活着比死更需要勇气。

    襄阳城下,安静的躺着两千多具尸体,其中当然也包括王坚的。

    城头上观战的众人很想做些什么,但最终在吕文焕的劝说后都忍了下来。阿术对这帮宋人还是有些佩服的,特意嘱咐等下襄阳归降时,将这些人带进襄阳城内厚葬。

    吕文焕目睹了这一切,心里当然不好受,此时他本想命令部下开城门引元兵入城,可是话到嘴边还是收了回去。他默默的走下城头,背影在夕阳的斜射下拉的很长,也让那份孤独更形单影只了。

    蒙古后方大营内的忽必烈还是非常高兴的,虽然开始损失惨重,但在忽必烈看来随着郭靖身死,襄阳一下就垮了。他猜测那个对他施以邪术的人定然已经杀了郭靖,如果郭靖尚在,这个胜利绝对不会来的那么轻松。

    陷入胜利喜悦中的蒙古人必然会忘记刚开始的惨痛伤亡,当然更会忘了忽必烈起初的错误决断。不过忽必烈也是有自知的,他明白这个胜利事出有因,所以并未出现在襄阳城下,去享受那胜利者的姿态。如果可以,他更喜欢在正面将郭靖击溃。

    吕文焕艰难的打开城门,独自一人来到阿术面前请他入城。襄阳众人算是活了下来,可是在一些人心里,此刻的悲意比面对死亡还要强烈,甚至觉得还不如刚刚随苏屹等人出城战死的好。

    就在元兵进城的瞬间,城头上约有三十余人突然拿起手中兵器刺入了自己的要害,同时口中大喊:“郭大侠我们随你去了!”

    紧接着又有许多守军纷纷效仿,连个别随军作战多年的百姓也选择了以死了祭奠这个守了近三十年的襄阳。

    阿术看在眼里竟然有几分被打击的感觉,进城时还带着的笑意,顷刻间化作了一脸严肃。吕文焕更是周身颤抖,本来就异常难受的心,此刻更像是在被重物反复敲打一般。

    在蒙古人的角度上讲,再用上杨不过曾经世界的话,这襄阳也算是和平解放了。可是襄阳的流血并没因此而停止,仅剩了六千守军转眼间近半数自绝而死,其实他们更想战死,但又不愿送上这一城人的性命。就好比先前的苏屹以叛军自称,自然也是为了不会因自己的继续反抗连累的城内的百姓。

    襄阳的血还在流着,但更多的百姓还是选择了沉默,有的人心中虽然也充斥着死意,只不过他们上面还有自己的父母,下面还有刚刚牙牙学语的孩子。而对他们来说,这样的结局也是好的。

    郭大侠守的住襄阳,却没法给城内百姓带来富足的生活,如今这城虽是成了蒙古人的,但生活或许会好上许多,吕文焕也只有如此安慰自己,才能多少减轻些心中的愧疚。

    襄阳的血继续在流,即便个别好杀的蒙古将领因为屠城禁令,心下不爽至极,但也被这特殊的景象所触动。他们甚至也开始觉得襄阳能降也是好的,不然以那些自绝之人的坚毅,哪怕仅是六千人,也会让蒙古人再付出至少六万生命的代价。为了这场战争他们也死了不少人了,也不想再看着大批同胞丧命了。

    襄阳的血好像是流不干的,随着更多蒙古士兵的涌入,好不容易被压在心底的情绪又被激发出来。不只是自绝还在继续,个别人甚至向着蒙古军队扑了过去。这让吕文焕不得不开始下令阻止此等行为。

    平心而论,吕文焕投降真的不仅仅是为了他自己,可是这个作为罪人的感觉是怎么都洗不掉了。郭大侠在他眼里一直是个英雄,一个英雄的品格与魅力是自己永远无法企及的,如今吕文焕觉得自己麻木的好像死人一般,可是郭靖却仍是高大的活着。

    襄阳城下的密林深处,还不知道这一切的黄蓉仍然沉浸在丧夫的悲痛中,要是知道襄阳的一切后又该如何?

    而一直支撑杨不过求生的原因之一就是守住襄阳,可是如今襄阳已经失守,他却还没醒过来。还有另一个让杨不过求生的原因,就是再见郭襄一面,相反这个愿望似乎快要实现了,因为在路上就听说蒙古又攻打襄阳消息后的郭襄更是加紧脚步,如今她离着襄阳已是很近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