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6章 特别篇 史家往事(下)

    第006章特别篇史家往事(下)

    幸好这件事郭破虏早就知道,并算好了那名弟子往返所需的时间,而先前樊城之所以出兵突袭刘整水军,无非是身为宋朝降将的刘整定然归史天泽所管,这样便可将史天泽引来,第一时间与之相见。谁想那名弟子并未如期而至,郭破虏决心在多等一日,这才率领丐帮弟子在樊城外伏击史天泽。

    虽然期间颇费周折,但是黄蓉的苦心没有白费,郭破虏也不枉多等一日,那名丐帮弟子果然带回了非常有价值的东西。这第十五任丐帮帮主叶南寻果然还有遗物留于世上,皆是一些字画与书信,并一直放在于长老的居所中,其中一份书信内容引起了黄蓉派来弟子的注意。

    那名弟子虽然在丐帮微不足道,却是少有的知道读书识字的好学之人,他乃是一个孤儿自然无名无姓,丐帮中人大多叫他石头。

    当时黄蓉揣测那史伦倘若是叶帮主安插在金国的,身份定然隐秘,为了谨慎,那么他与叶帮主很可能私下用书信作为互通消息的途径。

    这并不是一件小事,黄蓉只得亲自派人前去一看究竟方能安心,但派去的人首先便要会识字,不然就是真留有书信也是看不懂的。可是现在黄蓉手上能用的人已经不多,丐帮弟子大都大字不识几个,而城内会认字的人,恰恰不会武功。

    那段路来回并不近,一点武功不会黄蓉可不放心,思索良久才选择了这个年纪不大的石头,也是不得已而用之。

    黄蓉对自己的猜测还是有几分信心的,家里修房子就能随便翻出六根金条的奇闻她可绝不相信,但黄蓉最担心的是,若是叶帮主为了绝对保密,说不定会在看完书信后被会随即毁掉。

    至于为何史家后人与丐帮再无任何关联,就不是黄蓉能完全明白的了,何况这本是她自己无意中的一个发现,即便还是抱着希望,不过这也不是可以扭转成败的关键。如果真的那么重要,哪怕黄蓉不便亲自出马,派她的儿子郭破虏前往也是可以的。

    石头没有辜负黄蓉的期望,此时郭破虏手里拿的,正是史天泽曾祖当年托人送达到叶南寻那的书信,而史天泽之所以惦记那封书信,皆因他曾祖史伦曾经亲笔写下过家训,史天泽当然看过。况且家训只有史家人才得以诵读,外人根本不知道史家人还是认得史伦笔迹的,故而史天泽并不担心郭破虏会造假。

    史家的荣耀全都是由史天泽的这位曾祖带来的,史天泽虽然从未见过这位曾祖,但自小就是读着他的家训长大的,而曾祖的事迹更是不绝于耳,他当然对曾祖的为人无比敬佩,甚至曾想过,假如是曾祖当家,会不会带领全家归元,又会不会以汉人的身份为蒙古效力。

    郭靖盛名在外,其人其事史天泽当然有所耳闻,他心底竟极是佩服这种气节。奈何男人志在四方,史天泽受到忽必烈的重用,知遇之恩难以回报。加之他攻心为上,力戒杀掠的意见得到忽必烈的认可与支持,使得蒙古人统治区域下的绝大多数汉人生活尚且安好。这一切都使得史天泽渐渐放下了民族间的隔阂。

    可是郭破虏手中的书信,与他刚才说的话,不禁让史天泽心中一紧。家中传闻他的曾祖史伦身体本来尚且安好,却不知为何突然倒下并不久于人世,紧接着其曾祖母也撒手人寰。

    据说这两件事曾经闹的沸沸扬扬,而之所以后来不少人自发组建“清乐社”也是为了调查史伦的死因。本来大多数人觉得是金人所为,但查了许久也没有个结果,久而久之自然淡化了。

    “难道我曾祖真的和丐帮有关?”史天泽默然不语,心中却是思绪万千。其实他也不太相信郭破虏会临阵拿出一封子虚乌有的书信,心下便觉得或许其中内容真是出自他曾祖之手,而且曾祖的突然暴亡也和此事有关。

    已经知道这封书信内容的郭破虏,在看完书信后也是久久不能平静,更为那位史伦和叶帮主的大仁大义所感怀。他手中运劲,倏地一声,那书信便向着史天泽面前飞去。

    史天泽见书信飞来,顺势一接,此等情形下,他当然可以猜到几分信中的内容,不然郭破虏何须如此劳神的大费周章。年代如此久远,在史天泽看来,可以弄到这封书信就已是不易。

    史天泽手中拿信,飞眼观看,他并没有回避自己手下将士的意思,因为他麾下的军队基本是由当年的史家军组建,虽然加入了不少蒙古族人,但主导权仍是在他的手中。所以史天泽身后这支部队,无论史天泽做出何种决定,都是绝对的遵从。何况史天泽已经打定注意,无论当年曾祖为谁效力,又是如何身死的,他都不会倒戈相向!因为他心中的宋朝,早已不可救药!

    信中内容大致与黄蓉猜的基本无二,史天泽的曾祖史伦确实因为丐帮帮主叶南寻给予的六根金条而发家,而且史家之后的商贸往来,基本全是在丐帮弟子参与下完成的。真的可以说,如果没有丐帮便没有如今的史家。

    叶南寻此举正是通过史伦让丐帮在宋朝北方甚至金国境内得以维持生计,而且之后发家的史伦也确实或明或暗的给予丐帮财力上的支持,当然丐帮的开支不过是食物而已。在动乱的年代连寻常人家都是朝不保夕,这么多乞丐又当去哪里讨饭呢。

    这本来是叶南寻明智的举措,身在北边的众多丐帮中人,也正是因为叶南寻的高瞻远瞩,才在灾荒年间并没有受到致命的打击。可连叶南寻也想不到,当年他的这个计策竟然成了他后半生最大的遗憾。

    叶南寻与史伦虽然见面极少,但是通过书信往来联系还是颇为频繁,加之他们意气相投,时间久了,自然而然的成为了好友至交。说来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史伦隐秘身份,一心为丐帮效力,当然从未想过娶妻生子。叶南寻看在眼里,当然明白如今富甲一方的史伦为何至今不娶。

    说来那时叶南寻早已不把史伦当做下属,甚至丐帮中人,因为当年刚刚加入丐帮的史伦没多久便被叶南寻一眼看中,无比信任的交给了他这个艰巨的任务。许多年过去了,史伦当初的发家说是丐帮的帮助,但更多的还是依靠他自身的才干,连叶南寻都没想到,当年那个年轻人会将生意做的那么大,那么好。

    史伦的财富远远的超过的叶南寻的预期,给予丐帮的帮助就更是难以计量的,那年灾荒若不是史伦拿出家中大多数的钱财。那么以保卫宋土为己任的丐帮帮众,就只好再次退居南方。退是容易,想回来就难了!说不定连日后的北丐之名都不复存在。

    叶南寻觉得史伦回报给丐帮的已经够了,本想让史伦娶妻生子永享富贵,却被史伦拒绝了。叶南寻只得另寻他法,最终寻得一位年轻貌美的女子,而且此女家室和丐帮颇有渊源,在叶南寻将史伦的一切原原本本告知这个女子后,便将她与史伦撮合到了一起。

    史伦原想此生为丐帮鞠躬尽瘁,死后将家财全还给丐帮,所以从未想过建立家室,但奈何那女子已经知道了一切,史伦进退两难只好应允,而他内心也确实需要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家。

    这本来是一段好姻缘,而且史伦夫妇感情甚好,十分恩爱。叶南寻成此好事本来无比高兴,却不想铸成了日后的悲剧。

    那原因就是史伦一生为丐帮尽力,虽然为了保密没有将真相告诉自己的儿子,但年过中旬的史伦渐渐感觉有心无力时,便想让其子代劳。而这事当然要先同夫人商议,谁知史夫人听后却吼道:“你一生为丐帮效力,如今竟然还想让自己的儿子当他们的奴仆?!该还的都已经换了!我们不欠丐帮的了!”

    其实史夫人也并未歹人,倘若换做她自己给丐帮效力也就算了,但毕竟涉及自己的儿子,而且如果只是花费钱财也就罢了,可史家终究逝在金人的国土内,但那丐帮却与金人作对了许多年,积怨甚深。难保哪日史家的举动会被朝廷发现,那可是灭门的大罪。史夫人可从没想过,到那时丐帮真能救的了他们全家。

    于是一直恩爱的夫妻在那夜有了激烈的争吵,而这事也逐渐的搁置下来。史夫人娘家既然和丐帮有渊源,当然也是会点功夫的,而那夜史伦竟然从自己妻子身上感到了强烈的杀机!

    史伦当然不会怪罪他的妻子,要怪也只能怪他自己,要不是当年贪图家室又岂会闹到如今的地步。自己妻子的忧虑史伦当然明白,而史伦自己又怎么忍心让自己的儿子涉险呢。

    可是史伦认为叶帮主的恩情是还不完的,如今史家富足的生活,也全都是因为丐帮才得来的。就这样再三思索后的史伦,给叶南寻写下了这封书信,原因是史伦恐怕自己的妻子到时候真的会对自己下手,而自己又不欲揭穿自己的妻子。但又怕因为自己的死亡而使得丐帮失去了对史家的控制,为了以防万一,信中才留下了史家中人见此信便要完全听命于丐帮的遗训!

    史伦将这信交给了自己的心腹,也是一直帮他和叶南寻传递书信之人,并告诉他,若是自己身死,便将此信交给叶南寻,一切由他做主。

    就这样又过了三年,当史伦再次旧事重提时,史夫人为了自己的孩子终于暗下杀手,但是史夫人却是低估了自己的丈夫,史伦跟随叶南寻如此之久,做的又是极为危险之事,叶南寻又岂能不传给史伦保命的功夫。

    只是史伦隐藏的太好,竟然连自己的妻子都不知道,她的丈夫已经算的上当世的一流高手了。

    一剑袭来,史伦并没有躲闪,他心甘情愿的去死,而当一剑刺中自己丈夫的那刻,史夫人还是手软了,所以史伦这才没有立时死掉,不过重伤在身也是命不久矣了。

    “你没有错,不必自责,错的都是我!”听着这让自己心碎的话,史夫人的泪水婆娑而下。

    就这样史伦帮助自己的妻子完成了最后的掩饰,儿子、女儿都以为父亲患了重病,却哪里想到,杀死自己父亲的,竟然就是自己的母亲。

    史伦没有当着儿子、女儿的面揭穿自己的妻子,当然也没有把那封书信的事说出来,就这样带着些许遗憾,离开了人世。

    没过多久,史夫人便随着自己深爱着的丈夫去了,为了自己的子女,她绝不后悔,但对丈夫的亏欠也只有来生再还了。

    当年的叶南寻手拿书信欲哭无泪,就如同现在的史天泽一样,可是史天泽仍是咬紧牙关对郭破虏缓缓的说道:“即便这样,我还是不能撤兵!”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