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5章 特别篇 史家往事(上)

    第005章特别篇史家往事(上)

    峨眉山顶,在佛像前参禅的郭襄心中不知为何被刺了一下,好不容易压下的感情倏然漫了上来,如决堤的猛洪一般击垮了压在郭襄心里沉重的包袱。

    一身黄衫,头顶面纱,手持倚天,郭襄疾步而行,她要一个答案,而这个答案无论是与否,她都会欣然接受。

    襄阳城外,元军大将阿术的目光紧锁城头,目眦欲裂,可奈何无论心中多么焦急都只是徒劳。现在该是进攻襄阳的绝佳时期,说的严峻些,当下更是不得不得加紧攻城的关键时刻。元军没有退路了,再让襄阳守军得到更多的喘息时间,那么先前因不计死伤的狂攻而积累下的优势将全部付之东流。

    可是就在这个关键时刻,忽必烈竟然下达了暂缓攻城的旨意。这个旨意来的突然又太莫名其妙,这让一向是绝对服从军令的阿术都忍不住去找忽必烈确认真假。

    当忽必烈冷峻的目光扫向阿术时,心中甚至已经泛起怒火的阿术还是选择了沉默,他不愿顶撞忽必烈,此刻阿术把自己的性命看的很重,和战场上悍不畏死的他截然不同。

    一个绝对正直的人,很难在官场独善其身,而那些掌握兵权的就更难了。但是对阿术来说只有活着,才有机会力挽狂澜,有时候求生比求死需要更大的勇气。

    阿术不明白,在自己心中拥有最高大形象的大汗为何突然变了,却哪会想到,黑黠在准备去寻黄蓉时,生怕因蒙古大军攻城会使郭靖殒命,当然控制忽必烈下达了这个如此不合常理的命令。

    只是黑黠没有想到,他的这个命令同样也不自知的将自己置于了险境,蒙古大军一时按兵不动无疑解放了苦守襄阳的郭靖。

    而早已对黑黠无比熟悉的芊莫,轻易便看透了黑黠的意图,虽然郭靖听得云里雾里,但依旧选择相信了芊莫,因为他看来,忽必烈根本不会屡屡下达这等愚蠢的命令,定然有超出他认知的存在主导着这一切。何况还有穿越,附体,重生,这些玄之又玄的事接踵而至,也不由郭靖再以曾经的视觉来看时下已经混乱无比的现实。

    当周伯通刚刚来到襄阳时,本就给杨不过平添了一大助力,芊莫可是拥有小龙女记忆的,自然知道这个老顽童的厉害。如今因为蒙古停止攻城,郭靖亦可出手围杀黑黠,面对武界三位最强高手的夹攻,芊莫相信即便黑黠都是难以应付的,何况还有她自己的突然一击。

    此时的黑黠一心想尽快找到黄蓉,强大的魂力肆无忌惮的不断外放,鬼影发动后身形如电,在深山密林中极速穿梭,所经之处空气都变得粘稠起来。

    ……

    樊城之外十余里,在此安营扎寨的史天泽并没有因为己方的强大兵力而放松警惕。他深信郭破虏绝不是等闲之辈,一日的时间不长也不短,而扭转胜败的转折点或许就会在这一日发生。

    可是令史天泽失望的是,直到第二日傍晚,樊城都未有任何动静,“难道郭破虏已经弃城?一日的时间不过是为了转移兵力之用?”史天泽边想边下令进军樊城,耽搁一日他还能担待的起,但若是久了,阿术定然怪罪,毕竟樊城终究不是襄阳。

    谁知快速行军的路上,正好碰见了再次率领丐帮弟子而来的郭破虏,史天泽冷笑道:“难不成你又想故技重施,再令我缓兵一日?”

    “我来这并非此意。”郭破虏的声音也是冷的,但冷中却没有透出丝毫的敌视。

    史天泽曲解了郭破虏的意思,先用浑厚的音色说道,“你别以为杀了我就能阻止我的将士,我的命令即已下达,除非你能杀光他们所以,不然决计无法阻止他们退兵!”紧接着不待列阵在前的郭破虏再开口,便下令道:“杀光这些乞丐!”

    郭破虏听后心中微怒,朗声叫道:“谁都可以来杀这些丐帮的兄弟,唯独你这个统帅不能!”

    史天泽不明其意,也不想深思,因为郭破虏本领再高也没有可能挡住近十万大军的碾压,对一个将死之人,多说又有何益。

    熟料正在这时,郭破虏手中突然举起一封陈旧的书信,高声道:“你曾祖父当年写给第十五任丐帮帮主的书信你可愿看?”

    听到此话史天泽不禁一怔,却旋即笑道:“我史家何时与丐帮有过来往,你莫要用此法哄骗于我。”可是口头说归说,但那位曾祖父在史家的地位绝对是至高无上的。虽是身死多年,但自他爷爷那时起家中只要有大事发生,都要在这位曾祖父的灵位前跪拜,并问询史家该何去何从。

    当然这只是一种极端的尊重,最后的决定权仍是在当家人的手上。可是史天泽清晰的记得,在他年幼之时有一日,他的爷爷在曾祖灵位前问询是否可以在金国为官之时,一阵阴风吹过,一根烛火瞬时熄灭。而后,尽管先前全家都支持自己的父亲在金朝出任官职,最后还是拒绝了金人的要求,并在那时得罪了金国的当权者。

    史家身为汉人,却生在金国统治之地,虽然他们土生土长在那里,对金人并没有天生的排斥,可是作为汉人,仍是对金人多少有些隔阂。而金国之所以想让史家人出任官职,皆因史家在当地的名望。这些名望的由来,全是由于史天泽的曾祖史伦的乐善好施。

    史伦,少年好侠,经常结交武林中人,修葺房屋之时发现地藏的六根金条,又因他眼光独到、善于经营,从此史家富极一方。而且史伦为人不但极重义气,更是乐善好施,单是灾荒年间,因他发放粮食而得以存活的百姓就是不下八万。

    在史伦去世后,当地随即自发组建了“清乐社”,成员中光是青年壮汉就不下三万人。等史家传到了史天泽爷爷的手上,清乐社这个组织甚至渐渐演变成史家军,是金国中颇具势力的汉人武装。

    史家的影响力甚至引起了金朝重臣的忌惮,金国境内的汉人,虽然大多已经因为长久以来的安居乐业不愿反抗,但仍有少部分汉人势力在暗中对抗着朝廷。

    作为拥有最强大汉人武装的史家,金朝当然不能让他们放任自如的发展。熟料朝廷本是高官厚禄利诱,却遭到了史家的拒绝,这就更是不能容忍史家的存在。之后经过多番打压,令史家无论人力还是财力都是损失惨重。

    史天泽的爷爷虽然因为多方压力而身患重病,但始终未后悔这个决定,没有史伦便没有史家的今天,无论史天泽的爷爷或是父亲,乃至他自己都是以曾祖史伦留下的家训为准则,使得史家家风传承不息。

    可遗憾的是,史伦还未来得及将偶的六根金条的真相向自己的儿子说出来,便突然不幸身死。若不是黄蓉偶然看到几卷丐帮留存的卷宗,一切真相将永远被掩埋。

    丐帮成立年代久远,在江湖上影响力极大,许多可歌可泣的事迹本该记录下来,但奈何丐帮中人皆是粗人,即便偶尔出现一个通晓文墨之人,记下当时丐帮的英雄人物,也会因后世保管不妥导致那些文字记录或是毁坏或是丢失。不过毕竟是天下第一大帮,卷宗记录或多或少还是有的,只是鲜有人去看而已。

    等到丐帮帮主传到黄蓉的手上,这位好武且好文的帮主当然对丐帮过去的历史产生了兴趣,所以北丐洪七公从未看上一眼的丐帮卷宗,黄蓉可是瞧了遍。但令黄蓉失望的是,这些卷宗大多都是残缺不全,前后不搭且跨度甚大,并没有什么考究的价值,连黄蓉看了一半后都失去了兴趣。所幸残余的卷宗本就不多,黄蓉一目十行堪称神速,还是勉强看完了全部内容。

    等到史天泽不久前转战至襄阳时,这位元朝著名的汉人将领自然引起了黄蓉的留意,作为元朝大将,史天泽的家世背景自然并不隐秘,而正是史天泽的那位曾祖勾起了黄蓉的记忆。

    丐帮历来以抵抗外族侵略为己任,与北方与金国经常发生冲突,加上连年灾荒,很不好过。卷宗中记录,那时的第十五人帮主叶南寻,为解决丐帮的生计问题,曾想出一奇策,将仅存的钱财给了一个金国境内刚刚加入丐帮的汉人,让其在那里想法发迹。

    为了保密,当时记录此事之人并不知道其人姓字名谁,只知道后来那人凭借自己的本事加上丐帮的暗中支持果然成了巨富,而再后来的事就不为人所知了。

    所以当黄蓉听说史伦一夜乍富的奇事时,不禁回想起了那位叶帮主安插在金国的汉人。可是经历了如此久远的时间,那位叶帮主是否有人还记得尚且不知,何况是那个没有姓名的汉人了。奈何史天泽极难对付,黄蓉觉得自己倘若推测无措,便有可能将其争取过来,所以急命帮众寻找有关那位叶帮主的消息。

    丐帮毕竟是天下第一大帮,海内弟子众多,消息最为灵通,虽然目前大多集中在襄阳,但宋境版图内依然留有不少分舵,而丐帮中的长老固然屡遭折损,但还是硕果仅存了几位。黄蓉关于那位叶帮主身故何处的消息,正是从早已归隐的于长老托人带来的书信中得知。

    信中所讲,那位叶帮主将帮主之位传于洪七公上任帮主钱帮主时,尚未至暮年,退位后便只身居住在一处清幽之所,而一直跟随那位叶帮主的便是于长老的爷爷。据于长老心中所说,他正是自小得到叶帮主的指点,才在日后丐帮中渐露头角。

    最重要的是,那位于长老还说明了他如今安老所在,就是曾经叶帮主的居所。知道这一消息后的黄蓉,急忙派遣了一个办事干练的丐帮弟子前往于长老那里,寄希望可以寻到叶帮主同那个汉人来往的蛛丝马迹。

    因为黄蓉心知现在的襄阳好出不好进,派出的那名丐帮弟子武功并不高强,便让其返回时去找郭破虏。本来黄蓉觉得时间充裕,却不想在那名弟子走后的第五日,元军突然攻城,以致搅乱了全盘计划,提前说反史天泽几近成为泡影。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