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横刀破虏(上)

    第40章横刀破虏(上)

    写此作目的之一:郭破虏绝不酱油!!!

    如今黑黠的魂力基本恢复的七级,摇光魂位也已经打通,眼看可以实现武魂化极的他,当然不允许还有第二个魂界中人可以撼动他超然的地位。所以才以魂力控制了忽必烈,目的就是借他之手重创武界的江湖人士。

    说来黑黠还是挺佩服忽必烈的,因为此人并非魂界中人,而且也没有修习任何武功,对精神控制的抵抗力本来很低。但却不知为何,黑黠几近全力才得以完全将他控制,甚至到现在忽必烈仍凭惊人的毅力不断抗拒着。

    魂力固然可以抵挡精神类攻击,而修习武功一样可以强化自身精神力。对忽必烈来说,不懂武功的他凭借的却是常人难以企及的意志力,居然可以让黑黠这等魂界顶级存在也无法轻易得手,实在不愧为蒙古帝国的大汗。

    遗憾的是,肉体凡胎还是不可能跟黑黠这等至高存在相抗衡的,被其控制的忽必烈终于做出了一个最为错误的决策,使得蒙古大军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其实黑黠也没想到那个武界绝顶高手郭靖,还有如此强的军事才干,他本想提早出手助蒙古大军破城,可奈何因为需要全心吸收开阳位产生的力量,实在不便轻易断送大好时机,这才足足耽误了一天。

    黑黠知道没有他坐镇的暗域十分危险,当然越快赶回越好,当下看着忽必烈,阴森森的笑道:“我劝你还是不要再挣扎了,其实这对你有利,我现在就助你破了襄阳,而作为报答,你必须要替我铲除所有的武林人士!”

    忽必烈呆滞的点了点头,眼中流露着血红色的光芒,嘴角上竟也泛起了类似黑黠般的邪笑。

    拥有恐怖实力的黑黠就要对襄阳出手了,而刚刚到达宜城的杨不过,也已经在此处听到了蒙古进攻襄阳的消息。

    他甚至都未及细问详情,立时手拉身旁的芊莫如飞一般的冲了出去。芊莫看着眼前瞬时闪过的一切,这才知道这个“穿越”而来的杨不过竟然是如此厉害。

    在另一条通往襄阳的路上,周伯通也在不急不慢的向前走着,他打算去襄阳将自己遇到“鬼怪”的事告诉郭靖、黄蓉,让他们也提早做好准备。

    周伯通看似幼稚可笑,可绝不是个傻子,不然又怎能练成如此惊世骇俗的武功。他隐隐觉得这人定然不是毫无目的的出现在百花谷,其中隐秘虽然自己猜不出,可还是要向郭靖、黄蓉他们报信的。

    毕竟那“鬼怪”不但武功绝强,而且身手怪异,加之绝不是善类,既然与自己为敌,说不定还会找上郭靖、黄蓉的麻烦。所以周伯通觉得还是去襄阳和那里的一众朋友会合为好,说不定就能派上用场。

    襄阳大战的消息已经传开,许多江湖人士也纷纷前往救援,其中不乏是杨过曾经的江湖朋友。随着武界众多习武之人向着襄阳靠拢,更大一轮的攻防战即将上演,而他们真的可以挡住那已经远超常人认知的魂界强者吗?

    襄樊两地汉水相隔,那连接两地的浮桥终于被史天泽率领的增援船队所破坏,两城相互呼应的局面也随之结束。前一日的战斗让史天泽异常憋屈,但如今分割包围的阵势已然形成,令他这才觉得胜利的天平正开始向着蒙古倾斜。

    可是好景不长,刚刚上岸准备攻打樊城的史天泽竟然被一小股丐帮势力拦截,为首的是一名年纪轻轻的少年,左手拿着一把乌黑乌黑的大刀。

    史天泽被这位少年散发出来的惊人战意震慑住了,以致都未注意那把极具特色的兵刃。可是作为大将,他早已做到胸有惊雷而面如平湖,那微微一笑都是颇具威严,并以轻蔑和不屑的姿态朝着前面丐帮中人喊道:“莫要蚍蜉撼树,现在想走还来得及!”

    那话音刚落,手持长刀的少年便哈哈大笑道:“狗贼!如今你想走也来不及了!”

    ……

    以杨不过如今的实力,脚程当然非常之快,而芊莫为了不成为他的拖累,也把小龙女超绝的轻功全力施展出来。只是越接近襄阳,她的心便越往下沉,她知道黑黠的实力远非杨不过能敌,而到时又要如何处理自己的黑黠的特殊关系。

    芊莫是黑黠现在最得力的手下,当然也是冥域费尽心机才安插的内奸,是早在二十多年前,祝暮妍就早早设下的一步好棋。之后幽葵掌权,更是将这个棋子放在了重创冥域的关键位置。

    先前之所以设计围杀殷峰,就是为了黑黠在无人可用的时候,不得不选择芊莫成为他最得力的干将,这样才能有机会窥探到黑黠一切动向。芊莫也不负众望,她的绝大多数使命也已然完成。

    因为若不是芊莫提前将黑黠去了武界的机密透露给幽葵,又将影杀堂七位杀手的行踪一一告诉了幽葵,冥域哪可能在黑黠只身前往武界的第一时间,就做出了闪电般的行动,才让暗域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连番重创,如今离灭亡已经不远了。

    可是芊莫还有最后一个任务,便是要通过黑黠来证实那武魂化极是否可行,并在武魂化极的关键时刻将其除掉。

    这是幽葵给芊莫附加的任务,芊莫为了找回自己的亲妹妹,不得不接受这个难度极大的要求。其实幽葵之前并不知道武魂化极之事,还是她在那个被封印在冰域寒窟的老者口中,才知道了魂界中失传已久的隐秘。

    至于那个老者更是高深莫测,很可能是魂界上古时代里硕果仅存的至强者,幽葵虽然从他身上得到了不少好处,但对他也是十分忌惮,可是那人曾经的确帮助过眦麒,说的直白些,就算是眦麒的师傅了。

    为了配合史天泽进攻樊城,阿术下令开始了第五次攻城,郭靖从元兵阵势上一眼看出这次不再是佯攻,急忙命人擂鼓助威,自己则带领五百精兵来到城门下,随时准备出城迎战。

    郭靖之所以如此冒险,实乃迫不得已的决定,只因那剩下的八千将士实在太累了,而同样具有帅才的阿术,即便在不攻城的时候,也会设法搅的他们不得安宁。故而一旦元军攻城,没有滚石巨木支持的襄阳守军,基本就要全靠近战肉搏,偌大个城池却只有不足万人防守实在极为消耗体力。

    然而郭靖早就想到了战事的惨烈,也事先准备了这五百精兵,其中更是不少武林人士,他们之前一直没有参与战斗,为的就是在这一刻,给元兵迎头痛击,以不顾性命的方式反冲蒙古后方大营。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守,只有给对面制造出不小的混乱,城内的将士才可以得到真正的休息!

    就在冲锋的元兵即将达到城下,那襄阳城门突然打开,伴着高亢的呐喊声,五百死士冲了出来,连隐藏在暗处,本想为蒙古大军打开缺口的黑黠都是端的一惊,他绝没想到郭靖竟然敢出如此奇招。

    若在乱军中出手,黑黠必然暴露身份,以郭靖的实力若是取他性命,更要施展一些强力的手段。可黑黠却并不想这样,因为他如果全力出手,定然生出异象,八成会把两方大军都吓的不敢再战,再聪明点的,更能从蛛丝马迹中发现忽必烈的一反常态或许就与他有关。

    黑黠本想在城破之后,将郭靖引开,单独与之对决,可是如今他出现在这乱军之中,却使得黑黠无暇破城了。他更担心郭靖死在乱军之中,因为战场冤魂极多,新死之人的魂魄非常易受到这些怨气的沾染,甚至融合,黑黠可不想郭靖魂魄品质大幅下降,也只得悄然跟着郭靖,寻得无人之地,再另行出手了。

    樊城之外,史天泽率众已与丐帮弟子战作一团,此刻元兵已经将丐帮一众团团围住,不过史天泽还是觉得自己过于托大,没有耐心等待后续部队上岸,就如此孤军深入。

    他眼见丐帮虽然死伤过半,但还是在那年轻高手的带领下渐渐突出重围向着自己靠近。而那开始没有被史天泽注意的大刀,此时绝对是神威大显,刀光所及之处,兵器寸断,厚厚的铠甲霎时变得不堪一击,那持刀之人每出一刀便让元兵死伤一片。

    现在的元兵一见此刀就心胆欲裂不敢樱其锋芒,丐帮弟子却在此刀所带来的雄劲气势下,愈战愈猛。

    这手持神兵的年轻高手正是郭靖之子郭破虏,他手中之刀通体乌黑,从表面上看无锋无刃,而拿在手里细看又觉非金非铁。可这刀却是沉重异常,刀头呈月弯般的半弧形,刀背则是平厚沉稳,并略带了些波浪齿形的雕文;刀刃平滑规整,倒是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刀身与握把连接处的龙头却是极为耀眼,那龙形不知出自何人的手艺,竟是栩栩如生,使得这刀好似从龙嘴里吐出来一般。

    此刀名为屠龙刀,是由那玄铁剑和西方精铁一同铸成的,这刀除了沉重刚猛,锋锐无匹外,最大的特点就是带着很强的磁性,挥舞起来,射来的弓箭根本无法伤到持刀之人分毫,而一般兵刃一旦接近此刀,立时受到吸附之力,再难以控制。

    郭破虏不但武功高强更是天生神力,这屠龙刀在他手上,如虎添翼,其威其猛被发挥到了极致,要不怎会使得连史天泽这等人物,看着此刀都是心生惧意。

    只有宝刀,没有刀法是不行的。然而郭破虏先前可是从未练过刀法,可谁想他天纵奇才,凭借渊源的家学,竟然在拿到此刀后,在短短时日里创出了十八式刀法,取名为“斩胡虏”!

    这十八式刀法在意境上与降龙十八掌极为相近,区别在于这刀法并不需要强大内力的支持,而是通过精妙的招式和屠龙刀本身的霸道,来实现所向披靡之效。

    所以此刀法特别适合混战,丝毫不怕在乱军里厮杀,倘若用降龙十八掌,郭破虏如今早已将内力耗尽,哪里会像现在,依然大开大阖般挥舞此刀,没有任何力歇的征兆。

    此刀法说是完全自创有些夸张,因为其中融合了太多名家的武功招式,以致施展开来时,还有着那些武功的许多影子,可是作为年纪轻轻的郭破虏来说已是不易,使出此刀法时,连平素不爱夸其子的郭靖都说出了溢美之词。

    郭破虏如今好似被光环笼罩般那么耀眼,然而私下耗费的工夫又岂是他人能知的。回想曾经郭襄的十六岁生辰,是如何热热闹闹的度过,而作为郭襄的胞弟,同样也是那天的生日,可是他仅仅露了一面,便去城外的山中苦练耶律齐所传的掌法。

    那时郭破虏可不敢告诉父亲在修习降龙十八掌,只得在最不为人注意的时候才敢练习,所以那天的生辰对郭破虏来说是难得的机会,又因他自小就不爱热闹,经常孤身一人习武,连郭靖、黄蓉都是习以为常。

    郭靖自然喜欢其子如此,可是黄蓉却是心有不忍,多次说教也是毫无用处,久而久之也只得不闻不问了。

    如今刚满二十的郭破虏,在武功成就上比当年处于这个年龄的郭靖、杨过还高出一线,又有宝刀屠龙相助,已经具备了那万军之中取将帅首级的风姿。他眼见身旁的丐帮兄弟逐一倒下,自是怒火冲天,可他心底却平静异常,在这一个多时辰的血战中,郭破虏对这十八式刀招的领悟又更深了一层。

    郭破虏创此刀法意在用于战场之上,这和基本是一对一的武功路数当然有偌大的区别。其中惊奇的招式全都不是以力碰力,而是在绵绵不绝之中蕴含了阴阳之道。

    想那降龙十八掌本是纯阳至刚一路,但刚到极处,自然而然的刚中有柔,郭破虏的刀法一样是有阴有阳,亦刚亦柔。

    就在郭破虏有所顿悟之后,忽然间他使刀手法缓慢了许多,也收敛了许多,但却是迟胜于急,因为刀倘若使快了,劲力便难长久,只有沉稳凝重的路子,才是出刀的精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