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大道无形

    第34章大道无形

    身在百花谷的黑黠心中郁闷非常,他左手按在胸口强忍着剧痛,一步一步走向南帝一灯的尸身。

    此时一灯大师安详的坐在乱花之上,这些花朵正是先前周伯通采摘而来的。

    话说三个月前在瑛姑与世长辞时,周伯通也是弄来了如此多的鲜花让瑛姑躺在上面,而令周伯通想不到的是,三个月后百岁有余的一灯大师竟也圆寂。

    两人接连而逝,令周伯通怅然若失,心中想着竟是上天为何不将他一同带去。周伯通天性淳朴,人老了心思却更是童真,他觉得人到了如此年纪而死,都是去了极乐世界,所以周伯通并不为死者而悲,但留下如今自己孤身一人,好玩的他当然自感寂寞无比。

    当周伯通将圆寂的一灯大师放在自己布置的花丛中时,嘴中还念叨着:“南帝啊,你带着这些花一同去那天上,以后住的地方定然和百花谷一般好看。”其实五绝中的南帝早已改叫南僧,只是周伯通还是一直南帝这样称呼,而一灯大师也不以为意,只有瑛姑暗自觉得还是僧比帝好些。

    就在约一个时辰前,周伯通刚刚安置好一灯的尸身,准备将之就地焚化送往天上时,黑黠正好来到这百花谷中,那阴冷的面色让周伯通一看就知道来者定不会是个好人。

    黑黠本是想先击杀襄阳城中的郭靖,但是到了襄阳才知,那郭靖坐镇军中,而且其中很多人身手不凡,黑黠惟恐被城内众人围攻,这才来到百花谷,准备先对这里的两人下手。

    黑黠深知百花谷中的两人比天圆还要高出一线,重塑三魂位后的他,也是没有可以完胜他们的底气。只因时间紧迫,黑黠不得不冒险一试,谁知当他进入百花谷时,正好看到刚刚身死不久的一灯。这下黑黠实在感到连上天都在助他,仅仅一个周伯通他可没放在眼里,见到此人即刻使出魂技劈天,猛然向着还在愣神中的周伯通攻去。

    周伯通一见那人也不言语就对他出手,口中大骂道:“你这恶人,好生不讲道理,连姓名都不报就来偷袭我老人家,看我不好好收拾你!”说罢周伯通也是一拳迎向黑黠。

    可令周伯通惊讶的是,在即将接触对方拳锋时,却听到了对方拳头里传出的噼啪的爆裂之声。周伯通料想对方拳力怪异,当下不敢硬接,手肘微微一沉,已然用上了空明拳里的功夫。

    如今已附四魂的黑黠,魂力已比七魂连诛后增进了太多,所以这一拳的力道远远超越千斤,决不是单以血肉之躯就能抵挡的。实力大进信心也就大增,黑黠甚至完全有自信一拳轰杀眼前这名武界顶级高手。

    只是黑黠还是过于轻视新五绝之首的中顽童了,他可不是神木道人那个级别能比的,当黑黠与周伯通的拳力相接,只觉空空如也,发出的巨力竟然没有半分着力之处,心下暗暗惊奇的他,手上功夫却没停顿,左手一掌顺势挥出,想直接将周伯通扇飞出去。

    周伯通已觉对方巨力奇劲异乎寻常,实在是平生所未遇,他当年与练成龙象般若功十层的金轮法王交手时,也有此等感觉,但金轮的力道和眼前之人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可是周伯通的武功随着年老竟是不退反进,完全没有丁点气衰的征兆,比之当年和金轮交手又有精进。

    说来这还是周伯通同一灯、瑛姑三人间的前尘旧事彻底冰释的缘故,连心中最后一点牵挂都放下之时,心中得以完全的无拘无束,道家的养生精髓在周伯通身上才可以完美的体现出来。

    老顽童生性好武,最喜与高手缠斗,他也知道自己武功又有进境,但苦于无人与他交手,所以见到眼前这人,也不再去想此人是何来历,定要先与之分出高低才肯罢休。

    那空明拳使将出来,刚好克制住黑黠的巨力,任凭黑黠如何拳打脚踢都是无功而返。坦率的说,黑黠的所打出的招式对周伯通来说就是拳打脚踢,却使得这老顽童无比的欢心,在他看来,自己现在就好似在斗一头笨熊一般,左躲右闪、见力卸力,耍的不亦乐乎。起劲的时候还吆喝着:“来来~~笨熊,动作再快点,力道再大点才更刺激!”

    魂界中人同样知道笨熊的讽刺意思,黑黠本以为可以轻易击杀周伯通,可如今看来是没有丝毫可能,盛怒之下不得不用出增益魂技鬼影,让自己身形快如闪电,以图拳掌可以命中这个损人的老头。

    周伯通但见对方身形闪动,不但速度暴增,而且竟还留下道道虚影,好似凭空生出了几个对手一般。童心使然,周伯通不但不惊,反而嘻嘻一笑,叫道:“好玩好玩,让你看看我这双手两用之术!”

    这下本以为可以扳回劣势的黑黠压力顿增,他怎么也想不到区区武技,怎么会具有魂技中分身之效,心下大骇的黑黠这才明白为何武界会以“五绝”为尊,果然不是其他绝顶高手能与之并论的!

    此时的黑黠为一灯已经身死而暗暗侥幸,不然他真敢断定自己是无法活着走出这百花谷的。认清形势的他也不再做保留,一下施展出了由吸纳天圆大师魂魄后而新生的魂技:金刚!

    这时金黄色的光芒从黑黠脚下缓缓升起,凝实魂力逐渐包裹了黑黠的全身。周伯通看在眼里却不知其练的是何种古怪的武功,刚才的顽皮劲儿也随着这诡异的一幕倏然消退,他凝神聚气,本能的将功力提升到极致,再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这个魂技是让黑黠无比的满意的,主导兽魂辟天巨猿产生的魂技大多都是直接附体的,这就使得黑黠的攻击手段如同武界武者一般,需要靠身体本身进行攻击,而金刚这个防御类魂技恰恰让黑黠防御力激增,尤其在近身对战的时候,便可以无需顾忌自身安危,放手一搏。

    但美中不足的是,魂技金刚虽然防御强悍,可却需要极强魂力的支持,以黑黠如今的魂力还不足以让这个魂技发挥到极致,不过在黑黠看来这个周伯通虽然武功不弱,却没有极具威力的攻击手段,金刚护体完全可以承受住他的攻击,从而立于不败之地。

    于是黑黠在金刚的护持下,丝毫不留余地的向周伯通狂攻猛打,起初周伯通还真被这突然的变故唬住,他只觉这对手如同化作金身一般,对打中自己的拳掌竟似凌然不惧,使得周伯通一时没了办法。

    面对此种窘境,周伯通断没有束手就擒的道理,数个回合过后,《九阴真经》中的大伏魔拳法霍然使出,稳实刚猛的劲力横生,这拳法阳刚之气甚重,招式又是神妙无方。黑黠一下就被这等拳力所笼罩,他但觉周伯通的拳劲突然威不可当,凝实的魂力虽仍可以抵挡一时,奈何魂力消耗的速度却急剧增快,情急之下施展出了吸纳神木道人魂魄后所得的第四个魂技:玄冥冰劲!

    这下周伯通瞬时压力大增,只因对方出招时夹带着阵阵寒意,拳掌所过之处全部留下一缕淡黑色的冰霜,这正是魂技玄冥冰劲赋予的攻击属性:冰&毒。

    周伯通深知这冰&毒的厉害,因为他眼见那淡黑色的冰霜落在花草之上时,花草立时枯萎,且还有缕缕黑烟泛起,周伯通可是最怕这类毒物了,当即喝道:“你小子不学好,偏偏去学这种阴毒的武功,今日废了你正好合我好邻居南帝的心意!”

    话音刚落的周伯通,双脚踏起古怪的步伐,嘴巴嬉笑眼色却是凝如实质,整个人都好似变得不怎么真实了。黑黠不想周伯通竟还有压箱底的招数,自恃玄冥冰劲的厉害,一掌伴着鬼魅般的身形,向着好似在原地飘动的周伯通击去。

    这一掌竟然中了!黑黠即便自感诡异,可这一掌确确实实打中了周伯通,只是那周伯通好似没事一般仍在黑黠的身前站立,而黑黠的手掌仍停留在周伯通的身体里,这下黑黠惊骇之情不仅仅是生在心里,而是在脸上深刻的表现出来!

    如果是在魂界,黑黠当然相信此等能力的存在,可对方明明只是一个武者,且离曾经灵魂出体、重塑肉身的独孤求败与黄裳还有一段很大的距离,但所使武技之神奇绝不逊于于魂界里的顶尖魂技!

    黑黠哪里知道这绝技乃是周伯通半年前,在道教典籍《清静经》中所悟的,名曰:大道无形!

    武界中武者修习的武功,不论外家功还是内家功,无非是追求身体机能的不断提升,在这种修炼过程中,会将天地万物融入武理,只不过仍然属于肤浅的认知。

    当一位武者将自身机能提升到极致时,就达到了武道的巅峰,也就成为现今武界中至高的存在,可是武道巅峰同样是一个瓶颈,这瓶颈可怕到让几乎所有绝顶高手止步于此,究其原因乃是没有顿悟天地,并将自己彻底融入这天地之中。

    这里所说的对天地的顿悟,是一种玄之又玄的感悟,没有任何文字可以形容,却是非常真实的存在于领悟者的意识里,以不能言传的方式让武者体内真气化为真正之“气”,从而完成突破,进入御气之境!

    自杨不过修成无我剑气之时,就标志着他突破了武道巅峰,而周伯通所使的令黑黠都无比震惊的绝学,大道无形,也是达到御气之境的一种表现。

    感悟不同,对“气”的运用也会有所变化。此“气”极端接近天地元气,只因顿悟天地后的武者,自然而然的将自己融入天地之中,寻求天地本源,以图与天地归一,而武者体内的真气也就在与天地元气圆润贯通中渐渐升华,转化为另一种境界的“气”。

    内力、真气同质而异名,只是用与不用之别。御气境武者的内力在不自觉中产生了本质的变化,这就使得从前修习的武功也因“新内力”而逐渐变强,只是武界的诸多记载早已失传,就像而今的周伯通,在踏入御气境后却依然不自知一般并不自知。

    这周伯通所使出的大道无形,正是由从前武功结合新生的“气”而衍生的全新武技。

    所谓形无形,形非形,无定形。其实黑黠一掌打中的周伯通已经不是他眼中所见的周伯通了。此时的黑黠完全受到周伯通所御之气的蒙蔽,因而当黑黠眼见周伯通突然消失在眼前时,瞬间明白自己败了!

    那时周伯通的一拳,不知如何竟然击在黑黠的后背之上。那一拳已然不自觉的用上了达到御气境后而生的内力,如果黑黠哪怕再多重塑一魂位也可勉强抵挡,但现在仅仅融入四魂的武魂,在实力上还是跟周伯通有着不小的差距。

    因施展金刚而凝实的金色魂力,被那一拳瞬间冲破,但挨了那一拳后的黑黠却没感到后背有丝毫的疼痛,一点喜色刚刚生出,却被前胸的剧痛瞬时打压下去。黑黠哪里晓得周伯通那拳竟如此神妙,心知这个老头深不可测,以目前自己的魂力级别远远不是他的对手。

    心中惧意已生,就更无法与之匹敌了,黑黠拼着被反噬的危险硬是祭出了魂兽真身,辟天巨猿!其实黑黠如此,并非想拼死一搏,只是为了虚张声势,给自己创造一丝逃命的机会。但令他难以想到的是,看到辟天巨猿虚影的周伯通竟被吓了个半死,以为是妖魔出世。他如孩童般的心性,怕极了妖魔鬼怪,竟一下飞身冲出了百花谷!

    这戏剧性的一幕让黑黠一时摸不出头绪,而他心里还很是害怕那周伯通返回的,可一灯尸身中强大魂魄的诱惑又是万难抗拒的。黑黠心里一横,当下果断决定去吸纳一灯魂魄,他清楚的知道,一旦自己再纳入一魂,即便周伯通来了也可再与之一战。

    只是黑黠却不知周伯通是肯定不敢再来了,身在魂界的他哪里明白,兽魂真身对武界中人来说简直闻所未闻,他自己生于魂界当然见怪不怪,可对周伯通来说就是惊怪绝伦了。

    那周伯通最喜扮鬼吓人,就因他自己特别惧怕鬼怪,才想当然的认为觉别人更加惧怕了。其实周伯通没被吓的当即昏死就已是万幸,黑黠也不知道他刚才其实错过了再捡次便宜的机会,因为那周伯通才刚刚奔出百花谷不到半里地,就真的晕了过去。

    站在一灯大师尸身旁的黑黠心知,这得道高僧体内魂魄正气十足、坚毅异常,吸纳起来绝非易事,之前在他吸纳天圆大师魂魄时,就已经遇到过此类情况,还曾与那魂魄的抗拒力激斗许久,才得以成功。可那时黑黠形势大好,因为当他完成吸魂纳魄后的那一刻,瞬间击杀了与芊莫缠斗的神木道人,又接着得到了他的魂魄。

    但这次黑黠吸纳一灯魂魄的处境就不同了,不但要提防周伯通随时出现,还失去了芊莫的护持。在此番情形下,让黑黠甚至觉得,命芊莫装作小龙女拖住杨过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提到装作小龙女的芊莫,还要从那日黑黠遇见杨不过说起。只是那时的杨不过并未留意黑黠,而黑黠也并不知道他所见的杨过,其实早已换做他人。

    既然不知杨不过的真实情况,黑黠就下意识的认为,他曾经派到武界的手下,并没有成功击杀杨过,这便让黑黠觉得杨过的实力果真高深莫测,一时当然不敢触其锋芒。而黑黠又怕自己的计划会被杨过搅乱,就索性让芊莫装成小龙女拖住他的行程。

    又因杨过曾经识破过假装小龙女之人,就只得让芊莫装成失忆的样子来故布迷阵,其实这本身风险很大,芊莫极容易被杨过识破。那时的黑黠也狠心的做出了牺牲芊莫的决定,却不知此杨过非彼杨过,竟然在遇到芊莫装成的小龙女时没有丝毫的怀疑。

    黑黠如果知道真相,一定追悔莫及,因为那样他完全可以借助芊莫布置一场杀局,杨不过很可能真会落入圈套,倘若如此黑黠也不会在日后对决这武界第一高手了。

    经过上次吸纳天圆魂魄时积攒的经验,黑黠在这次吸纳一灯魂魄时明显顺利许多,此时的黑黠如同捡到一件至宝一般,心中兴奋不已,连之前受创于周伯通的事也渐渐淡忘了。因为一灯的实力之高,让吸纳其魂魄的黑黠不但魂力更上一层楼,而且自信一定会得到一项极好的魂技。

    新魂技的信息,也在黑黠完成吸魂纳魄后,渐渐出现在他的脑海里,使得黑黠嘴角浮泛起邪笑,因为他知道了这新生魂技,“凝魂”的厉害!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