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章 特别篇 长春隐秘

    第004章特别篇长春隐秘

    “春游浩荡,是年年寒食,梨花时节。白锦无纹香烂漫,玉树琼苞堆雪。静夜沉沉,浮光霭霭,冷浸溶溶月。人间天上,烂银霞照通彻。浑似姑射真人,天姿灵秀,意气殊高洁。万蕊参差谁信道,不与群芳同列。浩气清英,仙才卓荦,下土难分别。瑶台归去,洞天方看清绝。”

    作这一首《无俗念》词的,乃南宋末年一位武学名家,有道之士。此人姓丘,名处机,道号长春子,名列全真七子之一,是全真教中出类拔萃的人物。《词品》评论此词道:“长春,世之所谓仙人也,而词之清拔如此”。

    这首词诵的似是梨花,其实词中真意却是赞誉一位身穿白衣的美貌少女,说她“浑似姑射真人,天姿灵秀,意气殊高洁”,又说她“浩气清英,仙才卓荦”,“不与群芳同列”。词中所颂这美女,乃古墓派传人小龙女。

    她一生爱穿白衣,当真如风拂玉树,雪裹琼苞,兼之生性清冷,实当得起“冷浸溶溶月”的形容,以“无俗念”三字赠之,可说十分贴切。长春子丘处机和她在终南山上比邻而居,当年一见,便写下这首词来。

    ...............................................................引自《倚天屠龙记》

    丘处机自第一眼见到小龙女起,就有一种特别的感觉,总感其神似一人,却又不敢去回想那一直萦绕心头的旧事。

    时光倒回,只有十四岁的丘处机,就已经开始自行苦修,只因他幼年便失去双亲,受尽磨难,便深信尝遍人间苦,方成天上仙的道理。曾经,丘处机一度居住在龙门山中,过着“顶戴松花吃松子,松溪和月饮松风”的生活。

    每隔一段时间,丘处机也会下山,凭借一点微末的医术,为山下村中人看病行医,广积善德。

    话说一日丘处机在下山时,却见山路上有一妇人,怀抱一女婴风尘仆仆往山上赶来,仔细一问,原来这妇人路经此地时,她那未到一岁的幼女突然高烧,在村中得知山上有一会瞧病的道人,便急忙奔上山来。

    丘处机慈悲为怀,当即救人,而那女婴虽沾染风寒但也并无大碍,一副药下去已然好了些许,可让丘处机担心的是,那妇人竟然受了很重的伤!

    丘处机本想救治她,奈何力有不及,那妇人自知命不久矣惨然一笑道:“我本是益州人士,三年前结识夫君,不顾家人劝阻,随他远嫁西域。”妇人说罢干咳两声,续道:“夫婿出自武林世家,奈何家道中衰,因上辈旧仇,被一帮恶徒欺上门来,可怜他为护我们母女遭了毒手,而我也被人击伤,带着女儿一路东逃,没想尚未赶回娘家,就已是支撑不住了。”

    这母女的遭遇让丘处机悲愤不已,眼见着妇人恐是活不过今夜,为了让她得以安心,便道:“你若信得过在下,可告之你娘家在何处,我定会将这女婴安然送到!”

    那妇人面色凄然,道:“我既已身死,想必娘家中人也未必会善待我这幼女,感谢道长高义,但也不用费心将她送回,不知山下村落中可有无儿女的人家,我见那里民风淳朴,如果有人肯抚养,我就死也瞑目了。”

    丘处机觉得如此也好,便答:“我必找到善待这孩子的人家。”

    妇人听后,面露红光嫣然一笑,竟是无比的艳美,然而丘处机心知她已是回光返照,只见这妇人轻抚了一下熟睡的婴孩,浅笑道:“她名叫林玉露,是父亲为她起的,既然过寄到旁人家定要改名换姓,那本名还望道长替她记下。”

    那夜过后,年轻的妇人伤重辞世,翌日丘处机也果真找到了肯收养这女婴的人家,而后他便在山中继续悟道,也时常会下山看看这个女婴,见她逐渐成长很是欣慰。

    岁月如梭,转眼十年已过,那时林玉露已是出落得美丽光鲜,可是小小年纪就对经常来看她的丘处机滋生出了爱慕之心。

    这也难怪,年少时的丘处机不仅俊美倜傥,更是文采风流、旖旎万千,也一直在教村中的孩子读书识字,对林玉露又是格外照顾,而且林玉露也不负所望,表现出在诗词上的天赋,深合丘处机的心意。

    只是丘处机不知,他已经深深的扎进了一个小女孩的情思之中,那林玉露苦读诗书也不过是为了迎合丘处机的喜好。可是林玉露的这缕青丝,却随着丘处机的离去悄然深藏,也只有四下无人时才得以小心的释放。

    林玉露永远不能忘记当时的画面,也一直暗恨着那个叫王重阳的道士,她记得那道士来时,与丘处机每日谈天说地,好不投缘,最后竟然拜他为师,更是随王重阳而去。

    可是即便人去了,这情也是挥不去的,反而随着年岁的增长徐徐地强烈起来。

    丘处机离去后的第六年,龙门山下的村子不知因何闹了瘟疫,许多人死在了那场瘟疫里,连林玉露的养父养母也包括其中,即便还有活下来的,也陆续离开了这个村子,只有林玉露不肯离去,苦苦等待那个锁住她心的道士。

    后来林玉露更是索性住进了丘处机曾经居住的茅屋中,在龙门山上日日看着丘处机留下的墨迹,天天盼着这心中人的到来。

    林玉露自丘处机离去时,就一直等着,没想到一等就是近二十年。

    岁月是无情的,却很难催老一颗有情的心,林玉露时刻盼着丘处机回来,又时刻期冀丘处机仍可以见到最美时的自己。她耐着寂寞,精心的生活,漫长的苦等也变成了轻描淡写,她尽量不让自己感到苦,因为身在苦中的女子会很快的衰老。

    那日林玉露正巧三十岁,而那日丘处机也带着失意与愧疚,回到了当年与王重阳初见的地方。

    谭处端的死,杨康的一意孤行,都如噩梦般在他心头回绕。

    只是当回到曾经的故居中,丘处机见到了一位容貌出尘的年轻女子,那脱俗之色让心情沉重的他豁然舒畅。

    丘处机当然不是好色之徒,只不过林玉露如仙如幻,让丘处机有了一种不带任何邪念的倾慕。修道本是为了脱离凡体而成仙,只是丘处机多年来因为江湖琐事渐渐迷失从前的初衷,受到红尘虚名牵绊的他,乍见林玉露时好似真觉自己已是身在云端,忘却一切,也不再为任何事而烦恼。

    林玉露双眸含泪,千言万语化为乌有,站在那里无声无息,只是丘处机却哪里会想到,这个在她眼中无比年轻的女子已是年过三十,又哪里会记得曾经的那个女婴。

    缘分在某一刻早已注定,竟似躲也躲不掉的。

    那夜,丘处机眼中的林玉露是仙,让一个陷入迷茫的道士浑然忘我,让积压的抑郁尽情的释放。

    那夜,林玉露将自己扮作了仙,给了丘处机一夜的温馨,一夜的缠绵,让一个深陷尘世中的道士,如临仙境,飘飘欲仙。

    那夜,丘处机不能自已,而那夜,林玉露却灵台清明。

    那夜,丘处机终是熟睡,而那夜,林玉露却一直醒着。

    这是只属于龙门山上的一段情,二十年的等待也不过是为了一面,林玉露宁可忍着孤眠时的思念,也不愿因去寻丘处机而使得这情变得生硬。

    聪明的林玉露明白,丘处机即便来了依然会离去,她不想让这段情充满着苦意,她要让自己的爱至少可以如云般漂浮,哪怕无法相守,也要添上一笔自在的美丽。

    所以天色未亮之时,林玉露便悄悄穿好衣裳,又悄悄亲吻了身旁之人,接着就悄悄的离去,她不愿丘处机因为昨夜而永世不安,也不愿他为了自己违背一生的意愿,她只愿为自己心中所爱,留一个美丽的梦。

    林玉露觉得上天待自己很好,送给她一件最美的礼物,那一夜后她怀上了丘处机的孩子,为了腹中的孩子可以离自己的父亲近些,她选择居住在离全真教不远的山窑中,日夜期盼着这个新生命的降临。

    可是上天又是残酷的,林玉露在孩子将要出生时,自感身体难受异常,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那日傍晚林玉露最终在剧痛中晕厥。

    命运总是那么的捉弄人,林玉露醒来时身旁多了一名中年老妇,林玉露不知这中年老妇是何来历,可她知道如果不是这老妇,是没法保住她孩儿的性命。林玉露只见这中年老妇将熟睡的婴孩抱到她的身边,张口笑道:“幸好我这玉蜂蜜很是独到,可以给婴儿服用,不然你的女儿可会一直哭闹不停的。”

    林玉露看着心爱的女儿,心中极是幸福,只是感叹女儿和自己竟有着相同的命运,都是一生下来不久便失去母亲。

    林玉露对自己的现状再清楚不过,一脸哀求的看向这中年老妇,刚想开口却听中年老妇先说道:“你可姓林?”

    林玉露一听,心下大奇道:“前辈我叫林玉露。”

    中年老妇听后浑身一颤,然后反复念叨着林、玉两字,过了许久突然叹息道:“一切都是天意啊!”

    话说那这中年老妇正是从前林朝英的丫鬟,名叫云蕊,她自幼跟随林朝英,对其家事十分了解,她知道林朝英还有一个弟弟,比林朝英小了十岁有余,而林朝英也正是因为这个弟弟才离开家门,远走他方。

    十多天前云蕊路径此地时,恰好看见了林玉露,总觉得她与当年的小姐有着七分神似,当时虽未问询,却因见到这极像小姐的孕妇即将生产而心生惦念。故而她今日终是再来此处,却意外遇到即将临盆的林玉露,并在她难产时,保住了腹中胎儿性命,可是对失血过多的林玉露却是回天乏术。

    林玉露听着天意两字心中疑云更深,而云蕊自感猜测无误,便将其中往事一一道来。

    原来在林家按辈分算,朝的后辈正是玉,再加上林玉露与林朝英有六分相像,云蕊万分肯定她的小姐正是林玉露的姑姑。知道前因后果的林玉露对云蕊倍感亲切,这才将自己女儿的身世向她道来,云蕊一听乃是丘处机作的孽,心下盛怒,不想那全真教的道士竟然害了林家两代女子!(笔者评:加小龙女就三代了,作孽啊--!)

    在林玉露苦苦哀求后,云蕊终于打消了找丘处机算账的念头,暗叹这情究竟是为何物,但回想曾经执迷其中的自己,也就一切释然了。

    林玉露自知命难久矣,便急于想为自己的女儿起个名字,只是她并不知晓丘处机的俗家姓名,只得以许身丘处机之地的龙门山为纪念,给女儿取了一个龙姓,恰巧这日正是碧霞元君的生辰,便为女儿取名为龙碧霞。

    在林玉露身死的那夜,云蕊用包袱裹着龙碧霞放在重阳宫外,为的只是完成林玉露的心愿,让丘处机听听自己女儿的哭声,在正当一群道士面对女婴束手无策时,云蕊及时现身把龙碧霞带回古墓抚养。

    那是年纪尚小的李莫愁呆呆的看着这个女婴,不禁让云蕊为这对师姐妹竟然还有着一些渊源而感叹。

    云蕊没有告诉过李莫愁她手帕上那曼陀罗花的来历,也一直将龙碧霞唤作小龙女,为的就是不想让她们再沾前缘,让林家、李家的旧事永远的掩埋。

    之后数年,云蕊自己在古墓中悉心照料这两个女孩,那小龙女毕竟算是自己小姐的孙儿,加之年幼,自小云蕊便偏向于她,却不知竟惹来李莫愁的不快。

    令云蕊没有想到的是,在外卖弄武功的李莫愁,竟然无意中引来了已是疯癫的欧阳锋,这只因古墓中的一点招式像极了白驼山的武功,勾起了欧阳锋曾经的记忆。

    最后云蕊死在了欧阳锋的手上,这一切的陈年旧事,前因后果,也随着云蕊的死彻底的埋葬在历史的烟云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