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郭芙之死

    第27章郭芙之死

    这突然爆发出的强横力量让杨不过难以置信,而他更惊异于竟可以轻易施展出诸多惊世骇俗的武功,只是这神秘莫测的能力,在轰杀公孙止后便立时消失了。

    杨不过此刻只感浑身无力,看着掉落在地的刀剑,想上前捡起看看究竟何物,可刚想动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居然连一步都无法迈起。杨不过并不清楚,刚才凭空出现的力量,早已超越他身体所能承受的极限,所以在那力量消逝后,身子如同掏空一般,已是气力皆我,连他的骨骼、肌肉、筋脉乃至血液,都一时出现了僵硬麻木的状态。

    当组成身体的一切元素,好似静止似得的停止后,杨不过除了仍有五感,仍能思考外,已如一个活死人般站在那里,身体再也不能受到自己的控制,他很想躺下,却连摔倒在地的能力都没。

    郭襄、张君宝在很远处听到几声巨响后,终是按耐不住心头的惦念,返回此处看到了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杨不过。郭襄见杨不过那般僵直的模样后就心知不好,赶忙飞步而出,来到杨不过近前,关切的问道:“你这是怎么了?”

    杨不过虽知郭襄就在身旁,但奈何无法开口说话。郭襄见到杨不过毫无反应不由得慌乱起来,抬手拍了一下杨不过的左肩膀并道:“杨大哥,你究竟是怎么了?!”

    她不碰杨不过还好,这一碰之下但觉其身上冰冷无比,手不禁一缩,心里就更是着急了。

    这时张君宝也已站在杨不过旁边,但他不像郭襄那般关心则乱,见到掉落在杨不过前方的刀剑后,对郭襄说道:“公孙止似乎已经被打退,连兵器都丢下不管了,或许杨……。”

    他刚想说杨居士,又觉自己早不是少林弟子,这口气也却是该改改了,才又道:“或许杨大哥,只是暂时难以动弹,他既然已经降服那公孙止,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碍。”

    这时郭襄才注意到那对邪性十足的刀剑,于是对着刀剑愤愤的说道:“也不知是哪里来的邪物,定要将他们带回襄阳,让母亲想法熔了。”而后又对张君宝说道:“张兄弟,看来杨大哥一时半会定然难以活动,不如我们先将他带回襄阳再作打算。”

    张君宝觉得如此甚好,就自告奋勇背起杨不过,而就在他触碰到杨不过的瞬间,才明白了刚才郭襄为何如此慌乱,原来杨不过竟犹如冻僵一般,周身很是冰冷。

    在背起杨不够的同时,张君宝运起九阳真气,用以驱走杨不过身上的寒气,郭襄也修习此功,自然感受到张君宝九阳功的深厚,不由得暗赞张君宝这等年纪就已将《九阳真经》练至如此高深的境界,一身功力恐怕已不在自己胞弟之下了。

    就这样,张君宝身背杨不过,郭襄手拿公孙止掉下的刀剑,向着襄阳方向赶去。这一路郭襄还不停的运用自己习得的部分九阳功力,将热气不断渡入杨不过体内,她自己也不知怎得,明明早已知道这人并不是他的大哥哥,可是那种感情非但丝毫没有消减,反而又多了一些现实之感。

    曾经,小龙女注定是他大哥哥的妻子,哪怕郭襄将自己想象成先遇到杨过的“大龙女”,也依然只是幻想与奢求。如今却是有很多的不同,和他大哥哥一模一样的杨不过就在自己眼前,而且她清晰的感受到,杨不过对自己是有爱意的,况且郭襄对杨不过也同样有着好感,不禁觉得自己或许真的可以陪伴杨不过,一起仗剑江湖,实现深藏在心中的美梦……

    就在郭襄浮想翩翩之时,她却没有注意到手中那对刀剑如同醒来一般,泛起阵阵红光。

    又走了一段路程,郭襄怕张君宝太过辛苦,就让他在前方大树下稍作休息,而张君宝虽觉自己仍有前行之力,却又怕郭襄累着,所以欣然同意,于是二人便来到那大树旁,将杨不过靠在树下。

    也许是郭襄与张君宝都为杨不过注入九阳真气的原因,此时杨不过的身体已经不像先前那样冰冷,郭襄觉得杨不过应该正在好转,也就放下心来,便和张君宝各自坐在地上运功调息。

    杨不过之前因过于疲惫陷入昏睡,如今也是渐渐转醒,当他看到坐在地上面色红晕的郭襄,不禁觉得分外好看,不由得痴了起来。

    就在杨不过偷眼瞧着郭襄时,突觉一股凶气泛起,他这才发现郭襄身旁地上放着那对公孙止所用的刀剑,心中霎时不安起来,他很想对郭襄说让她赶快远离那刀剑,却依旧无法开口。

    杨不过如坐针毡,心乱如麻又毫无对策时,恰好听到三匹快马奔走之声由远而至,郭襄、张君宝也马上警觉的向远处观望,却见来人正是郭襄的姐姐郭芙以及武氏兄弟。

    郭芙一行之所以半路回身来寻郭襄等人,皆因郭芙在与自己妹妹告别后心中总感不安,她甚至觉得杨过十分怪异,只是她凭自己的感觉,却无法想通那怪异之感从何而来。一路之上,郭芙一直思前想后,再加上先前郭襄明显没有对她讲出实情,最终还是决定返回来,瞧瞧他们究竟去哪。

    郭襄、张君宝见郭芙等人回来,立刻起身相迎,而郭芙见到杨不过始终背对自己时,不知其又要搞什么鬼怪,可当她刚想开口说话之时,刚好看到前方一对被放在地上的刀剑,不知为何自行飘起,好像正准备刺向杨不过!

    郭襄、张君宝二人背对刀剑,哪里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们只见郭芙突然跃向他们的身后,紧接着大武小武也是飞身赶上。郭襄和张君宝见状立时回头,却正见郭芙倒在杨不过的身旁,而公孙止的那对刀剑,竟然已经从正面刺穿了郭芙的身体!

    这一切全被杨不过看在眼里,他目眦欲裂,本是不能动的身体也开始颤动起来,一种莫名的悲痛从心底升起,他很想尽快扶起倒地的郭芙,奈何依然无法动弹分毫,只有眼睁睁的看着郭芙血愈流愈多,气息越来越弱。

    大武、小武,郭襄、张君宝已经围在郭芙四周,任谁看到此种场面都知道郭芙定然无救,而郭芙却双手抓地,挣扎着让身子向左微移,面向杨不过以微弱的气息说道:“我欠你的,是不是可以还上了……”

    杨不过没有预料到,为何此刻自己的心情是那样的难受,按理说虽是郭芙为救他而死,难受倒是必然,只不过现在的感觉远远超越了救命的恩情,而是好似见到即将身死的至亲一般,他甚至有种很想冲过去紧紧抱住郭芙,再将许多想说的话对她说出来的感觉……

    杨不过与郭芙双目相交柔情无限,不过他们平生仅有的一次没有敌意的相视,竟然成了诀别。可怜他们自小相识,起初也是互有好感,却只是从来不懂得如何表达,导致以后仇怨不断、间隙甚深,再后来郭芙更是接连铸成大错,使得杨过对其恨海难填。

    而郭芙与杨过的相似之处,都是嘴硬心软,本心想说的话,却硬是从不出口,所以即便仇怨冰释后,依然如同冤家一般难以相处。

    回想他们年幼之时,或许有一缕情愫因初识而生,却不幸的被以后的种种,残酷击毁,只不过那初面之缘的美好仍是无法消褪的,连他们自己都从不承认的情丝,竟然在生离死别之际油然的强烈起来。

    杨不过怎么也想不通,自己为何会有如此奇怪的感觉,只是在这样的情形之下,他也无心在胡乱猜测,这才急忙稳住心神,使得自己赶快平和下来,并尝试着运起行功,好让自己可以尽快复原。

    杨不过知道公孙止业已身死,当然更明白那刀剑才是真正可怕的敌人,为了眼前人的安危,他想让自己抓紧恢复行动的能力。郭襄等人则心里既悲痛又慌乱,哪里留意郭芙临死前的眼神所流露出的情感,面对已然气绝的郭芙,连张君宝都不自觉的流下了泪水。

    就在这时,杨不过再次感到刺入郭芙体内刀剑所散发的杀气,他心急如焚,又不能动弹分毫,如同困兽一般只有在心底不断的嘶吼。

    从郭芙背后刺出的刀尖、剑尖正冲着在郭芙身旁的武氏兄弟,树前靠立的杨不过发觉那对刀剑蠢蠢欲动,怎奈无法相告,围在郭芙身边的四人哪里想到,夺命的危机又要悄然来临。

    郭襄心痛至极,好在并没有完全失去理智,她心知接下来该做的事还需早作计议,可就在刚想开口之际,那郭芙体内刀剑瞬时化作如实质般的两道红光,在郭芙体内极速窜出,射向武氏兄弟。这速度太快,快到他们皆没有任何反应,一瞬而过,可这时郭襄、张君宝看到的已是倒下地上的两具尸身。

    杨不过心如刀绞,他把三人的死全部归罪于自己,暗恨自己为何如此无能,救不了任何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一个个倒下。

    郭襄哪里承受的了这接二连三的打击,她看着落在地的两道红光逐渐化为虚影,并在缓慢的融合,痛心疾首的她也顾不得许多,掌中运力猛然向地上那片红光劈去。

    杨不过、张君宝见到郭襄此番动作,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他们只见那一掌果真击碎了那片红光,只见碎裂的片片红光顷刻间化作红色粉尘,随风从郭襄脸前飘过,而后就消散在空气之中。

    这奇诡的一幕令郭襄惊呆了,她也没料到真的毁坏了那件邪物,以致在粉尘飘来之时都没有举手相挡,任由其从脸上吹过。张君宝见状赶忙跑了过去,问询郭襄可觉安好,郭襄怔怔的问道:“我没事,那刀剑化成的红光去了哪里?”

    张君宝亦是不明所以,木讷的看着郭襄的面容,眼见真的无事后才放下心来,答非所问道:“我们接下来要如何?”

    郭襄看着眼前三人的尸身,外加一个不能动弹的杨不过,心想:“即便有路旁快马相助,也难以将他们一并带回襄阳,若让一人先去襄阳报信,这一去一来也要许久,何况人死为大,理应尽快入土安葬。”

    想到这,郭襄就对张君宝带着哭腔低声说道:“我们先好生安葬了姐姐,大武哥、小武哥再做打算吧。”

    于是他们二人先找到一处相对僻静之所,然后伐树砍枝造出棺木之形,将他们三人分别放入其中,接着又掘土挖坑将他们掩埋,最后以木做碑,再刻上碑文,立在墓穴之上。

    虽然这安葬之物都是简单无比,但郭襄同张君宝也是费尽心思,并且为之忙了许久。等二人跪拜完毕之后,太阳早已落山,他们两个劳顿无比一时也没法赶回襄阳,就准备先在此处留宿半晚,再尽快带杨不过返回。

    张君宝因为昨日就已疾奔许久,至今没有休息片刻,再经过今日的一番折腾更是疲惫不堪,任他内功底子再好也是支撑不住了,躺在地上便呼呼大睡起来。

    郭襄虽是同样疲惫,但这两日里她受到的打击实在太大,心绪不宁以致难以安眠,自己静坐了一会后,便来到杨不过身旁,见他闭目好似昏睡一般,就在他身旁坐了下来,再瞧一眼张君宝,确定其已然睡着后,就轻轻依偎在杨不过的身旁,想让自己此刻疼痛的内心可以有个依靠。

    有情人之间不在于言语的表达,一个简单的动作便足以讲心思透露出来,而且只有当事人才能最清晰的感觉出来。

    这杨不过却哪里是在昏睡,只是当他见到那刀剑消失后,一直紧绷的心才逐渐放松,而那时也突然想到了如今不能动弹的原因,明白了该是身体受到之前暴增力量的冲击,以致血脉肌肉呈现出僵死的状态。

    所以他现在尽可能的让自己好好休养,以图可以尽快好转。

    其实当郭襄靠近他时,杨不过就已经察觉,只是他本来就无法说话,也就没有睁眼去看郭襄。谁知郭襄竟然此刻主动靠在了他的身旁,任傻子也明白郭襄此举说明了什么,再加上在杨不过不能动的时候,郭襄那焦急之情,一下就暴露了姑娘家的心思。

    很是激动的杨不过在心底一字一字的对自己说道:“郭襄是不是开始喜欢我了?”

    如果杨不过能动,他定然会跳的很高,且还要狂奔许久才能抑制住当下的心情,可是偏偏他无法用动作释放出来。不过美梦成真,还是让杨不过一下忘却了所有烦恼,整个人都变得轻飘飘的,他虽不能动,却觉得自己已然飞的很高,并在空中与郭襄相拥相笑……

    谁想,等杨不过从美梦中醒来时,却见郭襄已经不在身旁,而张君宝正站在他前方,面无表情的看着远处,杨不过情急之下张嘴竟然发出了声音,这时他才感觉到周身虽然发麻,但已是可以微微动弹了。

    有些不安的杨不过正想起身,却在他面前的地上看到了四个由匕首刻出的字:相忘江湖。

    杨不过看到这四个字时,心一下就冰冷起来,这时听到杨不过声音的张君宝已经来到他身旁,道:“杨大哥,你可是好些了?”

    此刻心绪不宁的杨不过,却答非所问道:“郭襄去哪了?”

    张君宝摸了摸头,道:“这也不是我所知道的,可能因为先前太累的缘故,醒来时已经不早,并未发现郭姑娘的身影。”

    杨不过在张君宝的搀扶下挣扎着站了起来,本想马上去寻郭襄,但心中想到相忘江湖四字,不禁又冷静下来,心想:“郭襄既然自行离去,又留下这话,定然有她的打算,能得其青睐本该心满意足,如今何必再去拂逆她的意思。”

    于是清醒后的杨不过觉得:还是应该赶回襄阳向黄蓉禀明发生的一切,才是最要紧的事。所以他对张君宝说道:“张兄弟,我们先回襄阳如何?”

    张君宝在郭襄自行离去后已经没了方寸,就如实的对杨不过说道:“杨大哥,我本是郭姑娘叫来与她同行去襄阳的,如今她既然不辞而别,那我……”

    杨不过一听就明白了张君宝的意思,何况他也已看出张君宝的心思,心道:“他愿去寻郭襄也好,等我将一切告知郭伯母后,再去找他们也是一样。”

    遂对张君宝说道:“我此刻需要立即赶回襄阳,张兄弟既然有自己的打算,我也不便强求,我们就此别过,一路照料我只能日后再谢。”说罢硬提了一口真气飞身上马,向着襄阳而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