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玉女心经

    第24章玉女心经

    起初公孙止纯心戏弄几人,与程英、张君宝交战时连三成功力都没用上,当他见张君宝回襄阳报信时,不愿继续耽搁,便立时出手擒住二人,准备先快活一番,再等襄阳高手到来。

    此刻郭襄、程英皆被制住穴道,站立在公孙止前方却毫无惧色。程英首先开口道:“你这怙恶不悛之人,是如何死而复生的?”

    公孙止哈哈大笑道:“如此玄奥之事,只能在稍后你我缠绵之时,才能慢慢同你详细道来。”公孙止乐极忘形,刚说罢就丢下手中刀剑向程英身上摸去。

    程英眼见公孙止过来,却动弹不得,花容惨变,然而此刻郭襄却柔声哀叹道:“我比那姐姐年轻二十有余,反而不若她好看吗?”

    公孙止听郭襄如此一说,不由得停下手上的动作向她看去,只见此时的郭襄脸上媚态稍现,那双眼仿若有勾魂摄魄之能,微微的笑意更是清丽异常,九分出淡雅里夹杂的一分浓艳最是撩人。公孙止哪里经得起如此诱惑,不由自主的朝郭襄走去。

    程英一见郭襄如此,心中暗想:“襄儿你这是何苦,你是我师姊的女儿,又是我大哥的小妹妹,于情于理都该是我舍身救你,你若被那淫贼欺辱,让我以后有何颜面去见她们。”

    就在程英心有所想之时,公孙止已然来到郭襄身旁,伸手在郭襄脸上不断抚摸着,并淫笑道:“这肌肤果然鲜嫩不少。”

    郭襄此刻难受至极,却不愿在脸上表现出来,她只期盼自己可以拖住一时三刻,等自己爹爹赶来,程英就得救了。公孙止欲火焚烧,扯开郭襄的黄色衣衫,刚想将其按倒在地发泄色yu时,一个声音在他脑中响起:“都已经死过一次的人了,还是恶性不改!”

    公孙止再听到裘千尺的声音,心里登时一惊,双手不自觉的离开了郭襄,怔怔的站在那里,不知所措。程英与郭襄看到公孙止好似被什么惊吓到一般,却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都想借机尽快冲开穴道。可偏偏公孙止点穴手法怪异无比,她们徒劳无功,只得盼望公孙止一直呆立在那里,好拖延时间等待襄阳救兵。

    裘千尺发现公孙止见色心起之时,马上想到了当年的柔儿,她自己正是因为让公孙止杀死其情人柔儿后,才遭到其惨烈的报复。裘千尺本是怒火中烧,想好好再让公孙止头脑剧痛一番,但可能因为之前折磨公孙止时消耗过大,身为残魂的她竟是力不从心,仅仅说完一句话后就又昏死了过去。只不过公孙止已成了惊弓之鸟,被裘千尺若此一说,生怕其再次发狂,竟然半晌不敢动弹。

    当下正赶往襄阳报信的张君宝疾奔如飞,将高深的内功发挥的淋漓尽致,好似不知疲倦一般,比之快马都不遑多让。而襄阳那边杨不过在郭靖性命暂无大碍后,也出了襄阳城开始找寻公孙止的下落,只因不知怎得,他总觉得公孙止的存在让自己绪不宁,一定要将其除去才可安心。

    过了许久,公孙止才慢慢缓过神来,一直不见裘千尺有所动作后,他胆子又开始大了起来,只是惟恐裘千尺再突然发难,就盘算着先找一个隐蔽的地方,那时在享用这两个绝色美人时,就算裘千尺不允让他头痛,也不至于让张君宝叫来的襄阳高手有机可乘。

    于是公孙止将二女夹在腋下,手持刀剑向着密林深处飞步而去,任郭襄如何喊叫也不答话。直到来到一处土丘前,公孙止才停住脚步,自觉离刚才那地已是很远,便将程英放下,手中却依然怀抱郭襄。正当公孙止在为郭襄解带宽衣之时,他身旁的程英却叹道:“可怜你虽好色,却不知和一个什么都不懂得小姑娘行乐,哪能真正体会到男女之事的快活。”

    公孙止听程英如此一说不禁奇道:“你且说说你又懂得些什么?”

    程英媚笑道:“你懂与不懂你过来试试便知。”

    郭襄心知程英此举是为了救她,而她之前那样做不也是为了救程英,可郭襄毕竟是一个还未满二十的小姑娘,当公孙止真的开始脱去她的衣裳时,头脑已是变得昏昏噩噩,周身也开始微微颤抖,眼巴巴的看着公孙止走向程英,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程英见果然将这淫贼又引了过来,咬了咬牙道:“我懂得一套男女欢愉之法,保证你到时无比快活。”

    公孙止一听,大笑道:“你们还真是一对好姐妹,为了救对方都甘愿自己受辱,那好我就先成全你这个做姐姐的吧!”

    说着公孙止便将程英扑倒在地,口中还说道:“你且把你那欢愉之法说来听听,我若尽兴说不定还真能放了你的好妹妹。”

    程英便将几句口诀逐一说出,说罢还道:“你若一直让我无法动弹,又怎能尽兴?”

    公孙止虽未完全理解口诀的意思,但还是解了程英的穴道,就这样二人终是赤身露体相对而坐,依照口诀所说行功运气。不一会公孙止就觉全身热气蒸腾,而后他便与程英双手相合,内息相交,自感分外舒爽,又过了好一会公孙止突觉某部位一痒,便紧紧和程英相拥在了一起……

    程英所说之口诀正是《玉女心经》中的一段,乃是杨过传给她和陆无双的,她们也正是凭借此功法使得功力更进一步。只是她们没想到的是,一日在练此功法的一段口诀时,竟激发起她们潜藏在心底的情yu,二人起初并不以为意,都以为仅仅是自己心神受扰,便强忍着某种yu望继续修习。可后来二人竟紧紧的相抱相依,相互亲吻,再也分不开了,到最后竟做出了匪夷所思之事。

    她们相信杨过不会特意设计陷害她们,只觉是自己当时练功时,心境受扰,一时走火入魔才做出如此污秽的行径。也就是从那时开始,程英同陆无双再难面对她们之前所做之事,就这样分开了,算算已有近两年未见。

    杨过与小龙女练此功法时,却从未遇到过此种情况,实因那时他们心中并无所谓的情爱之事,还有在修炼那段口诀时恰好被赵志敬和伊志平打断,以致没有深陷其中。可这《玉女心经》中却是可以勾起一同练功之人心底的爱yu,并使之一时无法自拔,而创出此功法的林朝英正是为此送了性命!

    当年林朝英创《玉女心经》说是为了克制全真武功,实际却是为了寄托心中对王重阳的思念之情,所以就不自觉的将心中的情爱融入此功法之中,后来更需要两个互相扶持方可练成,林朝英虽不承认,可她心中与自己同练此功之人就是王重阳。这么一来《玉女心经》中被林朝英无意间引入了双修之法,她身为此功法的创造者,却因为对感情陷的太深并未留意。

    后来当林朝英与自己的丫鬟同练《玉女心经》时,不想真的激发起心底的情yu,从而做出为人所不齿之事。林朝英是为女子性格却既刚烈且强势,她倔强又不服输,这才导致后来同王重阳势如水火,如此一个女子做了这样的事,心底就更无法谅解自己,不久便郁结成疾。

    也许是林朝英命中该有此结局,《玉女心经》的负面效应只会影响心中牵挂情爱之人,谁能想林朝英的丫鬟竟暗自迷恋王重阳,并一直埋藏在自己心里。

    可怜林朝英到死的那刻都不知道,相伴自己许久的丫鬟居然和自己同恋一人。而她的丫鬟性格并不像林朝英那般,虽然经历了不堪之事,但身心并没受到过大的打击,即便一直耿耿于怀,却不像林朝英那般英年早逝。

    她曾想毁掉这个害了自己小姐的功法,但又觉是她小姐的一番心血,这才留了下来。一来不传后人全真教心法口诀,使他们难以修炼;二又定下苛刻的门规,其实也是为了自己弟子练不得此功。没想到这等事竟又发生在另外两个女子的身上,而如今又被程英化繁为简用此法与公孙止交合,尽量拖延时间,意图张君宝带人回来救下郭襄。

    程英为了不让公孙止再去侮辱郭襄,就尽可能的让其达到最大限度的满足,即使泪水在她的心中不住流淌,却丝毫不敢表现出来,从而坏了公孙止的兴致。一旁的郭襄早就不敢再看,她没想到这样的事真的发生了,程英为救她甘愿牺牲,而此时她却无能为力,开始郭襄还不停的咒骂公孙止,而后来剩下的就只是心如刀割了。

    一番云雨,春色无限,程英借此法使得公孙止完全沉浸其中,直至自感再无力消受,才舒适的躺在地上,手却还不断在程英身上乱摸。程英想以弹指神通偷袭他,但又怕激起公孙止的凶性,反而害了郭襄。

    就在这时,杨不过的长啸声在远处响起,不断的呼喊着郭襄的名字,而张君宝也一遍遍叫着:“郭襄、程英你们在哪。”公孙止心知杨过即将出现在此,赶忙穿上衣服,身心得到无比满足的他一时也没了杀意,手持刀剑慌忙离开此地。

    程英也将衣裳穿好,一步一步走到郭襄面前,出手为其解穴,却没有成功,便轻轻地对郭襄说道:“杨不过在昏迷时不住念着你的名字,相信你定是他十分在意之人,他即为“穿越”而来的人,便并非杨过,你不要有所顾忌,如果心中真的有爱意,就一定要珍惜。”

    郭襄泪眼汪汪的看着程英憔悴的面容,有许多话想说,却一个字也讲不出来,只有嘴唇在不住颤动。程英握着郭襄的手柔声续道:“你不必惦记我,一切都是我心甘情愿。”说罢便转身离去。

    又过了一会,杨不过与张君宝终于找到这里,他们见到站立在前方的郭襄,便一并跑了过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