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一世孽缘

    第22章一世孽缘

    就在那左手剑即将刺入郭靖心口的瞬间,公孙止突感头部一阵剧痛,速度顷刻变缓。郭靖见状拼命硬提了一口真气,右脚点地向后弹了约半尺的距离,这才侥幸躲过剑尖。公孙止自感那剧痛来的离奇,可为了击杀郭靖,也顾不得多想,使劲咬破嘴唇,借痛止痛,右手刀又朝郭靖劈下。

    郭靖见此,立即顺势后倾,仰天倒地,再次躲了过去。公孙止头痛欲裂却仍无法击杀郭靖,已是怒到极点,招式全乱、毫无章法,如同泼妇般乱刺乱砍。这种泼妇打架的姿势,除非那泼妇老公想以挂彩来哄老婆,否则根本不会中招。

    捡回条命的郭靖虽也奇怪公孙止为何如此,性命攸关之际哪里能想得许多,转身疾走直奔快马而去。公孙止当然不想让郭靖得逞,奈何这极端的疼痛,已让他浑身发抖刀剑难握,错过了截杀郭靖的最后时机,只得眼看着郭靖趴在快马上朝远处而去。

    公孙止错失良机愤恨难当,恰巧他头疼也因郭靖离去而停止,一时想不出所以然的他,耳边突然响起一个既可怖而又熟悉的声音:“哈哈哈哈哈!你没想到吧!你想杀的人我偏不让你杀!”

    一听这个声音,公孙止吓得魂飞魄散,面部不禁强烈的抽搐起来,手中也再握不住那对刀剑,整个人都变得麻木,呆立在那里。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公孙止才慢慢地缓了过来,如同隔世一般,让他此刻感觉周围的事物仍然都不是现实。

    神情恍惚的公孙止,尝试着轻声说道:“你到底在哪?是不是……”公孙止说道此处,欲言又止,好似不想证实他的猜测一般,竟把刚要说出的话收了回去。

    “哈哈哈哈哈,造化弄人,想必你也无法预计我们竟会如此!”公孙止这时才清楚的感觉到,这个声音不是从他耳中听到的,而是在脑中传来的!

    刚才还试图回避事实的公孙止,当下不得不承认他的猜测了,他嘴巴想张口说些什么,却颤抖的发不出音来,脑中嗡嗡作响,甚至一度想自行了断。可是好不容易重生的他,确还有诸多的不甘,公孙止一发狠,十指插入了双腿两侧的肉中,借助剧烈的疼痛,来摆脱无法自拔的恍惚之感,强打精神说道:“你的魂魄为何存于我体内!?”

    那恐怖的声音又在公孙止脑中高声邪笑,道:“说来还得感谢让你复生之人,但其中奥妙也不是我能知晓的。”那声音停顿了一会,又开始狂笑:“哼哼哼哼……恐怕让你复活的那人也未必注意,不然他又怎能任由我与你魂魄同体,坏了他的大事!”

    公孙止如今只有接受事实,并思索着如何解决掉这个极大的麻烦。为了先稳住这体内的魂魄,他语气缓和地说道:“你我好歹是前生夫妻,你设计将我害死不是应该早已解了心头之恨,如今我们重生本是好事,你又何必从中作梗。”

    “公孙止!复生也只是你复生而已!我如今不过是你体内一个冤魂,所谓的好事不过是可以折磨你!”那声音怨毒至极,却又断断续续、或隐或现,似乎受到什么限制般,给人以有气无力的感觉。

    公孙止这才明白,为何体内这魂魄没让他一直头痛到死,原来那魂魄并不像他这般,被绝灭完完整整的汇聚并加以唤醒,而仅仅是几缕残魂,或许是因强烈怨念产生意识,但很容易陷入沉眠状态。

    知道这种情况后,公孙止胆子也大了许多,冷冷的说道:“不过是几缕残魂,即使可以折磨我,也如强弩之末般难以长久,我以后最多在你发疯时击晕自己,也总好过你这个孤魂野鬼!

    这句话好似正中那魂魄的痛处,话语中强硬的语气也淡了不少,凄厉地说道:“你害我一生,就算我是孤魂野鬼,也定不会让你好过!”

    公孙止之前只是假装不惧,但如果每天都要打晕自己一次,那也是莫大的苦痛。他当然不想如此,随即柔声说道:“千尺,前生已经结束,一切也该随之消散了,如今复活对我们来说都是新的开始。我如果可以完成那人交代的任务,他必然可以满足我一个微不足道的要求,到时让你真正重生不过是举手之劳,你又何必与我纠缠不休。”

    那魂魄一时再无言语,公孙止不知道是其又陷入沉眠,还是被自己的话所诱惑。,接着试探着说道:“何况那人让我所杀之人还是郭靖、黄蓉,你不一直想为你大哥报仇不是,你也知道以我现在的实力,杀他们轻而易举,只要你不再强加干扰,等我取了郭、黄性命,你很快必可复生。”

    公孙止一时难以把握那魂魄心思,见其仍是无话,又道:“估计你也见识到,那人起死人而肉白骨之法无比玄妙,只要你肯配合,复活绿萼也不是没有可能。”

    “萼儿真的还能活过来?”听到此处那魂魄情不自禁的说出话来,但随即知道自己不慎透露软肋,便立即哼道:“我怎知你说的是真是假,骗人本是你的拿手好戏,我岂会再上当!”

    公孙止知他妻子所化残魂心动,赶忙说道:“我如果不帮你复活,你索性可以一直在我体内折磨我,让你复生我何乐而不为,到时你同绿萼想怎么生活便由着你们,从此我们各奔东西不是甚好?”

    那魂魄终于被公孙止巧语打动,怨恨已是淡化许多,道:“我便再信你一次,你若敢欺骗于我,我定让你每日痛不欲生!”

    公孙止计谋得逞,心下高兴万分,急忙说道:“我此刻便去追赶郭靖,他已经重伤,相信不会走太远,我先杀了他再除去黄蓉,你不但可以为兄长报仇,还可以同绿萼一起重新生活!”

    再说郭靖趴在马上不一会就昏了过去,那马奔到一处乱石岗上,因道路过于颠簸,使得郭靖终于跌落,他落地时恰巧头撞坚石,反而暂时醒了过来。此刻郭靖两道伤口的魔气渐渐散开,已是再没上马的力气,他生怕公孙止追来时被他轻易发现,便先是以石子灌入最后一点内劲击走快马,而后又慢慢爬到一巨石之后,尽可能躲藏起来,一切完毕后终于再难支撑又昏倒在地。

    公孙止哪里想到郭靖早已落马,虽也经过了那乱石岗,却并没仔细查看,他只顾着一路死死追赶,疾行许久之后才意识到,重伤的郭靖不可能骑马跑的如此之快,一定是中途在哪躲了起来,只得回头继续搜索他的踪迹。

    奈何这段前往襄阳的路途不短,地貌又十分复杂,公孙止仅凭一人之力哪里找的过来,而且每每遇到密林,或者乱石山丘多的地方,他都要仔细寻找。又因这公孙止前生一直幽居于绝情谷中,养尊处优惯了,他该吃的吃,该睡的睡,该休息时休息,不想两日转眼即过。

    杨不过离了襄阳,未免人多嘴杂,仅仅告知离襄阳较近的一位杨过好友,让其去通传旁人相助,还特意嘱托切不可大张旗鼓,以免生出乱子。应邀相帮之人极为遵守规矩,他们认为神雕大侠业已归隐,并不欲让旁人探得行踪,而当今恐怕只有郭靖夫妇出了意外才会使得杨过重出江湖。

    毕竟还是人多力量大,何况他们对地形更为熟悉,所以虽然搜索的范围比公孙止大了太多,但仍是提前一步寻到郭靖。

    郭靖在乱石岗凭借惊人的毅力,和深厚的功底,足足撑了近三日,或许也同他曾饮过大蝮蛇宝血有关,使得魔气一时没有侵入心脉,不然早就魔气攻心而死。杨过的两个江湖朋友找到郭靖后,一个急忙去通知杨过,另一个则带着郭靖向襄阳方向缓行,可走了一段路后终是碰上了也在一直寻找郭靖的公孙止。

    公孙止再见郭靖,哪能容他再多活片刻,一招结果了郭靖身旁人的性命后,就准备对郭靖痛下杀手。可是就在那公孙止挥刀的瞬间,一股强大而用迅疾的气劲击开了他的右手刀,紧接着又是数到剑气接踵而至,让公孙止不得不回身抵挡,再无暇击杀郭靖。

    公孙止刀剑挥舞护住全身,定神看去才见一人从远处疾驰而来,他没想到在如此之远的距离发出的气劲,到他面前仍有如此力道,再一细看瞧见那人断了一臂,不是杨过又是何人!

    再见那个最令他愤恨之人,公孙止怒极反笑,狂叫道:“来的正好!我今天就让你们一起去死!”

    那杨不过身形如电,边疾行边施展出无我剑气,只见那一道道剑气,不迟不急、如动如留,有的瞬时而至,有的徐徐而行,有的先快后慢,而有的又是后发先至,变化多端,实在令人难以捉摸。

    对气的控制到了杨不过这等地步,普通武功所讲求的招式已是不再重要,如那降龙十八掌这等至刚至强的掌法,仍还需要通过招式上的技巧来使得敌人中招,但杨不过却不需再以任何招式对敌,无我剑气随意一挥,气劲离体后却仍在掌握之中,如活物一般拥有诸多变幻。

    其实降龙十八掌与无我剑气并不可同论,因为一个只算做武功,而另一个则是一种境界。

    杨不过所到达的无我境界,已经可以做到将自己融入天地之中,浑然忘我,既已忘“我”,“我”也便无处不在。至于所谓的飞花摘叶亦可伤人,却仍需借助飞花树叶之形,然而一旦踏入下一个境界,即为万物无我,又是万物皆我,飞花、树叶与我无异,又而何来形体之说,而无形即无招,无招又胜有招。

    这与独孤九剑仍有不同,是一种武功境界与另一种自身感悟的区别,独孤九剑无招无形,可依然拘泥其意,实乃剑意的至高境界。反观杨不过所练就的无我剑气,甚至连意都已脱离,返璞归真,一切皆无,又是一切皆有。

    此刻面对实力远高于郭靖的杨不过,公孙止心中的震惊根本无法形容。,他认为这种招式之神奇,比之自己复活都是不遑多让。

    与杨不过交手的公孙止毫无还手之力,因为这万般剑气皆若活物,可杨不过只需以手挥出,剑气就倏然而出,举手投足间颇具仙人的模样。阴阳倒乱刃法本是奇妙无方的招式,但比起杨不过所发的剑气还是犹如泥云之别。

    正在公孙止生出退缩之意时,他手中的最杀好似因为受到此等剑气的挑衅,凶性再次爆发,一股股魔气横生,与无我剑气抗衡起来。公孙止虽然因为换了骨架改变了容貌,但杨不过依然捕捉到与公孙止相同之处,加之上次苏哈之事,杨不过马上想通,此人就应是重生后的公孙止。

    所以当那对刀剑散发出魔气时,杨不过也不感奇怪,周身剑气涌动,随着他胸前转动的单掌慢慢汇聚,力图以万剑归一之法,破去那对刀剑之气所化成的红色光球。

    轰的一声巨响,魔气与剑气相撞后爆裂开来,杨不过还是低估了最杀的厉害,施展全力才仅仅与之战成平局。虽然是平局,但公孙止可很不好过,最杀的魔气在他体内瞬时暴乱起来,在奇经八脉内四处窜动,他如同火烧般的剧痛,心知再难取胜,又不想在杨过面前示弱,放下一句,“下次定取你性命后”,随即离去。

    这才有了后来杨不过带郭靖及时返回襄阳,替黄蓉解围,骗过一众守将的事。

    而那公孙止在逃离之时,脑中又开始剧痛,这皆因裘千尺见到杨过时又想起了她的女儿,那公孙绿萼就是被她父亲公孙止所害,想到这里裘千尺疯性难控,又开始折磨起公孙止。阵阵的头裂之痛令公孙止四处狂奔,等跑到一处密林时终于昏厥过去,不省人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