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情定死域

    第19章情定死域

    武界,襄阳城,一众守将见郭靖在杨过的陪同下安然而反,也就放下心来。在他们看来,郭靖是去游说杨过与他共守襄阳而已,明白黄蓉也是为了以防万一才没有透露郭靖行踪,这才四下散开。

    杨不过一见众人离去,连忙对黄蓉说道:“郭伯父受了重伤,如今仍有性命之危!”

    黄蓉心细如尘,当她见到郭靖一直被杨过搀扶时,就已然发现问题,只是却不能当着众人的面说出来,听了杨不过的话心里就是咯噔一下,立刻同杨不过将郭靖搀扶到了床上。

    起初郭靖全凭杨不过之前渡给他的真气死死支撑,生怕因自己重伤而引得襄阳城大乱,如今见守将退散,心下一松,一口鲜血喷出晕了过去。

    黄蓉见郭靖如此,心急如焚,忙拿出九花玉露丸让其服用,却听杨不过道:“郭伯母不可,现今郭伯伯的伤非一般灵药所能救治,贸然服用药物恐导致郭伯伯体内魔气被激化,反倒更是危险。”

    黄蓉刚听到杨不过前半句时就已然停止的动作,可那后半句实在不是她所能理解的,如今奇事接连发生,黄蓉徒有智谋却毫无用处,还不如杨不过这个穿越之人懂得许多。她只听杨不过又道:“郭伯父身上有两道伤痕,一为刀伤,一为剑伤,其实这两处伤口本不致命,可却因那刀剑诡异至极,才使得郭伯伯如此。”

    以黄蓉从前的认知,绝对以为是因那刀剑上涂了剧毒,可杨不过之前说言显然不是此意,她毫无头绪,只好把希望全寄托在杨不过身上。

    杨不过为了先让黄蓉安下心来,续道:“我以真气封住了郭伯父的各处要穴,防止魔气冲击心脉,一时三刻暂无大碍。”

    黄蓉怔怔地看着脸色发黑的郭靖,半晌没有言语,过了一会才一字一句地问道:“究竟是谁伤了他?”

    杨不过边心有余悸的回想着与那人过招时的情景,边肯定的说道:“如果我猜的不错,那人应该是同金轮法王一般的重生之人,名叫公孙止!”

    其实令杨不过心存忌惮的倒不是公孙止武功如何,而是他手中那对暗红色的刀剑,那对刀剑与两个活物一般诡异无比,又魔气十足,仿若是两个厉鬼所化。这也让杨不过更加坚信,肯定还有一个他所认为的异界。

    杨不过所料不错,这对刀剑确是从魂界而来,只是杨不过还是难以完全体会到它们的可怕,因为这化作刀剑之物,在魂界还有一个响亮的名字,叫做“最杀”!至于最杀为何会化作刀剑,还要从当年进入荒茫之泽的眦麒与蓝月蓝说起。

    自从蓝月蓝进入荒茫之泽无尽死域的那刻起,她觉得那段路虽然无比艰辛,却又极为幸福。

    她与眦麒每日靠吃恶臭的黑泥存活,不时还要同死气化成的妖兽恶战。人在拼斗中急需充足氧气的支持,而这里却不能满足,蓝月蓝记得当她第一次在荒茫之泽使出魂技时,才仅仅打斗了几个回合,就已经感觉头晕目眩喘不过气来,可眦麒却已苦斗了整整五日。她那时才终于明白,眦麒为何不让自己帮他,也难以想象他是如何坚持下来的。

    又一场惨斗之后,蓝月蓝依偎在眦麒的身旁,小心翼翼的问道:“你那日你为何在洞中如此对我?”

    她十分清楚,眦麒明白她所说的是何事,让她万分失望的是,眦麒并没有作答。

    这一次蓝月蓝意外的对眦麒发火,声色俱厉喊道:“你是个胆小鬼!你为何不肯将心事对我说出来!那我替你说好了!”

    “因为之前雪原一战我被你的最杀重伤,虽然你给我喝下的汤药治好了我绝大多数的伤口,但却一直无法根治我胸口上那受伤最重的地方,即便你想尽办法依然无法医治,即便那日你在外寻找了整整一天的药材!可是仍一无所获。”

    说道关键蓝月蓝不禁顿了顿,又续道:“于是你不得不另寻他径,或许……或许只有……”蓝月蓝本想替眦麒解释脱光自己衣裳的缘由,却又一时难以开口,羞涩浮在脸上,一抹娇红分外迷人。

    她情绪发泄了大半,所幸闭口不言,紧紧地抱住眦麒,细声细语的说道:“你那时为何不告诉我真相,倘若你告诉我,我就不会胡思乱想,而是在那个冰洞中一直陪着你,一直……”

    在蓝月蓝将眦麒骂作胆小鬼后,他们的关系反倒更进了一步,蓝月蓝开始清晰的感受了眦麒对自己的爱意,心中自是甜蜜无比。

    他们又坚持了五日,这天伤势过重的眦麒终于在一头死气所化妖兽的攻击下倒地不起,无法再保护他心爱的女子,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蓝月蓝面对凶残的妖兽,竟然展现出了惊人的战斗力。

    本是半年前才刚刚达到六级魂力的她,如今竟然一举达到了七级,虽然蓝月蓝魂位并没有得到更强的兽魂,但对付已经被眦麒重伤过的妖兽已是足够。

    六级魂力本来就是魂修的瓶颈,绝大多数魂修终其一生也无法再有突破,而蓝月蓝此番突破,时间之短在魂界可谓是绝无仅有的。至于让她实现突破的原因实在太多,如每日在最恶劣环境下挑战着身命的极限,又如因为终于感受到眦麒的爱而产生了强大的求生欲。

    所以在眦麒倒地的那刻,蓝月蓝的潜力全面爆发了,一举突破瓶颈成为七级魂修,最终凭借自己的力量挽救了自己和她所爱之人的性命。

    一直倒地的眦麒挣扎着站起来,看着在他眼前那个在风雨飘摇中却面露坚毅的女子,早已被渐渐融化着的心,更在此刻让眼睛生出泪水。

    蓝月蓝在击杀那妖兽后,突然瘫软在地上,却仍朝着眦麒爬去,而眦麒也是一步一步艰难的前行,他们最终相拥在了一起,这份情爱甚至比无尽死域还要宽广。

    不过眦麒还是又昏了过去,为应对险境,不想坐以待毙的蓝月蓝,尝试着拿起了眦麒手中的最杀,她想让这魔刃也赋予自己力量,奈何最杀在她手中最多算作锋利的兵刃,却万难发挥出十之一二的威力。

    蓝月蓝突然觉得自己还是很没用,泪水落在了眦麒的脸上,这时眦麒的手抓着蓝月蓝的臂膀,气若游丝的说道:“不要难过,我们还有活下来的希望。”

    蓝月蓝仅仅以为眦麒是在安慰她,而当眦麒吐露出武魂双修后她便可以掌控最杀时,心中异常的欢喜,毕竟死后会怎样无法预料,但只要他们活着,就怎么都不会分开。那时眦麒还犹豫的问道:“双修之法虽能让你使用最杀,可却要……”

    眦麒的意思蓝月蓝当然知道,当时她只对眦麒说了简单的一句:“我早已属于你!”

    随后,眦麒与蓝月蓝赤身露体,在荒茫之泽彼此享受着对方……

    一场云雨之后,他们二人盘漆相对而坐,魂法器最杀正悬在二人之间,他们口中同时默念着咒语:“以我血躯,与汝合一,以我心意,融之彼心,三生七世,苦难离合,以命相结,爱为永生。”

    当他们心神相交念完最后一字异景陡生,只见存在于蓝月蓝体内的武魂,渐渐地离体而出,与此同时,融入眦麒武魂的最杀,也慢慢化作人形。就这样一个淡蓝色魂体和另一个暗红色魂体聚在一起,缓缓地转动,而后两个魂体竟都混入了彼此的颜色,当他们分离之后,一个返回蓝月蓝体内,另一个则化成了魔刃最杀的原状。

    这双修之法耗时颇多,所幸在此期间并无妖兽的出现,当结束的那一刻,蓝月蓝与眦麒彼此深情地看着对方,那种感官上的妙处只有他们自己才能体会。现在蓝月蓝感受到那最杀不再是一件死物,而是一个鲜活的生命。

    最令眦麒诧异的是,经过双修后,他不但伤势好了许多,而且竟隐隐感觉实力再进一步,这古老的双修之法也让他受益颇深。

    眦麒对怀中的蓝月蓝说道:“这最杀过于凶戾,你的名字太柔,难以压制它的霸道,以后你改叫幽葵吧。”眦麒沉吟片刻又道:“幽葵与眦麒均为远古凶兽,也是制成最杀的主要材料。”

    蓝月蓝看着眦麒,很想问询他曾经的名字,却不想又勾起他惨痛的回忆。蓝月蓝明白,如果不是有过极其惨痛的经历,眦麒绝对无法炼得如此凶残的最杀。

    不过如今蓝月蓝对最杀有着无比亲自之感,于是很快说道:“好,以后我就叫幽葵!”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