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待我长发及腰时

    209 待我长发及腰时

    从后面看去时,黑色皮裙堆积在腰间,将前面的姿态几乎全部挡住,这就使得,李观鱼的眼前只剩下来一片粉白。

    李观鱼终于彻彻底底见识到了传说之中的漏壶美臀。

    而且,是漏壶美臀之中的极品,雪玉漏壶。臀峰之下,雪沟尽头,玉壶在目,没有半根毛发,光洁似玉,而且明显干干净净,连半个毛孔都没有,证明路雪的这处绝世名器乃是天生,绝非后天除去毛发所致。

    一般来说,如果没有漏壶美臀相称,仅仅是无毛的私.处,被称之为“白虎”名器,可惜的是,这种名器极其罕见,有一些姑娘,或是主动,或是被动的选择自己去除了私.处的毛发,造成了后天的“白虎”名器。

    二者之间,显然完全不能够相提并论。

    天生的“白虎”名器,生来无毛,不生汗腺,没有任何异味,反而是异香迷人,这就远远不是后天伪造的伪劣产品所能够比拟的。

    此时此刻,雪峰粉鲍在前,一股浓郁异香用来,更兼有路雪与生俱来的清冷体香,一并融合,造成的刺激,简直是不能够用任何言辞所能够形容。

    鱼哥差点儿一个照面就被熏晕了!

    正当此时,李观鱼突然感到一阵强烈的刺激,潮水一样从自家小兄弟那里涌来,居然是路雪妹妹施展了绝杀秘技……太强大了!

    【以下能容嗨皮指数99,危险指数10086,故省略五千字。】

    ……

    ……

    半个小时之后。

    路雪气喘吁吁,趴在李观鱼的身上,半天不能动弹一下,她的唇角,还有丝丝乳白色的不明痕迹。

    李观鱼将美少女拥在怀中,一手细细地轻抚她的后背,给美少女带来事后的抚慰,另一只手轻易在床头柜上找到了显然是路雪早就准备好了的湿纸巾,轻轻擦拭路雪的嘴角。

    路雪双眼闭着,眼皮还在颤动,似乎是将要睡着了,而且这一睡就不愿意醒来。

    她脸颊上的潮红,在慢慢消褪,这是刚才得到的满足在消去,同时也是她的酒意也已经完全发泄出来了。

    多年以后,路雪都总是对鱼哥说,鱼哥,你的xx能解救。

    李观鱼大爷对此深以为自豪。

    可惜的是,他的一群美女学生里,只有路雪偏爱这一口,每一次和李观鱼老师做.爱做的事情前,都要先饮酒尽兴。

    其他美少女,却都没有这个爱好,让鱼哥深以为憾。

    路雪趴在李观鱼的身上,已经忘了自己的形象,叉开已经被李观鱼将丝袜撕得支离破碎的一双长腿,搭在鱼哥的大腿上。

    鱼哥感觉得到,自己的腿上还有湿答答的痕迹。

    路雪的雪嫩的臀儿上,还有淡淡的粉红,这让鱼哥食指大动,指尖移动过去,在那挺翘的尖端,慢慢地画着圆弧。

    李观鱼听到怀中美少女低声呢喃:“鱼哥……不,不要了。”

    李观鱼啧啧笑着:“你确定不要第四次了?”

    路雪沉凝了一下:“鱼哥你这个牲口……我又要累死了。”

    “唔唔,是啊是啊。”李观鱼含糊着说道,“对了,路雪妹妹,说起来,你的技艺,可是精湛了不少呢。”

    “有吗?”

    “当然,上回你用了一个小时,这次只用了半个小时。”

    路雪抬起柔弱无力的胳膊,轻轻打了鱼哥一下,依旧不睁眼睛:“鱼哥,你会不会很失望啊?”

    “失望什么?”

    李观鱼愕然道。

    “我……”路雪迟疑了一下,“难道你不想要……想要……”

    “想要真枪实弹来一发?”

    “呸!”

    路雪轻呸了他一口。

    李观鱼嘿然暗笑。

    路雪妹妹刚才癫狂起来,半个小时之内,就达到了三次高潮的时候,可没有这么羞涩。

    说起来,路雪可真是厉害,在半个小时之内,到达三次巅峰,却始终没有忘记自己的战场,努力工作,直到让鱼哥也完成了发射。

    如果换了是陈秋蓉那个丫头,估计三五分钟就水溅如潮涌,然后整个人虚弱下来,半点力气都不剩下。

    李观鱼轻声柔缓道:“没有关系,哥能够看到你的心。”

    “嗯?”

    路雪略微惊异,稍微睁开了一下眼睛,随即又再度闭上,移动一下头,使得自己靠在鱼哥的怀里,换到一个更加舒服的位置,探出粉嫩的舌尖,缓慢地在鱼哥胸口画着圆弧。

    美少女此时没有半点平常时候的清冷,而是显现出无限的柔和,脸上有温暖的光散发出来。

    “鱼哥,你看到我心里有什么?”

    鱼哥贱贱一笑:“里面住着一个人的影子。”

    路雪眼睛都不睁开:“鱼哥,你笑得好贱。”

    “靠?这你都能知道。”

    “是啊,你能够看到我的心里,所以我也可以不必睁开眼睛,便用心看到你的样子。而且,你不是已经看到了么,你的影子在我心里,我时时刻刻都能够知道啊。”

    “那哥是什么样子的?”

    “贱贱的。”

    鱼哥不爽了,“路雪妹妹,我们能不能换个说法?比如说,英俊潇洒,风流倜傥……”

    “是啊,鱼哥你是蛮风流得哦。你打算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

    路雪沉凝了一会儿,继续说道:“鱼哥,我……”她终于还是顿住,没有能够说出口来。

    但是鱼哥的脸皮何等之厚,毫不犹豫就顺着她的话接道:“你喜欢哥?不对,你是已经爱上哥了。”

    “错了,我爱的不是你。”

    鱼哥虎躯一震:“是谁?”

    “它。”

    “那个他?靠,敢和哥抢马子,哥去弄死他!”

    “它。”

    路雪再次说道,同时小手向下移动,一把抓住了鱼哥胯下的家伙,极大的一团,想要完全拿住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但是路雪妹妹口技了得,手上功夫也不是盖的,轻柔摩挲了两下,就捉住了进入休息状态的炮管,撸动了两下。

    顷刻之间,李观鱼就感觉到,一团暖流涌起,胯下凶器笔直跃起,大有跃跃欲试,再次提枪跃马,征战沙场的意思。

    “停,停停停……”李观鱼赶紧叫停,“我说妹子,你再玩的话,走火了可不要怪哥啊。”

    路雪果然乖乖地停了手。

    她仰起头,在鱼哥脸颊上亲吻,然后用自己的脸颊摩挲着李观鱼,口中发出极低微的呢喃低语:“鱼哥,我喜欢你,很喜欢,就像……就像辰辰,秋蓉,楚儿她们一样……”

    “啥?”

    李观鱼听到前面,心里倒是微微欣喜,但是到达后面,脸色顿时就变了,“妹子,你在开玩笑么?”

    路雪却不管他,低声问道:“说,鱼哥,你有没有和其他人,辰辰,秋蓉还有楚儿,她们中的任何一个人……做过?”

    这个李观鱼倒是能够理直气壮答道:“没,绝对没有,哥向波多老师发誓!”

    “是么?”

    “当然!路雪妹妹,哥的人品一向坚挺,绝不胡说八道!”

    路雪噗哧笑了出来。

    鱼哥人品坚挺,绝不胡说八道?

    华夏男足都能拿世界杯了……

    “算了,姑且相信你好了。那,你有没有和她们像这样?”

    人品坚挺李观鱼猥琐一笑:“哪样啊?”

    “就……就是,这样。我们这样。”

    李观鱼笑道:“哥没试过,不过哥能猜到,估计她们的口技,肯定比不上路雪妹妹你。”

    路雪顿时挥拳猛锤他,恶狠狠道:“不准告诉任何人!”

    “废话,哥又不是傻子。唔,这是我们俩的小秘密。”

    “好。”

    路雪又缩起了身子,在李观鱼的怀里滚了滚,轻声道:“鱼哥,把手拿开啦,要不然一会儿我又要……”

    “又要怎么?那不是刚刚好。”

    “不要。”路雪终于睁开眼睛,摇头说道,“鱼哥,我不要。”

    “行。”

    李观鱼回答得很果断,倒是出乎路雪的意料,“这有点不像你呢。”

    鱼哥不乐意了,“那你觉得,哥应该怎么样?”

    路雪不满道:“难道我一点吸引力都没有?”

    女人就是这么奇怪,你对她色色的,她不开心,你对她表示没有不良企图,她还是不开心。

    李观鱼双手一抄,将路雪抱了起来,让她跨坐在自己的腰上,伸手理了理她凌乱的上衣,隔着衣服亲吻了一下她的左边的酥乳,淡淡的冷香传入鼻端,异常迷人。

    鱼哥腰身用力一挺,顿时硬度尚存的凶器,直接钻入路雪裙底,在漏壶美臀的沟壑中穿梭了一下,嘿然笑道:“你觉得,你一点吸引力都没有。”

    路雪眼神变得柔和,低下头来,亲吻李观鱼的嘴唇,漫声道:“对不起,鱼哥,我想,再等一等……”

    “等到什么时候?”

    路雪秀眉凝住,在仔细思索,片刻之后,才舒展开来,突然说道:“鱼哥,我决定从头开始。”

    “哦?”

    “嗯,我要留长我的头发,就像以前……”

    “你以前是长发?”

    李观鱼问道。

    “是啊,在来东辰以前。”

    “那就留吧,蓄长你的头发,你仍然是路雪,回到本来的你自己。”李观鱼浅吻着美少女光洁清冷的额头,知道这个女孩儿,和每一个人都一样,有着属于自己的过往,故事。

    路雪脸颊上荡漾起柔和甜美的笑容,似乎从来不曾有,低着头,缓缓回应着男人的亲吻,用近乎痴迷的声音说道:“鱼哥,我爱你,等我,等我回到自己,待我长发及腰时,你会像我爱你一样爱我么?”

    李观鱼用力拥住她,在她耳旁说道:“会,一定会。”

    有泪珠打在他的脸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