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神剑驱魔录

第一百五十四章 龙魂覆没

    第一百五十四章龙魂覆没

    淅淅沥沥的雨根本没有要停的征兆,反而越来越急,越来越密。谁也不会想到这种时候就是送瞎子的日子。

    充满着悲伤和孤寂的唢呐声在这绵绵之雨中不断回旋,秦洛扶着灵柩走向山顶,他的表情是凝重的,可是他的心里却是痛快的。他不时的回过头来看了看身后抱着灵牌的书生。

    书生的胡须已经拧在了一起,在雨水的冲刷下失去了飘飞的灵力。他的眼神是痛苦的,瞎子死的太突然,突然到了无可复加的地步,让他的心理压力不断的变大,他不愿意忍受独自一人的孤独,他也不愿意他种下的菊花没有人赞赏。

    他的朋友就这样远去了,他的目光是无神而又呆滞的,那双眼睛里除了凄苦之外再也没有什么别的了,秦洛一直注视着书生,他想要从书生的脸上看到什么,可是除了兔死狐悲的痛苦之外什么都没有。

    那双空洞的眼睛痴痴的看着瞎子的棺材走进了墓穴,也看见了铁锹扬起的尘土,到最后眼睛的光泽也消失了,书生就好像在一下子老了几十岁。

    一个朋友的离世会给别人造成沉重的打击,瞎子的离世让书生对这世界都看得寡淡了。他本就是一个质朴的人,当龙背墙有危险的时候他可以挺身而出否极泰来。

    现在他必须为龙背墙付出一切,他无力的咳嗽了几声。他不温不火的道:“国不可一日无君,龙背墙不可一日无主。今天我们就在这里选出一个德高望重的人”

    “好,在座的除了秦洛还有谁能成为龙背墙第二代继承人?”

    “小姐是名正言顺的继承人”

    “可是小姐却是薄情寡义之人,老爷死了他都没有回来”

    众人都在议论纷纷,秦洛却没有说话,因为他不知道说什么。因为他一切都处置妥当,无论说什么都没有用处,给毕晨的信已经被他拦了下来。

    而龙背墙现在正是内忧外患,这个时候只有他才能保住龙背墙,这一点他很清楚,他也很明白,他相信龙背墙和书生更明白。

    他们依然七嘴八舌,这时候秦洛道:“我何德何能,怎敢尸位素餐,这个龙背墙还是让有贤能的人来当的好”

    书生一直三缄其口,这时候听见秦洛说的话更是对秦洛高看了几分,秦洛以退为进的手段必定让龙背墙的人上当。书生并没有点破,因为这种时候他的话在别人的眼里只不过是混淆视听罢了,他们的眼,他们的心都已经被蒙蔽。

    这是悲哀,当每一件事情发生的时候总会有一些人失去了自己的立场,当别人在蚕食他们的时候他们却甘之如饴,对那一些可以辨识的真相视而不见,对那些背后言之灼灼的话充耳不闻。

    这可怕的世界人们还能说什么呢?所以书生选择了沉默,只有沉默才是最应该做的事,他微阖双目不愿意见那些人,也不愿意听那些事。

    这些人极其正义的劝告秦洛秦洛在一番推却之后就果断的应承下来,他的心情是激动的,因为他已经完全的实现了他的理想,不,他离理想还有那么一步。

    就在他快要得意忘形的时候他看见了一直闭着眼的书生,这时候秦洛的眼睛湿润了,他为自己悔恨,这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他居然忽略了一些本不该忽略的东西。

    可怜的秦洛他再一次感受到了自己的脆弱,他总是以为自己掌握全盘,可是在那么一刹那他才幡然醒悟,他并没有做好应该做好的事情,还有一些苦难和痛苦在等着他。

    幸好的是他没有看见书生的眼睛,书生依旧闭着眼纹丝不动。不过这并没有减轻秦洛的戒意,他已经迫不及待的做一些事情,而这一些事情是不能等待的,因为他等不起。

    夜幕将整个天地都笼罩席卷了,一轮孤月孤独寂寞的挂在了夜空,没有星也没有那明亮照人的光辉,寂寥的夜和一群兴奋的人将会在这里演出什么东西呢?

    杀人,只有杀人才能配得上这样的夜晚,天上的星星躲了起来是不愿意看见那些鲜血淋漓和尸横遍野的惨幕,所以他们愿意隐藏在黑暗里,所以他们不愿意将亮光倾泻在大地。

    就在这时候龙魂军队在龙的带领下穿越了浩瀚烟淼的深林,泅渡了长江大河,他们今晚就会去为了瞎子而战斗,他们是面无表情,因为他们没有痛苦和快乐,他们只有愤怒和使命,这样的使命让他们无谓生死。

    他们不知道的是在他们的身后有一双痛苦的眼睛,尽管那双眼睛里没有了眼仁,可是却依旧有着光,有着怜惜有着痛苦,同样也有着无奈。

    如果秦洛此刻看见了那人,他一定会为自己的愚蠢感到可惜和难过,因为他将会为自己的愚蠢而吃不少苦头,现在暂且不说。

    黑暗里那个瞎眼的老头问道:“难道真的要放弃他们吗?”

    他的声音里全是悲痛和沉重,这些并不特别的声音却像针一样扎在书生的心里,书生想要哭泣想要呕吐,可是他却不能。因为在瞎子最脆弱的时候他必须给强烈而又有力的支持,瞎子这时候是经不起的。

    “是,他们非死不可,如果不用他们,那么龙背墙的所有人都会死”书生针锋相对道。

    “可是那是最好的兵,他们可以赴汤蹈火可以上刀山下火海,可是我却将他们用做了炮灰”

    “那只是说明他们应该这么做,为了大家的利益他们必须牺牲小我,这才是真正的龙魂,这才是龙应该带出来的士兵”

    书生第一次这样面厉色疾的跟瞎子说话,瞎子也被书生突然爆发出来的声响所震住,他的手打击在了旁边的树上,粗壮的树干受不了这样的一击发出痛苦的呜咽,就跟瞎子一样。

    一旁的书生面色依旧是凝重的,他知道龙和龙魂将不会有人回来,因为当他们接受命令的那一刻就已经注定了他们的命运,现在收回命令也来不及了,因为龙的部队已经按照约定出发了。

    权势无情而又粗暴的摧毁了人们之间的情谊,没有人能够抗拒那些力量,每一个人的心里都有那么一颗种子,如果有着东西灌溉和滋润那么那个种子就会成长,长出茁壮的躯干和浓密的树叶。

    秦洛的心里也有着这样的一棵树,只需要再进行一步他的树木就可以深深的扎下根。现在他无言的看着天上的苍穹,他的人似乎也应该出发了吧。

    龙魂在龙的带领下已经离正义盟越来越近,他们的面前是一片开阔地,整个地面都是静悄悄的,这样不寻常的静谧已经引发了他的警觉,可是他却手臂一挥指挥着龙魂冲了出去。

    他们就这样暴露在了天地间,没有任何的遮掩和屏障,突然从两边的丛林间窜出了无数的人,当然还有一蓬箭雨,箭头的寒光在夜色的照耀下凄冷的可怕,他们毫无阻碍的嵌入了龙魂军队的身体。

    清脆的入骨声清晰可见,龙的身上也沾满了同伴的鲜血,粘稠的血液粘在他的脸上粘在他的身上,他却好像没有察觉一般,继续挥舞着手中的长戈和盾牌。

    箭雨过后,一批的龙魂士卒已经失去了生命。可是龙魂却没有退去,因为他们没有退步的勇气,他们的骄傲和尊严不允许他们做这样的一件事。

    就在第二波箭雨传来的时候龙已经带领着龙魂用盾牌组成了一道水泼不进密不透风的墙,那些箭簇打在盾牌上发出了铿锵有致的声音。

    他们刚刚抵挡了一波可是另外一波却从天上而下,龙大喝道:“顶”

    无数的盾牌架在了空中,如飞蝗的箭头却没有进入他们的身体,那些人却依旧没有罢休,他们从来没有想到这些人这样的坚硬和无坚不摧,这时候他们形成了一种特别的默契,这些箭头不再有规律,这些羽箭在空中弯过了美丽的弧线,这时候龙感受到了无力感,因为他们无论怎么做都不可能躲过这样密集的攻击。

    这时候龙魂其中一个队长道“顶”

    他们用自己的身体将龙紧紧裹在里面,用他们的身体保护着龙,那些箭头如同毒蛇一般钻入外围人的身体。

    就这短短的一瞬间,龙背墙的精锐都已经倒下去了一半,而敌人却依旧完好无损,这时候的龙已经怒不可遏,他的眼睛里看见的是同伴倒下去的那种眼神。

    那是带着无畏的眼神,他们用他们的生命再完成任务,尽管他们不知道他们是为了什么,可是这对他们来说并不重要。龙大吼一声道:“兄弟们冲锋,杀”

    龙的声音带出了肺腑的力量,将所有的人的心脏撞击在了一起,他们冲了出去,迎上了对面的寒光和刀锋。

    他们挥舞着手中的兵器与别人碰在了一起,那些人在龙的面前如同断壁残垣和瓦砾一般,在强烈的水潮面前是那么的不堪一击。因为龙魂的心中有着愤怒和杀意的力量,他们在不停的飞刀。

    其中一个刚刚挡住了前面来的大刀,耳后却感觉风声凛凛,他只得就地一滚,那敌人的长枪落空了,却照着他头顶而来,他突然鹞子翻身将那柄兵器夹在腋下,他的刀一往无前的劈在了敌人的头上。

    这时候敌人的刀也砍断了他的腿,他摔倒在地上,手中的刀反抄就那人的腿也砍了下来,可是这时候另外一个人却又向他冲了过来,他的心里泛起了一阵苦涩。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