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神剑驱魔录

第一百五十三章 龙背墙的变故

    第一百五十三章龙背墙的变故

    没有雨,没有水分,一切的水分都被暖日蒸发干净了,只剩下几缕寥落的云在天上漂浮。

    书生饶有兴致的看向了天空,天空上显现的是野马追云的景象。今天书生没有品茶看菊,他的手中正拿着一封信札。或许是因为他太过用力那封信札也已经皱在了一起,他自言自语的道:“是时候开始了”

    老城内,隐晦的角落。

    两个人正在窃窃私语,他们的声音很低,他们的目光是游离在外的,任何人都不能看见他们。他们也不能让任何人看见,所以他们不得不小心翼翼。

    “你要走?”一个低沉的声音道。

    “现在我非走不可,刚才老爷子那里传来了敕令,他恐怕已经不行了”另外一个人道。

    “以你的威望和地位,谁是你的对手?”

    那人语重心长道:“你永远不要忘了毕晨还活着,关键是还有一个书生”

    “那么计划怎么办?现在不能半途而废吧,你要清楚的知道如果事情败露,所有的人都不会放过你”那人略带威胁的道。

    他的生气是应该的,因为那人一走之后他就一个人单独行动,他没有把握不被人抓住把柄。他锲而不舍的道:“秦爷,我出事了你也不会很安全”

    “你在威胁我?”他的脸上出现了不快和愠色,如果不是有合作,此刻他早就已经将这个无用的鼠辈除去了。

    “秦洛,你不要以为你很了不起,如果没有我的帮助,你能杀得了千寻?如果不是因为这件事情恐怕他早就已经解开龙背墙和正义盟的秘密了吧”

    那人言之灼灼的话一下子切中了要害,秦洛不由的心惊肉跳,可是他的脸上却没有任何的不快。因为瞎子曾经告诉过他,如果跟狐狸打交道就一定不要让狐狸知道你的想法。

    秦洛现在不是跟狐狸打交道,而是蛇所以更得小心谨慎,因为不知道蛇在什么时候会咬人。

    秦洛道:“按照我们说的做,一定不能让雷啸解开正义盟和龙背墙的秘密,只有这样瞎子和龙背墙才有可能倚重我”

    那人自然知道秦洛的软肋,所以他抓住了。可是他现在却不得不配合秦洛,如果想要成功的取代东方明珠如果没有了秦洛的帮助是不可能实现的,他也很清楚这一点。

    秦洛看着那人思忖的表情后道:“你随机应变吧,只是千万要拖住雷啸,只要你能够成功,正义盟只怕就会易主了”

    两人相视大笑,继而消失在巷子里。

    当秦洛火急火燎的回到龙背墙的时候,瞎子已经奄奄一息,只剩下最后的一口气,他第一次看见瞎子也会流泪,浑浊的泪水缓缓的流了出来,秦洛看见那眼泪竟然有一丝恐惧。

    书生依旧静默的站在瞎子的榻旁,原本少言少语的他看起来更加沉闷,眼皮耷拉着好像很久没有睡过了一般。秦洛心里不由的暗暗高兴起来。

    书生的举止已经证实了心中所想,瞎子的确是病了,只有在这种时候书生才会睡不着觉。

    一只干枯的手缓缓的举了起来,秦洛不由分说的冲了上去握住了虚弱的手臂,瞎子感受到了温度,他以前也握着过这样的手,那时候的瞎子很健朗,可是这一次握手却好似是诀别,瞎子感慨的道:“秦洛,我们在一起很多年了吧”

    秦洛谨慎回答道:“是,很多年了,是您养育了我”

    瞎子虚弱无力的摆了摆手,“在我心里,你就是我的儿子一样”

    “谢谢您的信赖”

    “你能够在这种时候来看我就已经很好了”瞎子沉重的道、

    秦洛知道瞎子的意思是什么,因为此刻瞎子也同样想要看见毕晨,毕晨在瞎子的心里有着不言而喻的分量。只可惜毕晨不会来。

    他叹息一声后继续对雷啸道:“你知道这个世界上最珍贵的是什么吗?”

    “是土地,只有土地才会是永久的财富,土地也是别人无法夺取的东西,它的价值是金钱比不了的”秦洛自信满满道。

    “你错了,是人。只有人才是最伟大的,当有人的时候就有机会得到一切。土地固然重要可是人死了之后土地就没有了任何用处了,你明白吗?”

    说这句话的时候瞎子的手用力更大一些,秦洛随即回答道:“我明白了”

    “今天我将交给你一件东西”瞎子说着挣扎着爬了起来,冲外面喊道:“龙,进来”

    一个虎背熊腰的年轻人在瞎子的示意下将他扶下了床,慢慢的扶着瞎子走了出去,所有的人也随着瞎子走了出去,外面的世界上寂静的,没有蛙鸣没有鸟叫。

    只有一片黑压压的人影,可是却是寂静无声的,只有风吹动旌旗的烈烈声。没有人头攒动,所有的人都好像是死了一般,他们眼光坚毅而又有着力气,他们目不斜视他们视天下为刍狗。

    这时候不知道龙从哪里变出了一根旗杆,高大的旗杆在龙的手中宛如蛟龙,而下面的人也在龙的指挥下做着整齐划一的动作,每一个动作都好像演练了成千上万遍,每一个动作都沉稳有力没有半分瑕疵。

    他们的每一个动作都没有一般的人那样的喊杀声,因为他们将那刺破山峦的力量压在了心里,那沉重的膛音里正在流转着仇恨,这是日积月累而来的。

    一个有着仇恨的军队才是王者之师,仇恨是他们的灵魂,仇恨也是他们征战沙场的利器,他们这些人是千锤百炼而成长起来的,所以他们的意义和使命就是听瞎子的号令。

    “秦洛你看到的是什么?”瞎子的声音有一点抖动。

    “我看到了人”

    这确实是瞎子刚才说的人,这些人才是真正的人。勇者无敌才能做一个骄傲的人。

    “现在这些人是你的了”瞎子淡淡的道。

    秦洛的心情是极度复杂的,他刚刚在此刻才知道瞎子的手里有这样一支雄厚的力量,可是这时候竟然将这支队伍交给了自己,不过瞬间秦洛明白了过来。

    这是瞎子最完美的决策,这时候他不得不接管瞎子的力量,可是却也不得不为瞎子完成夙愿,去铲除正义盟。可是这些人秦洛是断然不可接受的。

    因为这些人是用永远不可能归顺他的,秦洛心里很明白这是瞎子留给书生的后招,这样做的原因就是为了提防自己,所以他心中的继承者从来都是毕晨,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是他。

    想到这里秦洛眼里流过一丝狠色,他痛心疾首道:“您的吩咐莫敢不从”

    瞎子转过身去,在龙的搀扶下向着来的方向走去,秦洛的眼睛看向了瞎子,无论如何他都不愿意相信眼前的这个老态龙钟的人就是曾经的瞎子,他的心里有着异样的感觉,至于是为什么,他并不清楚。

    此时的秦洛心里有着太多的情感,他已经为他的道路奠定了基础,可是却还有书生和这一些饱含着骄傲和热血的人,这些人是不可能顺从他的,所以他们必须死。

    一只有力的手臂搭上了秦洛的肩膀,也将神游物外的秦洛唤醒了过来,秦洛看向了那人,书生对着他投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后就已经离开了。

    秦洛的面前依旧是那些将士,他们纹丝不动的站在那里,秦洛由衷是我敬佩他们,将不下令兵不卸甲,这些兵是好兵。不过这也加重了秦洛的疑心和决心,那就是无论如何都必须铲除瞎子的铁杆。

    可是这时候他的眼睛里又回旋起了瞎子的背影,那背影看上去是如此的陌生和遥远,跟熟悉的瞎子是截然不同的。他心里冒起了一个唐突的想法,这样的想法一闪而过,那就是这个人不是瞎子。

    他苦涩的摇了摇头,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因为对于瞎子的那个声音他不是陌生的,虽然声音是沙哑的可是却也还有着原来的音色,他不得不承认他多虑了,在紧张的时候任何人都会表现出多疑和心不在焉的情景来。

    那些生龙活虎的将士却依旧没有动,原本晴空万里的天空一下子变得晦暗起来,阴沉的天气将整个大地包裹着,席卷着,冲流着。点点滴滴的雨落了下来,就如同是丝线一般,被狂躁的风吹飞了,雨慢慢的大了也慢慢的密了。

    雨倾斜如注,打在地上将松软的土地打得凹陷了下去,也打在了所有人的身上,雨水顺着脸颊流进那些士兵的眼睛里,谁也没有闲暇去拭去雨水。

    秦洛的眼睛里是震撼和担忧,他突然感觉自己的生活是寡淡的,他的周围失去了这样的一群人。他不得不承认瞎子无论在什么时候都能让人感受到担忧无助和惊惶甚至还有张皇失措和莫名的痛苦。

    突然雷声乍响,惊悸了所有的人心,嚯得一声在秦洛的耳边悄然想起,这样的声音居然没有被奔腾而下的雨水所掩盖,他的目光移向了声音的发源处,他所看见的是所有的人都跪在了雨水里。

    同时也传出来了噩耗,瞎子死了。就在这一刻秦洛才真正的明白那些忠肝义胆的人为什么一直没有离开,他们要用这样的方式来送瞎子最后一程。

    他们所有的人都没有商量,这全是心照不宣所做出来的事。瞎子死了,秦洛的心却更加紧绷起来,在这种时候任何一件事都可能成为他的败点。

    他不能输,雨水中的他更加的可怕和狰狞。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