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神剑驱魔录

第一百五十一章 再战正义盟

    第一百五十一章再战正义盟

    沉重而又雄厚的脚步响了起来,那声音也慢慢的远去。这时候毕晨的心里千斤重担才卸了下来,当然他并没有完全释然,她的心里依旧有着顾忌,他无法相信高翔会将天亮教导成为一个高手。

    虽然天亮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可是毕晨却不愿意让天亮成为一个像高翔一样的人,高翔太寂寞也太没有人情,一旦成为高翔这样的人之后就没有了快乐。

    “你难道就一点也不担心?”

    雷啸却好像没有听见毕晨的这个问题,慢悠悠道:“你觉得整个天地间哪两个人的武功最厉害”

    毕晨道:“我从来不知道江湖上有谁的剑术能够超过高先生,如果他是第二,没有人能够是第一”

    “有”雷啸坚决而又恳切的道。

    “谁?难道这个世界上还有隐藏的高手?”

    毕晨是不愿意相信的,因为高翔在她的心里留下了深深的烙印,这烙印是日积月累而形成的,在日月变更沧海桑田的见证下已经显得更加鲜艳。

    高翔凌厉的剑招和快如风的雷霆手段也已经深刻而有力量的镌刻在心里,这时候有人告诉她有人能够超越高先生就好像是天方夜谭一般。

    可是雷啸却不得不告诉她,“有这么一个人,他叫做楚飞云”

    毕晨没有辩驳,因为它不知道楚飞云可是雷啸却知道,雷啸脸上的表情是他从未有过的,他从来没有对任何人表现出尊崇和敬意。如果出现在别人的脸上她会一笑置之,可是出现在雷啸的脸上就已经能够说明事情的准确性了。

    “这就是你相信的理由?”

    “是,因为他的那一套震古烁今的剑法已经在高翔的手上,楚飞云曾经告诉过高翔,他的剑法应该传给一个慧根过人的人”雷啸依旧缓慢的道。

    毕晨松了一口气道:“我终于明白你不让天亮拜千寻为师的理由了”

    “是,因为我相信天亮是这样的人,而高翔是一个优秀的剑客,他能够识别出并能够做出正确的选择”

    毕晨听完之后笑了出来,“这一下高先生就没有这么轻松了”

    他们说的不错,在以后的日子里高翔为了训练天亮而绞尽脑汁,让一个冷言冷语的人如此这般的热忱就足以说明他的用心了,当然天亮也没有让高翔失望。

    二十年后他是江湖上独领风骚的剑客,他不仅仅有着精妙绝伦的剑法更有一颗剑胆琴心,他以后不仅在中东受敬仰,在中原也是这般。

    当然这也是高翔的骄傲,他亲手教育了一代英杰,在垂垂暮年的时候还可以值得回味和思索,当然这是后话,在此暂且不提。

    “那么,我们还要做些什么?”

    “你都知道,你为什么还要问我?”雷啸反问道。

    他们之间已经形成了一种默契,他们在潜移默化里已经将对方看做了自己,这种云遮雾绕的感情让他们处在了朦朦胧胧中,可以伸手触摸,可以倾听对方的声音,可以闻到细微的声音。可是却无法看见对方的脸。

    “真的要再去正义盟?”毕晨并不想此刻让雷啸去。

    雷啸道:“如果你想要知道些什么,那么就非去不可”

    “可是??????”

    雷啸看着毕晨红彤的脸颊道:“你在担心什么?”

    毕晨脸上的阴郁之色更加浓烈,她虽然不知道上次雷啸在正义盟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却可以看得出凶险。那晚过后的雷啸是一脸的惊悸,红润的脸色已经变得煞白。

    尽管雷啸什么也没有说,可是只要是傻子都知道那一夜不平凡,那一夜一定是惊心动魄。那一晚是惊心动魄的,就是这时候都依旧惊魂未定,语言的交锋比实际的战斗更加激烈,没有刀光也没有剑影,只有唇枪舌剑。

    唇枪舌剑如同连珠炮弹一般穿透在场所有人的心,每一个人的每一句话都是一颗雷,随时都会爆炸。炸得天崩地裂,炸得粉身碎骨,炸得挫骨扬飞。

    想到这里雷啸依旧汗涔涔,毕晨看见雷啸的神色更加坚定了想法。他试探的劝慰道:“要不然我们先不去了?”

    “不,因为你必须知道这些秘密”

    毕晨道:“是啊,只有知道这些秘密才能知道正义盟和龙背墙的事,这件事已经牵扯得够多”

    在雷啸的游说之下她已经同意了让雷啸前往正义盟,可是却也有一个条件,那就是必须带上她。无奈之下雷啸只得应诺。

    夏日的习习凉风吹动着人们的脸,如同游丝般的微风在炎热的日子里是可贵的,人们敞开衣襟享受着这一份悠闲和惬意。

    他们一齐走向了武林的圣地正义盟,他们的影子在日头下时而重合,时而衔接,时而分开。可是在触碰到了一起的时候又在一刹那错开,也在一刹那重合。

    突然影子不动了,他们抬着头看向了苍穹,湛蓝的天空是美丽的,美丽的天空下却是血腥的,正义盟下居然有一个死人,雷啸的胸腔里有一股热血在流动。

    他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心里居然有着这样的东西,或许以前有过,可是却没有现在这般强烈,那强烈的热流都快冲出了他的胸膛。雷啸用着自己的所有力量控制着,不让它从胃里从胸腔里吐出来。

    奇怪的举措让毕晨吃惊不矣,她看见雷啸再不断的抽搐,眼睛里已经出现了血丝,那就像是狼一样的眼睛,时刻想要吃人,而正义盟则是狼的猎物。

    她随着雷啸的目光看去,看到的是一个已经疲软了的身体,只有那人的一身白衣有着亮色,眼睛从眼眶里凸了出来,好像马上就要从眼睛里蹦出来一般。

    死去的那人舌头也伸了出来,长长的舌头和乌黑的嘴唇在烈日下显得更加可怖,可是毕晨却没有感觉到恐怖,只感到无穷的愤怒。

    她已经忍受不住了,她已经准备冲出去,可是这时候雷啸早已经冲飞而去,一记手刀将吊住下颌的缰绳隔开,他抱着那人站到了地上。雷啸没有听到坠地的声音但是却听到了骨裂的声音。

    他怀着复杂的情绪看向了地面,地面是一个才出现而又熟悉不过的人,雷啸刚才下落正是踩断了他的胸腔。地面的这人正是千机,他死得很宁静也很安详,就好像并没有意识到危险一样,。

    千机死亡一定没有感受到痛苦,因为他的身上并没有刀口,这时候的毕晨也看到了这血腥而又悲痛和伤感的一切。在情感面前一切都那么不重要,让毕晨这样的女人都已经不在乎恐惧和害怕。

    她去摸了摸千机的脉搏,她的手捋动千机脖颈上的衣服时露出了一条浅淡的痕迹,这一条痕迹若不是刻意观察根本不可能看到。

    火红色的细微伤痕就这样突兀的出现在雷啸的面前,杀人的武器很多,可是雷啸却知道这是哪一种,因为雷啸看见过一枚火红色的扳指,这样的扳指也是独一无二的。

    而这样一枚特殊的扳指却让千万和千寻死了,当情感战胜理智的时候就会变得盲目和冲动,无法驾驭的情感如同洪水一般宣泄,理智的阶梯根本不能阻挡前进的脚步。

    雷啸大吼一声,随之一声龙吟威武雄阔的大门都已经支离破碎,他不能让千寻曝尸荒野,他也不能让千寻死得不明不白,他慢慢的一步步的向着正义盟走去。

    这惊天动地的乍响惊动了正义盟内的所有人,东方无忌率先冲了出来,大怒道:“雷啸你究竟想要干什么?”

    “我要做什么你们正义盟应该很清楚”

    “我不清楚,我的剑清楚”东方无忌也毫无顾忌的道。

    已经同雷啸胶着在了一起,雷啸这一次是全力而发,每一招都蓄满真气和力量,阵阵龙吟声盘旋在天空上空久久不去。

    东方无忌第一次见到雷啸施展如此这般大气磅礴的招式,他也只得全力以赴,他敏捷的身手在这时刻爆发出来,随着他的动作挥舞出无数的剑影。

    剑招破空,就如同撕裂了衣服。雷啸的眼里那些剑招不断的放大,到最后就变成了一道光圈,雷啸大喝一声,一拳击在了那剑招形成的浑圆的光晕上。

    东方无忌心下大骇,暗叫不好,可是时不我待他已经没有了机会。在拳劲的力量下他已经被击飞出去,喷出了一道箭血。

    这时候的三山五岳也已经冲了出来,耗子已经被雷啸伤残,他们本来对雷啸就有着一腔的仇恨,此刻看见雷啸气势汹汹的冲上了正义盟并且打伤了东方无忌,当下怒不可遏的向着雷啸发动了猛烈的攻击。

    一条软鞭,一跟重达百斤的月牙铲,一对空拳,一杆长枪,一把神出鬼没的袖刀,一根长槊,还有一个盾牌。

    这些武器扑天盖地的向着雷啸出手,雷啸临危不惧,可是却已经没有了游刃有余的从容不迫和风轻云淡。这些密不透风的招式让他陷入了用招式建造出来的大海。

    腾飞的巨浪一波的打来,让人措手不及,一条出神入化的软鞭封住了雷啸的退路,左右两路已经被长愬和长枪所阻挡,而下路则被袖刀和月牙铲死死封住,每当雷啸落脚必定提心吊胆。

    而那一对空拳时不时的游走,不断掣肘着雷啸,雷啸总是一声的掌力找不到地方发泄,每当他找好目标的时候打出去总会被盾牌挡住。

    雄浑的掌力打在盾牌上发出轰隆隆的响声,战场的可怕在这一刻淋漓尽致的表现了出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