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神剑驱魔录

第一百四十六章 莫名其妙的宴会

    第一百四十六章莫名其妙的宴会

    夜色正浓,月亮静悄悄的爬上了苍穹。几颗流星就好像是月亮的眼泪,在天际拖出一条美丽的弧线留下一道道虚痕,月亮也有着痛苦,她就像一个慈爱的母亲为孩子的苦难而感觉到痛苦。

    现在她又在痛苦?她在痛苦别人承受灾难,善良的人承受苦难她的哭声就会更加强烈,今晚的流星特别多。天亮没有睡着,年轻的他并不会认为这是眼泪,他只会认识到美丽和美好。

    千万正在他的房间里不安的踱步,他时不时的仰着头看着天空,深陷的眼睛里尽是焦急之色。他的年纪已经不再年轻,他想要做一些事情,他也想为千门建功立业。

    这一辈子他都在名声上发心思,他甚至将自己的儿子当做弃子,可是却并没有将千门带上正轨,依旧是一个不偏不倚的位置,永远成不了龙头老大。

    这就是他的痛苦,有时候总会哀怜叹息,可是却无法改变这种局面,当遇见雷啸的时候他一计不成又心生一计,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利用雷啸之后就可以扬名立万。

    虽然此刻他并不知道那人就是雷啸,所以他此刻还在等,为了万无一失他一定要搞清楚这个人的来历,他当然不会相信雷啸是一个无名之辈,就这样的身手在江湖上早就有着显赫的地位了。

    望穿秋月,他也不知道等了多久,他的眼眶也已经湿润,一方面是期待另一方面又在担心如果不是所想的那样的失望。

    这两种想法就像是河边的水一般冲刷着他的心,又好像冒着火焰的岩浆在烘烤灼烧着他的身体。

    他将他的听觉放大了无数倍,蛙叫虫鸣都清晰可见,各种各样的想法都不计后果的向着他的眼,鼻,口,耳而来,他的神经也早已经绷紧,似乎随时都会爆炸。

    幸好的是有一个熟悉的脚步不断的向着他而来,越来越近,他的心不禁悬到了嗓子眼,随时都会跳出胸腔。

    进来的人正是最开始的那个奉茶的人,他是千万豢养的最忠诚的属下,可是这一次一个捉老鹰的人却被老鹰啄瞎了眼睛,当然此刻那个下人已经将那一面深深的隐藏起来。

    一个人用一辈子做一件事,这样的事是绝对不会失败的,他们将他们的全部都用在了这样的一件事。无论海枯石烂,无论斗转星移都不能阻止他的脚步,这样的一个人是绝对不会失败的。

    那个奉茶的人则是用一辈子在隐藏,他带着微笑走向了千万,一脸奴颜媚骨。

    千万道:“千奴,事情怎么样了?”

    “正如大老爷说的那样,那小子果然来历非凡,他的名字叫做雷啸”

    千万的手不断的抚摸着山羊胡须,做思考状,可是他却并没有想到这么一个人。千奴看见了他脸上茫然的表情后,低头附耳道:“他是中原的人”

    千万道:“你说说他的来历吧”

    千万聚精会神的听着千奴说话,他不能错过一个细节,因为每一个细微的地方都能导致最后的失败,他必须掌握每一步才能有效的进行接下来的计划。

    他看见千万脸上的焦急之后,开口道:“他是中原威名远播的人,降龙掌威势无穷,曾经和中原的楚飞云、徐玉龙力挫江湖第一高手”

    千万挥舞手臂道:“你说的天下第一高手可是穆林王?”

    “据说他不仅仅是一个高手,也是一个有着经天纬地治国韬略的人才”千奴带着崇拜的眼神道。

    当他说完之后才意识到他表现得过了些,他不能表现出这样的情绪出来,一个安分的仆人也不应该议论那一些事情。他惶恐的看向了千万,没有想到千万比他更加激动。

    眼眶已经湿润,他道:“他何止是英雄,那时候他大破突厥的时候是何等的威风八面,他一个人带着三十玄黄铁骑冲入突厥中军,直捣黄龙,将突厥王上捉拿”

    他又仿佛回到了以前,看见了穆林王驰骋疆场的那一幕幕,当回忆的大门打开之后,就七荤八素的涌了出来。那时候的穆林王还是受万人敬仰的,没有谁谈论到穆林王的时候感到恐惧和害怕。

    千奴道:“可是您怎么会知道穆林王的?”

    千万道:“因为我曾经是突厥人???”

    他意识到了不妥,出声呵斥道:“你一个下人问这么多干什么?”

    这一下着实受到了惊吓,双腿直直的跪在了地上。千万道:“好了,你起来吧。既然雷啸这么厉害,那就进行接下来的事情吧”

    光阴荏苒,时间从手指间一晃而过,在千寻的盛情款待下雷啸一晃已在千门内待了很多天,小天亮已经跟这个英俊的叔叔熟络起来,他看见千寻从门外进来就跑过去抱住了千寻的腿,还一路大呼叔叔。

    千寻也露出了笑容,将他拥入怀里,说不出的疼惜和宠爱。

    这时候的雷啸和毕晨也出了来,千寻对着雷啸道:“有一件不好的事你们要不要听一听?”

    雷啸道:“但说无妨,难道还有人想吃了我们不成?”

    “不,是有人想要你们吃了他”千寻一脸严肃的道。

    雷啸看见他一脸的凝重,知道千寻并没有开玩笑,这也引起了他的好奇,可是他却并没有问。一旁的毕晨受不了两个人打哑谜,急切的道:“到底是什么事情啊?气氛这么沉重”

    千寻看了看雷啸之后又看了看毕晨道:“大老爷想要请你们吃饭,说是赔罪”

    “会无好会,宴无好宴。不知道他打的什么算盘”

    千寻道:“那我就去推了吧”

    说着千寻就准备往外走,,这时候雷啸却拦住了他。雷啸道:“我们应该去”

    说着就带着毕晨走到了房间里,千寻的眼睛里潮湿了,升起了一层朦胧的雾气,虽然雷啸并没有说什么,可是他却知道雷啸愿意去见不想见的人完全是为了他。

    因为不论如何他都是千门的人,他也不能得罪大长老,为了不让千寻不好做所以雷啸没有犹豫就答应去。

    这就是纯洁而又质朴的友情,他也暗暗下了决定,要是谁胆敢在千门对雷啸不利,他就和那人以命相搏。

    最近这几天千门特别的热闹,到处是一片红,比喜庆的日子还要隆重,因为两天之后就是大老爷的寿诞,奇怪的是这一次千万并没有打算大宴宾客可是却比任何一次都隆重。

    只有千门内的人知道这一切都是为了和雷啸冰释前嫌,虽然之前有一点小误会,这一次借着酒宴好缓和一下气氛。

    不管别人怎么说,毕晨却不相信千万有着这样的心思,“这一次千万肯定没安什么好心,他就是一个薄情寡义的人,他这么做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雷啸看着毕晨那一双灵动的大眼睛道:“怕什么,有你这样的好手在身边,就算是十个千万有有什么”

    一旁的天亮也嘟囔着小嘴道:“对我,妈妈这么厉害,一个人可以打十个的”

    毕晨没有好气的笑了笑,最近天亮跟雷啸打得特别欢实,不论什么事情都站在雷啸那一边。

    虽然她心中的担心被欢乐冲淡了一些,可是他却依旧忧心忡忡,至于为什么她说不上来,但是从内心深处来说,她并不觉得千万是一个能做出什么正大光明的人。

    第一感觉有可能是荒谬的,但一般的时候看人的第一印象并不会有错,因为那是根据自己的观念来进行判断的,第一时刻自己的思维也是最清晰的时候,敏锐的自觉和洞察力往往是判断正确最重要的因素,但是随着时间,人们在一起混熟之后,就像是泥巴倒入了清水里显得混沌不堪,谁也没有法子分的清楚。

    而千万的第一印象正是深深的留在了毕晨的心里,深深凹陷的眼睛就像是能够吃人的洞窟,现在毕晨想起来都有着后怕、

    当然天亮也是不喜欢千万的,因为他留给了天亮深深的恐惧和寒冷,这时候的天亮并不知道为什么不喜欢那个人,只是并不想见到那个人。

    有一次他在小院里玩耍,看见了千万之后,心惊胆颤的向着毕晨住的地方跑,他抓住毕晨的衣袖躲在了她的身后。毕晨小心翼翼的将累的气喘吁吁的天亮拉到了面前问道:“你为什么这么跑?”

    天亮噘着嘴道:“我看见了坏人?”

    毕晨耐着性子道:“谁是坏人啊?”

    “就是那个老头”

    这一幕幕都出现在了她的脑海里,他更加觉得是不可靠的,她害怕雷啸出什么事情。

    她第一次看到了在他们心里种下的种子生根发芽,他不想有人来破坏他们,天亮和雷啸都已经走进了她的生命,她想要大声的告诉这个世界雷啸和天亮都是他的谁都不能拿走。

    雷啸怎么会不懂得毕晨的用心呢?可是他却不得不这么武断,因为他知道所有的阴谋都见不得阳光,他们不去赴宴比去赴宴更为危险,因为如果不去就无法知道千万的阴谋。

    没有什么比阴谋更可怕,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最后一击。只有当自己去揭开别人的本质面目的时候,才可以真正从根源上阻绝别人的诡计。

    当然他是不会对着毕晨说的,他不想让毕晨承受更多的压力,知道的越多痛苦也会越多,虽然毕晨此刻是焦躁的,但是这远远比莫名的担心更加安稳。

    想到这里雷啸只好带着歉意的将目光移向了他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