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神剑驱魔录

第一百三十九章 圈套

    第一百三十九章圈套

    外面的狂风依旧肆无忌惮的在空中狂叫,呻吟,哀嚎,这时候却有一种声音格外刺耳,如同兵器交接一般尖锐;还有一种声音格外柔和,如同一抹鲜艳的阳光一般温暖。

    雷啸的脸上依旧没有任何表情,不过他的内心却早已经波澜起伏,他已经闻到了熟悉的味道,熟悉得忍不住呕吐。

    是的,死亡的威胁就是这样可怖和可怕,尖锐的声音和柔和的声音混在了一起构成了死亡的旋律,让人在痛苦中死去,这就是这首乐曲的灵魂。

    没有灵魂的曲子是不可能经久不衰的,可是这一首有着灵魂的曲子却让人体会到了从高高的云端一下子低沉到万丈深渊,让人措手不及。

    这样的声音也越来越近,东方无忌和毕晨的感觉也清晰明朗起来,他们的耳膜似乎已经快要被这种声音所穿透,他们的心里已经泛起了恐惧。

    雷啸看见毕晨装作漫不经意的擦掉了手中的汗水,而东方无忌的手因为用力而变得苍白。

    斜斜的月光将门外的影子照射进来,两个人迈着不大不小的步子走了进来,他们的影子也是斜的,在这朦胧的夜色下更加狰狞恐怖。雷啸的眼睛终于注视到了那一个手拿长剑却身披黑色披风头戴斗笠的人。

    那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味是那么的熟悉,可是他却想不起来那人究竟是何人,不过雷啸可以知道的是那人是一个高手,他的剑法就跟他的人一样神秘莫测。

    雷啸的耳朵里依旧传来尖锐的是声音,而这声音也正是雷啸判断的依据,那人用剑鞘硬生生的在地面上拖拽出来了这样剧烈而又拨动人心弦的声音。

    一叶知秋就可以从那人的手法中看出那人的武功了,雷啸的目光看向了屋外,两个人迎着吹动的夜风而来,他们的面庞显得清晰起来。

    入眼处看见的就是秦洛那一张白皙的脸,只不过那一张脸上挂着阴鸷的笑容,在这样的时候显得阴沉和诡异。

    东方无忌终于知道了雷啸为什么会如此沉得住气,因为雷啸早就意识到今晚一定是一个不平静的夜晚,多事之秋的夜晚注定有着太多骇人听闻的事情,最近他已经知道的更多。

    他的眼睛看向了秦洛和他身边的那一个黑衣剑客,秦洛的一身青衣和那人的一身黑衣看起来是那么的不协调,可是却无法从中挑出任何的毛病,东方无忌的眼神看向了秦洛的手,秦洛的手中握着一把铁扇,铁扇在他的手上光华毕现,而他也因为那一把扇子而显得优容淡雅。

    就在他细细打量秦洛和黑衣人的同时,他也感受到了一股寒意,那股寒意正是由黑衣人发出来的,他的目光有着东方无忌的脚一直向上。

    他只感觉到一只冰冷的手不断的抚摸着他的脚,他忍不住惊颤起来,如果不是有着少许的镇定,此刻他早已经忍不住夺门而出。

    周围静谧无喧,任何的细微声响都清晰可见,秦洛终于说话了,“今天的确是一个好日子,两大高手都不约而同的来到了牡丹园,而且到的还是天下间最美丽的女子房间”

    “我找的是你”东方无忌义正言辞的道。

    “难道我们之间有着深仇大恨?我跟你并不熟悉吧”秦洛轰的一声打开铁扇轻摇道。

    东方无忌依旧不为所动,一字一句的道“任何人要对正义盟不利的人都该死”

    “看来你已经知道了你本不应该知道的事”秦洛并不感到惊讶。

    原本带着笑意的脸此刻陡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愤怒,他转过身来对着雷啸道:“那么你呢?”

    雷啸没有说话,他的手已经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精巧的吊坠,当他出现的那一刻秦洛已经脸上惨白。

    “她是你杀的?”

    “是”

    他从来都没有想过否认,所以此刻秦洛依旧理直气壮,倒是毕晨的眼睛里有了难以置信的颜色,因为秦洛亲口告诉过他不会伤了叶三娘的性命。

    而现在的情况是显而易见的,那就是秦洛欺骗了她的信任,这样的信任一旦离开就永远不会获得,因为毕晨不知道秦洛究竟有多少事还瞒着她,或许从此刻开始她就永远不会信任秦洛。

    “你为什么要杀她?”雷啸的声音依旧很平静,不过却渗透了寒意,他的心里已经卷起惊涛骇浪,他也动了杀机。

    “因为我想要借肖忘的手杀了你,你想听故事吗?”

    雷啸并没有说话,因为他知道无论如何他都会继续讲下去,因为一个自诩高明的人总会想办法得到别人的认可,他已经看到了秦洛脸上那种成竹在胸的表情。

    ”那么我今天就给你们讲一个生动的故事,我保证你们从来没有人听过这个故事”

    他的手在空中挥舞了一下继续道:“因为这个故事就是我策划的”

    “你的话真够多,这时候早就应该说故事了”

    秦洛依旧不温不火的道:“看来你比我想象中还要浮躁得多”

    “那么我就告诉你想要知道的东西,你们恐怕不会知道正义盟和龙背墙的秘闻,就是我也不知道,不过我却知道正义盟和龙背墙有着血海深仇,当然我也知道我必须为龙背墙铲除正义盟”

    这一下子就轮到东方无忌惊讶了,因为他并没有从东方明珠那里得到这个消息,不过他却压抑住了内心如同潮水奔涌的情绪,他知道他接下来听到的内容远比东方明珠隐藏在内心的秘密重要的多。

    孰轻孰重并不是那么的难以取舍,所以他依旧如泥雕一般站在那里,纹丝不动,他相信他并没有露出破绽来。事实正是如此,此刻的秦洛依旧眉飞色舞,不断的飞舞着手中的铁扇,说着那么让他自己激动的事。

    “而你雷啸正是一颗误入棋局的棋子,你也是不稳定因素,所以你随时随地都有可能让我们的计划付之流水”

    雷啸眉头一皱,“那么你想要杀我也是理所当然,不过我并不明白你选择的人为什么会是肖忘”

    秦洛脸上的笑意更甚,“因为他是天下间少数的高手,他也有着与你一争高下的实力”

    “恐怕并不是这么简单”

    “你说的不错”秦洛的脚在地上踩出欢快的脚步,他略带揶揄的道:“因为他也是正义盟手下的杀手,一个待价而沽的杀手”

    他的眼睛看向了一旁的东方无忌,他也从东方无忌的脸上看出了肯定的回答,他心想道:“这样隐秘的事连东方无忌都不可能知道”

    “所以你们作壁上观,因为无论我们是谁死了都你们来说都没有任何坏处”雷啸接过他的话说道。

    秦洛将手中的扇子在手中拍打,传出了清脆的声响。

    周围的环境就如同夜色一般黑暗和阴沉,毕晨一直静静的听着他们的对话,此刻她的心里五味陈杂,她不知道的是秦洛比想象中的还要复杂厉害的多。

    同时她的心里还生出了复杂的情感,那就是瞎子从来没有把她当做自己人,而秦洛则是他的肱骨,她只不过是瞎子手中一个可有可无的角色罢,随时随地都可以替换她,心里一种惆怅一种苦闷齐涌上心头,让她已经禁受不住这样的压力。

    手指抚摸上琴弦,一声清脆的琴弦打破了沉寂,秦洛转过头来道:“这个时候是最神圣的时候,就不用弹琴来撩拨了吧”

    雷啸笑了笑道:“难道这个时候连听一首曲子的闲暇都没有?弹吧,就算是死了也死的安稳些”

    毕晨动了,她明白所有人心中的困顿和积郁,他也明白所有人心中的不快和阴沉,更重要的是她想要弹出让自己不再感觉到寒冷的曲子。

    他将哀婉悠扬的曲子弹奏的苍劲凄凉,就如同一个鲜活有力的生命在努力冲破束缚的樊笼。

    一曲终了,她的心似乎已经平静了一些,她的身上也腾起了暖意,她换了一个坐姿继续听着别人说话。

    “可是你还是失败了,因为我们并没有动手”

    “这确实是很让我意外,不过这并不重要”秦洛依旧不温不火的道。

    “哦”

    “你不相信?”

    秦洛如刀子一般的眼睛始终看着毫不在意的雷啸道。

    “是的,我不相信,因为你的计划已经全盘落空,这对你来说不重要?这不过是你自欺欺人罢了”雷啸带着讽刺的笑意道。

    秦洛不以为意,他缓缓的道:“那么如果肖忘死了呢?他是正义盟的高手,杀了他不也重创了正义盟吗?”

    雷啸道:“你觉得你可以杀得了他?”

    他拊掌道“|我当然不行,因为他本身就是一个高手,更何况如今他因为仇恨武功更上了一层楼”

    雷啸的眼睛里是根本掩饰不了的惊恐,他自始至终都少算了一个人,就是站在面前的这个黑衣剑客。

    似乎是想要验证雷啸的想法一般,一个黑色的包裹自黑衣剑客身后抛飞而出,径直落入到雷啸的手上。

    雷啸稳稳接过,当触及到手的时候就已经意识到了不好,他手一扬,那个包裹就已经散开。

    出现在眼睛的是一把冒着寒芒的钩子,即便是黑夜也不能掩盖它的光芒,这把钩子已经有了肖忘的灵魂。

    雷啸的手不由的触摸到了舍命钩,钩子冰冷,带着寒意。雷啸也似乎看到了肖忘那冰冷的脸和奇特的步伐,也看见了他在两大高手的围剿中左冲右突却依旧死在了其中,只留下了痛苦的眼神。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