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神剑驱魔录

第一百三十三章 东方明珠来访

    第一百三十三章东方明珠来访

    破庙里燃起的篝火闪耀着叶三娘的脸,苍白毫无血色。燃烧的木屑发出了特殊的气味,一些鲜红亮丽的火星在空中闪动,光华瞬间消散,慢慢的火焰变得更加明亮。

    “你想不想肖忘不再冷血?”

    “你说什么?”叶三娘诧异的看着一脸笑意的雷啸,她从那双眼睛里看到了真实。

    “你觉得他会在哪里?”雷啸忽视了叶三娘的眼神道:“你告诉我他在哪里,我们可以帮她”

    “你真的可以?”叶三娘问道。

    “是你可以,除了你这个世界上不会再出现其它人”

    叶三娘坚定的点了点头,她知道雷啸说的是实话,这个世界上如果能够让肖忘改变的只能是叶三娘,因为他们身上的血液是相同的,无论谁都不能忽视掉这样的情感,也只有叶三娘才能换回曾经的淳朴和真挚。

    “他一定会去舍命崖”

    月光凄冷,它如同石雕一样站在那里,月光下他的眼睛更加雪亮,如同狼一般的眼睛死死的盯着立在他面前的一块石碑。

    原本鲜红的大字已经变得斑驳,失去了原本的颜色。这里的一切不可掩饰的呈现出一种破败和衰落,任谁也不可能想到这里曾经也是人声鼎沸。

    他的眼睛没有逃离那一块石碑,石碑上有一种特别的吸引力,他的右手紧紧的握住了舍命钩,他弓下身子用她空着的左手拭去了石碑上的灰尘,舍命崖出现在他的面前。

    再一次凝重的看了一眼那三个大字后站了起来,迈着坚定的步子向着舍命崖内走了进去。

    一座并不像是房子的房子赫然屹立在他的面前,他走了进去,跨坐在这件房子里唯一的凳子上。

    凳子发出吱吱的响声,听起来是那么的刺耳,几年之前这里是舍命崖上最辉煌的地方,可是这里已经杂草丛生,原本华丽而又带着特色的屋顶已经没有了,凄冷的月光顺着延伸的天空倾泻而下,照在他的脸上。

    他的脸上有着不应该有的痛苦和冷峻。

    一个人顺着已经荒弃的小道走了进来,他走的正是肖忘刚刚走过的路,那个人走路的声音很沉重,就好像想要将大地踩穿一般,他也不需要可以的掩饰着他的动作。

    肖忘依旧没有动,他在等,他知道那个人一定会出现在这里。

    “你在后悔?”一个充满着阳刚的声音刺激着肖忘的耳膜。

    没有说话,却凝视着面前的这个人,尽管他脸如皓月,肤如凝脂,眼似深潭,可是却并不能让人感受到他的帅气,因为他的身上穿着和奇怪的衣服。

    灰色的衣服让他看起来更加的深沉,他的手不断的揉捏着他的衣角,这样的人谁也不可能猜得出来他的年龄。

    当然也没有人能将他和正义盟的盟主联系在一起,因为面前的这个人实在不像是五十多岁的中年人,虽然他有着应该有的老练和果断,可是却有着不应该的稚嫩和淘气。

    “是,我后悔。我本就不应该出生在武林世家”

    “不,你错了,这或许是你的荣幸,你拥有着寻常人没有的能力”

    肖忘嘶吼道:“可是我并不想要”

    他的声音划破了夜空,他也显得是那么的狰狞和可怕,颈上的青筋暴起想要冲破他的身体。

    东方明珠依旧很平静,好像并没有听见肖忘的声音一般,他过了半响才吐露出两个字“愚蠢”

    他没有得到回答,因为肖忘实在找不到语言来回击,他已经习惯于在这个正义盟盟主面前手足无措。

    “你还是没有完成我的任务”东方明珠看着他的眼睛问道。

    “这并不重要,因为你的儿子并不是胜利者”肖忘急躁的心一下子又变得冷静,如老鹰一般的眼睛盯着东方明珠道:“我不明白的是米为什么不让东方无忌赢?他是你手下的得力干将而你也应该知道毕晨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

    “你不懂,东方无忌只能是属于我一个人,我不允许还有其它人牵绊着他”

    “你是想他为你继续杀人?”肖忘尖锐的道。

    “是”

    肖忘笑了,一个不苟言笑的人突然笑了,那么就意味着这件事非常好笑,他已经忍受不住,同样他也非笑不可。

    此刻的他眉毛都已经皱在了一起,当然他也看见了东方明珠眼中的愤怒。是的,东方明珠无法忍受这种轻视。

    咔咔的声音不断传来,东方明珠的手不断的搓弄,他努力让自己保持平静的道:“你笑什么?”

    “我笑你的卑劣,我笑你的残忍,我笑你发的冷血???”

    他还想要继续说下去,可是他却已经不能说了,一双有力的大手已经扼住了他的喉咙。肖忘没有说话,可是却有着笑意,在死亡面前他并没有挣扎。

    东方明珠看着他面前的涨红的脸,他可是随时捏断他的喉管,可是他却松开了手。

    “你为什么不杀我?难道是我幸运的戳中了你的痛处?”肖忘的左手揉了揉疼痛的脖子问道。

    “住口,你应该很清楚,我随时都可以杀了你,所以你最好闭上你的嘴”

    声音威严,这种话声音只有一直高高在上的人才有着中声音,让人难以产生抗拒的念头。

    “既然你有求于我,你就没有必要这么对我说话?”

    “你很明白?”

    “当然,堂堂的正义盟盟主没有理由在这种时候来找我,除非你有着非来不可的原因”

    东方明珠笑了笑道:“你果然不错,你的脑子跟你妇人钩子一样的快”

    “这是赞扬?”

    “是,这一次我需要你的帮助,我需要你替我杀人”

    “正义盟有杀不了的人?”肖忘好奇的道。

    “当然有,他们叫做龙背墙”

    肖忘做出为难的表情,他的手不断的抚摸着舍命钩,他的眼睛这时候也似乎变得游离,他没有说话,因为他在等着东方明珠说。

    “如果你愿意,给你三万两黄金”

    “你这么大手笔,只能说明那些人太过强大,不过这个活儿我却接了”

    东方明珠道:“果然爽快,到时候我会通知你”

    没有过多的话,他们也不需要太多,仅仅如此就已经够了,因为只有利益才是最重要的,其它的任何东西在利益面前是那么的稚嫩和薄弱。

    东方明珠已经走了出去,他就是一只狡猾的老狐狸,得到美好的食物的时候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能够得到肖忘的帮助无异于如虎添翼,虽然付出十万两黄金,但是东方明珠却并不感到难过,因为肖忘本来就值这个价钱或许他的能力还比这高出许多。

    秋日的寒风肆掠着整个大地,也吹动了冷意,他不禁站了起来,迈开了步子,当他走进另外一所屋子时,他露出了笑容,然后掀开地上的一块木板,他的笑意更甚了,他是一个不愿意笑的人,可是如今却笑得如此开怀。

    他在庆幸舍命崖的地窖至今犹存,这里的陈年老酿还有着原有的风味,醇香,清冽。

    他抱着一坛酒向着山巅走去,月光照在他的身上,坚挺有力的脊背,粗壮结实的肌肉,右手紧紧握住钩子,而左手却抱着一坛酒。

    从山脚爬到山腰,从山腰爬到山顶,入眼处豁然开朗,没有浓浓郁郁的树林,没有了林间小径,看见的是宽阔的广场,这里也曾经是舍命崖最为璀璨和辉煌的地方。

    这里也是他的噩梦,在这里他已经失去了生机,他的人他的心都已经毁在了这里。

    他悲伤而又浑浊的眼睛扫视着这里的一切,他的眼睛停了下来,死死的看向了那个竖立着的高台,那里曾经是他父亲发号施令的地方。

    他的眼睛里突然变得悲凉和凄楚,他用自己的双手杀死了自己的父亲,有悖天理的做法已经让他开始了自责。

    虽然他已经足够无情,可是在孤独面前是那么的脆弱,孤独逐渐消磨着他的无情,他已经略有离开情义,虽然情义不多可是却在继续萌芽开花。

    可是对他来说这是极度痛苦和无奈的,如同梦魇一般的挥之不去,在无数的日子里无数的睡梦中被惊醒,他杀过的那些人变成了魔鬼,凶牙利爪的向他冲了过来。

    当他惊醒过来时他的额头已经被汗水浸满,所以他很多时候都不愿意睡觉。

    幸好的是这时候他还有酒,所以他不会睡觉,有酒才不会感到累,烈酒入喉如同火一般在胸腔燃烧,不断的烧灼着他的身体,他感受到了无边无际的畅快。

    他的眼睛里也浮现出一个柔若无骨的身体,她为了他留下了很多的泪水,可是他呢?却依旧在伤害着她,很多次他都想去抱住她的香肩,给她安慰和鼓励,可是他却做不到。

    因为他害怕,因为他惶恐,害怕自己的冷血冲上头颅将自己的姐姐如同父亲一般杀掉,这个世界上他仅仅只剩下这么一个亲人,他不愿意这么做。

    酒味越来越浓,夹杂着山风,不断吹拂着他的脸,不知道是因为酒的刺激还是因为内心的不安而产生的泪水已经变得干涸,他的手不由的握住了舍命钩。

    一股奇特的吸引力让他忍不住挥舞着手中的舍命钩,他似乎变得又不属于自己。

    他的眼睛因为充血已经变得腥红,他的声音他的一切都已经不再属于他。

    当肖忘意识到这一切的时候他的眼睛里已经有了一丝惊惧,可是这惊惧已经被冲淡,再一次变得麻木和无情。

    他不断的扑打翻滚,很久很久才停下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