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神剑驱魔录

第一百三十二章 痛苦的回忆

    第一百三十二章痛苦的回忆

    雷啸放松着自己的脚步没有目的的游荡,原本人山人海的牡丹会此刻也变得空寂起来,当所有的愿望消失不见的时候剩下的就只会是孤独。

    人生中的失意或许是一种磨砺,而千寻也切实感受到了这样的心情,他的痛苦是不言而喻的。

    他为的只是毕晨,可是却并没有看过她一眼,雷啸此刻甚至能想到千寻脸上的无奈和酸楚。

    雷啸忍不住放歌,歌的内容没有人听得清楚,不可却可以听得见豪壮和悲凉。

    歌声飘出去了很远,他的人也走出去了很远。

    雷啸停驻下了脚步,他并没有继续走,因为他不得不停下脚步。无论谁看见一个女人在抱头哭泣都应该送之关怀和安慰,更何况这个女人本身就不容许忽视的,至少雷啸愿意成为他的朋友。

    有力的手搭在了叶三娘的肩膀,她的肩膀依旧没有规律的抖动,雷啸能够听见从她的嘴里传出来含混不清的抽泣声。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是却可以感知到发生的事情对叶三娘来说是多么大的诘难和痛苦。

    一个坚强的人往往是最脆弱的,他们只不过是将脆弱的内心隐藏起来,可是当一旦触及就会剧烈的疼痛,脆弱的人也非常渴望得到依赖,他们失去的太多得到的太少。

    “今天天气确实不错”

    叶三娘抬起头来看向了天空,“骗子”

    天上已经没有了太阳,没有了蓝天和白云,有的只是灰暗。雷啸无视叶三娘愤怒的眼神继续道:“一个心情开朗的人总是会感到快乐”

    “你怀抱着中东第一美女你当然快乐,可是我的弟弟却一步步的走向深渊,永远不能回头”

    声音歇斯底里,她不是对着雷啸说的,她是对着天空和大地说的。

    雷啸没有反驳,此刻说任何的话都无济于事,任何的事情都会让他反感。

    只有时间才是温补的良药,可以淡化掉那种刻骨铭心的记忆,他们在等待。

    雨悉悉索索的落下,落在他们的身上,两个人就如同一具雕塑般站在那里,没有动作,没有呼吸。

    哭泣已停,雨却未止。

    “你为什么还在这里?”

    “你未走,我为离”雷啸的声音很淡,就如同一幅画上的一抹淡痕一般,没有浓重只有柔和与温暖。

    叶三娘突然笑了起来,“你说的就好像是情话”

    雷啸也笑了,笑声爽朗,听起来倍感亲切。

    两个人没有继续说话,可是叶三娘感觉已经好多了,内心的积郁并没有倾卸,可是她的心里却好受了很多。

    雷啸并不了解女人,可是他却知道一点,当别人痛苦的时候并不需要为别人做什么,只需要聆听和陪伴。

    他们也往往不需要别人做什么,他们只是缺少一个倾听者,如是而已。雷啸引领着叶三娘再风雨中穿行,他们的脸上露出了孩子般的笑容,在这种时候没有什么比看见安身之所更愉快的事。

    一盏青灯,一间破庙,一个同样孤独寂寞的人。

    就在雷啸进去的那一刻他就已经呆滞,没有想到在这里碰上一个不应该相逢的人。

    雷啸看向了掩面哭泣的叶三娘,她的眼神又再一次迷离和痛苦。那个人依旧静静的站在角落。

    他的背挺得很直,就像是神圣而又不可侵犯的佛像,他的手不断擦拭着舍命钩,钩上的银光闪动着他疲倦的脸,可是他的眼睛却是雪亮的,这样的眼睛甚至可以看穿人的五脏六腑,如同幽灵一般让人心有余悸。

    “没想到我们会在这里相逢”

    “这样相逢很不错,能够在一起躲雨是不可多得的缘分,这样的缘分是可遇不可求的”雷啸的脸上依旧挂着爽朗而又恬静的笑容。

    “我不这样认为,因为我只希望我是一个人,所以你以后也不必来找我”他的声音很冷,就像他的钩子一样,拒人之外不允许任何人靠近。

    苍老而又无力的灯在闪耀,印着佛像的影子,这时候的佛像并不能带来安全感,反而让叶三娘感觉到害怕和恐惧。

    她的身体也在颤动,“可是你始终是我的弟弟,你不得不承认这样的关心”

    因为激动,她的声音也异常的尖锐和高昂。

    叶三娘的话刺激到了肖忘,他的眼睛变得鲜红,青筋在脖子里不安的躁动,雷啸看见的不是一张脸而更像是狰狞可怖的魔鬼。

    “不,我不是,永远不是”他已经向外面奔去,他的叫磕上了门槛重重的摔了一跤,他挣扎着爬了起来继续向外面的世界哀嚎而又开始狂奔。

    叶三娘非常的平静,因为她的泪已经流干。

    “你想不想听故事?”

    雷啸并没有说话,他喜欢听故事可是却不会听别人不愿意讲的故事。叶三娘没有等到雷啸的回答就继续道:“你应该知道舍命崖?”

    “是,那里是一个既无情又残酷的地方”

    “是的,从那里训练出来的人更是无情”

    雷啸看见面前的叶三娘脸上布满了愁云和痛苦,雷啸道:“你说的是肖忘?”

    “他是一个天赋异禀的人,他的父亲在三十天内就已经变成了一个不容小觑的角色”

    “我知道那个人是他的父亲”

    叶三娘:“你说的不错,他的父亲也没有想到他进步得如此神速,所以他对肖忘寄予厚望”

    雷啸明白这样的人的孤独和寂寞,一个被所有的人寄予期望,这样的人也实在太过痛苦和孤单。

    ”他的生活一定很不幸“雷啸不由得想起了那一双眼睛,雪亮的眼睛后面有着一丝落寞和无助。

    一个人被自己隔离的人,也会和整个江湖隔离,因为肖忘已经只剩下他的舍命钩,而舍命钩正是他活下去的理由。

    “他当然很不幸,他也很无辜,成为了舍命崖追逐天下的工具”叶三娘继续凄凉的道:“经过层层选拨,在舍命崖下已经尸骨累累,”

    “最后还剩下多少人?”

    “只有他一个人”

    “只有天下间独一无二的人才有资格学习舍命钩”她的眼睛里又游离出痛苦和凄楚,这样的表情好像是对肖忘的怜悯,也好像是对自己的同情。

    她不由的回到了以前,讲述着辛酸而又悲伤的往事。

    黑色的夜空下只有两个人影,无边的死气渗透出来寒意,地上的尸体还在流出鲜血,这并没有影响到他们,因为他们已经见惯了生与死,表现出来的漠视已经足以面对无边的恐惧了。

    夜风凄冷,波动了年轻人的头发,露出了执拗而又透着寒冷的眼睛,他的钩子上的鲜血一滴滴的留在了地上,开出了灿烂的小花。

    年轻人面前的中年人露出了笑意,因为他刚刚看见了最为璀璨的一幕,他面前的这少年是他一手训练出来的,他也有着成就感,当然还有着另外一件事让他感到高兴。

    那就是这个年轻人是他的儿子,他已经拥有了实力,尽管他承受了他本不应该承受的痛苦,可是这一切是值得的。

    中年人不知道的是少年得到的这一切并不是他所想要的,中年人还沉浸在兴奋当中,他亲眼看见他凌厉的身法。

    夜光升起,十个一流高手已经围上了他,他们的眼睛里凶光毕露,他们要做的就是杀掉面前的这个人,只有他才是所有人的阻碍,所以他们形成了一种特别的默契。

    只有杀掉他,众人才有机会搏出,所有的人已经冲向了他。他的钩子发出了尖啸,他就像是一道黑影,可是他的钩子却像流星,能够杀人的流星。

    光华已经消失,可是却为这道光华留下了血的纪念,他的钩子带出了一串串的血花,入骨声,血花喷溅声和钩子的声音混在了一起,显得是那么的奇特和诡异。

    所有的人没有征兆的倒在了地上,死亡来得很快,他们没有时间哀嚎和呼吸,他们的兵器没有碰上他的人,就连他的衣服也没有碰到。他们只听见了鲜血流出来的声音,当他们倒下的时候才意识到是自己的。

    中年人没有继续想下去,因为他忍不住要告诉他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叶凡,你现在已经无情,你可以学习舍命崖上的绝学舍命钩了”

    “不,我已经不叫叶凡,从此以后我叫做肖忘,从此以后忘掉过去,忘掉所有”

    “你要欺师灭祖?”中年人充满威严的声音道。

    “我已经无情”

    他的声音很冷,丝毫没有回转的余地,这时候的中年人才知道他错了,他将自己的儿子培养成了一个嗜杀而又冷血的动物,他已经失去了一切,他的眼睛是空的,中年人想要做最后一件事情。

    他挥舞着手中的舍命钩向着肖忘冲了过去,肖忘的眼睛里没有同情没有怜悯只有杀意。

    铿锵声不断的交错,身影不断的飘舞,节奏很快一瞬间就已经结束,他已经终结了他父亲的生命,他一步步的向外面走了出去,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犹如一头豹子一般冲向了树林。

    肖忘看见的是一个手足无措的女子,他的舍命钩依旧寒冷,他的心也依旧冷,所有的人都不能阻止他的脚步,一旦开始杀人就不可能停得下来。

    舍命钩迎着头挥舞而下,她没有抗拒没有挣扎,她闭着眼睛轻轻道:“弟弟”

    这是最深的呼唤,可是这已经暖化了他的心,她睁开眼时面前没有任何人。

    她哭了起来,她亲眼看见了父亲的死亡,她的弟弟也已经变成了另外一副模样,她父亲死了,可是却让她品尝父亲留下的恶果。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