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神剑驱魔录

第一百二十四章 雷啸的回忆

    第一百二十四章雷啸的回忆

    公子死了,可是故事却远远没有结束,只要你还活着故事就永远不会停下来。

    “你好像并不高兴?”雷啸对着徐玉龙道。

    徐玉龙的手抚摸着无情刀,缓缓道:“我当然不会感觉到开心”

    “看来公子给你说了一件扰乱你心的事”雷啸笑着道,不过他的笑容却有几分神秘。

    “公子死的时候给我说了一句话,我不明白那是什么意思”

    一个人死的时候说的话一定是真话,因为他们没有说假话的理由。他们说的话也一定很重要,因为不是重要的话他们一定不会在临死的时候说。

    “他告诉你的一定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唐心对着一脸茫然的徐玉龙道。

    “不错,可是我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做龙背墙,也从来没有听过龙背墙”

    雷啸听到这里,忍不住惊颤起来,就好像是被人狠狠的抽了一鞭子一般,“龙背墙”三个字犹如噩耗和鬼魅一般萦绕在他的心头,永远挥之不去,永远形影不离。

    漆黑的眼睛里第一次出现了茫然和惊恐,徐玉龙并没有打扰他,也并没有安慰,因为他知道雷啸陷入了痛苦的回忆。

    就在这时一个女子透过远远的雪山看向雷啸,就好像看到了雷啸的背影,也看见了雷啸的表情。不用想都知道那是什么样的表情,惊恐,悲伤,木讷,就如同木头人一样,动也不能动。

    这些情况看起来并不是真实的,可是雷啸却能够理解她,她知道她也像他一样,永远爱着对方,人不在一起可是心却永远在一起。

    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事能比得上爱情的力量了,可以让遥不可及的东西拉得很近。也可以让不能目视的东西瞬间变来到面前。

    当然爱情也会带给人痛苦,辛酸,和彷徨。不过这都是暂时的,爱情是美丽的,美丽的如同流星,虽然短暂可是却辉煌,雷啸的心中就有着这样的情感。

    他坚信这个世界上的爱情一定会得到眷属,他也相信他们最终能在一起。虽然他现在正在忍受着爱情的煎熬,可是火会熄灭,水会蒸干,苦难也会消失不见。

    愚公移山般的信心,王屋、太行和足惧,他坚信他一定能够找到她,而找到她的阻力就是龙背墙。

    漫天飞雪将他带回了那一天,那一天是一个美妙的时刻。那一天他们也完成了一件壮观而又激动的大事,他们毁灭了穆林王。这也是他们的终极使命,所以他开始了遨游。

    一匹马一个人在路上悠闲的走着,他并不想要去哪里,所以他并不着急,整个人躺在马背上任由马前行。心中的愁云早已经消失不见,他也在酝酿着美好的生活。

    强烈的责任感已经从身上消失,再也不用忍受疲惫和辛劳,这中巨大的差异变化让他忍不住感叹,不过他并不觉得这是多么的完美,因为他剩下的时间都会这么度过。

    杨柳依依,才子佳人相伴踏青,他的眼睛看着周围那些伴侣诗情画意,不由的艳羡,索性闭上眼睛,看不见也不会产生什么其妙的想法了。

    他就这样的躺在马背上,昏昏的睡了过去,不知道走了多远,也不知道走了多久。

    “你是狗吗?挡住我们家马车了”

    雷啸被粗鲁的声音惊醒,他的面前是一辆华丽的马车,毫无疑问他的马挡了面前的马车的路。

    他坐了起来,他的面前是一个粗壮的中年人,从他的神态可以知道他是一个练过武的人,而且武功不弱,可惜的是这样的人有着好武功也没有什么用处。

    雷啸没有发怒,他已经很能够忍受自己的脾气,他也不愿意跟一个目光短浅的人生气。

    “我为什么要让路?”

    “因为你挡住了我们的马车”声音如同人一样,粗鲁和焦躁,这样的人也只能当车夫。

    “那么为什么不说是你挡住了我的马车?”

    “你找死?”

    “我从不找死,可是有人想要我死,我就绝对不会让他活着”

    雷啸的面色依旧平静,他的话并不犀利,可是听在耳朵里却有一种特别的感觉,不刺耳可是却也绝不会动听。

    “那好,我就成全你”

    那个车夫本就是一个脾气暴躁的人,怎么会能够忍受住雷啸的刺激,话刚出口,手已经成了鹰爪抓向了雷啸。

    手在雷啸的眼中越放越大,雷啸依旧没有动,因为这在雷啸的眼中实在太过脆弱,脆弱的不堪一击。不过这一切车夫并不知道,他对自己很自信,他的鹰爪在江湖上已经挫败了不下五十名高手。

    “住手”声音犹如惊雷一般传来,显然来人的武功也是上层,肺腑之气异于常人,肺腑之气并不是生来具有的,而是通过后天的学习,那声音的音质雷啸是熟悉的,整个江湖除了千音门之外绝对没有第二家有这种声音。

    车夫听闻这一声重喝,不由得心生恐惧,即将到达雷啸脸上的手也缩了后来。他的目光打出打量,想要看看究竟是何人。

    雷啸依旧保持着坐姿,就好像是对所有的一切都不关心,谁也不知道的是他就这一瞬间窥探出来了那人的秘密。

    那人是一个年方二十的少年,面如珠玉,腰悬细剑,细剑的剑穗长的垂在了地上,雷啸不由的笑了笑,因为那个人不配用剑,一个把剑当做装饰的人根本就不配拥有剑。

    当车夫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人就已经来到了他们的面前,而车夫显然是认识这人的,“我还以为是谁,原来是千音门少公子,千寻”

    “前辈眼神真好,在下正是千寻门,千寻。不知老先生是何人?”千寻不卑不亢的道。

    车夫就好像受到了从未有过的礼遇和优待,傲慢的道:“我的名字你可能不知道,可是你的父亲千面一定知道”

    “哦,那么我更要请教前辈了”两人一唱一和就好像雷啸根本不存在一般,而雷啸也静静的坐在那里,马不动,人也不动。

    “那么我就叫做蒋波”

    “三十年前隐退的蒋波?”

    “是”

    “三十年前你威名远播,至于现在···”

    “现在我威名依旧远播”

    蒋波这时候更加神气起来,他正想要说什么的时候,车门内传出来清脆悦耳的声音,“师傅,我们改走了”

    他只得收起来吹嘘的兴致,对雷啸道:“看在千公子的面子上你赶快滚”

    “要是我不呢?”雷啸无视盛气凌人的威胁。

    “那么你就死”

    狂妄和无知让这车夫目中无人,如果他认识雷啸就一定不会如此骄傲,雷啸的名字就像云一样,飘散在任何地方。

    不过在这中东,却没有人知道雷啸,因为这里离中原太过偏远,这里的一切事物都跟中原截然不同,这里也有自己的江湖。

    这里的门派也是千奇百怪,当然这里也不乏真正的高手,据说千音门正是武学世家,能够被人称作武林世家一定不是空穴来风,而千音门正是有着雄厚的底蕴。

    雷啸对这一切是一无所知的,不过他却知道千音门的存在,因为千音门太过强大,这样的存在自然在中原武林也有着一定的名气。现在的雷啸没有时间去思索,他的面前有着一个麻烦。

    “你当真不让?”

    蒋波的骨头捏到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只要他听见他不想要的回答他就一定会出手。一旦他做下决定就不会更改。

    “这位兄弟又何苦如此呢?”千寻对着雷啸道“与人方便就是与自己方便”

    雷啸无聊的笑了笑,道:“那就卖兄弟一个面子”

    让开了一条道路,马车疾驰而去,卷起狂沙。

    他之所以愿意让路是因为他并不讨厌千寻,所以他也愿意放过那人。

    千寻是一个奇怪的人,一身考究的衣服,并没有突出他的英俊反而显得不伦不类,他的剑也实在太过其妙和诡异。可是雷啸却也知道这样的人不是疯子就是高手。

    他显然是第二种,因为强大的千音门不会出现一个疯子。雷啸不由的对千寻好奇起来,因为他的身上有着一种神秘,虽然他掩藏的极深可是却逃不过雷啸的眼睛。

    “这位少爷看来是来自中东,而是来自中原”雪亮的眼睛看着雷啸。

    雷啸道:“兄台的眼里实在不弱,我确实来自中原”

    “因为我常到中原,所以我能够认出来”

    “你到过中原?”雷啸问道。

    千寻笑了笑道:“当然,我还知道你们那里的高手,武林三杰,楚飞云、雷啸和徐玉龙对吗?”

    雷啸露出思索的表情,而这一切都被千寻看在眼里。他道:“你当然不知道,因为你不是一个江湖中人”

    他只好尴尬一笑,算是承认了。雷啸也佩服起自己的高明来,他将自己的气息完全掩盖了,现在他就跟一个普通人无异,甚至是比一个普通人更普通。

    幸好的是他看起来并不老,虽然他已经四十多岁,可是却有着和千寻一般的面容,这样的人自然不会引起千寻的怀疑。

    这也免却了雷啸的担忧,他不想成为江湖中人的公敌,一个中原高手偷渡到中东势必会引起江湖中人的注意。

    这是他不想看到的,“兄弟来中东干什么?”

    “兄台是盘问我吗?不过告诉你也没有关系。我是来游历的。”

    “你对中东很熟悉?”

    “并不熟悉,所以我来了”

    千寻被雷啸的话语逗笑了,不过他的表情却瞬间凝结,他的思绪已经随着那辆马车而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