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神剑驱魔录

第一百二十二章 朝夕相处

    第一百二十二章朝夕相处

    冬天的大雪将天地简化为柔和和雪白。一片无暇的世界,一种朴素,一种宁静和一种亲近。

    一间不知名的客栈,而公子就宿在这里。原本不规律的生活一下子变得有节奏,也变得充实。

    “你不担心?”齐英走到公子方白的面前,挡住了公子看向窗户外面的眼睛。

    “我为什么要担心?”

    “三日之后就是大战了,你应该努力准备才对,现在已经是第二天了”

    她脸上流露出担忧和关照,不管如何公子方白是他的靠山,她不能让她倒下去。

    一个女人如果可以忍受一个男人慢慢的变得苍老,也可以忍受一个男人的呼吸变得孱弱,那么只能说明即将死去的那个人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没有关系的人自然不用担心,也用不着焦虑,一切都顺其自然。可是齐英不同,因为齐英已经没有什么东西留下了,只有一个公子的疼爱。

    她还年轻,同样她对美好的生活充满了向往,只要她愿意她还可以俘获其它的男人。用美色换回来生活的享受这并不羞耻。

    可是她却不愿意这么做,因为她得到了公子的真心,在她最落魄的情况下得到这样的情感的确是一件难得的事,她已经感动,她也已经陶醉,她上了锁的心也已经被公子打开。

    公子笑了笑道:“我没有任何机会,从李长弓死的那一刻就没有了任何机会”

    “难道李长弓的身上留下了什么秘密”她疑惑的问道。

    “是,我的武功的秘密,他用他的性命为徐玉龙换回了胜利”公子依旧平静,这件事情他早已经明白,所以他并不着急。

    “可是他练出了克制你的刀法了吗?”

    “他当然能,因为他是徐玉龙,就在我们以为他堕落的时候,他就已经练出来了,他声东击西就是为了掩盖真相罢了”公子举重就轻的说道。

    一种泰然,一种悠闲,一种宽舒。这样的神情就自然的从公子方白的眼睛里流露出来,齐英以为他一定是困顿、烦躁而又不安的。可是齐英却错了,公子镇定的可怕。

    这样的镇定出乎意料,让齐英的心紧绷起来。这样的表现只是一种挣扎,一种安于天命的妥协,一种无可奈何。

    房间里的木炭在嗤嗤的燃烧,深蓝色的火焰在跳动,温暖在这间屋子里弥散。可是齐英却感觉到寒冷,就如同手上握着的一团坚冰一样,孱弱的火焰并不能让那坚冰融化。

    “你确定要去?你明明知道结果的”齐英的声音无限温柔,眼神中也流露出哀求。

    她的意思公子很明白,那就是不要去醉乡居,他们可以走得很远很远,只要公子愿意就没有人能够找到他们。

    公子的手臂一挥阻止了齐英继续说下去,他道:“我不能不去,我并不是一个好人,可是我却是一个信守承诺的人。我愿意用我的生命去捍卫我的信条和坚持”公子内心想要说的是“亏欠只能用鲜血偿还”

    他已经一无所有,或许这是他的解脱方式,他杀了很多人,他也不惧怕死亡。死亡是神秘而又自然的事,就如同吃饭睡觉一样简单不过。

    公子慢慢的站了起来,他的手已经扶上了盈盈可握的细腰,这或许是他最后一次欢爱了。

    冷峻的眼神里也燃烧来了激情,如同火一样炙热,如同烈日一样光芒万丈,齐英自然也看懂了他的眼神。

    她已经将只自己完全的奉献给了她,她任凭着公子方白的索取。

    厚重繁杂的衣服被利索的褪去,两个人身上没有一丝片缕,赤裸相对的两个人没有任何的娇羞,他们已经习以为常,无论是谁在一起这么多年都不会感到陌生。

    他如同一只饥饿的狼,而齐英则是他丰盛的食物,他的嘴唇已经贴上了薄唇,毫无怜惜的在那片土地肆掠和开垦。

    齐英的手已经抚摸上了结实的后背,宽厚的膀子给了她自信和骄傲。她享受公子给予他的一切,爱的粗暴和爱的温柔。

    有力的大手已经爬上了她的胸膛,手中之物在蹂躏之下不断的变化着形状,如同火一样热烈的激情在不断的燃烧,她已经沦陷在公子爱的火焰中。

    双眼迷离,她在等待着公子最后的安慰,公子带给了她充实,也给了她安慰。一阵颤抖之后公子就如同死了一般,他也将齐英送上了高潮。

    齐英明显的感觉到公子的力不从心,今天时间特别短,她渐入佳境的时候可是公子却已经骤停。可是她并没有说什么。他也不愿意伤及公子的自尊。

    公子的心不再这里,所以他就像一个年迈的老人一样,来的快去的也快,以至于不能够让别人满意。

    外面的雪依旧,飘飞的大雪将天地混为一色,风声大作,雪花飞舞,任谁都不愿意再这雪地里忍受刺骨的寒冷。

    可是有一个人却除外,一身素衣包裹,正是这雪的颜色,可是他的右手却拿着一把黑色刀。这把刀看起来是那么的不和谐,那么的诡异和超乎寻常。

    他的脚步沉稳,走得也很慢,他穿的衣服并不多,他并不在乎这凌厉的寒冷。

    所走过留下的脚印都被纷杂的大雪掩盖,就这苍茫的大地一片寂寥,没有人烟,没有万家灯火,仅仅有的只是紧闭的门窗,他的耳朵聆听着自己的脚步,是那么的与众不同。

    脸上挂着笑意,他的脸是苍白的,毫无血色,就好像是从来没有见过光一样,英俊潇洒的脸,如同刀刻,也好像打磨过,这样的美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拥有。

    他的心是欢快的,虽然他知道他这一去意味着什么,可是无论谁都不能阻挡他的脚步,这是他的归宿。

    就在刚才他还在美人怀,可是现在却已经身在了露天。他还记得眼前发生的一幕幕。

    “你真的要走?”

    “是”回答恳切而坚定。

    “你能不能为了我不去赴战?”同样的哀怨和恳求。

    他的脸上出现了犹豫之色,而这时候的齐英就好像看见了曙光一般,她疾步从床上跑了下来,将公子刚刚披在身上的外衣取了下来,公子没有说话也没有抗拒。

    可是就在齐英碰到他的刀那一刻,他终于做了一个决定,“不行,我不能答应你”

    他也果断的披上了外衣,公子自然也注视到了齐英已经黯淡了的眼神。

    没有挣扎,没有喧闹,她开口道:“可不可以最后陪我喝一次酒?”

    他没有思索就已经坐了下来,这是他能为他做的唯一一件事。齐英已经将酒温在了炉火上,她并没有穿衣服。因为时间太过珍贵,她实在不想浪费有限的时间。

    “你可知道宗汉因为什么死的?”

    “他走进了你的计划,被你的人莫琴杀死的”齐英就好像早已经清楚一般。

    “你不怪我?”

    “怪你?我怪过徐玉龙,他不杀伯仁,伯仁却因他而死。可是我却错了”

    “你怎么会错?如果不是我为了陷害徐玉龙,让江湖人追杀徐玉龙他又怎么会死?如果不是莫琴爱上了徐玉龙,她又怎么会为了救徐玉龙杀了宗汉?所以杀死他的是我”

    公子态度平静,他杀人没有理由,可是现在却为了齐英找理由。

    “杀死他的不是别人,是他自己。既然在江湖,死了就是死了,于别人又有何干系?”声音同样的稳定,就好像的一杯没有掺杂任何东西的水一样。

    可是在公子听来却比什么都沉重,齐英为了他而放弃了为她原本的丈夫报仇,这又是一种热烈的情感。

    “你一直不是想看我的真面目吗?”

    “现在已经不重要”

    爱情真是一个奇怪的东西,他可以在无形之中改变那些固有的想法,曾经的齐英只想借助公子的势力铲除徐玉龙,并且拥有公子的财富和地位。

    可是现在公子一无所有,她却愿意做公子的伴侣,和他共度余生。爱情的伟大让人捉摸不透。

    “可是我却想要给你看”公子的手已经缓缓的举起,每一个动作都很慢,直到最后将面具摘了下来。

    苍白的脸上看不见任何瑕疵,齐英流着泪抚摸上他的脸,泪水顺着她的脸颊流了下来,是什么让她忍不住哭泣?没有答案,有时候莫名其妙的情感总是忍不住让人哭泣。

    棱角分明的轮廓是那么的鲜明,英俊的让人嫉妒,英俊的让人艳羡。没有胡须可是却依旧有着霸气。

    “你是我的男人长得最好看的一个”

    公子一反以往的严肃道:“你有很多个男人?”

    两人都禁不住笑了出来,齐英的笑容却在一瞬间收紧,道:“可是你已经是一个孩子的父亲”

    原本平静的公子此刻也激动起来,将齐英搂在了怀中,他的唇贴上了齐英滚烫的额头。他缔造了一个生命,可是却不能伴随着他成长,这是悲哀还是不幸?

    “你记得告诉他,一定不要替我报仇”

    齐英的泪水淌了下来,她并没有说什么,因为无论说什么都没有用处,她不能干扰公子的决定。

    公子就这样走了出去,他没有回头,因为他害怕他忍不住停下脚步,他不愿意停下来,可是他的内心却又在呼唤。

    用了很大的毅力才走出去,一下子又变得坚定起来。

    他在雪地里前进,他的心里已经了无牵挂,他为齐英做好了一切准备,他现在可以从容不迫的去面对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