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神剑驱魔录

第一百一十七章 神秘来客

    第一百一十七章神秘来客

    “我还有一件事不明白”名棋道。

    “你是问他去了哪里?”

    名棋笑道:“你比我想象中还要了解我”

    “当然”药姬道“他给徐玉龙准备了一个礼物”

    温柔的阳光照在大地,辉煌和灿烂将天地混为一色,徐玉龙他们是乘着温柔的太阳进来的,他们也听到了名棋说的话。

    徐玉龙道:“谁来了?我还没有见到你们如此兴奋过”

    他进来一眼就看见了药姬,莫名的感动涌上徐玉龙心头,她从生死边缘救回了徐玉龙,当然也给了徐玉龙莫大的鼓励。

    唐心已经隐藏不住内心的喜悦了,扑了过去将药姬搂在怀里,兴奋之色溢于言表。

    纯真的友情早已经在他们的心里开出小花,她们曾经一起共过患难,在复杂的情况下建立的情感往往是更可贵的,也倍加珍惜。这一刻重聚的欢愉自然不必多少。

    不过徐玉龙却看出了她的变化,药姬的身上透露出熟悉的味道。这种味道上面有着熟悉的印记。她身上的气度也跟人太过相似。

    “药姬,这次来的不是你一个人对吗?”徐玉龙问道。

    唐心放开了怀中的药姬,也不停的打量着她。唐心的敏锐自然能感觉到不同,只不过是因为刚才的激动忽视了这等事情。在徐玉龙的提醒下她已经感受了迥异的变化,浑身上下透露出阳刚之气同时也不缺乏温柔。

    没有多少什么,只是用笑容对着这两个人。药姬过了半响道:“你是想说你的朋友来了没有对吗?”

    原本放松的徐玉龙这一会突然变得紧绷起来,静如湖水的心也激潮澎湃。能让徐玉龙紧张的人并不多,这一点很多人都明白。

    药姬继续道:“你觉得会是谁呢?”

    徐玉龙笑了一笑,他还没有从震惊中惊醒过来。他突然笑了,他希望自己的判断没有错,因为他思恋他的朋友,不管多少时间他都不会忘记曾经激情燃烧的日子。

    突然一声龙吟声响在耳畔,远处的一个茶杯却突然爆鸣,而药姬正兴奋的拍着手。

    徐玉龙脸上却没有震惊,因为这实在太过平常,同时也证实了自己的想法,他的朋友雷啸来了。

    因为整个江湖只有一个人会降龙掌,那就是雷啸。也只有雷啸一个人能够教出人来。

    “你不吃惊?”

    “我为什么要吃惊?不过我却有一件事要告诉你”

    药姬疑惑的道:“什么事?”

    “你的降龙掌比我的朋友是在差了许多”

    所有的人都笑了出来,药姬不满的对着徐玉龙吐了吐舌头,表示对徐玉龙的不满,名棋已经将药姬搂在了怀里。

    不好意思的药姬害羞的低下了头,唐心道:“药姬妹妹还害羞了?”

    药姬的头垂得更低,这时候门外传出来嘹亮激昂的声音,“女孩子是应该矜持一些”

    这声音是多么的熟悉,这声音从来没有改变。徐玉龙此刻以机构飞奔而出,众人也忍不住好奇纷纷而出。

    一个英俊的男子就站在太阳下,接受这阳光的沐浴。俊朗的外形,爽朗的笑容如同春风一般。徐玉龙也已经变得激动。

    “你来了”

    “我来了”

    短短的对话就已经包含了所有的情感,两个人的手紧紧握在了一起,感受着彼此的温度。没有什么比这更加美好,故友的重逢是值得庆贺的,也应该互相吐露心声。

    他们想要说什么可是却什么也没有说。

    就这样待了半响,徐玉龙才开口道:“这些年你去了哪里?”

    “难道你们就这样站在这里?”唐心揶揄的道。

    “这确实不合适”徐玉龙道。

    他携着雷啸走进了屋子里。

    几个人饮酒对酌好不痛快,一切的一切都在酒中表达,浓浓的酒就像感情一样热烈,也像火一样燃烧在喉咙里。

    他们已经包下了整个醉乡居,此刻这里空无一人,当然即便没有包下也不会有人待在这里,因为他们亲眼见证了徐玉龙的可怕。

    最震惊的莫过于老板了,他从来没有想到逆来顺受的徐玉龙居然是江湖上鼎鼎大名的刀客,当然他的心中还有着一丝慌乱。

    因为他总是让徐玉龙做最重的活儿,并且不给徐玉龙的工钱,他害怕徐玉龙报复,所以他也离开了。

    太阳渐渐的沉了下去,最后一点光亮也已经消失不见。整个大地已经被黑色席卷,茫茫的黑夜,今夜也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夜。

    原本畅快的雷啸的脸上有着担忧,他的神色自然没有逃过徐玉龙的眼睛,雷啸道:“没有什么,一切明天早上都会知道”

    药姬也笑了笑,她当然知道事情的真相,今天晚上就是送给徐玉龙的礼物。

    唐心和徐玉龙莫名其妙的看着雷啸喝药姬,似乎他们有着隐秘不足以向外人道的秘密,不过徐玉龙却没有问,因为他了解雷啸。

    雷啸不想说的话,无论是谁都不能让他说出来。

    不过雷啸做事有着自己的理由,他做的事也从来不会违背自己的原则。

    “今天晚上只论友情,不谈江湖”

    “好,不谈江湖”徐玉龙豁达的道。

    欢快而又活跃,宁静而又不缺热闹。在这漫漫的黑色里酒杯相撞就犹如银铃相碰一般悦耳。

    说不完的话更是拉进了所有人的情感,药姬和唐心坐在一起讲着他们心爱的男人,他们也看着心爱的男人喝酒。雷啸他们三个在把酒痛饮。

    男人总是有着自己的行为方式,他们的嘴是笨拙的。不过他们的胃是宏大的,他们的胃已经将这些情感解释清楚,丝毫不拖泥带水。

    无数杯酒倒进肚子里,在胃中流淌翻转,没有什么比这更难得的了。

    就在他们欢乐畅饮的时候,他们却忘记了一个人,她已经走了很久,可是所有的人都沉浸在欢乐中,忘了她的存在。

    她走了之后就没有再回来,她去了哪里?没有人能够知道。事情的变化也来得太快。

    当唐心意识到小婉消失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大家已经酩酊大醉,她是善解人意的,她不愿意打扰沉睡的人。

    所以她决定等待天明,唐心的理性占据了情感,因为她知道即便出去找,也不会有结果。因为在朦胧的夜光下找一个人无异于大海捞针。

    她的决定是对的,因为无论如何他们都找不到小婉,因为小婉此刻在公子的手里。

    就在就在她走出去不久就看见了公子。

    一个结实挺拔的脊背,一把黑色的刀。她吓得没有任何动作,那个人慢慢的转身,她自然也看见了一张青铜面具,她对那张面具是那么的熟悉,那么的害怕。

    公子无论在哪个地方都会让人害怕让人恐惧和不安,小婉已经吓得走不动路,她没有想到刚刚逃离公子的魔掌却再一次万劫不复。

    一个女人自一旁走了出来,那女人背负长剑,手中却提着一把用步包裹着的刀。

    公子迈开步子向前走了过去,身后的齐英挟着小婉在后面跟随。

    “看来我轻视了徐玉龙”公子方白头也不回的道。

    “是的,他隐藏得太深了,居然骗过了公子”

    “他不管从哪方面来说都是一个高手”

    齐英道:“你害怕了?”

    “我害怕?你可曾看见过我害怕?”

    “没有”

    公子是一个不会轻易屈服了人,他可以死可是却不能输。这是他自己的思想,这也是他永远奉行的信条。

    “一个高手只会激发出我的战斗意志和渴求,我一定还会打败徐玉龙的”公子骄傲的道。

    “你永远不可能打败徐玉龙”小婉突然开口道。

    公子没有回头,不过他却听见了肉与肉碰撞的清脆声,齐英的巴掌已经掴在了小婉的脸上。小婉的脸上赫然出现了几条红印,小婉并没有哭,眼睛里全是倔强。

    “住口,你没有说话的资格”齐英道。

    “他永远不会打败徐玉龙,因为徐玉龙才是一个真正的刀客,因为他有一个伟大的人格”

    齐英的手高高扬起,公子道:“让她说下去”

    “一个有灵魂的刀客才是一个好刀客,可是你不是,你就是一个恶魔”小婉毫不客气的讽刺道。

    因为他本就是一个魔鬼,魔鬼不值得同情。

    “我不会认为你这是在骂我,我只会将这视为夸奖和赞誉”公子依旧平静的道。

    小婉的话并没有让他不满,反而让他更加平静。这一份镇定已经不是所有的人能够比拟的了。

    “你觉得你还能为所欲为?”小婉道。

    “我为什么不能?”

    “你的手下得力干将金善通已经死了”

    “一个金善通并不可惜”公子道。

    “可是他是黑啤帮的灵魂,只有他一个人能够更好的统筹黑啤帮”小婉仰着头道。

    “哦,一个黑啤帮并不重要”

    “曾经的莫琴、名棋、其书、妙画已经死去了两个,剩下的两个已经背叛了你”

    “你觉得这很重要,我可以随时杀了他们”公子还是在继续走着,根本没有回头。

    小婉讥笑道:“你真的还可以?”

    她没有等到公子说话继续道:“现在你已经力不从心,因为徐玉龙从来没有失去勇气,更何况雷啸来了”

    公子依旧没有回头,可是他的脚步变得沉重,他自然意识到了这一切,原本的优势一下子全部失去,这或许才是最可悲的事。

    “我会让他们死的”

    “不可能”

    清脆的响声再一次传来,而小婉已经晕过去。嘴角已经流出了鲜血,齐英的手下的实在不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