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神剑驱魔录

第一百一十二章 生路

    第一百一十二章生路

    琴音袅袅不曾断绝。莫琴的脸上没有表情,可是她的心里却翻起了惊涛骇浪。她不愿意再继续下去,或许她应该有自己的生活方式。

    她的手越拨越急琴声也变得零碎而又急骤起来,犹如暴雨的雨点激打着窗户。“嘣”的一声犹如惊雷一般,莫琴看着已经断却了的琴弦摇了摇头。

    这并不意外,因为心思不在琴上,琴自然也没有了对人的三分情感,七分眷恋。

    冰冷的眼睛里流露出坚决之色,她也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因为她做了人生中最重大的决定。她不顾及其它的顾虑和羁绊做了一回真实的自己。

    起身,抱琴每一个动作都恢复了以前的干练和潇洒,脸色有着明显的倦容也有着一贯的冷静,她去找一个人,而这人是她不论如何也需要救的。

    “你还好吗?”冷漠的眼神中流露出温暖。

    “在这里也还不错,既然没有办法那就接受现实好了”名棋故作强颜欢笑道。

    莫琴自然是明白名棋的,他的想法总是瞒不过她。他扯出一抹勉强的笑意。

    笑得很悲哀不知道是因为别人还是因为自己。

    一只药瓶自手中飞出落入名棋的手中,名棋打量着药瓶,狐疑的问道:“这是什么?”

    “你打开看看就知道”

    一股刺鼻的药味在空中弥漫开来,这股味道并不熟悉可是却不陌生,这是百转丹,当然名棋也知道这个药的用处。

    “有了这个,你就能够冲破公子给你施加的毒,你的武功将会慢慢恢复”莫琴道。

    “你要放了我?”

    莫琴:“是的,你有权利选择你的生活,好好的活下去”

    名棋已经从她的语气中听到了决心,“那么你呢?”

    “我?我还有选择吗?”

    名棋:“你当然有,我们可以一起出去,一切都不是太晚,我们可以永远不要回到公子身边”

    这无疑是巨大的诱惑,她的离开也没有错。可是她却依旧冷静,冷静得无动于衷。

    “我不能走,因为我走了你们就必须留下来”

    名棋也明白了这句话的意义,这里有着无数的守卫名棋的体力尚且没有恢复怎么可能逃得出去。

    他突然感觉到了于心不忍,而这也是真诚的,莫琴自然也懂。

    她的心中也多了些许安慰,她是名棋最好的朋友也是他的姐姐,她愿意为名棋牺牲。

    名棋苦涩的笑了笑,没有继续说什么,他将药瓶中的药丸吞了下去,莫琴看见名棋的动作也笑了笑。

    伟大的情感总是在危机来临之前表现出来,此刻他们就已经在无形之中将这一份难得的感情在寥寥语句中体现,他们都相互理解彼此,当然名棋也愿意为莫琴而死。

    “现在我们还剩下一件事情可做?”莫琴道。

    名棋涣散的眼神里有了精芒,这正是药力起了作用,名棋也知道莫琴说的是什么事。

    两人依旧悄无声息的出了房间,在她的带领下两个人走到了另外一间屋子。

    那也是在石壁中凿出来的一间屋子,有不少人在这里守卫,这里住的也是有名的人,不用想救知道这里住的是唐心,她是公子用来要挟徐玉龙的工具所以她也绝对不能有一点差池。

    莫琴对着名棋打了一个眼神就一个人向着那间屋子走去,而名棋则在那里等待。因为他跟着出去是不合适的,因为他已经不是从前的名棋,如果他出现那么只会让所有的努力付之东流。

    她不急不徐的走着,脚磨在坚硬的石壁上摩擦出吱吱的响声,很快就引起了那几个人的注意。

    “什么人?”其中一个人问道。

    “我难道你们不认识?”莫琴面无表情的道。

    那个守卫继续道:“原来是莫琴小姐,不知小姐来这里有何贵干?”

    莫琴:“我去看看犯人”

    那个守卫看着莫琴道:“不好意思,公子有令谁也不能进去”

    “连我也不行?如果说是公子叫我来的呢?”莫琴轻蔑地道。

    那几个守卫面面相觑,他们知道面前的这个女人在公子面前的地位,他们也在挣扎。莫琴道:“如果你们不愿意相信,倒是可以去问问公子”

    这是一个好的建议这也是一个好的共识,他们很快的统一了意见,领头的那个人道:“既然如此,就请小姐稍等,我们马上去请示公子”

    他们并没有注意到莫琴,他们也没有注意到莫琴的出手。一把乌黑的匕首犹如流星一般在空中划过一条美丽而又明亮的星线也在瞬息间带走了这几个人的性命。

    流星虽然美,却美得短暂美得凄惨。

    名棋见莫琴得手也不迟疑,向着莫琴的方向飞奔而至,他的武功已经恢复了五六层。

    推开门一眼就看见了憔悴的唐心,看见糟糕的精神状态就已经能够知道他所受到的苦楚和伤害,这些偶然来到的意外之灾已经将一个乐观而又豁达的美女折磨成了如此模样。

    “你来干什么?”她没有抬起头说道。

    “我来救你”

    “你不觉得你很无耻和可笑,你的主人要杀我而你要救我”唐心的声音里全是讽刺和讥笑。

    “她说的是对的”一个男人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她的娇躯为之一震,她不会忘记那他的声音,雄浑而又有着遒劲。

    小婉已经注意到了名棋,她对着唐心道:“小姐,是名棋公子”

    唐心也抬起了头,也看见了名棋,名棋此刻已经不再意气风发,风流倜傥的他多了几分沧桑,白净的脸上变得黝黑,光黝的下颚也已经长出了胡须,几乎不能将以前的他联系在一起。

    她的心再一次纠结在了一起,她开始担心徐玉龙,名棋在此刻已经变得如此狼狈那么徐玉龙又该当如何?

    迫切的想要见到徐玉龙,可是她却有着深深的畏怯,因为她已经不是处子之身她的身体已经被别人占据。

    就这短短的几个呼吸之间无数的讯息将她的脑袋全部塞满,莫琴递给她一个药瓶。

    她并没有拒绝,将药丸吞咽下去,小婉此刻的脸上也有着兴奋之色,在这个山洞实在太过痛苦。

    唐心的内劲也慢慢平和,在莫琴的带领下他们开始像外走去,他们要离开这个黑暗的深渊,他们来自光明也应该回到光明。

    原本安详静默的洞穴变得嘈杂起来,无数的火光涌动。这无疑已经暴露了他们,看见倒在地上的尸体和空寂的地方就已经能够揣测出了。

    公子此刻已经暴跳如雷,他不能忍受这样的背叛,他对着齐英道:“一个不留”

    齐英的脸上出现了笑意,笑得很开心只不过却很恶毒。

    无数的人潮向他们涌来,四个人且战且退。唐心的武功并没有恢复而小婉没有武功,所有的希望全部寄托在了莫琴和名棋的身上。

    莫琴背负伯牙子期琴手中的黑色短刀一次次的挥舞,取掉别人的性命。而名棋已经将向着他来的四个人打翻在地,夺过其中一个人的长棍。

    长棍在他的手里刮去阵阵旋风,对面的兵器全被一根长棍阻挡在外,时而下挑时而上扬,每一下都有足以惊世骇俗。

    骨裂声不断传出,名棋用手中长棍不断敲打别人的身体关节。莫琴、名棋两个人曾经无数次配合,他们之间的默契让所有人敬畏,没有谁让他们能够停下脚步。

    他们带着唐心和小婉一步步的向外走去,公子的人依旧不计代价的冲进来,这些人全是金善通训练的黑啤帮的好手,可是这一次事发突然他们依旧没有组织出有效的攻击。

    名棋等离出口越来越近希望也越来越大,可是他们并不顺利,因为一个背负长剑的女子从后面而来。

    铿锵一声,剑已出鞘。她加入战团让他们压力倍增,齐英的到来让名棋等措手不及。

    最可怕的是她总是用奇怪的方式出手,每一次打过几招就向后退去,然后出其不意让名棋等腹背受敌。汗水已经沁湿了名棋的额头,突然一柄长剑已经到达他的胸口。

    名棋长棍挥舞一个交错长剑威势不减顺着光滑的长棍向名棋的手砍来,这时候一柄乌黑的短忍挡住了这蓄势一击。

    莫琴已经跟齐英交上手了,背在背上的伏羲琴已经落在了名棋的手中。

    他的眼眶里已经留下了泪水他知道莫琴的意思,他狂吼一声带着唐心和小婉冲了出去,而将莫琴留在了这里。

    莫琴笑了,她已经没有任何牵挂再一次加入战团,面对熙熙攘攘的人群并没有一丝胆怯。

    乌黑的短刀带着淋漓的鲜血显得那么的诡异和可怕,她的体力已经不济,而齐英也在这一刻击飞了她的短刀,无数的钢刀已经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名棋已经越走越远,他的前面已经看到了尽头,阳光已经顺着狭窄的甬道溜了进来,兴奋之色溢于言表。

    可是名棋的表情却突然凝重起来,他的面前是四个巨人。

    他当然知道他们,四个犹如金刚一样的人,他们的存在就如同一道铜墙铁壁将他们的生路阻挡在外,而他们的后面已经传来了阵阵的呐喊声,无数的人向他们奔跑过来。

    名棋甚至能够知道他们的脸上的表情,是猎人看见猎物的表情,人的感情本就是脆弱的,他们硬生生的将本已经来到的希望阻断。

    他们必须冲出去,留在这里只有死他们必须去找到徐玉龙他们也必须好好的活下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