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神剑驱魔录

第一百零八章 公子的身影

    第一百零八章公子的身影

    金善通来了很久,他也等了很久。

    公子正是这时候进来的,他来的也恰到好处,在迟来一刻金善通就会等得不耐烦,虽然这并不重要。

    金善通永远不会对公子发脾气可是却总会有愤愤不平和不满,他需要金善通的帮助所以他也会给予必须的客气和尊重。

    一个武功高手总是不会忽略任何一点,就算是微不足道的东西他也不会忽视,金善通就已经注视到了公子的眼睛,眼睛里有着水雾,能让公子悲伤的人并不会太多。

    这个世界上除了莫琴恐怕也不会有其他人。

    “我想杀了徐玉龙”

    他现在就如同一只受伤的野兽,声音里透露出哀嚎和悲伤。

    金善通:“现在?”

    “是”

    “好,我现在就去做”金善通看了看公子就已经向外走去。

    “不,我亲自去”

    公子叫住了金善通。

    朝阳如同彩霞一样将辉煌照射在大地上,天地与这世界混为一体,世界更加鲜明亮丽起来。

    群山环绕,千刃齐发的山峰有难以名状的美,早朝霞的映衬下极尽力量的展现他们的曲线站在远处观望,就如同画家的笔勾勒出的曲线。

    而景德镇就在这群山之中,是这群山的生命之火,它的存在也让这群山多了些生机和乐趣。

    公子来的时候就到了这里,当然他也住在最豪华的客栈。

    他的青铜面具在这小镇格外惹人注目,可是却没有人的眼睛可以注视很久,因为冷,如芒在刺的寒冷让他们收回了目光。

    黑色的刀在他苍白的手中显得妖异,他没有拔刀,但是寒芒依旧让人望而却步。

    对于这一切公子很满意,他希望成为别人的焦点可是却让人无法靠近,每当他走过之时总会有不少人盯着看,可是却没有人敢于他的目光接触。

    “他是什么人?”

    “不知道”

    “他到这里来做什么?”

    “这个人好奇怪,他的面具下面是什么呢?”

    “肯定是想当英俊的一张脸不想让别人看”

    “长得好看为什么不让人看?肯定是长得丑陋无比,所以必须遮住自己的脸”

    人们的议论公子充耳不闻,他不想生气,他的刀也不愿意在这时候杀人。

    一个长着络腮胡子的人问道:“他的手上拿的是什么?”

    “一把刀”

    “你确定那是一把刀?”他吼着问道。

    随着他说话一股酒味伴随着空气在人群中飘散开来,大家都遮住了鼻子,谁也不愿意理睬这个醉鬼。

    “是”一个瘦削的农民汉子道。

    那壮汉一把农民提了起来道:“那不是一把刀,不是,那只是一个小孩子玩的玩具。”

    “那明明是一把刀”农民颤颤巍巍的道。

    清脆声吸引了人们的目光,醉汉一巴掌扇在了他的脸上。

    醉汉似乎对别人的表情很满意,他道:“那不是刀”

    声音很大,好像是为了让公子听见一样。

    公子停下了脚步,回头看了看醉汉,眼睛里的杀意让人不寒而栗。他的人已经消失不见。

    等别人看见他时,他已经到了醉汉的面前,醉汉倒地。被醉汉抓住的人落在了地上,他的脸上满是惊恐。

    他亲眼看见了杀人,亲眼看见刀子在醉汉的身上抽动。

    他从来没有见过杀人会如此的快,快的看不见刀看不见影子,他依旧惊魂未定可是公子已经远去只留下一个坚硬挺拔的背影。

    公子绝对不会允许有人侮辱他的刀,可惜的是醉汉并不知道。他也为他的莽撞失去了生命。

    周围的人见公子方白远去,才回过神来。他们看见了躺在地上的醉汉,他的眼睛里没有惊恐,他也没有意识到死亡来的这么快。他死的很平静,对他来说死亡就如同喝醉酒了一样,只是这一次并不会醒。

    他依旧冷漠,他不允许别人碰他的东西无论是什么都不行,徐玉龙已经侵犯了他的东西。

    这个世界上总是有很多悲哀的事,而发生这种悲哀只能埋怨自己,因为自己的悲哀跟别人并没有太多的关系。公子方白已经将莫琴当做他的女人,可是徐玉龙的人却走进了她的内心世界,方白永远不会容忍。

    方白错了,他永远的错了,他只是占有了她的肉体,他只是将莫琴当做发泄的工具,他始终得不到莫琴的爱情。

    但是他却将痛苦归咎于徐玉龙,这或许正是他的悲哀。

    他已经停下了脚步,他没有转身,但是却释放出了凌厉的杀气。

    “你在找人?”

    “是”

    “你找徐玉龙?”

    “是”方白的回答单调而又乏味,可是她背后的那个人的眼里却有着异样的光泽。

    “我可以带着你去找到徐玉龙?”那人信誓旦旦的道。

    她的声音并不难听,一个女人无论如何都比男人的好听些,所以公子愿意倾听。

    “哦”

    “你不信?”她继续问道。

    “我当然相信,你的丈夫因他而死,你自然会找到他”

    公子说完转过身来,齐英虽然已经不再年轻却风韵犹存,粉红色的衣服紧紧的贴在她的身上,背负三尺青锋更多了几分英气。

    她是一个女人,女人天生的敏感足以让他们捕捉到兽欲,当然她对自己很自信,她也有着自信的本钱,不少人都痴迷于她。

    两个人就这样直视,齐英并没有躲避甚至还对着公子露出了狐媚的笑。

    “宗汉是一个不懂风情的男人”公子淡淡的道。

    “哦,不知道公子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他有一个很好的女人,他应该在你身上趴着才对,而不应该浪迹江湖”

    “看来公子是一个很有情趣的男人,可是你们男人不就是为了名为了利吗?”齐英的眼睛里飞出的眼波犹如夕阳。

    “不对,至少还有一件事”

    “哦”

    “那就是女人,像你这样的女人”冷漠的眼睛里也变得温柔。

    齐英也笑了,她笑得很美。她道:“那么你愿不愿意为这样的一个女人做一件事?”

    公子道:“杀了徐玉龙?”

    “当然”

    “可以,不过你得付出代价,你也应该知道没有人为别人做一件事是理所当然的”公子又恢复了一贯的冷静和从容,他不会为别人做事,除非别人出的条件能够打动他。

    “你觉得我作为酬劳怎么样?”齐英的脸上挂着笑。

    “很好”

    公子已经走近了齐英,将她横抱了起来,不疾不徐也不在乎别人的眼光。

    床榻之上的齐英跟莫琴不一样,因为齐英懂得男人的心也懂得让男人得到欢乐和慰藉,她也是一个懂得享受的人,她会自己扭动身体得到快乐。

    公子的眼睛里也带着笑意,他喜欢这种女人,这样的女人能带给他不一样的感受和放纵。

    满屋春色,两个人都在不安的扭动,如火一样的激情瞬间点燃了整间屋子。

    齐英的手紧紧箍着公子的身体迎接公子的冲击,她也懂得渴求,不禁呻吟起来,公子的笑意更浓,更加用力的冲刺起来。

    他们也达到了同一的意识,迎接最后的颤抖。

    “你的刀很快,你的动作更快”齐英额头上已经沁满了汗水,两颊爬上了红晕。

    “当然,你比想象中更厉害,宗汉或许根本就不能满足你”

    “是的,这样的日子很难熬,幸好的是我见识到了真正的男人”齐英笑盈盈的道。

    她的手再一次攀上了公子健壮而结实的胸膛,她的嘴唇也已经贴上了公子的脸,她想要解开公子的面具可是却冷静下来,她将这一股冲动压制在了内心最深处。

    因为她懂男人,她也知道一旦揭开面具意味的是什么。

    她的冲动已经被兽欲淹没,公子再一次抱着她的身体冲刺起来,一次次让她攀上了最高峰,也一次次坠入云端。

    她的嗓子已经嘶哑,不顾力气的呻吟也已经榨干了她的体力。

    公子已经站了起来,恢复了之前的气度和潇洒,身上依旧包裹着冷气,齐英问道:“你要去哪里?”

    “杀人”

    “杀徐玉龙?”声音里有着关切和热情。

    “是”

    齐英道:“杀一个没有意志力的男人不用急不是吗?”

    “是,你难道还想要?”

    “你还行吗?”齐英笑着问道。

    “三十如狼,四十如虎。这句话果然不错”

    “你承认自己稍逊一筹?”齐英不舍不弃的追问道。

    “男人永远不会承认自己不行,我是不行的人吗?”

    “不是”

    他的人已经走了出去,齐英跟在他的身后。她的腿已经没有了力气,但是她却迫切的想要跟着公子方白一起走。

    她要亲眼看着徐玉龙死。公子要杀一个人并不困难,这一点齐英本来就已经很清楚了,看见他举手投足之间杀了一个醉汉她更清楚。

    她的武功在这个江湖算是一个佼佼者,可是他却没有看见他的刀,只看见一束刺眼的寒芒。

    这样的人是一个高手,就算是实力全盛的徐玉龙或许都不会是他的对手,更何况他现在已经是一个废物。

    “他在哪里?”声音里透着焦急,他突然很想见到徐玉龙看看这个曾经天下无双的刀客还剩下几分锐利。

    “醉乡居”

    “他在喝酒?还是在吃着可口的宴席?”

    方白对徐玉龙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以为徐玉龙已经爬了起来,一个从打击中走出来的人是值得尊敬的,当然他的心里也有着失落,这已经足够说明他的计划是多么的失败和不切实际。

    “都不是”

    齐英也从他的眼神中看出了公子心里的情感流动,她并没有继续说下去。

    方白也没有继续问。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