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神剑驱魔录

第一百零七章 打击

    第一百零七章打击

    亘古不变的洞穴,永远没有的阳光。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显得苍白和没有生气,人生被暗无天日和抑郁裹挟着流向生命的尽头。

    金善通静静的站在公子方白的身后,他已经习惯了这么做,他就如同一个仆人一样,全心全意的照顾着公子。

    “你刚才说什么?”公子问道。

    “徐玉龙已经颓废了”

    金善通的话语中有着兴奋,这兴奋自然是替方白高兴,他成功击垮了一个优秀而又无法相比的对手。

    “你怎么知道?”

    一个江湖中的高手应该承受得住打击和磨砺,至少徐玉龙能做到这一点,虽然徐玉龙会堕落和颓废但是这也来的太快了,让公子不得不质疑。

    “因为宗汉将徐玉龙的尊严狠狠的踩在了地上徐玉龙依旧不管不顾,一个高傲的人无论如何都掩饰不了的”

    金善通的声音很稳,有一种不得不信服的力量他的话总是值得信任。

    他的眼睛黯淡下来,刚刚燃起的战斗之火已经在慢慢的熄灭,江湖中人没有人能快过他的刀,除了徐玉龙。

    方白亲手毁了徐玉龙,只是为了天下第一刀和成就感,这一点金善通很清楚。

    “徐玉龙还活着?”

    “是”

    “他跟宗汉有着难以化解的仇恨,他不应该活着才对”

    宗汉是一个瑕疵必报之人,得罪他的人只要有法子就一定会让别人吃苦头,甚至拿走别人的性命。

    江湖中人的卷宗和档案每一个人都有一份,而公子拥有着的隐形财富已经超过了所有的人。

    没有人敢违抗他的命令,因为公子有对付他们的法子,每一个人都有。

    金善通道:“因为有人救了他”

    “哦”

    他没有等金善通说话缓缓道:“在一个人落魄的时候还能挺身而出,这样的一个人是一个不错的朋友,可是这并不幸运。”

    当然不幸运,因为徐玉龙的朋友就是公子的敌人。

    “可是···”金善通想说什么可是却没有说出来。

    公子转过身来看着金善通威严的道:“可是什么?”

    他不希望听到模棱两可的回答,他也不希望迟疑,他只想听到结果。

    “可是那个人是莫琴小姐”

    公子的眼神有一刻的呆滞和不可思议,随之一闪而过,这让他很难接受。

    他掩饰了自己的情感,继续道:“你觉得她为什么会这么做?”

    “不知道”

    不知道?这是你的答案?”公子质疑道。

    “是,莫琴小姐的是只有公子自己问她才最合适”

    “好了,你下去吧”他的声音里居然有着一丝疲倦和麻木。

    此刻的莫琴依旧在名棋的房间里。

    有时对她麻木的发呆和莫名其妙的烦躁不安报之诡异妇人笑和发出叹息。

    名棋已经察觉到了什么,他也有着一丝兴奋,有了感情之后才会变成一个有血有肉的人,才不会被公子驾驭。

    他们是最好的朋友,也是最值得信赖的人,名棋不愿意她还是跟以前一样,或许应该改变了。

    “你在笑什么?”原来冰冷的声音里夹杂着温柔。

    “我笑你已经有了喜欢的人”

    莫琴的眼睛注视着名棋,想要从他脸上得到什么,可是除了脸上的憔悴和沧桑却什么也没有得到。

    她不知道的是出卖她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她将她的情感流露已经写在了脸上,这莫名的情感不断冲刷着她的内心。

    可是她却有着痛苦和难以名状的压抑,她不愿意背叛公子,她希望她自己永远属于公子,但是她的心已经改变。她感到了可怕和畏惧,但是每当夜深人静之时那个孤单落寞的身影却给了她无穷的鼓励和勇气。

    她的事他懂,因为没有谁还能比名棋更了解莫琴,就算是公子也不行。

    以前的朝夕相处奠定了他们永远无法割舍的情感,内心的血液已经流在了一起,这种纯粹的姐弟情谊如同泰山般巍峨和高大,没有人能够企及。

    名棋的手已经抚上了他的双肩,他不想影响莫琴只想给予她微不足道的安慰。

    “你觉得徐玉龙是一个怎么样的人?”莫琴突然问道。

    “是一个英雄,真正的英雄”名棋的声音里略带遗憾。

    这细小的变化莫琴自然听得出来,她用询问的眼光看着名棋。

    名棋笑了笑道:“可是我认识他认识得太晚”

    “现在也不晚,可是···”莫琴的脸上出现了痛苦之色。

    名棋也意识到了什么,徐玉龙一定受到了难以想象的打击,他问道:“徐玉龙怎么了?”

    “我拿走了他的无情刀?”

    名棋突然毫无征兆的坐了下来,他突然明白了什么,一个刀客失去了刀无异于一个人失去了腿。没有腿的人注定是孤独的。

    被情感折磨的徐玉龙已经忍受不了这样的伤痛,唐心被公子胁迫而自己呢?也被公子囚禁。谁遇见这样的法子也没有办法振作起来。

    名棋似乎已经看到了徐玉龙的惨况了,苍白的脸因为焦虑变得更白,白的诡异。

    莫琴的脸上有着自责和彷徨,她完成了公子的任务却给予了徐玉龙痛苦,痛苦是那么的强烈和真实,就好像伤害的不是徐玉龙而是自己一样。

    寂静,无声的寂静。

    名棋也看见了莫琴脸上的神色,他不忍心伤害莫琴也不愿意让她难过和痛苦,他说道:“徐玉龙一定可以挺过去”

    “他还能挺过去?”莫琴的脸上再一次充满了希望。

    名棋不愿意她丝丝缕缕的希望破灭,缓缓说道:“当然能,别忘了他是谁?”

    “他是徐玉龙”

    “没错,他就是徐玉龙,绝无仅有的徐玉龙”

    兴奋之色溢于言表,原本沉郁的脸变得活泼起来。

    名棋道:“你还是先走吧,待会儿公子来了就不好了”

    莫琴用感激的眼神看了看名棋,名棋只好勉强的笑了笑目视着莫琴离开。

    她的脚刚刚踏出屋子的那一刻名棋哭了出来,他的情感终于得到了宣泄,他不是为自己被关押而悲伤。

    莫琴的思恋让他也想起了药姬,一个活泼开朗的女子他到底在何方?她究竟去了哪里?是不是被公子囚禁?

    名棋不知道,名棋也不会知道药姬再为救他而努力。

    自从他走出了这里他才找到了想要的生活,徐玉龙、药姬、唐心的脸一个个的浮现在他的脑海里。

    他在哭泣之后变得更加强大,他要自己挣脱枷锁,像鸟儿一样的飞翔。

    “你去看了名棋?”公子问道

    “是”

    “看来你们感情很不错”

    “是”

    公子不以为然的笑了笑,道:“我在我的房间等你”

    说完将莫琴拉了过来吻在了她的额头。转身离去,留下了惊惶的莫琴。

    她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她曾经无数次来到她们的房间,她也愿意将自己完全交给公子,以前并不觉得有什么,她的平静来源于司空见惯,在她看来做那件事如同吃饭一样简单。

    没有繁琐的动作只是简单的发泄,可是今天她却感到了惊恐和无措,她已经没有了以前的淡定和从容。

    等到她到的那一刻公子已经躺在了床榻之上,“你今天来的很晚”

    “是”

    “不过并没有关系,我不着急”公子促狭的道。

    “衣服我已经准备好了”公子继续道。

    莫琴的眼睛已经注视到了那一件衣服,那根本不能算是一件衣服,薄如蝉翼,白色的细纱无论如何也挡不住曼妙的身体。

    她换上了衣服,玲珑的身形在白纱的装扮之下若隐若现,烛火闪动让人意乱情迷。

    他的嘴无情的肆掠着她柔若的唇,没有停留的钻进她的口腔,一条灵蛇不断侵扰着她的舌头。

    她想要抗拒,她已经不愿意接受这莫名其妙的情分。

    她的牙齿咬到了公子的舌头,腥红而带着腥甜的东西流入了喉咙,这是血液的味道。

    这也无疑激发了公子的愤怒,他将她形同虚设的衣服扒了下来,有力的大手不断摩擦着她的胸膛。

    将手中之物不断的变换各种形状,她的身体已经被他抚摸了,她的我人也已经沦陷。

    她没有继续反抗,她感觉到了羞耻,她的脑子里突然想到了徐玉龙,她希望在她身体上面的是徐玉龙而不是公子。

    如果她是公子的女人,那么她的思想已经出轨,她的思想找到了梦寐以求的爱人。

    公子已经来到了她的小腹,没有停顿的进入了她的身体,无情的冲撞着她的身体,将恨意化为力量释放在她的身体里。

    莫琴没有感受到快乐,只有无边无际,无所掩盖的痛苦。她也没有哭泣,她不会用眼泪表达她的懦弱。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汗水已经沁满了她的额头,公子的身体一阵颤抖终于停了下来,看不见他的脸可是却知道他面具背后的满足和狡黠。

    他已经得到了释放,整个人轻松了许多,他的手抚摸着莫琴的秀发,嘴贴近莫琴的耳边道:“不要想着背叛我,无论是谁都不行,谁背叛我就会杀了谁,你应该很明白”

    公子带着蔑视的眼神走了出去,莫琴穿好了衣服。

    莫琴突然明白了名棋,名棋是对的,用自己的一生来报答未免太痛苦了些,而公子救他们只不过是为了让他们为他杀人。

    这样的救还不如让他们自生自灭更加让人接受,不用遭受良心的谴责,他们也不会杀掉那一些无辜的人。

    莫琴的脑子里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以前她会对着想法不屑一顾,可是现在却珍惜起来。

    夜已退,这里却依旧黑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